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波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b19901025 为你,千千万万遍。

博文

正在裂解的文化基因 精选

已有 3031 次阅读 2015-7-13 16:20 |个人分类:个人心得|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奶奶, 工业, 传统文化, 当代中国, 自然经济

 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村的一切都正在发生着巨变,人们不再仅仅局限于自然经济。工业科技和现代文化的入侵,正使得当代中国的农村变的“面目前非”,现在所面临的即是自然经济的解体和向现代文明的过度,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的是对物质力量的崇拜和道德文化的沦丧,若过度得当则可能出现一番太平现象,但是从现在的发展看来,这些变化中总潜伏着巨大的危及,比如对传统文化中好的方面的丢弃,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为现代科技成了农村传统文化的杀手。

 盛夏的风吹来,整个村子里都弥漫着果蔬的清香,深深的吸一口,甜蜜的带有夏日味道的空气融进肺里,和血红细胞结合在一起流遍全身。阳光从遥远的苍穹射向这里,树下投射出斑驳的影子。树上的杏子亮晶晶的,在风中摆动着它们那肥硕的身躯。树下的老人一动不动坐着乘凉,我们则飞快地爬到树上,把果实一个个地喂进口里。老奶奶一句话也不说,透过树叶的间隙,我能看得到她脸上被岁月刻下的印记。那时没有电灯、没有公路,也没有人们对外面世界的了解,在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下人们欢乐是生活,互相帮助、没有仇恨。

 记得小时候经常跟着祖母去田间,把石块扔向远处,把土块压碎,躲在树下纳凉,玩累了就坐在田地里看祖母挥动锄头的动作,她总是很卖力地干活,把锄头挥的震天响,弯着腰一下一下地打碎地里的大土块。累了就坐在地里抽支烟,祖母说她抽烟的习惯还是我太婆教给她的,她当时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嫁到我们家,太婆吸烟的时候总要让她帮着点着,点着之后就自己先吸一口,久而久之自己也就开始吸烟了。老人吸烟在农村一点都不奇怪的。在田地里我就这样看着看着,一圈圈的烟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仿佛是远古吹来的风,把树枝吹的哗哗响,吹展了天上的云,也吹散了地下的人。

 长大后上高三那年,祖母患病去世了。在梦里经常梦见她,我说你看,奶奶还好好的,在梦里那粗糙的手、满脸皱纹的脸、说话的声音等真的一点也没变。梦醒后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虚幻,随之而来的便是许久的失落与感伤。我那时经常去田间,有时候就那样呆呆地望着,仿佛能感觉到祖母就在自己身边挥动着锄头,还是当年熟悉的风景,还是远古的风,它带来了当年锄头触及土地的声音,这声音在天地间久久不去,那‘咔咔咔’的一声又一声,听的我心头一起一落。

 每到过年的时候村子里都会下大雪,一眼看不到的白,上天毫不吝啬地把手中的白洒在天地间,一片的寂静与祥和,寒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新年的气息。

 大年三十的时候总要去坟上祭拜祖先,从我一生下来我祖父就去世了。妈妈告诉我说,你生下来之后你爷爷只抱了你一个月,那时候他有病,你还老给人家拉屎拉尿的。所以我很感激爷爷,虽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但每次上坟的时候都要在他的坟上多烧点纸,算是报答在那一个月里对一个新生命的抚育之恩吧。

 农村人对天地自然自古就有一种敬畏之情,除夕夜是必须给上天烧香的。墙上贴上古老的画,虽然看不懂那具体表示什么意思,但总感觉很神秘的样子。我记得小时候大家都必须给上天烧香的,以求来年风调雨顺。但现在这些习俗正在慢慢地土崩瓦解,在我们父辈手里,在对现在科学只有一知半解的人手里,在那些被现代科技冲昏了头的人手里,这些古老的对自然的敬畏之情正在被装进一个叫无知的盒子然后扔进记忆的阁楼里。

 现在农村人很少在玩弄这些了,有年回家我问一些父辈们,我说为何现在不敬奉上天了呢?他们不假思索地告诉我,弄这些有屁用,你看天不下雨的时候一颗炮弹上去就解决问题了。还敬奉什么天地。我当时很想说,你看,这就是无知者的狂妄。

 小时候,村里还没通电,当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电视。过完年总有社火表演,村里要组织唱戏,戏服和戏子都是自己村人,他们把脸画的花花的,穿上在我们当时看来很古怪的戏服,就开始唱了。戏楼前面灯火通明,看戏的人从四面八方而来,人们都很自觉地自己带上柴火就在广场中间生一大堆火,人们围火而坐,听起来很古老的秦腔、商贩叫卖的热闹、温暖的火光熔掉了往日的劳作刻在人们脸上的疲惫。唱完戏后人们打着自家的灯笼一个接一个连成一个长线,然后围绕着全村走一趟,据说是为了赶走邪恶的东西,以保来年万事顺利。但随着电视的入侵,这些早就成记忆了,这些祖先们留给我们的财产全都至于父辈。

 小时候的农村总给人一种和谐的感觉,纠纷总能通过相互商量而解决。

 但现在一回到家,总能听到村里的各种丑闻,祖辈们个个离我们而去。诸如儿子逼死父母、男女通奸被抓、因一点点利益问题兄弟之间互相诋毁、为经济利益相互攀比等等丑闻不绝于耳。回家过年大雪天的时候总喜欢爬到山上去玩,看看脚下这个美丽的村庄,想起曾经的一切,再看看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不禁让人怀疑这还是那个让人魂牵梦挂的地方吗?

 现代文明的入侵不但没有提高农村的教育水平,反而使其更加恶化。农村小学全部被集中起来,以前每个村都有一所小学,虽然教育水平不高,但总能保证每个孩子得到最基本的教育,但现在不一样了,有的地方五六岁的小孩必须每天行走好几公里的山路去上学,夏天还好,但一到冬天,西部的天亮的比较晚,所以那些基本上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小孩是必须摸黑去读书的。

 本来说是要重建农村小学的,但由于人与人之间互相的推脱导致工程搁浅。比如我回家后看到那些建筑用的砖头已被大家你一块我一块的拿去垫自家桌腿去了,还有水泥也已经完全变成碳酸钙了。父辈们对自己利益的注重和对自身的不断修饰导致、以及由于进化的缺点所导致的群体犯罪现象使得整个农村文化破败不堪。当然这跟体制有很大的关系,但实在是不想在这个体制问题上多费口舌了。

 但这些也并没有让现在的小孩变的多么爱读书,他们深受自己父辈们恶劣习气的影响,对金钱和物质有一种近乎疯狂的崇拜,所以好多孩子初中刚刚毕业就基本全部南下打工去了。而回来后,带来的并不是纯正的现代文化,而是经过自身的狭隘理解所加工形成的不伦不类的变态文化——一种对科技的一知半解和自认为接受过现代文化的高傲自大。

 对于上面的种种现象我觉得可以这样来理解。

 祖辈们作为二战的“产物”,他们深知人的私念可能导致的恶果,所以力求建立一个和谐宽容的生活环境,小问题总可以通过谈判解决。

 而父辈们则作为改革开放的“产物”,他们处于文革导致的文化断层上,物质经济的疯狂发展,道德文明的加速倒退,使得祖辈们留给他们的文化财产全部被他们破坏殆尽。

 而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我们这一代,虽然算不上什么时代骄子,但我们必须找回被父辈们丢失了的东西,历史不会停下脚步让我们去寻找,所以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必须加快脚步,不然我们的文化基因将会彻底裂解。对物质力量的盲目崇拜将会把我们的社会发展推向一次又一次的危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40098-905121.html

上一篇:大学教育的本质

24 骆小红 徐旭东 姬扬 王启云 王兆慧 周健 王安良 徐耀 韦玉程 谢长花 黄永义 陈万浩 何嘉谟 徐义贤 应行仁 王善勇 曾杰 陈佐龙 李健 侯沉 biofans luxiaobing12 xuexiyanjiu grdeg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1 2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