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着,并快乐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gq3867

博文

劝学二 精选

已有 9469 次阅读 2017-6-25 17:2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劝学二

儿子上中学了,和小学大不同,天天学习,也不懂的休息,仿佛做不完的作业,刷不完的考题,简直让人透不过气来。和儿子急了,吵起来,强拉着儿子去公园溜达,算是休息下,也思考下人生。毕竟,人生,不是这么过的。京都的素质教育,到了中学,就绝迹了。赶进度,争绩效,学生成了老师的晋升或奖金砝码,教育的本质丢的一干二净。到处都是辅导班、国际班、加分用的特长班之类,培训机构俨然比教育还教育,成了大师了。教育产业化的时代,要么拼爹,要么拼毛爷爷。大不了不学了,无他,未来的竞争,肯定不是比谁更会刷题。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教育也有可取之处,毕竟是学知识的捷径,赌气归赌气,能迎合还是继续迎合吧。

遥想“蝌蚪儿”当年,也算出身“寒门”,其实,十亿人民,九亿在农村,都算是寒门,寒门就是个扯淡的话题。呆在农村,海阔天空,倒也自在。夏天粘知了,冬天逮麻雀,现在看,都是野味,营养美得很,可惜那时不懂,只知道可以填填肚子。其实不是贪玩,而是饿和缺少油水的馋。稍大点,要下地,下地是农村人的愁。在农村,能够当兵、读书,都是奢侈的。肯花钱让孩子读书的还是少数,农村的苦是不在农村的人很难体会的。很多人家放弃了坚持,毕竟多一个劳力,少一份辛苦。也有少数坚持下来的,熬着满满的苦日子,送孩子去县城上了学,上学的日子家里过的更苦。读书、当兵,是那个年代农村人走出贫困的唯一阳光大道。因为贪玩加上无人看管,未到学龄就被送入学堂。上了学,爷爷的教诲就一句话“要么读书,要么砸坷垃头”,这算是客观的威胁啊!八岁那年的一个秋天的夜晚,在万亩田里种麦子,饿的快背过气去,我发誓离开土地,以后绝不砸坷垃头儿。尽管学习的事,也很难。和那份田间的苦相比,还是摇头晃脑地背书更开心些。每到升学的日子只好努力一把,暂且过级成功,竟也一路混下来了,甚至混了个博士学位。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烦恼。上学,不管是别人逼的,还是自己逼的。学习,是份洋罪;不学习,遭人白眼,或者面对问题无能为力,更是份难熬的罪。与其后面受罪,不妨趁着年轻,早受点罪。该学的,还是要学的,总要有点技能才好。记得考大学填报志愿时,问学啥好,我说学啥都好。没有什么特长,学啥都一样。学一行,爱一样,作为未来职业,没什么挑不挑的。三百六十行,学好了,哪行收入都不错。所谓兴趣,真的很扯淡。把习学死了,迎合了应试教育,掌握了一些表面规则。纵使高分,也是低能儿。学习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是学习的重点。毕竟知识学不完,不知其所以然,就无法触类旁通,难以应付未来的变化和工程实际。还是要思考本心,是否真的掌握了,是否真的理解了。理解透了,会变通了,理论联系实际,才能学以致用,应付未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1954-1062876.html

上一篇:黑车不黑
下一篇:说说高考招生

20 姬扬 武夷山 黄旭 史晓雷 周健 冯大诚 张骥 李东风 黄永义 吴斌 宁利中 鲍海飞 李泳 罗春元 董焱章 ljxm xlsd aliala xiaoqilin br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3 07: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