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iness 程杨james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ames2010cy 地球物理勘探的爱好者,渴求科学知识的追梦人

博文

写给自己,写给你们

已有 3211 次阅读 2011-11-12 04:1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文章, style, 记录, face

    这篇文章记录了大三下、大四上(2011.32011.11)这段时间内我的一些心路历程,幸运的我感激你们——陪我经历这段岁月的人们。写在了11.11.11,或许是因为它数学上的独特的魅力吧。

    还记得最近听到张校长的一句引用说到“文章不写半句空”,对我启发很大,我发现之前的文章回忆的pride会导致自我的prejudice。还是这样理性的文章更加舒服。不过多地陷于思考过深,敏于行动,让事实说话!

    首先,我希望我的文章不会让关心我的人们说:这孩子咋不知道早睡早起呢。我已经睡了一觉,由于旅途的奔波;但由于旅途本身就在补觉,所以很快就醒了,感觉这趟去深圳的SPG/SEG之旅太棒了,趁记忆还新,记上一两句,留给以后的自己和你们。

    说到留下的记忆,我不禁想到了拍照(不敢用“摄影”这么zb的说法,此点借鉴于老三口述[1]),各种web2.0时代的分享和创作,大家生活在彼此更近的快文化时代,易于怀旧和感伤。我就是杰出的怀旧系“代表”(在母校濮阳市油田一中的三十年的纪念文选中有靓作[2])。面对自己过去的文字和记忆,久久难以割舍。不后悔自己的经历,只是想念自己的过往。深圳这次旅行让我想起两句话。第一句话是来自纪伯伦“或许我们已经走的太远,以至于忘了为什么我们要出发”,这句话让我意识到目的性的问题,我们需要知道自己的过往、自己的愿望、自己的目的,这样才会更好地帮助自我定位,自我超越。我想旅行中我思考了很多,我只能把握好每一个此刻,我的目的地我已想好,我的最初的“科学家”梦想只是转个弯而已,只是盼着现时的梦可以在现实的土壤里茁壮成长!第二句话来自高考的一篇貌似只有一百二十多字的诗(一次访谈中提到[3]),印象很深,和梦想有关:“拉开窗帘,你是否看得清暗礁,如果是,那么,起风了,你看那是岸”。我想这提示我们用自己的大海的视野和起帆的努力去经历不一样的精彩。这两句话,看似毫不相关,却相互策应。我的理解是,在面对未来的道路时,一方面需要将自己的过去带上,另一方面需要将过去的经验和见的用到未来的判断上,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时时不忘对自己的警醒和自己对当下作出的努力。现在我好象渐渐地开朗了,之前我太重视第一句话忘记了应有的努力(起帆)和坎坷(暗礁),我只是不断地出发拉开窗帘、回首曾经,却不重视过往对此刻和未来的启示。我总算懂了我这段悲催的日子的感伤的根源。我可以,陪我去看星星,站在高处呼吸,拥有自己的心情。我总算,来到熟悉风景,不用在太在意,所有期待和迷离。(此处可用蔡旻佑的《我可以》清唱[4])但是,这些东西还不是全部。

    我渐渐地觉出一个团队的重要,于是我个人的《独唱团》被之后《放牛班的春天》合唱团的视野震撼。(同样得益于老三的单曲循环,本人只是路过[5])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在现今一个人只为自己而存在的,那么在数学帝的眼里可以称之为“孤立点”(参考点集定义,最初在严老师的《复变函数》课程上[6]),在程序猿心里估计是geeksheldon的感觉(此点贡献者还应有老三,当然是douban中煜的名片[7]),在此不过多引申。我觉得让一个人的战斗力bug(来自老大的dota教导的启示[8])的根本原因还是一个好的内在环境和外在环境,这或许与“内因是根本的”判断相悖,实则由于在一个团队中每个人就是团队内部的因子,所以就集体来讲,内外皆根本。所以我的目的地也与此有关。一个人,一座城,或许太奢侈。不如一个人,一片城。我真心希望每个人都以诚待人,与自己的周边形成群,壮大自己的力量。孤掌难鸣的力学原理是力的相互性,那我想如果万物皆关系的话(数学建模会长提到数即关系,我之前看到万物皆数的论断,还需查阅[9]),我感到一个团体生机勃勃的关键在于每个因子的robust(源自计算机术语“鲁棒”[10]),所以,加油,让自己变得更鲁棒!

    说到自己,先谈谈这次深圳SPG/SEG国际地球物理会议,对于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学生代表,就是我,这是次盛会,500多人参加,那么多的汇报(根据日程,就会议论文至少有9*2上下*4会场*3=236篇,还不算特邀的和展销的及workshop的相关报告),令人目不暇接,本身我也是吃货。于是在深圳南山蛇口这片不怎么大的土壤上就各种神游了,年轻真好,有热情,有魄力,不会拘束。能认识各种各样的人,行走各种各样的路,有想象、希望、热忱、苦与乐,还有处处的风景。(可用《外婆的澎湖湾》相应片段歌唱[11]),我爱上这种异地的感觉,在鲜艳的街景中行走,在熟悉与不熟悉中穿梭,真好,在红树湾眺望,看岸看海看HK的时候,我想我就已把这个梦永远的种在心上,相信未来吧。我知道我很喜欢这里,但我不能喜欢太多(源自陈绮贞的一首歌[12],忘了歌名),我还要去更多的远方。感谢张总,各位领导,各位人才。一帮聊一会或许就把名字忘记把记忆留下的人。对我印象深的报告有新疆油田的罗女士关于VSP在倾斜地层中的相关问题,有宋景明老师关于重磁应用的报告,有最后一天最后一次刘总的关于近地表静校正的报告,当然还有很多很出色的大牛的报告(如凌云老总),限于所学,待以后慢慢理解。这是报告,当然报告中还有很多人对我印象太深了。那个辽河油田追问VSP的王先生,在会议结束还能长时间不顾晚饭的交流,是我这等吃货所景仰的。最最深刻的当属为我录像的闹闹(forgive我叫你的小名),我是一个人来到大城市大场面,谢谢你的关照,你的鼓励和给我的支持我或许会记一辈子。同济的一帮哥们(特别是06级校友倪瑶),还有一大群一大群的专家,有展销会上认识的技术员啊,商业型学者啊等等,包括我的老乡(王、梁),还有一群频繁被我disturb的外国友人,你们给我的教导很多,某种层面上高于了知识本身。Avalon公司的总裁sorry for forgettingZland等技术farfield公司的Dudley先生,您的热忱我或许要学习更多,WesternGecoBranston先生,您英国式的优雅我很感触很深。当然,SEG现任PresentDirector,两位德高望重很友善的老人Mr. Bob.A.HardageMr. Seven Davis,谢谢你们的合影和帮助。我想我还有很多需要记住的,那位BGP帮我提行李的叔叔,那个24楼餐厅教我吃海鲜的大厨和教我用napkin的服务员,那场听我报告的所有人,及用餐中的交谈里给我启发的MIT的朱老师和IONJim Chen先生,您递给我的名片让我感到了很多。还有张文泰同学,还有更多的为我停下来的人,你们在我眼里是最最美丽最最值得我去尊敬的人。我肯定有没有感谢到的,但我在深圳的一切回忆与你们同在,愿常联系。当然,我最最最应该感谢的是刘迪仁老师,这次去深圳之行可以说是您给的宝贵的机会,我想我当初的懈怠会慢慢地改,我这时的成长也源于您一次次的鼓励,祝一切安好,希望聆听您更多,当然我报告前麻烦的各位,在雨天指导的Zoe,寝室的兄弟们,Mango,在屋内指导的Nina,在远处的朋友们,父母。对了,我最最最最应该感恩的还是父母,是你们的爱让我看到了这么宽广的世界,现在我22了,或许该闯闯了,但我永远是你们最最可爱的儿子,我是你们的传承。或许因为我不够出色让你们难以开口,或许我足够社会意义上的成功,或许我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但我想你们都会默默地与我心灵相接,我的家人、亲戚、朋友,你们是我最最坚实的后盾,最最温馨的港湾。又想到了考研,时间不足60天,但我,会加油拼的!勤奋,沉潜。

    当我回首这段平凡又不平凡的青春时,或许会为自己或许更多的是因为你们而洒下热泪,那些花儿,永远盛开;纵雨雪霏霏,烈日炎炎,我心如乞力马扎了山顶之雪,即便历经岁月,曾经沧海难为水;蹉跎万年,最终化作春水,又有何妨。自是没有了风乍起的皱纹,没有了那缕缕春愁,只是在别处的柔波里成了映衬而已。然而,却欣赏这自己的执着善下,或许,自是山处横斜水长东吧。这仿佛山水画在心中了,倒是别番永恒的美了。

    还是如此沉潜,还是那样子,或走或停,但却多一分淡然,少一分浮躁,或许人生真如足球场,见证·永恒

                  写作于荆州长江大学 11.11.112011.11.12之晨

                                              p.s. 付出我的努力,考研加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4317-507115.html

上一篇:远方
下一篇:回忆

3 黄晓磊 吴吉良 董焱章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0 0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