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全球蜜蜂物种分布图

已有 3210 次阅读 2020-11-19 08:56 |个人分类:论文精读|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全球蜜蜂类昆虫物种分布图支撑。

https://www.cell.com/current-biology/fulltext/S0960-9822(20)31596-7

        杂志Current Biology 1119日(美国东部时间)报道,研究人员整合了全球蜜蜂类昆虫最完整的清单,外加每个物种在世界上近6百万个公共记录数据,创制了一个蜜蜂类昆虫多样性地图。该小组的研究结果支持:北半球蜜蜂种类比南部多,干旱和温带环境中的蜜蜂比热带地区多。

gr5_lrg.jpeg


全球蜜蜂类昆虫物种丰度分布图

       新加坡国立大学生物科学教授John Ascher说:人们认为蜜蜂类昆虫只是蜜蜂、熊蜂,也许还有其它几种。但是蜜蜂的种类比鸟类和哺乳动物的总和还多。” “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蜜蜂种类最多,但非洲大陆和中东的广大地区也存在着未被发现的高度多样性,比热带地区还多。

       许多动植物遵循的模式是,多样性向热带地区增加,而向两极地区减少。这被称为纬度梯度。蜜蜂类昆虫是该规则的一个例外,其远离极点的物种更多,而靠近赤道的物种更少。这种模式则被称为双峰纬度梯度。树木往往给蜜蜂提供较少的食物来源,因此森林和丛林比干旱的沙漠环境中蜂种少得多。

       当沙漠下雨,有些不可预知的大规模开花,可以覆盖整个区域”,第一作者Michael Orr说。他现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由于沙漠中变换更加频繁,资源一年和一年分布不同,那里具备很多新物种存在的潜力。

       要创建自己的地图,AscherOrrHughes和同事们对每个蜂种的发生情况进行校对。Ascher博士编制了超过2万个物种的大规模清单,该数据可以通过生物多样性门户网站DiscoverLife.org在线访问。交叉引用互补覆盖的多个数据集获得了更清晰的地图,以展示许多蜜蜂物种是如何分布在不同的地理区域。这是评估蜜蜂种群分布和潜在减少的重要的第一步。

       我们对蜜蜂丰度非常感兴趣,但在这必须根据本底来开展做,”Ascher说:,我们正在试图建立该本底信息。在了解物种丰富度和地理格局之前,我们确实无法解释丰度。

       尽管其中一些模式是由先前的研究人员,例如Charles Michener假设的,但由于数据不准确、不完整或难以访问,因此很难得以证明。整理并清洁这些数据是研究人员的主要障碍。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保护生物学副研究员,论文的另一位作者Alice C Hughes 说:以前的大多数蜜蜂全球数据实际上真是令人震惊,这使我感到惊讶。” “很多数据太零散或太集中在少数几个优先考虑将其用于大规模分析的国家。

       虽然蜜蜂多样性驱动机制方面还有很多需要去探索,研究小组希望他们的工作将有助于保护全球的授粉者关键类群-蜜蜂类昆虫。

       许多农作物,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需要依赖本地蜂种,而不是家养蜜蜂,”Alice C Hughes 说。如果我们要保持生物多样性和这些物种未来提供的服务,关于野生本地蜜蜂,目前几乎没有足够的数据;我们提供一个合理的本底数据,并给予合理分析。作者认为这项研究是更广泛、更全面理解蜜蜂全球多样性的重要的第一步,也是未来更加详尽研究蜜蜂类昆虫的重要本底。

       2018年,朱朝东与John Ascher博士合作申请的项目"中国及周边地区蜜蜂总科整合系统学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批准立项实施;2019年,朱朝东等建议的国家科技基础资源调查专项“中国东部传粉昆虫资源调查与评估”启动实施。中国科学院启动的先导B类专项,也支持了对蜜蜂类昆虫多样性分布格局的研究工作。朱朝东介绍,目前中国统计已知蜜蜂类昆虫1400余种。在组织开展上述工作的同时,他和团队成员认识到中国该类昆虫数据主要来自标本馆馆藏定名物种,且分布信息不均衡。另外,每年研究组还在野外采集和标本整理过程中,发现和描述新的物种。研究中国蜜蜂,有必要首先了解全球了解该类昆虫多样性及其分布格局。这些工作将为中国传粉昆虫,特别是蜜蜂类昆虫多样性及其分布格局研究提供本底数据支撑。

        Michael Orr博士和朱朝东博士主要得到中国科学院先导B类项目、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新合作项目等(316250244176114406831772495)和中国科学院动物系统与进化重点实验室(Y229YX5105)的资助。其它的资助包括: 外国青年科学家NSFC 31850410464Michael Orr);中国科学院PIFI项目2018PB00032020PB0142Michael Orr)。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258599.html

上一篇:着力采用新技术并发展分类学以应对未来挑战
下一篇:昆虫组学数据培训班(2020年)钉钉报告回放

2 张健旭 孔智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2 10: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