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假日小记 精选

已有 1858 次阅读 2019-4-14 16:06 |个人分类:家人|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年清明假期首日,我去王家园和赵连详一起看看今年苹果开花的情况,顺便聊聊今年在他承包的山地开展传粉昆虫预调查工作。赵连祥是个现代农民,组织了王家园果园合作社。在他的园子里,有很多科研单位的科研项目在开展。我以前在科学院农业项目办公室的支持下,曾经在老赵的园子里开展过一些寄生蜂多样性和扩繁研究工作。后来传粉昆虫做起来以后,研究组的方向也有了一些变化,王家园果园的工作就少了很多。此次回王家园果园,我也是想看看结合苹果开花的情况,设计一些传粉昆虫的工作。夫人很高兴,就在园子里采了一些荠菜、二月兰和车前草等,准备回家做一些小菜或包馄飩。野生荠菜已经有了高高的花葶,显然已经过季。

WechatIMG348.jpeg

生物多样性园

次日,夫人加班,我也正好抓紧时间到所里把手头一些论文评审的工作完成。等到回家,已经是下午4点多。这才忘记,早晨出门的时候,母亲交代要买肉馅包馄饨的事情。她已经把荠菜、油菜等准备好,并发好了面团。赶紧下楼去超市发,买了后臀尖做了肉馅回来。母亲自201712月骨折了一次,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很多活,她也很难去做,尤其难以下蹲。这次她做馄饨,要擀面皮,自然也是一份体力活。有节奏的擀面皮的声音,在我的记忆中非常美妙。小时候有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母亲都要做馄饨:春节和开学。春节前刚杀了猪,包的馄饨,一般会吃很长时间,馅儿中肉的含量也比较高,盛到碗里,满是香味;开学包的馄饨,一般就是当天吃完,青菜馅。小的时候,我问过母亲,为什么开学要吃馄饨。母亲告诉我这应该是馄饨的谐音文登之意。我还和我爷爷、奶奶求证过。那时候也没有网络,可以去查查文登的意思。不过,爷爷说这和文曲星、学问等有关系。朦朦胧胧,小时候就感觉吃了馄饨,要更加努力学习文化。

WechatIMG343.jpeg

WechatIMG345.jpeg

WechatIMG346.jpeg

母亲包馄饨

昨日上午,又和青松讨论了421日传粉昆虫基础专项启动会议的一些具体事项。然后,和夫人去奥森公园小转了一下。春日暖阳,鲜花盛开。公园里熙熙攘攘,即便是平常安静的湖边小道,也满是人群。尤其是人人工溪流旁边,也是大人带着小朋友们在戏水、捞着小鱼或小蝌蚪。小时候儿子的身影已经不在。我想他应该在欢度春假,也可能已经在思考一些对未来的计划。尽管这样的计划可能未必那么清晰,但相信奥森公园满地撒欢乱跑的小子,已经在考虑上大学的问题。等到走回家,已经又是午后,我们饥肠辘辘。母亲早已煮好稀饭,做了一些野菜饼子。要说这些野菜饼子,就是把野菜在开水中抄了一下,加些玉米、鸡蛋、面粉和在一起。开水抄菜,母亲说是杀菜。记得以前做馄饨馅、包子馅或者贴饼子,母亲总要杀菜,并把青菜包在纱布里面挤干。当时非常好奇杀菜这个词:难道青菜也有生命,吃之前也需要杀一下?尽管一直没有问出杀菜是什么意思,但母亲包的馄饨、包子和饼子总是特别香甜。除了像烧饼一样的馅饼,母亲还经常在大铁锅里面摊出一块大饼,让我和弟弟围着灶台转悠。

小时候上学,总在上午第三节课前后,就饿得肚子咕咕叫。这样饥饿的感觉,让我一直以来有了小时候挨饿的记忆。当时父亲在外面做木工,赚些钱。但生产队的公分不够,分到的粮食不够。母亲经常看着家里空空的大米缸发愁。农忙之时,父母早早下地干活,我就抓一把米,煮一大锅红薯。有时候,红薯吃腻了,我就悄悄多抓一点米,希望煮出来的稀饭有点米的香味。这样的情况,一直到1983年分田到户之后,我感觉才有好转:每天可以吃顿米饭了。后来我也和母亲求证过:当时家里是否真有那么缺粮少米?母亲告诉我,我和弟弟并没有真的挨过饿。我想他们应该是把我们小时候和他们吃的苦进行了比较。当时的情况应该油水比较少:养一头猪要留到年底;养鸡生蛋要拎到石桥头镇上去卖。所以,平常煮稀饭的时候,加些青菜、南瓜或红薯,滴些菜油。如果挖上一勺熬的猪油,那菜稀饭真是极好的味道。即便到现在,母亲每次来北京家里小住,也经常给我们煮菜粥。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她熬的菜粥。

算起来,我在父母身边的时间主要是1986年之前大约15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我和弟弟共同享受了儿童、少年能够获得的很多家庭快乐,也从父母身上学习到很多为人处事的基本原则如简朴为人,与人为善。从上高中开始,我们就以求学为主,一步步远离家乡和父母。父母对我们的思念、担心和挂念,直到我为人父,孩子上学并远渡重洋,我才能深切地体会到。和父母共度的时光,有很多会在忙碌之余,在脑海中浮现。父亲几年前突然辞世之后,我和弟弟也意识到:聪明、干练的母亲也到了需要我们陪伴的时候。现在,我母亲已经70岁了,偶然也会忘记一些事情,也会自嘲老年痴呆。尽管身体不如从前机敏,但她还是努力保持自己。我无数次打开文档编辑器,想用一些简单的文字,记录母亲的一些事情,却总是感觉母亲恩情浩荡,无从下笔。

离家到大港中学上高中,到南京师范大学求学,甚至到了动物所读博士、工作回家,母亲都提前包好馄饨、做上饼子,或者应我的特殊请求,做好一锅清香的菜粥,等我回家。但母亲给予我的远不止这些。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和我提起她小时候因为困难而只上了小学。有时回外婆家,也会顺路去看望她的班主任张老师。尽管小毛孩完全不懂母亲和她老师之间的对话,但能够朦胧感受到老师对已有华发母亲的赞许。夏天在奶奶家门口乘凉,已经在儒里中学读书的邻居问我将来会做什么。父亲是儒里中学结业,偶然也会提起他的老师和同学。儒里也是朱家祠堂所在地。父亲对儒里的感觉,让我颇有些印象。当时还不知道读书为何物的我回答说要好好学习,先要去读石桥中学(离家3公里多)。想来这些点点滴滴,都让我对读书有很好的向往,并不断学习古人悬梁刺股、闻鸡起舞的精神,自我激励努力读书。

在石桥读完初中(1986年),我就到了江苏省大港中学读高中。高中住校,基本只有忙假和寒暑假,我们才能回家。为了省钱,尽量骑自行车回家。1989年,我几乎所有的志愿都选择了可以有助学金的师范大学或者学院,并如愿以第一志愿进入南京师范大学就读。我一开始填报的是数学和电教。说起来也是偶然:1989年可以在高考成绩出来以后改志愿。我家当时没有电话,学校联系补上我。教我生物的颜鹤寿老师就替我选择了生物作为第一志愿。

大学和高中最大的区别就是自由的时间更多了,我可以读很多书,交很多朋友,参加很多活动,也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选择在学校度过假期的大部分时间。4年大学本科,3年硕士研究生,我在随园度过了难忘的时光。按照弟弟很小的时候对我的判断,我的数学不是靠智力,而是靠勤奋。后来,我也发现我对大学里简单的高等数学也越来越陌生。在一个文科中的理科,理科中的文科的生物系,我努力寻觅自己对生物学的兴趣。所幸在1996年元旦前后,我发现了自己的昆虫学专业兴趣,并于1996年赴北京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整个求学和工作过程中,有很多偶然的因素导致了自己人生道路和科研方向的一系列变化。书读得越多,项目参与得越多,想法越多,自信心也在增强,离家也越来越远。但当自己面临困惑,难题和抉择的时候,父母的殷切期望,应该总在关键的时候,起到最重要的作用。父母并不了解,甚至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最终选择攻读动物学的学位。他们的问题很简单但也很难回答:读了有什么用?虽然不能确定未来是否能挣钱分担家庭负担,但是他们还是尊重我自己的决定,竭尽所能来给予支持,让我能够义无反顾地在专业上努力向前。

北京到昆明的航班

2019年4月8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173218.html

上一篇:传粉昆虫多样性调查与监测工作之思考
下一篇:访花昆虫图片征集预告

10 杨正瓴 戎可 赵克勤 王德华 王善勇 夏炎 韩玉芬 黄永义 刘利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19 0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