祖国 教育 责任 快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xh 大连交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师。胸无大志,努力做个合格的教师。当淡出三尺讲台时,没有因为误人子弟而悔恨即可心满意足喽!

博文

放假第一天,可以想点儿“闲事儿”了......

已有 1275 次阅读 2020-1-18 12:1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研究生, 考试, 束缚, 创造力, 创新能力

 放假第一天,终于可以想点儿“闲事儿”,说点儿“闲话儿”,上科学网来逛逛。

首先看到了何毓琦教授的两篇博文:

Difference between US and Chinese Graduate Educational Systems

Difference between US and Chinese Graduate Educational Systems (2) – possible Reforms

其中的问题国内的导师早有感觉,但是感觉到、甚至提出来又有何用?某些部门、某些人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和“水平”,硬要推行自己的那套半瓶醋模式!

俺举个问题学生的实例,说明单凭考试存在的弊端:俺始终认为,存在问题的学生更需要教师的“教育和合适的引导”。所以,有些挂科很严重的本科生经常引起鄙人的关注。严重到啥程度?有的已经签署“退学协议”,有的接到“红牌警告”,有的“黄牌警告”,好一些的也得欠二三十以上的学分或被延长学制的。如果教师放弃他们,两种结局:一是回家,二是勉勉强强、磕磕绊绊拿个毕业证走人。俺一个农村娃,祖上世世代代都是贫苦农民,如果没有国家的好政策和幸运地遇到几位负责任的老师,以及许多老百姓的血汗钱,肯定不能成为一位大学教师,所以俺打心眼儿里不想放弃。虽然不放弃,但有条件:第一,必须上课,不来俺就叫啊。人人都有张脸,老师叫来上课,有几个好意思不来的;第二,有问题(无论多么简单、甚至幼稚得不值一提)随时可以打扰俺,这种打扰不但不被嘲笑,而且受欢迎,俺乐于施教(有些不自量力哈)。

应该说所有的学生都有所改观(多次故意躲避者除外),其实首先需要学生调整的就是对考试的“客观而理智的认识”。现实摆在这里,这是目前唯一的可行方式,作为学生必须接受,否则连毕业证都拿不到,还怎么实现自己的理想,怎么实现自己的中国梦?

15年左右的时间,这个“群”里走出了多名硕士研究生,其中又走出来两位博士研究生!当然,也不能简单地认为只要老师关注这类学生,他们都会成为硕士、博士,大部分学生还是没有这么高的理想与追求的

说实在的,大学期间的课程考试,任课教师还可以灵活掌握一下(只要不违背红头),最起码不致于有潜力的学生作为“朽木”被弃。研究生遴选考试就不一样了,我们不是经常听说名校“天才生”被研究生院的一纸红头拒掉的遗憾事件吗?是啊,咱们中国人多,不缺几个研究生,岂不知,当我们拒绝了“特别怪才”的时候,那些“古怪程度不足”、或者“适应性稍强”的学生也会不同程度地受到束缚。有时候这种束缚可能更可怕,不但束缚了他们的乖张行为,也束缚了他们的思想,进而影响其创造、创新能力。实事求是地讲,具有乖张行为的学生,说不定更容易成为“大才”。(爱因斯坦不知道可否算这类怪才

俺历来主张本科课程考核权力回归任课教师,研究生培养权力回归导师。如果出现质量问题,拿教师/导师是问!话说回来,即使现在这样,许多学校的教学质量和毕业生水平逐年下降、每况愈下不也是现实吗?如果不存在任何问题,为什么每年都有多如牛毛的“教学研究课题”呢?而且许多课题都是得到省部级研究“成果奖”的!

何教授提及的考试更偏重考核“知道正确答案”,而不容易检验出“提出正确问题的能力”,俺也想说说,但思来想去不敢说,会得罪很多一批人的——相当一大批,甚至是大部分业内人士,搞不好俺自己连学生都没得招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5745-1214745.html

上一篇:放弃读博不纯粹是个人事件!

10 王德华 梁洪泽 杨正瓴 郑永军 贾玉玺 张忆文 武夷山 冯大诚 张士宏 刘全慧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8 04: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