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着,并快乐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gq3867

博文

大学教什么? 精选

已有 11400 次阅读 2019-5-10 09:11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大学教什么?

信息时代了。捂着讲义,没用了,网上可以找到各类讲义;板书漂亮,没用了,ppt可以形成更高效、更绚丽的视觉冲击;知识传播,不如百度,网上还可以看到各类版本和议论。知识的获取,不再是半掩着门传授秘笈。

什么该教给学生呢?

如何去获取知识?如何去做出判断?如何质疑和独立思考?简言之,系统观、方法论、经验的思考,顺便传播点大路边的知识。

一、系统观的养成

每个个体都是一连串事件的组合,事件之间并非偶然,而是存在相辅相成关系的。撇开其它,看某一独立事件,是不合理的,往往不能掌握事件的本质。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医的理念更深远。做企业,看事物的发展,也是如此。

了解系统观,就要读读哲学类的书,《周易》最早了,也最晦涩,循环往复、辩证转化、福祸相依、元亨利贞的发展观,源于此,不好读,可以放到以后经历多了,再读。因此,首推的是《道德经》,这是本比较容易读懂的书,算是自然辩证法的鼻祖。还可读读《庄子》,老庄不分家,老子关心天地人,庄子更注重个体的修为和意识的认识。佛经和佛教有区分,看看《六祖坛经》和《金刚经》,算是入门,也是有必要的,三千婆娑世界,你我不过是恒河中的砂一粒而已,有啥可嘚瑟的?心中无贪念,得失随缘莫强求,自然而然就平和了。如此,也就出世了。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大学》、《论语》、《中庸》的入世之书,还是要读的。仁义礼智信,不是坏事,也是一个理想的生存法则。里面的名言警句多出自上一段的书目中,算是一个结合。
以上算是系统观养成的经典必读书。不同经历,有不同感悟、不同的解读。所谓经典,是需要卷不释手的,年年读,年年有收获。读是二次创作,读出味道,往往是结合了自己的心境和体会的。

都在探讨生命的意义和生活的意义,结局往往是颓废的。古人的智慧,思来是“未知生焉知死”,把问题丢在一边,以旁观者的心态看看经历中的自己和周边,在实践中做点元亨利贞的事,也就够了。

二、方法论的养成

做事情,总要有章法。

面对复杂的工程问题,解决方法在于科学细致、庖丁解牛。记得大学毕业设计时,实验室的热处理炉坏了,跟着韩老师修炉子,算是上了一课。打开炉子的控制柜,傻眼了。炉子老,密密麻麻的各类元件。韩老师笑笑说:“我也没修过,可以看看。现在看,就是麻烦,不难。”我说:“没弄过,也敢碰啊!”韩老师只是笑笑,不语。人称韩大胆,不虚啊!韩老师拿着万用表,一个个地测起来,一个上午过去了,终于找到那个坏了的元件,下午买来替换上,OK了。以后出去混日子,敢动设备,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也是,都是人造的东东,知道了原理,不慌,按图索骥,有啥弄不了的呢?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是自信的源泉。舍得投入,一个个排查,是对毅力和细致的考验。

工艺优化中,有人喜欢用正交实验法进行实验设计是值得商榷的。正交实验法貌似比单因素实验法更省事,但一旦获得不到理想结果,就不好往下走了。科学实验,更推崇单因素实验法。可以从单因素实验中掌握影响规律,即便前几轮试验获得不到理想结果,只要坚持推进,总有解决问题的可能。单因素实验法中,试验设计如何做到单因素就是关键了。有的貌似是单因素,实则还有其他变数,也会造成误解,这就需要具体分析了。实际工程中,如何兼顾效率和规律探讨,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

张孝骞的临床思维方法有两个突出之点“一是全面和辩证,二是发展和变化”。细思量,给人看病,给工业看病,道理都是相通的,教条在哪里都不好使。工业企业的技术咨询,也该从中医角度去考虑,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方法不可取,需要系统论、整体考虑,望闻问切,也适用于对企业的问诊。面对同一症状,得出的可能是完全相反的结论,给出的处方更是如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规模培训是无效的,还是一对一的辅导更有效些。

如此说来,涉及的方法论的道道很多,比如庖丁解牛,比如兼顾全面和辩证与发展和变化,比如望闻问切,比如正交实验和单因素法的结合,比如试验和模拟相结合,等等。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具体如何,还是要因地制宜的。在这个过程中,会形成一个人的做事套路和做事风格,会形成章法,架子一拉开,就知道有没有货。方法不对头,有遗漏,再努力,再精致,也是无助的。

说到有的人很有见识,何为见识?博学的知识基础,哲学的思维方法,独立的思考途经,才会形成像样的见识。换句话说,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没有形而上学的方法论指导,没有独立思考的意识和执行力,就不会有啥见识。没有见识,做事自然不得法,做成的概率就要看天了。

三、经验的思考

经验,顾名思义,经历和体验。一般地,做成的事情形成的体验被称之为经验,做不成的被称之为教训。这就有点歧视,其实,成与不成,经历过了,都是很好的体验。把体验有效地总结出来,说出个一二三来,就是经验。经验中告诉人们不能再趟的浑水,就是教训。

大学的课,除了从知识体系的角度系统罗列些大陆边的知识,更需要讲出来的应该是对经验的思考。课讲得生动的人,课上都是故事。故事,顾名思义,就是过去发生的事。讲课要讲故事,讲别人的故事,自然不如讲自己的故事,更容易引发思考。要讲和课堂教学内容有关的故事,而不是毫不关联的花边趣事或者炫耀自己的刷盘子经历。讲故事的风险在于,稍不留神,可能就会陷入自我吹嘘的层面,失去了讲故事的本意;或者扯着没边的事,占去大半节课,异国风情,牛人经历,猎奇是人的本性,但终是对课程无益的。没有故事的课,往往是索然无味的,抽象的专业概念,听不懂的名词一个接一个,犹如一个个的瞌睡虫萦绕在耳边,睡去,是最好的选择。故事是用来引发思考的,思考起来也就赶走了瞌睡。每一个故事的本质是经验的提炼和思考角度的展望,学以致用,做一个讲故事的人,是一个教书匠最需注意的。

经验从哪里来?道听途说的也是经验,把别人的经验弄明白,转变为自己的认识,是人高明的一大点。更直接的经验,来自于实践。课想讲得好,就得亲自动动手,真的去做一做,细节决定成败,关键是对细节的认识和把控。在一线跑,忙着技改,改了效率,改了环保,改了质量,企业满意,自己也收获满满。说到收获,能把所学、所想用到实际中,看到慢慢变为现实,提升了质量,改善了环保,提高了效率,验证了自己的理论,形成了自己的经验,心里由衷地高兴。

经验不持续更新,也会过时。当下,对于专业技术而言,技术日新月异,躺在教科书上,讲义十年不换,这样的事儿,会越来越少。某个东西,做的多了,有了经验,有了快速的方法,往往就成了技能。拥有一技之长,往往是做技术的人的向往。某个东西,做的多了,有了经验,也就难以突破自己,往往成了技术革新的阻碍。一技之短,往往伴随着一技之长的成熟而落地。技术在进步,长总有变短的时候。没有经验,不行;躺在经验上,更不行。

当下,经验的传承,成了大问题。企业、高校都存在严重的断层现象。最近碰到一些事情,总能想起一位已经仙去的王先生,他算是检测界的门清儿。我算是他的半个弟子,刚刚学了点皮毛,人已仙去。再碰到检测方面的具体问题,已经无人可商量。职称、称号,不能代替真才实学,算是一个例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能够讲明白的人,少稀。老先生一辈子的经验、教训,没能继承下来,甚为惋惜。实验室的发展,离不开两位退休王先生的谆谆教导和建议。这个是无法磨灭的。退不退休,不重要;是否有效传承,才是关键。最近,在企业倡导“师徒制”。其实,这算不得创新,却是弥补经验传承不足、新人快速上手的好办法。有个师傅照顾下,有利于新人适应环境,少犯低级错误。恢复师徒制和认证(考试)制, 允许个性化、一对一培养,必将成为未来。工业化式的批量教育模式遏制了个人的创造力,必将成为过去。两者的有效结合,将形成教育的春天。

 

大学的课


大学的课,

是充满知识的,一次课的内容够高中咀嚼3个月。

大学的课,

是含着质疑的,没有绝对的正确,只有相对的进展。

大学的课,

是面向未来的,给兴趣者提出了思考和努力的领域和愿景。

大学,需要变,

不管是改变,还是被改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1954-1178162.html

上一篇:善待自己
下一篇:选择的意义

32 郑永军 吴斌 邱立友 孟佳 王善勇 张坤 梁洪泽 强涛 王卫 李东风 武夷山 王少亨 吴嗣泽 王崇臣 杨雨琼 葛素红 张元新 孔梅 邝宏达 黄永义 魏永胜 董铭涛 周健 雷蕴奇 李毅伟 农绍庄 姚伟 张骥 杨冬 王林平 liyou1983 Hyq1893685379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3 08: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