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着,并快乐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gq3867

博文

我的本科老师大都不白给 精选

已有 7217 次阅读 2019-3-13 07:48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我的本科老师大都不白给

 

当老师的,教没教学生真东西,评价是不一样的。作为一名现在的高校老师,至少我,会从教授技能和有所得的角度去看每一位老师。

回想自己的本科时代,上了近七十门课,大多数都是很不错的课。即便是过去这么多年,还可以如数家珍地评价一番。课很多,说点传奇。

有穿着工作服的教授。刚上大一时,还不懂得教授到底啥样,对教授有一种天生的、莫名的崇拜。一次,上晚自习的路上,看到一工人摸样(穿着一身车间的工作服)的消瘦的带着眼镜的老人从我们身旁匆匆走过。班里某位有见识的同学轻轻地嚷道:“看!一马二杨的杨”。杨老师是拿过国家发明二等奖的,在当时极为罕见,与专业的其他两位能人一起被称为“一马二羊”。这么大牌的教授穿成这样,是我等小辈儿始料不及的。因此,也就由此着迷了实验室,没事总喜欢往实验室、车间跑跑。

比如《理论力学》老师,这老头儿又瘦又有点黑,整天咳咳的样子,课讲的很认真。据说是从马兰基地专业回来的,参与了原子弹的计算的,隐姓埋名的牛人一个。

比如《材料力学》老师,老头儿嗓门大,愣是把一门枯燥、繁杂、细致的课,讲的有吸引力,穿插的案例是关键。省内的很多大型工程,都有他的身影,听着就羡慕,就想去那些大工程看看。

比如《液压与气压传动》老师,没事就在学校花园里和一群老头儿下棋,去企业、下棋、上课,估计就是他的三部曲。老师话不多,讲案例干净利索,能给企业解决问题,课程讲了很多诀窍,不能不仔细听啊。

比如《金属学及热处理》老师,一个特别认真的老太太,把辣么枯燥的课揉碎了讲,一点点,循序渐进,我们都听进去了,没有掉队的。这是我们专业的红宝书啊,学不好,就不能继续玩材料了。

大二时的哲学老师未见其人,先闻其名,据传是大学生辩论赛的指导教师、某大学教授的儿媳妇、巩俐的嫂子,上课时也的确被她的口若悬河而感染,我一直坐在第一排听课,很认真地听课,受益匪浅,至今还能保证在大街上认出这位老师。

《公差与配合》的老师是个特别认真的老太太,教的认真,学生学的也认真。其间有个小事故,考试了,我给忘记了时间,老太太让宿舍老大回宿舍找我,说缺一个不开考,还好在路上就碰到了。

有位被起绰号“王百万”教授。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大学教授做到百万收入,的确是件值得大家议论和探讨的大事。那个“王百万”的称号不白给,他的研究生有独立的办公室,竟然还有一台486的电脑独自使用(那可是286时代)。他的研究生可以直接到工厂做试验,随去随做,方便得很。看到教授们,小本科生往往痴痴地张望;看到王百万教授,俺们都猫下身子,偷偷地仰望。科技就是生产力,真理往往就是这么不小心被验证了的,内心也就是这么被征服了的。科研,可以不止是发发论文,写写专著,还可以成为企业的上宾。王百万,就是王百万。顺便说一句,这个百万和国家经费无关。

有一门课《造型材料》。老师是个五大三粗的女的,长的也比较威武,姓武。武老师上课经常要念,一边念一边让我们听写,都是什么配方之类,书上没有。武老师切切地说,一定要记下来,将来你们干铸造会用上的,很重要。武老师的课上的很紧张,武老师胖一点,经常要抹一抹汗珠子;俺们也很紧张,每次课下来,几大篇纸就记满了,手有点抽筋。仿佛枯燥,仿佛没觉得枯燥,想到将来干这个行当要用,都是秘方、笈言,也就没有心思想是否枯燥了。诸多年过去了,倒是没有机会去试试那些配方,直到后来开始做一个和之相关的项目,那种不怵感让我又想起了她。

还有一位可以称之为科研引路人的老师。老师姓姜,说话粗声粗气,嗓门也大,豪迈的很,每一个字都充满着爆发力,非常能调动大家的情绪。姜老师带着大家去外地实习时,大家兴奋的嗷嗷叫,干活也干得嗷嗷叫。能够把队伍带的嗷嗷叫,就是好带头人。姜老师带我们去生产实习、毕业实习的老师,在车间龙飞凤舞地数来宝式地讲着那些庞然大物,还让我们把整条线的运动简图、大概尺寸弄出来,真的很考验人。姜老师是个老副教授,后来似乎也没能升为教授。但姜老师的有一句话很动听,也让俺对科研突然有了兴趣。姜老师讲;“我做了半辈子喷丸设备,下半辈子还会继续做下去!”到底是什么设备,值得一个人要投入一辈子去搞它?做一辈子设备,意味着什么?在当代,意味着放弃职称,放弃荣誉。那一拨有气量、有胆识的人黯然退休了。有个夏天,有幸到西部某大单位看到了一个很大的喷丸设备,国外的,据说国内唯一,能干的活就是给大飞机的机身喷丸。俺知道,俺们的落后还有很长的路。对姜老师的尊敬,和他的职称无关,和他的退休无关,因为从他身上,俺学会了坚守!

本科毕设的老师了解最深。当时的毕业设计老师有两句关于作科研的教诲现在还记得:这么多年了,我也没什么成果,你这两个月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成果,但结果还是应该有的。另一句我只是要求你完成它,至于怎么完成你自己想,如同让你去北京,火车、汽车、飞机你自己比较、自己看,量力而行。

还有讲有色金属熔炼的、铸造车间设计的、铸钢的、、、、、,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然,也有印象差的,比如,讲课没多会儿,就会扯闲篇的;比如糊弄课堂、不备课的;还有照本宣科,不顾学生是否听懂或者听进去的。这样的也有,但数量上应该说是极少的。

多年之后,他们的教诲还历历在目,激励着、鞭策着我们继续前行。每每上课,不敢懈怠,也在想,若干年后,这些学生会如何评价他们的老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1954-1167223.html

上一篇:第一次做技术顾问
下一篇:人生如棋

50 李俊 唐小卿 王振亭 黄仁勇 刘立 李东风 刁承泰 王从彦 郑永军 王震 郭景涛 刘新 刘金义 冯大诚 张士宏 韩玉芬 钟广法 曾方明 李健民 杨正瓴 汪育才 赵建民 姬扬 武夷山 苏德辰 高义 张学文 李由 吕洪波 罗汉江 孙志鸿 王启云 魏武 梁星云 单坚开 陆展鹏 陈小润 王善勇 徐智优 陈有鑑 季丹 赵克勤 周志刚 鲍丙豪 郭战胜 周健 汤茂林 Editage意得辑 胡业生 刘旭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06: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