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jl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zjlu

博文

记忆中的那辉老师

已有 1248 次阅读 2019-3-9 09:27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己亥猪年初,惊闻那老师仙去,迟迟无法接受事实,唏嘘不已。我本性凉薄,记性极差,说来惭愧,大学老师的名字大抵都已不记得,那辉老师的名字确是记得极为清楚的,也或许是因为这个姓氏极为罕见,当初我也年幼保持好奇之心,对不知之事概作功课,发现“那”姓或许来自叶赫那拉,当时还膜拜一番。自认为一枚学渣的我确实记不得那老师教的课程名称,只记得是高分子相关的,不过对于专业外的事情依稀记得几件。有次上课,那老师给我们讲他学生或者他同学(待考证),毕业后凭着高分子的专业开发成产品,经过一番周折最终拿到了机场的大订单,瞬间成为大富翁。具体情形我已不太记得,但是那老师言语中流露出以自己学生/同学的骄傲却是动人的,至少对于读本科的我们还是很蛊惑人心的,原来大家认为很苦逼的专业居然可以走暴富之路,莫名与有荣焉。依稀记得那老师给我们上课,不知是学生嗷嗷待哺的眼神激发了那老师的热血,还是怎地,每次都是满头大汗,衬衫后背也大半湿透,我们同学也可爱的紧,每次都给老师备好纸巾,那老师愈发感动以至于更加的“挥汗如雨”。往往课后,学生都会围着那老师问东问西,具体问什么我已一无所知,但往日场景如老电影一遍遍回放,人人自带岁月静好的滤镜。毕业之后,我已半脱离了高分子本专业,但是同学中有读那老师博士,后来这些同学们被那老师送到国外交流很久,当时我还感慨那老师对学生真好(哼哼当时我心里怪变扭地想至少给延毕吧,结果那老师恨不得帮学生提前毕业,哎呦嘿,各种羡慕嫉妒恨…)。去年我回麦楼,逛实验室的时候,看到那老师的实验室的时候心里还是暖暖的,可惜没有以后,至此已经是永诀。

从时间轴上判断,那老师教我们是大概已经进入大三以后了吧,但是学生上课的热情还是极高的,从学生出勤率上可见一斑,何其有幸,在本科阶段有个学生爱慕的老师来教授专业课。私以为,老师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传道授业,以多种形式引领学生对某个学科产生兴趣也是极为难得的;如果能在行为模式上产生影响更是功德无量;作为导师敦促学生出国交流,引导学生毕业,有此胸怀的导师我亦是很倾佩。

与那老师交集时间不长,忆起之事寥寥,但是每次想起都是满满的美好回忆,那老师逝去,内心哀恸不已,谨以此小记悼念那老师。

那老师一路走好!


 2019.03.06


后记:初闻那老师仙逝,莫名震痛,无以表达;再闻那老师追思会,小记以宣内心哀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51089-1166539.html


1 崔树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06: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