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jiuqing

博文

科研竞争的演变:从业余爱好到过度竞争

已有 6479 次阅读 2018-11-28 20:51 |个人分类:科技政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竞争, 科学家, 科研资助

科研竞争的演变:从业余爱好到过度竞争

张九庆

摘要:科研竞争会影响科学家的科研行为。科研竞争包括岗位竞争、发表竞争、资助竞争、过程竞争和回报竞争,各种竞争高度关联。科学家要在科研竞争中胜出,就不得不在学术岗位上站稳脚跟,不停地发表论文,不断地申请资助,获得越来越多的回报,即科研竞争中的滚雪球过程。由于科学家人数增加,科学资助方式发生变化,激励措施鼓励竞争,科研管理追求绩效,科研竞争的激烈程度不断增加,出现过度竞争的现象。如果任由竞争泛滥,科研过程、科研的有效性和科研诚信将受到影响。当前,科学家的科研压力增加,他们在申请项目时更多地强调外部性技巧,科研项目的文本、内容与风险性偏向已经发生变化,科学事业趋向世俗化。

关键词:科学家;科研管理;竞争,过度竞争;科研资助

 

说明:此文发2018年第5期《阅江学刊》85-95。感谢编辑对此文的接纳和加工处理。正式引用请参照原刊。

 

在科学史上,关于科学家之间进行激烈竞争的案例有很多。英国数学家艾萨克·牛顿与德国数学家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微积分理论的发现优先权发生了长时间争议与英国物理学家罗伯特·胡克关于光学和万有引力理论发现优先权发生争论英国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看到阿尔弗雷德·华莱士关于进化论论文出现与自己类似的观点,感到焦虑不安;美国生物学家詹姆斯·沃森、弗朗西斯·克里克与莱纳斯·鲍林、罗瑟琳·富兰克林在DNA螺旋结构探索和发现中相互刺激与促进……一定程度的科研竞争会促进科学事业的发展,但日益严重的科研竞争也会对科研活动构成伤害。    

人们对“科研竞争一词并不陌生,但学术界对科研竞争的本质、内容、程度等仍然缺乏深入讨论。无论是经济学理论中还是社会生物学理论,都把竞争看成是对共同的、稀缺的资源的争夺,这为我们理解科研竞争提供了分析的视角。本文将依据经济学和社会生物学的基本知识和原理,从科研活动中竞争主体、竞争内容与表现、竞争对科学家的影响等方面对科研竞争特别是过度竞争进行描述和分析。

1 科研竞争中的主体

首先,从事科学研究(为了缩小本文的分析范围,这里说的科学研究主要指基础研究,而技术应用与产品开发类的研究工作)的是个体的、专业的、职业科学家。所谓个体的,是指开展科学研究是个体性的行为,个人动机和个体收益的最大化是科学家参与竞争的最大动力;所谓专业的,是指科学家把自己与外行(包括业余的科学爱好者、科研管理人员、研究辅助人员、其他专业领域的科学家等)分割开来;所谓职业的,强调科学研究具有职业特征,科学家通过科学研究获得相应的报酬,以此生存职业性把现代科学家与早期科学家区分开来,早期科学家秉承为寻找自然界的真相而工作的信条[1],从事科学研究。科学职业化是在19世纪开始逐渐开始的,作为职业人的科学家慢慢取得社会的认可[2]。因此,当资源变得稀缺,不足以满足个体科学家的需要时,资源就成为限制科学家人数增长的因素,科研竞争由此产生。当资源稀缺到严重限制科学家人数增长的程度时,即新的潜在的科学家不愿或不能再加入科学研究领域,在职的科学家不情愿但不得不放弃科学研究,就可以说个体科学家中出现了过度竞争的现象。早期的科学家往往把科学研究当成业余爱好,在这种情形下,几乎不存在对各类相关资源的竞争,我们可以视之为科研中的零竞争状态。

其次,现代科学发展今天,单打独斗的科学家越来越缺乏竞争力,多个科学家通常组合成科研团队进行合作研究参与科研竞争。个体科学家或者团队科学家在同一个学科领域争夺共同的稀缺资源,可以称为科学家的种内竞争。例如,一个科学基金项目公布后,往往会多个科学家提交申报书随着专业领域的分工和细化,个体科学家分属于不同的科学家群体(如数学学会、物理学学、化学学会、生物学学等等),不同领域的科学家争夺共同的稀缺资源,科学家的种间竞争。例如,高能物理领域的某个大科学项目因为会占有更多资源,就会让其他学科领域的资源变得更加稀缺。更宽泛的视野来看,科学家属于不同的科研机构、不同的国家,科研竞争已经上升为机构竞争国家竞争,典型例子是与科研相关的指数的挂机构和国家排名,在每年的某时间,各种媒体都会进行相关报道,甚至大力渲染。

在下文中,我们将主要分析个体科学家之间的科研竞争,有必要才会涉及到其他竞争主体。

2 科研竞争的内容和表现

稀缺资源既可以是物质的,比如财政经费;也可以是非物质的,比如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或者被更多的人认可,这在科学界也不例外。分析科学竞争中的内容和表现,其实质上分析在从事科研活动的全过程中,科学家需要或者期待获得怎样的资源,这些资源中哪些是稀缺的以及这些资源稀缺程度。

2.1 岗位竞争

除了业余科学家外,当代的个体科学家需要在某个科研机构中获得一个学术岗位。在很多研究领域,学术岗位市场机会是稀缺的,学术岗位呈现金字塔结构,塔尖的岗位(比如著名大学的永久职位)要少于塔的岗位。

个体科学家的科研生涯可以划分为不同的发展阶段,比如初级科学家阶段、中级科学家阶段、兼顾管理的科学家中高级阶段、高级科学家阶段等,也可以按科研活力分为打基础的初始十年、不稳定的中间十年、成熟的十年、衰退的十年。科学生涯的不同阶段对应着不同的学术岗位,科学家要不断适应、获得晋升或者重新选择岗位

因为学术岗位的稀缺,个体科学家从一开始就必须进入竞争轨道:离开学校前必须取得博士学位,争取在名牌院校和科研机构谋得正式工作机会;如果暂时没有正式岗位,就进行博士后研究或者成为访问学者;名牌大学往往实施“非升即走”的制度,个体科学家如果不能及时地、充分地展示自己的科研能力,就不可能占据可持续的学术岗位,不能获得机构的永久性职位。

2.2 发表竞争

    发表竞争的焦点在于发现的优先权。科学家接受一个简单的假设:不管他们的具体工作如何,必须给同行提供可以审定的知识,这些知识一般以出版物的形式传播。在假定知识的新颖性、原创性、正确性一致的情况下,谁发表得早,谁就获得优先权,就能够获得同行的承认。在科学的竞争领域中同行承认本身就是一种稀缺资源。一名科学家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有论文发表,他就得离开学术岗位,这种“不发表即走人”的规章制度,已经成为科技管理者的共识[3]

在这种制度下,论文的数量最容易被科研管理者拿来做绩效考评的量化指标,本来应当科学共同体完成的同行评议,现在已逐渐让位于与发表论文相关联的外部社会的评价。这种转变具体表现为:把论文发表与科学家的业绩等同起来,即默认论文发表越多,科学家取得的业绩就越多;在晋升之前必须完成规定的论文发表数量;论文的质量评价越来越多地依据发表该文的期刊的总体评价,一般而言期刊的影响因子直接代表单篇论文的质量;在衡量多个作者共同完成的论文时,第一作者的重要性在绩效认定、论文引用中被不断强化;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获得发表优先权,期刊接受但未正式出版后立即在网上优先发表,或通过私人途径散发论文文稿,或通过报纸等新闻媒体上抢先公布研究信息;与发表期刊论文相比出版学术专著得到的回报越来越低。

2.3 资助竞争

科学研究的过程包括提出问题,通过观察和实验积累数据,经过综合推理处理数据,修正数据,撰写并发表论文,等待同行评议等。开展这样的科研活动,或多或少都需要资金。早期的科学家一般自掏腰包,或者寻求皇室、贵族的基金资助;后来,大学、政府、企业等都加入了资助的行列。从表面上看,科学家获得资助的机会在增加;但是在实际中,在大学中从事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最多,而他们感受到的资助竞争也最为激烈。

当前,成功获得第一笔科研经费是一名科学家独立开展科研工作的起点。除了养活自己,个体科学家还需要确保有足够的经费用于购买实验器材,雇佣研究助理或实验人员,支付参加学术活动的各种费用(如会议注册费和差旅费等)。因此,科学家不得不花大量时间来寻求赞助,尤其是要花费很多时间撰写各种基金项目的申请书,而这些基金项目的申报成功率都不会很高。

2.4 过程竞争

过程竞争是指科学家直接参与科研活动(如提出问题、观察实验现象、测定数据、演绎推理、参与科学争论等),在这个过程中遭遇的竞争。科学家要在某个科研过程中参与竞争并脱颖而出。

如果科学家以获得全新的科学发现为终极目标,那么这个新发现的重要性在初始阶段只会被极少数科学家认可,能够面对失败的结果和承担不确定性风险的科学家也非常少,在这种前提下,科研竞争就不会出现。但是,当这个新发现的价值被认可之后,更多的科学家就会围绕这个新发现开展研究,科研竞争也就开始了。也就是说,当目标被确定,就像参加径赛的运动员能看到终点一样,过程竞争就变得明显甚至激烈起来。同样,在基础研究成果之上,后续的应用研究、技术研发和创新同样具有目标确定的特点,因此也会出现激烈的过程竞争。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人类基因组计划项目,政府支持的科学家与私人企业支持的科学家在过程竞争中实现了基因测序的具体目标。

因此,我们可以把岗位竞争看作过程竞争的前提,资助竞争是过程竞争的必要条件,发表竞争是过程竞争的中间产品,回报竞争则是过程竞争的必然结果。

 2.5 回报竞争

美国科学社会学家默顿(Robert K Merton)认为:自我中心是物种的自然属性,科学家也是人,通过追求优先权来获得自我在人群中的地位;更为甚者,科学家往往更加以自我为中心,他们追求名声,选择从事那些让他们出人头地的职业,科学研究正好属于这类职业。在一特定的科学研究中,即使多个人有共同发现,获得优先权往往也只有一科学家[4]。这样的结论也对应着科学界流行着的一种锦标赛理论。关于锦标赛理论,极端描述是,科学研究是一种赢者通吃的竞赛,意味着除了第一名之外,获得第二、第三名不能得到任何回报。实际上,科学研究更类似于世界网球公开赛,参赛者需要一定的资格,参加多轮比赛,每一轮比赛的失败者也有一定的奖金。这样,失败的参赛者仍然留在比赛的队伍中,进一步提高技能,提高他们赢得未来比赛的机会。

早期的科学家得到的回报主要体现为荣誉,例如以科学家命名的各种方程、定理、常数、计量单位等。现代科学家得到的回报是名誉和金钱,主要以名誉称号、科学奖励等形式呈现。在一些欧美国家,名誉称号是不附加额外福利的,奖金则是一次性发放,与个人在单位中获得的薪酬没有直接关联。在中国,荣誉称号、奖励与个人后续的福利和薪酬是高度关联的。

科研竞争的这一特点,导致个体科学家之间在起步时差异较小,之后,较小的差异不断被放大,最终变成荣誉与经济回报的巨大差异。

2.6 滚雪球过程

科研中的各种竞争是高度关联的。一般地,要获得研究的竞争性资助,在权威期刊发表大量论文是必要条件。同样,获得项目资助也会带来更多的发表。在稀缺的学术岗位市场,良好的发表记录和获得更多资助的记录对获得岗位至关重要。

科学家要超越自己的同行,意味着要比同行发表数量更多的、更高质量的论文。更高质量论文的标志之一是发表在影响因子更高的期刊上。每一个岗位都有一个门槛和标准,竞争岗位时,科学家不是刚好达到这个标准,而是要比标准更好。根据经济学原理,这种状况会刺激效率:在同样投入的前提下,科学家必须产出更多。水涨船高,竞争门槛必然不断被抬高。

科学家不得不承认一种现实的成功逻辑:要在科研竞争中胜出,就不得不在学术岗位上站稳脚跟,不停地发表论文,不断地申请资助,获得越来越多的回报。这是科研竞争中的滚雪球过程(见图1)。默顿把这种滚雪球过程所形成的结果称为“马太效应”[5]

 

 

1 科研竞争中的滚雪球过程

 

2.7 过度科研竞争

综上所述,科研竞争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过度竞争,表现为:个体科学家必须通过竞争才能获得并保留学术岗位;每一个体科学家要员都要和其他科学家竞争才能成功发表论文,成功获得资助经费;为了能够保证科研活动的可持续,他会同时申请同时或者研究第二个、第三个资助项目;没有足够多的论文发表和资助,个体科学家受到的惩罚也是及时的和严厉的,比如他会失去实验室和助手,工资被降低,增加研究之外的工作,声望较低,不能获得永久职位甚至中断、结束科研事业。

以项目资助率为例。在1997年到2014年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资助率从30.5%下降到18%,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的资助率较为稳定,一直徘徊在在23%-25%[6]。在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的资助率长年在20%左右,即每5个申请者中只有1个成功者,其余4个则是失败者(见图2)。即使是那些当年申请的成功者,内心依然焦虑,因为当资助资金用完之后,他们不知道能否得到持续的资助。因此,每个科学家倾向于从不同渠道申请更多的资助项目。

 

2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资助率和单项平均经费(2004-2017年)

数据来源:根据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网站公告整理

3 科研竞争加剧的原因

20世纪90年代,美国生物学家胡德在接受电视采访时,以自己的经历对比了科研竞争的激烈程度:年轻人必须在博士后奖学金到期前“找到一份好工作或者能获得一份优厚的补助”。 而在他年轻的时候,“我获得学位之后就进入了博士后流动站,然后写了我的第一份基金申请。 我用了两三天时间就完成了,而且根本没有考虑我会得不到它”。 到了20世纪90年代,多数学者写基金申请书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而且要修改三四次[7]

3.1 科学家人数增加

博士学位获得者是学术岗位供给的最大来源。21世纪以来,多数国家的博士数量是逐年增加的(见1。美国、欧盟前8国、印度2014年的博士分别是2000年的1.71.61.9倍。中国的博士数量增长速度更是惊人,2014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约为2000年的4.4倍,数量上已经超过美国。对发达国家而言,来自非发达国家的滞留博士、移民博士大量增加,导致对学术岗位的需求不断增加;对发展中国家而言,从发达国家留学回归的博士增加对学术岗位的需求:无论是发达国家的本土科学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本土科学家必须适应和应对这种强力的竞争。在某一较窄领域获得博士学位的人越多,学术岗位的竞争就会越激烈

1 20002014 部分国家的自然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获得者数量(单位:千人)

年份

美国

欧盟前8*

中国

印度

日本

韩国

2000

17.5

30.4

7.3

5.4

6.5

2.8

2001

17.3

31.6

7.5

5.5

6.8

2.8

2002

16.6

32.2

8.7

5.6

6.8

3.1

2003

17.7

32.5

11.0

6.5

6.8

3.2

2004

18.8

34.1

13.5

7.6

7.1

3.5

2005

20.4

35.0

16.0

7.5

6.7

3.6

2006

22.3

38.1

20.9

8.0

7.2

3.7

2007

24.2

38.5

24.4

未知

7.0

3.6

2008

25.0

39.0

26.2

未知

6.7

3.7

2009

25.3

40.6

29.0

未知

6.4

4.1

2010

25.1

41.5

29.0

未知

6.5

未知

2011

26.1

44.3

29.8

9.6

6.1

5.1

2012

27.2

44.1

30.0

10.1

6.1

5.3

2013

28.3

50.0

31.2

未知

5.9

5.4

2014

29.8

49.2

31.8

10.2

5.9

5.5

数据来源:Science & Engineering Indicators 2018

*英国、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瑞典和罗马利亚。

3.2 科研资助方式变化

大学的基础研究经费和其他公共研究机构的经费大部分来自于政府,通常可以分为机构式资助和项目式资助两类。机构式资助的方法是大额拨款制,资助方(通常是政府管理部门)按年度将获得通过的预算经费一揽子自动拨付给执行机构,执行机构根据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自由使用这些经费。这样的资助竞争通常在机构间进行,不需要科学家直接向资助方进行申报。在项目式资助中,执行机构通过申请资助方(政府直接管理管理或者政府委托的第三方如基金委、专业机构)发布的竞争性项目(专项资金、基金项目等)来获得研究经费。因为公众对公共经费使用提出了透明性要求,同时为了克服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僵化机制,政府对科研投入出现了以目标为导向、以合同为基础、考察投入产出注重绩效评价趋势政府资助公共研究经费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机构式资助的经费逐渐减少,项目式资助的经费在增加[8]。对大学和研究机构而言,机构式资助只能提供法定人员的基本工资,保障日常办公费用和基础设施运行费用,研究经费必须通过获得外部经费才能得到弥补。除了机构式资助和项目式资助外,有的国家还开展了人才式资助。这也是一种竞争性质的专项资助方式依托于机构的科学家提供能证明自己学术能力(学术岗位、发表论文)的基础材料,向资助机构申请一笔特定数量的资金,可用于薪酬,亦用可用于研究,如在中国实行的“百人计划”“千人计划”和“万人计划”。

3.3 激励措施鼓励竞争

大学和研究机构正在改变传统的理念,把从竞争中获取更多利润作为机构发展的目标,从外部获得项目、经费的数量作为机构成功的衡量标志。以大学为例,大学要追求声誉最大化,完成与科研相关的任务就成为当务之急,资助经费则是关键资源,论文发表情况成为绩效考核的重要指标,教学则变为次要任务。大学制定了相应的激励机制,让大学里所有员工都意识到国家和各种机构的政策都只鼓励和承认在科研方面表现优秀的人,而非教学出色的人[9]。有学者将院所和教授为获取外部资金而进行的市场或者类似市场的活动,称为学术资本主义[10]科研机构和研究人员通过签订合同的形式、与产业和政府合作技术转移形式获得研究资金。利润导向的高等教育会更加紧密地融入市场,教学科研人员和机构丧失了自主权资助基础研究的惯例被取消,更多的研发资金被投向商业研究,教授们逐渐丧失了由好奇心驱动的研究自由。 同时,越来越多的大学和机构采取了多种激励手段,鼓励员工将时间和主要精力转向学术研究,参与资助竞争和发表竞争。

3.4 科研管理中的因素

资助机构对项目绩效有所追求。对资助项目的考核指标都写在了任务书中,获得资助者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书的指标。对基础研究而言,对管理者而言,几乎只有论文发表这一指标是是可以直接量化的。一种更极端的看法是,资助机构喜欢过度竞争,因为过度竞争增加他们支配资金的权利,使他们能够影响科学研究的方向,提高他们在科学事务中的重要性。

科研经费过度集中。因为马太效应,科研经费集中在少数人中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科研项目经费的分配的过度和不合理集中于少数人中,就会使其他科学家的科研经费更加稀缺。何光喜、赵延东和杨起全的研究给出了中国科研经费集中程度的测度分析,结论是:基尼系数高达0. 8675%的科研人员使用了65%的经费,20%的科研人员使用了近90%的科研经费[11]

4 科研竞争对科学家的影响

 FangCasadevall对科研竞争的积极面、消极面和阴暗面进行了分析[12]。科研竞争的积极面包括:激发学者的兴奋,促进参与研究,提高研究效率;科研竞争的消极面包括:为了抢先发表,论文发表得很草率,或实际上还未完成就寻求发表,使得学术研究既不够严谨也不具备学术质量;竞争的阴暗面包括低水平的跟踪重复、科研经费的浪费,不愿意对外分享实验材料和方法,某些科学家贬低竞争对手,在同行评议中抱有偏见。特别是竞争和资助、科研不端行为存在强相关,并且已经威胁到基本的信任:绝大多数科学家在面对困难处境时能保持诚信。

Anderson等人聚焦于美国51位处于职业早期和中期的科学家,对科研竞争带来的负面效应进行了讨论[13]。这些负面效应包括:科学中的博弈策略、减少信息和方法的自由公开分享、为他人使用自己工作的能力设置障碍和干预同行评议,扭曲关系,出现无心的或者有问题的科研行为。如果竞争泛滥,静会影响科研过程,危及科研的有效性和科研诚信。

4.1 科研压力增加

科研竞争的加剧对科学家产生了巨大的压力。Waaijer 等人讨论了学术界面临的发表压力和资助压力,这些压力与学术岗位市场的关联[14]。研究表明,发表压力和资助压力并不是只来自外部的,而是成为一种内在动力,体现在自己的竞争过程中。对来自荷兰的5所大学的1133位博士研究生和量子两所大学的225位博士后研究人员调查发现:压力与学术工作直接相关,多数人会感受到发表压力和资助压力非常高;但是这两种压力对他们的影响是有限的,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已经适应了压力。

BelluzPlumerResnick对来自全世界的270科学家进行了访谈,列出了当前科学面临的七大问题[15] ,其中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问题。进行任何类型的研究,科学家都需要钱:项目运行,完善实验室设备,给助手甚至给自己发工资等。实际上,在很多领域,经费数量在持续缩减。实验室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经费压力:发表更多论文,产生兴趣冲突,鼓励科学家夸大他们的工作成果。在美国,科学家已不能仅仅依靠大学资助来支付他们自己的工资、助手和实验室开销。相反,他们不得不寻找外部资金。而且,资助是有时限的,通常三年或者稍长时间之后,租住就会停止。因此,科学家不得不避开长时间的研究。伟大发现通常需要长时间才能完成,不会发生在短期的规划中蓝图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联邦政府的资助增长缓慢,但是更多年轻科学家进入了实验室。

4.2 强调外部技巧

基于上述对科研竞争的内容和表现的分析可以看出,从事科研活动的科学家是社会人。裁定科学家是否成功的人既有内部的人员如学术导师、实验室主任、学术委员会成员、职务晋升审核委员会成员等等;也有外部人员,包括学术同行和学术权威、学术期刊的编辑和审稿人员、经费管理和划拨机构的官员、项目评审验收机构的第三方人员等等。因此,从选择科研事业那一天起,科学家就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用于应对科学竞争,不能只做与科研直接相关的工作。

为了赢得某项基金的竞争,科学家就不得不掌握这项基金的常用格式和术语,了解机构管理人员的兴趣,以便在递交申请书时投其所好;申请比实际所需经费更高的额度,随时准备被审核人员削减。

若干科学家在权威科学家带领下组成同盟。同盟成员相互评审对方的论文和项目,相互聘用对方指导的学生,形成科研市场中的利益团体。利益团体将占去大量的科研资助,使得即使政府增加科研投入,自由竞争市场中的科研项目申报成功率依旧很低。

Powell给出了赢得美国NIH资助的若干技巧:初级科学家申请专门资助新手的小额资金;在团队中增加资深科学家;适度增加预算;避免申请成功率更低的专项如R21;与项目官员进行交谈[16]

4.3 科研项目的变化

与其他职业不同的是,科学家还具有双重角色,他既要对其他同行做出评审,也以同样的方式接受别人的评审。

科学家参与科研项目和科研论文评审的基础假设是,自己在专业的研究领域具有良好的造诣,能投入大量的时间仔细阅读被评审内容,对研究构思、方法和结论进行精辟的分析。被遴选为评审人,对科学家来说是一种回报,说明他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认可。但是,随着评审任务的增加,科学家用来评审单篇论文和项目的时间和精力也减少,文本质量和瞬间印象就成了评审中的重要因素。以评审项目的内容和形式为标准把项目分为四种类型(见图3),文本劣内容优的项目可能被失败,而文本优内容劣的项目则可能成功,这是科学家更应该关注科研项目的内容本身的理念是相违背的。同样地,作为申报者的科学家,为了容易通过评审,除了注重文本质量外,也会选择风险小的研究内容,因为在同行评议中那些具有不确定性、风险比较大的项目更容易受到质疑。因此风险大内容优的项目可能被失败,风险小内容劣的项目则可能成功(见图4。这与科学家更应该关注科研项目追求未知的理念也是相违背的。

科研项目评审中对形式的要求和对风险的规避,会导致科学家对产生新知识、新发现的精神享受和理想追求就日益式微。

 


 


 







3项目按文本与内容优劣的四种分类







 

 

 

 

 

 









4 项目按风险和文本的四种分类

 

4.4科学事业的世俗化

    科研竞争特别是经费竞争日趋激烈,无论是科学共同体内部还是外界,把科学研究当成一种崇高事业开看到的人就越来越少,科学事业最大程度地展示出它世俗的面貌。科学不过是另一种变相商业行为,科学研究的目的从发现新知识、追求真理变成了获得更多利润,判定一家好的科研机构和一所大学的标准体现为获得资金和发表论文的数量。科研团队、机构和大学雇佣了更多的科学家,同时提供优惠条件抢夺那些拥有一定头衔和地位的科学家,因为这些科学家能为团队、机构和大学申请到更多项目、发表更多文章。对科学家来说,为了赢得科研竞争而出现的科研不端是“迫不得已 的、是“情有可原的,容忍科研不端成为一种“常态,科学共同体的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受到科研资助者和社会公众的怀疑。科学家似乎越来越适应一种状态,即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非科研活动的状况,而且要改变这种趋势似乎不太容易。掌握有经费的科学家被称为“老板,没有经费的科学家又是被称为“失败者

5对科研竞争的再思考

由于科研竞争有着多种含义和表现形式,对科学事业的影响也不尽相同,因此我们也要区分它在不同语境下的应用。

当谈到一些经典的竞争案例的时候,我们发现科学竞争其实对科学发现是无关紧要的,比如牛顿和莱布尼茨是在提出微积分之后开始争夺荣誉的,与微积分本身的出现没有关系;华莱士实际上并没有去争取发现优先权,对达尔文的工作也没有产生深刻的影响。这里谈的科学竞争是指回报竞争中的名誉之争,一般出现在科研进程的最后。

沃森、克里克、富兰克林与鲍林之间的科研竞争则属于过程竞争。因为DNA对遗传信息的重要性已经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目标已经确定,就是尽快发现DNA的结构。受到过程竞争的影响,鲍林急急忙忙发表了DNA三股缠绕,这个模型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沃森和克里克发现的双螺旋结构被认为是正确的,富兰克林在实验观测拍摄到的一照片为沃森和克里克双螺旋结构的确认提供了线索。显而易见,这样的科研竞争是有助于科学发展的。

岗位竞争、论文竞争和资助竞争对科学的作用则显得复杂得多,适当的岗位竞争可以淘汰某些缺乏科研潜质的人,也可能同样错失一些愿意潜心研究科学问题的人才。发表竞争可以让科学研究新成果和知识更快地实现公开交流,但也会产生垃圾论文的人钻空子,投机取巧。资助竞争可以让资助机构择优遴选出任务导向明确目标清晰的科研项目,但也可能会让一些注重长期目标而目标不确定的科研项目失去被资助的机会。目前,过度科研竞争已引起了经济学家的关注[17]

当今的中国正在建设创新型国家,世界科技强国迈进。明确对科研竞争的认识,加深理解,有助于政府部门进一步推动科研体制改革,出台合理的、富有成效的科技政策,有助于科研机构完善科技管理制度和流程,提高绩效,有助于科研人员正确处理和应对科研竞争。

参考文献:

[1]张九庆,自牛顿以来的科学家—近现代科学家群体透视,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24-36

[2]古井安(著),杨舰,梁波(译),科学的社会史:从文艺复兴到20世纪,科学出版社,201199-100

[3]张九庆,自牛顿以来的科学家—近现代科学家群体透视,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218-222

[4]R.K.默顿(),鲁旭东,林聚任(译),科学社会学—理论与经验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384-442

[5]R.K.默顿(),鲁旭东,林聚任(译),科学社会学—理论与经验研究,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605-632

[6]Marc A. Edwards,and Siddhartha Roy,Academic Research in the 21st Century: Maintaining Scientic Integrity in a Climate of Perverse Incentives and Hypercompetition[J],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SCIENCE, 2017( 34) 1:54-55

[7]沃尔珀特,理查兹,科欣瑞译,激情澎湃—科学家的内心世界,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058-59

[8]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公共研究的治理,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6:43-44

[9]托尼比彻,保罗特罗勒尔,学术部落及其领地,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90-91

[10]希拉·斯劳特,拉里·莱斯利,学术资本主义,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198.

[11]何光喜,赵延东,杨起全,我国科研资源分配不均等程度初探—对科研人员经费集中情况的分析,中国软科学,20146):58-66

[12]Ferric C. Fang, Arturo Casadevall,Competitive Science: Is Competition Ruining Science?Infection and Immunity2015834

[13]Cathelijn J. F. Waaijer et al. Competition in Science: Links Between Publication Pressure, Grant Pressure and the Academic Job Market Higher Education Policy, 2017

[14]Melissa S. Andersonet al ,The Perverse Effects of Competition on ScientistsWork and Relationships,Sci Eng Ethics (2007) 13:437461

[15]Julia Belluz, Brad Plumer, and Brian ResnickThe 7 biggest problems facing science, according to 270 scientists https://www.vox.com/2016/7/14/12016710/science-challeges-research-funding-peer-review-process

[16]Kendal powell,The best-kept secretes to winning grantsnature2017545),5:399-401

[17 ]How science goes wrong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13/10/21/how-science-goes-wro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2-1148834.html

上一篇:《散谈苹果12》 顾城的苹果:走不出的我
下一篇:青霉素的后半段故事-政府如何推动高质量科研成果商业化

15 王福涛 武夷山 李维纲 张骥 高建国 梁洪泽 杨中楷 郝秀东 周健 冯兆东 杨正瓴 李明阳 李侠 高峡 赵凤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1 10: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