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古代先哲的睿智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三火 承传文明 启古纳今

博文

话说跌打损伤 精选

已有 12374 次阅读 2012-8-7 15:11 |个人分类:临证心悟|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跌打损伤, 云南白药气雾剂, 神奇疗效

    昨天出诊回家路上,走路时不小心,使右脚内侧翻,扭伤了右外踝下的软组织。忍着酸痛回到家,见已肿胀,赶快找来云南白药气雾剂,喷上便觉凉爽、不怎么痛了,这个真的很见效呢!不然,还要用冰块冷敷的。下午,连续喷了3次气雾剂后,正好家里还有一贴沈阳红药贴膏,就贴上了,效果显著,冰凉的感觉,很舒适。带上护踝,晚上也没痛,早晨起来,清松多了,肿消下去了,走路、活动踝关节都不痛了,只是内翻时还会疼一些。这一次,处理及时,好的也快啊!
    回想三火我这一生,经常会崴着脚的,算上这一次,不下四五次了吧。记得在大一的时候,快放暑假了,期末考试还有最后一科。我在校园的树荫下看书,累了就活动一下,结果从一个不高的树墩子往下跳时,右脚五趾全部内翻从塑料凉鞋中撅出,当时在场的同学说我笨蛋。因为我的脚比较瘦,穿凉鞋总是要肥大一些,脚从凉鞋中撅出来也是常事,所以并没太在意,虽然当时有些疼。可是,过一会儿,回到教室里,脚背肿起来了,并且越来越疼,加上天热、紧张,感觉到天花板上冒星星了!心想:这么疼,不会是骨折了吧?更害怕了。同学陪着去拍X片,那时附属医院就在学校的对面,非常方便。值班老师看了片子说:“第五跖骨底可能有轻微骨折,其余没事。”反正没有骨折就好!这样,也没做什么处理,外用药、内服药都没用,就忙着应对考试,等着回家再说。过了三天后,经过半天多的坐车、走路,才到了家。脱了鞋子再看那脚,已经瘀血青紫了,肿胀也加重了。母亲赶快调了“七厘散”敷上,每日换药,不许外出活动,在家下肢高位呆着,整个假期只穿托鞋,开学时,就完全好了。以后还有几次类似的经历,都是用些外用药就没事了,很快就好了。
    这种意外伤害,中医叫做“跌打损伤”,包括刀枪、跌仆、殴打、闪挫、刺伤、擦伤、运动损伤等,伤处多有疼痛、肿胀、出血或骨折、脱臼等,也包括一些内脏损伤。一般不太严重的多以软组织损伤为主。想我们中华民族在历史上曾经是文武双全,历代常以习武练功强身健体、苦炼本领以抵御外强,处理一些跌打损伤、伤筋动骨的事不但医界造诣很高,就连普通百姓、习武之人都略知一二。在《清明上河图》上就能看到宋代有“专事正骨”的骨伤诊所。当然,大宋时期,中国武功也是非常厉害的,连女子都习武、参军,还带兵打仗当元帅呢!
    跌打损伤后吃的内服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跌打丸”,是母亲经常给病人带的内服药,还有价格非常便宜的“七厘散”,此药即可内服,又可外敷。当时比较好一些的药当然还是“云南白药”,但是药源不足,因为在当时三七还是属于比较难得的药材。后来,又有沈阳红药,效果显著,价格便宜,片剂形式食用更方便了。一旦有个跌打损伤,这些药物就可以派上用场了,而疗效很好,使损伤能够尽快痊愈。
    我姥爷健在的时候,总是自制一种刀伤药,是黑色的药末装在小磁瓶里密封备用。我的表妹1周岁时因患有夜啼症,姨妈无力带她,就把她送给姥姥带。我比她大7岁,有一天,9岁的我带着2岁的她在井边玩儿,没注意到小表妹把大拇指放在水井的压杆轴下面,小伙伴压水时只听表妹“哇”的大声哭叫,再一看,表妹的大拇指已经血肉模糊……闻声赶来的姥姥迅速把表妹抱回屋里,拿来装刀伤药的药瓶打开密封倒出黑色药面涂在伤指上,包扎,一会儿,表妹不哭了,血止住了,她也不痛了。而我吓的哭个不停。姥姥是个美丽善良的人,只因生来身体虚弱,她那信佛修佛的父亲(居士)决意让她远嫁70里外的医生——我姥爷。呵呵,当年我姥爷相亲时,看出我姥姥身体比较弱,但是因为难以拒绝美丽嘛,就娶回家,心想反正自己是医生,有病就治呗!后来,姥姥活到73岁,是姥爷用医术一次次救她度过难关,她娘家人以为她只能活三四十岁。当时表妹受伤,姥姥见我难过,并未责怪我,还安慰我。母亲和姥爷回来后,大家还是担心表妹的指甲。后来,换药,指甲没保住、掉了;再后来,伤口结痂;再后来,长出新的指甲。再后来,表妹已经不知道是哪只手的拇指受过伤,那个拇指完好如初了!现在想起表妹受伤的一幕,还觉得害怕。试想若是在今天,孩子受那样的伤,光清创就得让孩子疼的够呛,还要打破伤风血清,用抗生素控制感染,每次换药都得清创,孩子遭的罪就大了去了,指甲也不一定长成什么样!姥爷的刀伤药具有止血、消肿止痛、去腐生肌的功效,修复创伤的能力很强。
    有一年冬天,我们许多教师被隔离一周批阅成人考试卷子,住的那个地方是同事的老家。同事出来前几天不小心切菜切到了手,批卷子这两天手上的口子有感染的迹象,他就伺机与生理教研室的杨老师一起偷潜回老家,他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中医,杨老师亲眼见到他父亲把自制的药面上在同事的伤口上,心想:这可有菌啊!同事还带了些换药用。杨老师观察着,第二天,那感染就控制住了,批完卷子时,同事的伤口愈合了。杨老师觉得太不可思议,要了药面拿去又化验又研究的,并向我们大家爆出他俩私自出去这件事!
    这正是:岐黄医道,先贤赐教;济世仁术,后人传承。
    你也有过跌打损伤的经历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5503-599889.html

上一篇:九寨之行(二)
下一篇:武夷山老师写的书评发表了

44 蔣勁松 陆俊茜 黄秀清 鲍海飞 刘艳红 王号 武夷山 李学宽 孙学军 曾新林 张国庆 刘洋 吕喆 陈小润 杨秀海 刘立 陈珍珠 马锡明 肖振亚 吴飞鹏 王春艳 许浚远 杨远帆 吉宗祥 刘瑞亭 李土荣 鲍永利 骆小红 陈安 樊晓英 杨正瓴 张玉秀 李晓涛 罗帆 zhanghuatian anonymity tuner tianxg03 wolfgange dulizhi95 MassSpec1688 yxh3161 sz1961sy zhaor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9 03: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