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色 COLOR SCI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小水獭 ☆Enjoy Life ☆Do Science☆

博文

蓦然间江湖的水已深 精选

已有 6275 次阅读 2016-6-21 22:16 |个人分类:剑胆琴心|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科学网 江湖

蓦然间江湖的水已经很深了

韩枫写了篇《正在消失的科学网江湖》。我很直白的说,对不起,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个江湖消失、或者正在消失。我感到的只是没有那么多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现在的科学网江湖水深,水很深。静水流深,得潜进去、潜得深深的,方能觉出科学网如今的妙处来。

就举几个例子吧,我在科学网活跃过几年,一开始,博士资格考试结束后中断了三年,博士答辩后又来科学网玩了。中间错过很多,所以我常常在科学网游曳,翻故纸堆寻找有趣的博文和博主。科学网给我的惊喜从来没有断过。

印象最深刻的是肖陆江,那个时候我意气风发、眼高于顶,觉得自己有科学知识又会科普写作,觉得自己写得很不错。曾泳春博主就提醒我:肖陆江写的才叫好。我又羞又恼,带着不服气的情绪跑到肖陆江老师的博客里,好好地从头看到尾,一篇篇翻过去。我服了,彻底服了,什么叫做化繁为简、旁征博引、学识渊博的科普。

后来是蒋继平博主。我一回来就轻松上热门,稍微写点专业科普就有小红花,信手拈来,那叫一个随意。但是我看到蒋继平博主写了一篇大意是明明他的博文很有价值,为什么就不给上精华。我也熊呼呼地跑到蒋博主那里,一篇篇翻下来,嗯,蒋继平先生没有说错,他确实是很有见地的。

再然后是吴飞鹏老师,当时好像是在网上看到一篇说现在的科学网容不下大漠孤魂等人了,我在想:“嗯?我怎么没听过。别人评价这么高,一定是高人!”这篇文章是吴飞鹏老师自己写的,杜鹃啼血情真意重。于是我才去读吴飞鹏老师的文章,确实获益非常多。特别是早期一些,都是讲科研思路、科研方法和科研感觉的。

还有嘛,曾泳春博主也是特别有趣的一位。虽然是工程师和工科博导,却会写一手比文科还文科的抒情文字,那些小说一样的文字我是完全不会写的。曾泳春博主是科学网难得的具有别样情趣和格调的人。

还有就是刘洋。我是在一篇他写种白萝卜的文字上发现他的,我就不明白种萝卜有什么值得写的。后来翻到他最初的《菜根谭》系列,我才隐隐觉得这个人有趣。当时也看了一篇郝炘老师写的英文报道关于透明计算的,戳破窗户纸的第一人就是刘洋。我觉得这个人有性格,就去加他的好友,结果申请了很多次他都没加。我想这个人真是太有个性了!我就回去看了好多篇他的文章,特别是讲修身养性的《菜根谭》系列。真的很有帮助。举个例子吧:《义侠交友,纯心作人-《菜根谭》》。《菜根谭》原文:交友须带三分侠气,作人要存一点素心。我还绞尽脑汁写了一些评论,终于刘洋加我好友了。我战战兢兢的问他,是不是他加好友要求特别高,要特别熟的真正的好友他才加。结果他告诉我,是没看到,看到的都会加的。(⊙﹏⊙)b

再有就是久未相逢的翟保平老师,科学网改版前就知道他,后来他很少来了。前几天他在我博文下回复,我才又翻翻他的7、8年前的文章,很精彩很直爽。

如今一篇《也说江湖》仍有当年之锐利:)

还有一位我很欣赏的博主是王键。因为思想新颖、不落窠臼。

以上提到的几位,我想除了吴飞鹏和曾泳春,其他几位都不是著名博主吧。但是他、她们的水平不弱于李小文老师、嵇少丞老师和孟津老师。

看了邵鹏

《何若相忘于江湖–我的科学网两周年》

文章以后,激发起我想写写我心中的科学网江湖。科学网江湖已经很博大精深了,已经有了历史,有了传奇,有了典故。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有了相互激荡的涟漪。即使从今天起,没有任何一位大侠横空出世纵横四海,科学网已有的内涵已经足够人看的了。而且未必看得完,而且总有新发现。就像我上面提到的几位,如果觉得书荒了,上面几位的文字都很值得一看。可是这样的博主,我相信还有很多。即使我常常在科学网江湖中游历,可能还从未谋面,估计是缘分还没有到吧。

我很想劝韩枫,何必哀叹归隐的大侠宗师,如今只是高手林立,于是看起来没有人特别突出。但这更可以说明,科学网进入了一个更成熟、更民主的状态。科学网的繁荣不是体现在树了几座大神,而在于每个人的神性都闪耀出彼此温暖的光芒。而只有这种温暖持之以恒,才能始终提供给孟津老师、王鸿飞老师等人一盏家门口的橙黄色灯光,当他们想回来时能找得到方向。也许我无法给科学网提供尖端的知识和高深的思想,但是我愿意坚持着给科学网带来一些生机和活力,一点萤火之光。

更何况,影遁不是坏事:

Other people want to obtain power by going out into the world, but the scientist really wants to obtain power by retreating from the world.——Delbruck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525-986029.html

上一篇:意识是函数
下一篇:《罗伯特议事规则》——文明表达规则
收藏 分享 举报

68 马红孺 蔡小宁 陆泽橼 陈楷翰 张士宏 邵鹏 吕洪波 曾泳春 张操 武夷山 魏焱明 曹则贤 季顺平 蒋继平 李学宽 王春艳 刘洋 代恒伟 杨正瓴 郑小康 张庆费 徐耀 张丽娜 强涛 沈律 陈奂生 徐旭东 刘拴宝 刘光银 苏德辰 谢长花 陈南晖 宁利中 吴洪洪 王从彦 姬扬 田云川 赵美娣 黄永义 周浩 朱林 王林平 白龙亮 吕喆 庄世宇 赵克勤 彭真明 褚昭明 袁贤讯 戴德昌 李颖业 肖陆江 孙启良 杜立智 徐晓 lianghongze biofans anran123 junsonlee xlianggg fsdw dswayb lingling101 yunmu ron1969 yqlei bridgeneer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1 18: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