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2019年夏季青藏高原考察:西线考察队吉隆镇采集第四天

已有 1878 次阅读 2019-8-19 18:02 |个人分类:野外考察|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19年8月8日星期四 天气多云转大雨

张丹,中国科学院大学博士研究生

曾经有人给我说过,我们的扫网仿佛就像是一个神秘的礼物盒,你不知道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你。打开扫网收标本的时候,也就像是在打开一个神秘的礼物盒子。而我们野外考察也是如此,你不知道前面会看到什么样的风景,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有趣的灵魂,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意外惊喜。

今天早上包完蛾子大概是9点半,我们出去吃了早餐,并商量决定由小赵和亮哥去吉隆县接姜春燕师姐。早餐过后,牛老师他们先去了吉普村放了黄盘。昨天下午我们收工返回的时候,小吴哥和东哥在路边的一种植物上发现了一种长喙虻。东哥说这是张魁燕老师在研究的类群。但是昨天我们去的时间有点晚,只采集到2头。因此他们今天还想去那个地方,想多采点长喙虻。另一边,小吴哥带着我和婷婷师姐想去口岸那边,然后顺着路往下采。我们到了安检口的时候看到很多的车都堵在路边。仔细询问才知道,昨天晚上下大雨,前面的路塌方了。现在过不去口岸,至于什么时候通车还没有定数。我们决定往回走,走着走着看到一个正在修的岔路口,一直通到山上,而且看着路不是很好走。我们想着这个山后面是不是有一个村庄,上去看看说不定还有不同的风景。上山的路确实不好走,都在修路,而且都是180°的大转弯。但是越往高处走风景越美丽。近在咫尺的雪山,触手可及的白云,看着美景,心情都飞上了云端。

WechatIMG936.jpeg

山路弯弯

WechatIMG937.jpeg

180°大转弯

WechatIMG938.jpeg

美不胜收

我们以为这就是所有的美景,没想到到了山顶又是另一番景象。山顶是一个村庄——乃夏村。到了山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大片藏在云后面的牧草,很多当地的人在割牧草。我们继续往前走,遇见了一对淳朴的母女。小姑娘会说汉语,她告诉我们现在正是收牧草的季节。她今年18岁,初中毕业以后就没有在上学。,旁边的是她妈妈,但是妈妈不会说汉语。说着母女俩都走近我们的车,和我们聊天。阿姨问我们车上有没有吃的,姑娘没有好意思翻译。但我们也用这几天学的几个简单的藏语词汇大概猜了一下,她应该是在问我们有没有吃的。很遗憾的是今天我们出来车上一点吃的都没有。我们继续往前走,村庄里有很多的小孩,只要一停车就跑过来要吃的,但今天真的一点吃的都没有。下次车上要带点吃的,以备不时之需。

WechatIMG942.jpeg

收割牧草

这里海拔3380m左右,山顶种的都是牧草,还有大片正在绽放的野花。雪山环绕、云雾缭绕。蓝天、白云、雪山、村庄、草原交相辉映。这大概就是世外桃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世无争。站在山顶上看云卷云舒,整个人都变得明朗。小吴哥下车招呼我们拿着党旗拍着。但是太阳太刺眼了,我们拍的照片基本上都没有睁开眼睛的。山顶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甚是好看。拍完照片以后,在周围的花上扫网。其实在藏区的村庄里,我们不是很敢拿出我们的扫网。因为藏族同胞不杀生,也不让我们抓虫子。但这样美丽的地方,不采点标本着实可惜。好在今天我们扫网的时候没有人上来找我们麻烦。

WechatIMG943.jpeg

世外桃源?

大概中午2点半左右,我们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也采了不少的标本,便开始往回走。回去的路上遇到修路的,耽搁了一会。这时候东哥在群里发来他们今天的战绩,共采到9头长喙虻,同时还发了一些植物。朱老师看到消息以后,告诉我们这种植物是象牙参。这种植物是长喙虻存在的必要条件,它们之间是一对一的协同进化。后面我在花伴侣上查了一下,这种植物叫藏象牙参,主要生活在海拔2400-3800m的山坡林下与林缘草地。吉普村在海拔在2800m左右,很适合这种植物的生长。同时,目前的调查发现,雄虫只吸食这一种植物的花蜜。

象牙参属(Roscoea)约有20个物种,分布在喜马拉雅和横断山地区。云南大学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实验室李庆军教授研究研究发现:分布于喜马拉雅地区的紫花象牙参(R. purpurea)与长喙传粉昆虫长喙虻(Philoliche longirostris)之间存在协同演化关系。他们最近有一个重要发现:两种同域分布的象牙参属植物是通过不同的开花物候及不同传粉昆虫(图杰象牙参通过熊蜂传粉,紫花象牙参通过长喙虻传粉)实现生殖隔离(发表于Evolution)。他们的前期工作还发现:长喙虻对紫花象牙参的专一传粉介导了对花冠管长度的选择,反过来,花冠管的长度又对传粉者的喙长施加了选择压力。两者的相互选择造就了紫花象牙参和长喙虻在喜马拉雅地区的协同进化关系。这种双向选择的协同进化关系既维持了象牙参属植物种群,也使得起源于古冈瓦纳大陆的虻科昆虫长喙虻,能够在非洲以外唯一的分布地区得以生存(发表于New Phytologist)。

朱老师和云南大学李庆军教授联系了一下,了解到李老师团队主要在尼泊尔研究这个系统。另外,他们过去在聂拉木也发现了象牙参,但当时没有发现长喙虻。朱老师希望我们多拍一点这个照片,要是能有吸食花蜜的视频就再好不过了。这个地方我们去年也来采集过。但是当时我们所有的关注点都在蜜蜂上,也没有太关注这种昆虫。这也算是这趟吉隆之行的意外惊喜。

WechatIMG939.jpeg

朦胧长喙 虻

大概3点半左右,我们和牛老师他们汇合。然后开始找这种虫子,拍照、录视频。找了很久,并没有看到正在吸食花蜜的长喙虻。只看到了为数不多的几只都在叶面上休息。东哥给我们说,大概中午12点左右的时候,能看到他们访花。但是那这种昆虫飞的太快了,还没有等他掏出来手机,这些美丽的精灵就已经飞走了。而现在这个时候,可能是太热了,我们看到的几只都在叶片下面休息。有点遗憾,今天没有拍到,希望明天来的时候可以看到。

WechatIMG946.jpeg

拍摄长喙虻

WechatIMG944.jpeg

美丽精灵

WechatIMG947.jpeg

高原蓝印衬党旗

下午4点左右,小赵他们接上姜春燕师姐,已经返回酒店。亮哥到了我们采集的地方和我们汇合。我们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开始收黄盘。这次的采集利器中,黄盘在这样的环境中无疑是效果最好的。每天每个盘子的标本数量都在30头以上。我们在每个点每天放置50个黄盘,从早上10点半到下午4点半,每天收集的标本一个瓶子都装不下,标本数量都在1500头以上。而且这边白天的时候温度很高,阳光充足。我们选的放黄盘的地方都是野花遍地。收集的最多的还是某种地蜂,这和我们网扫的结果差不多。

回到宾馆以后,我们也被告知,整个镇子都停电了,这个时候开始下大雨。我们要尽快整理标本。而我的嗓子也已经肿的说句话都疼的不行,不知道为何就开始发炎,从咽唾沫疼到现在的说都开始疼。我给我们的牛队长申请晚上要吃红烧排骨,补一下。他们也就打趣我说,可能就是想吃排骨了。总之晚饭时光依旧很欢乐,我也吃到了我最爱的红烧排骨,但是嗓子的疼痛并没有减弱。

晚饭结束的时候,雨还没有停。因此今天晚上就没有出去灯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194190.html

上一篇:2019年夏季青藏高原考察:西线考察队吉隆镇采集第三天
下一篇:2019年夏季青藏高原考察:西线考察队吉隆镇采集第五天

4 王从彦 周浙昆 范振英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2 09: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