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黄复生撰稿:蔡邦华院士

已有 2249 次阅读 2018-10-4 11:17 |个人分类:前辈|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蔡邦华

撰稿人:黄复生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材料来源:“蔡邦华院士诞辰110周年、刘崇乐院士诞辰111周年”纪念活动材料(2012年12月)

蔡邦华(19021983年),江苏溧阳人。教育家、昆虫学家。建国前一直从事教育工作。从1939年起直到1952年,连续担任浙江大学农学院院长,长达13 年之久。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昆虫学家、植物保护学家和森林昆虫学家。在开展昆虫学研究上,他涉及的范围十分广阔,有生理、生态学问题,有形态、分类学领域,还有森林害虫综合治理的项目等等。在昆虫分类学研究上所涉及的类群很多,如直翅目的蝗虫,等翅目的白蚁,半翅目的蚜类,鞘翅目的小蠹,和鳞翅目的螟蛾、毒蛾、枯叶蛾等。对于这些类群的分类学研究都很深入,分别发表了新属、新种。另外蔡邦华对于松毛虫分类学的研究,以及对其主要种类的生物学、生态学、遗传学及其综合治理都做出了重大贡献。并为森林保护所需,组织编写了有关森林昆虫种类图志及其防治专著。为中国森林昆虫学的奠基人。 

蔡邦华曾任北京农业大学生物系教授、浙江省昆虫局局长、浙江大学农学院教授,兼院长。日本投降时,被派赴台湾参加接受台湾大学农学院。新中国成立前夕被推任浙江大学校委会临时主席,应邀出席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并被推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自然科学界十五名代表之一。曾被选为第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四、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51年加入民主同盟会,同年任杭州市人民政府委员。1952年院系调整后,调往中国科学院昆虫研究所,任研究员,兼副所长,组建并主持了森林昆虫学的研究,开创了中国森林昆虫学事业。1955年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

一、出身与求学

   蔡邦华的祖父在太平天国时期,由于战乱全族兄弟或死亡,或逃离他乡,因此全族土地及家产全归其祖父所有。他的父亲为前清秀才。哥哥姐姐共七人,他最小。八岁进私塾,攻读《四书》。十岁正式入学,开始接受近代教育,攻读初小。十三岁离开家,入溧阳高等小学读书。从小爱学习、求上进,成绩十分优异,常得到家人的爱抚,也得到老师的赞许。由于他学习努力,15岁便以第一名毕业于县立高小。随后同时报考两个学校,江阴的南菁中学和上海的南阳中学,由于考试成绩突出,均被录取,两个学校同时发出录取通知书。最后决定到江阴南菁中学求学。蔡邦华从小酷爱昆虫,早在小学时,他跟他的三哥学习蚕体解剖,亲眼见到蚕体内部各个器官和神经细丝,感到极大兴趣。在南菁中学时,他用自修课桌饲养芋青虫,观察其生活史,当时博物老师发现他以课桌当养虫箱饲养芋青虫,如此热爱昆虫,十分高兴,甚表赞扬。老师的鼓励和兄长的引导给他以巨大的影响,使他抱定了学习昆虫学的决心和志愿。

五四运动给青年时期的蔡邦华影响尤大,为了拯救国家,他更加刻苦学习,努力奋斗。1920年蔡邦华在南菁中学毕业后,随三哥东渡日本求学。初到日本东京,他学习日语。半年后,他又同时报考了日本两地的国立高等学校,一是鹿儿岛国高等学校(现称鹿儿岛大学),二是盛冈国高等学校,结果又被同时录取。经与同学们商量,决定进入鹿儿岛的高等农林学校动植物科,以便尽早攻读昆虫学。在学期间,他非常注意基础课的学习和外出实习的野外知识。所有基础课都是由有名望的老教授负责讲授。当时的校长王利喜造是明治年间日本农学界带头人之一,昆虫学教授冈岛银次、蚕学界大师池田荣太郎等都是学识渊博、造诣很深的老教授,都亲临讲台,为学生开课讲学。他们不仅讲课认真,并且课下也十分注意学生的进步,安排好野外实习。这为蔡师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在学期间,他不但力争学好基础课,并且还利用空余时间鉴定昆虫。去日本前蔡邦华曾在家乡采得桑树大害虫“白蚕”即“蚕蟥”,在国内查不出学名,带到日本后四处求教,冈岛教授看到这个中国学生如此热心鉴别昆虫,便主动查找许多参考书,并指导查考方法,不久后终于找到了确切的学名Rondotia mencianaMoore。这使他十分欣喜,并且非常感激冈岛教授循循善诱、耐心引导的功劳。

1927年又第二次留学日本,入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研究蝗虫分类。在鏑木外歧雄教授热情帮助和鼓舞下,对于我国竹蝗做了详细的研究,并写出《中国产蝗科三新种》一文;发表于东京帝大第十卷的研究报告上,这是他第一次在国外发表的处女作。第二次留日期间,结识了不少日本昆虫学家和朋友,这些昆虫学家和朋友给他很大的帮助,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例如日本昆虫学开国元勋之一佐佐木忠次郎教授曾出示自己多年来害虫观察的记录和尚未发表的手稿及大量精密的底图。还有舟蛾、螟蛾分类学家丸毛信胜博士,蚊类专家矢野宗幹等。在同一研究室研究的同学有汤浅啟温(甲虫分类)、河田党(蛾类分类)、小岛俊文(森林昆虫学)、上远章(杀虫药剂),都交往甚密。19808月第16届国际昆虫学会议在日本京都召开时,蔡邦华以中国科学院代表团团长身份,第三次来到了日本,遇到几位老同学,感到十分高兴。其中尤以55年不曾见面,而在留学时感情最好的永友勇博士有幸重逢,两位老人亲如手足,各自诉说着自己的思念友情。他们的重逢令人高兴,也令人羡慕,成为轰动大会的一朵美丽花絮。当时新闻记者特地来到住处几次采访,把这个消息连同片一起发表在京都的《每日新闻》上,祝贺他们难得的相逢,祝贺他们常青的友谊,将他们两人的情谊做为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象征,并作了长篇报道,给人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1928年在东京帝大研究期间,蔡邦华认识该校水产系主任岸上教授,岸上受日本政府委派,以中国对日本的庚子赔款为资金,在上海建立上海自然科学研究所,做为当时日本文化侵略的基地,一再邀请蔡邦华参加该所工作,被他拒绝了,并提前回国。1930年他到德国进修,开始在柏林德意志昆虫研究所和柏林动物博物馆研究昆虫学,并在国立农林生物科学研究院学习昆虫生态学,借此机会他进行了欧洲九国的考察。随后转人慕尼黑大学应用昆虫研究院,跟随森林昆虫学家爱雪立希教授研究实验生态学。在同一实验室,有一个日本留学生小岛俊文,他们都是东京帝大的同窗好友。两人能在德国相遇都感到十分高兴,来往也更加密切,但却发生了一件令人不愉快的事件。有一次他们随爱雪立希教授到林区实习,一位林务官见到了中日两国留学生同桌吃饭,就提问日军侵占东三省问题,两人所答完全对立,引起一场剧烈争吵。小岛说:东三省是一个独立国家。蔡邦华听了极大不满,便回敬了小岛说:“我们虽然是好同学好朋友,但你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东三省是中国的领土,目前完全被日本政府一手扶植起来的伪政权所统治。你为帝国主义说话,自己也成了帝国主义分子。”爱雪立希教授发觉后,立即前来调解,并斥责小岛不应该说那样活。随后,事情虽然平息了,但他和小岛之间的关系却留下了很深的裂痕。

二、三十年执教十三年院长保护学生为己任桃李芬芳满人间

    1924年蔡邦华正当在日本鹿儿岛毕业时,应国立北京农业大学校长章士钊电邀国国。年仅22岁的蔡邦华成了生物系最年轻的一名教授,主讲昆虫学。随后有一段时间应邹树文邀请,在浙江省昆虫局任职。1928年起任浙江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接着又担任了长达13年的农学院院长。蔡邦华深知为了做好教学,必须开展科学研究,他对于我国江浙一带螟虫的生态学和防治等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研究,发表了数十篇论文和专著。就中螟虫猖獗实验曾被当时教育部指定为大学主要参考书。1938年抗日战争期间,在抗战八年中,生活极其困苦,校舍几经搬迁,第一次入泰和,第二次改宜山,第三次迁遵义,第四次至湄潭,第五次又重返杭州。在艰苦逃亡的生活中,蔡邦华仍然坚持教书育人为己任,为我们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科学家和植物保护人才,做为教育家蔡邦华真是做到了桃李满天下。在动乱的年代中,在抗战的时间里,他整天忙于搬迁和教学,但他仍争得一些时间,就地开展研究工作,做了不少我国西南山区的昆虫考察。每年还油印《病虫知识》期刊以资交流。1942年浙大迁至贵州湄潭时,长时间过着流浪生活,蔡邦华思想上十分苦闷。蒋介石一方面对于日本的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但另一方面对于进步师生却采取高压手段。在此关键时刻,他接到密友刘亚子以宋庆龄、何香凝三人具名的长篇通电,反对蒋介石不抗日的错误政策,蔡邦华受到极大鼓舞。他邀请了民主人士黄炎培到农学院演讲,延安访问记以及他的民主思想,他的言论引起师生的极大兴趣,也深受之影响。此时抗日战争正处于关键时刻,国民党特务的气焰更加嚣张,进步师生惨遭迫害,经济学教授费巩就在这时被秘密杀害了,对此,蔡邦华感到极大愤慨。反动当局又以“闹学潮”为由,学生滕维藻、潘家苏被特务诬陷,横遭逮捕,禁闭于遵义山中,生命危在旦夕,在校委会公推下,蔡邦华挺身而出,亲赴贵阳伪省府交涉,力保释放,并致函伪教育部控告大学内特务活动的黑幕。这一正义行动遭到特务分子的仇恨,他们卑鄙地在夜间派人在蔡邦华住处捣乱,最后竟干出火烧住宅的恐怖行动,给蔡邦华以巨大的威胁和打击。

1945年秋,日本无条件投降了,抗战终于得到了胜利,浙江大学从贵州的湄潭复员,返回杭州。在此期间,蔡邦华怀着胜利的喜悦,和陈建功、苏步青、罗宗洛等四人,受命奔赴台湾,参加接收台湾大学农学院的工作。不久又回到浙江大学,仍从事教学工作。那时全校师生正兴致勃勃投身于重建校园工作,边整治战争创伤,还要边教学边学习,师生们虽然紧张辛苦,但个个都充满着喜悦的心情,教学和生活尚能维持安定。然而好景不长,国民党反动派实行反共政策,推行法西斯统治,浙江大学又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1947年,浙大农学院学生会主席于子三曾领导全校同学积极参加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民主救亡运动。国民党反动当局便逮捕了于子三,禁闭于浙江保安司令部。竺可桢校长曾积极设法营救,出面保释,但未获准。不久,于子三被害于狱中,造成震惊全国的大惨案。噩耗传出,竺校长几乎晕倒,为了解事情真相,竺校长责成蔡邦华率领几人赴现场调查。保安司令部害怕事情败露,为掩盖耳目,对浙大调查组进行软硬兼施。1948年元旦期间,反动当局竟出动军警二千人围攻浙大,并雇用几十名打手冲进大学,进行打、砸、抢。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由舒鸿体育教授吹哨,召集全体师生驱逐暴徒,关闭校门。与此同时,竺可桢校长找到蔡邦华说:“这样的大学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军警暴徒包围和捣毁,看来是办不下去了,我本人无法脱身,请你设法逃出学校,即赴南京,当面向教育部长朱家骅代我辞去校长职务”。受命之后,蔡邦华从浙大南侧翻墙出校。在去南京的火车上,向一位大公报新闻记者介绍了反动军警和包围浙大情况,他们还收买打手冲进学校,捣毁“费巩壁报”的详细经过,并且说:“学校处于危急之中,竺可桢校长已身不由己,无法维持,嘱我代他一行,向教育部辞职“。l4日的《大公报》发表了以上谈话。正当此时,蔡邦华也赶到了南京,找到朱家骅。见面后,朱以责备的口吻说:“于子三是千真万确的共产党,你们还要为他说话”!蔡回答:“我不管于子三是什么党,但他是农学院的好学生,他被杀害了,我身为农学院院长,不能不为他哀悼。今天我来的目的是代竺可桢校长辞职的。学校在光天化日之下竟被军警包围,歹徒破坏,目前搞得整个学校无法生活,更无法教学,只得向教育部请示善后”!反动当局见事态不妙,为了避免激起更大风波,便下令撤去军队,并派要员前往杭州,挽留竺校长。学校暂时解危了,但反动当局却钉上了蔡邦华。原浙江省主席秘书长雷法章问竺可桢校长:“大公报14日所登浙大消息,是否由蔡邦华发出的”?竺校长回答。“不知道,因为蔡邦华是代我赴南京辞职去的,目前还未返校,但报上所登消息完全是事实,我可以作证”。由于蔡邦华平时与柳亚子、黄炎培、梁希、马寅初等来往密切,为逃避国民党的迫害,在外躲避一时。蔡邦华这种不顾个人安危,为了浙大的安全,为了农学院的安定,为了讨还学生的冤情和公道,这种正义行为深受师生们的敬重。

蔡邦华长期负责浙大农学院工作,在院长的岗位上,他认真负责、精心耕耘,对于课程的设计和教学的安排,他努力工作、一丝不苟,积极开拓新的课程,邀请社会名流讲学,并亲自上讲台、进实验室讲解、授课,把浙大农学院办得非常出色。他早年的学生汪仲立先生,在台湾这样写道:“当时的‘虫学、植病、农经’三大课程,是最能引起同学的兴趣和叫座的,以致后来人才辈出,不是无因。我也选定经虫学(Economic Entomology)这一门,作为我的专修之学,亦即受了蔡师的伟大感召所致。蔡师的好学深思,用功甚勤,这是最好的身教,传给了我们,又再传给了我们的门第子,强将手下无弱兵,这一股相传的力量,这一股气氛,是永生不灭的。     一个学人所能做到的,他都做了。化梦想为实现,把智识的火炬传给下一代,长久照耀人间。”     “蔡师是一位伟大的虫人,在他的桃李门墙下,当然还有许多的小虫人”。蔡邦华三十年的教学历程,十三年的院长生涯,他爱护学生为己任,桃李芬芳满人间。在昆虫学界老一辈人当中,他的学生有著名的森林昆虫学家肖刚柔、昆虫分类学家杨平澜、唐觉、汤祊德等,还有许多尚在台湾的同仁。

三、大举采集昆虫标本

蔡邦华从小就喜欢而善于采集昆虫标本,常与他的三哥外出采集。在日本鹿儿岛学习期间他也非常注重野外实习和标本的采制。学校为推动昆虫学研究,规定一年级学生进行昆虫采集比赛。在这一活动中,他获得全校第一名。有一次学校举行横贯九州的采集旅行,由日本东海岸徒步西进到西海岸,连续走了七天。中途曾登临阿苏火山,在瞭望火山口时,忽有一蝶腾空飞舞,他立即举网捕捉,无意中竟把带领他们的内藤老师的草帽击入火山口内,引起他极度惊恐,满以为将挨到老师的指责,但内先生见到学生如此热心采集,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大加赞赏,开玩笑地向大家说;“落帽得蝶,值得纪念”。所以蔡邦华从小就有采集昆虫标本的良好习惯。随后在工作或研究中,他仍坚持深入田间、林区采集标本。

无论进行昆虫教学工作,还是开展昆虫科学研究,都需要有大量的昆虫标本和丰富的野外知识。蔡邦华十分了解昆虫标本对于一个昆虫分类学家、一个森林昆虫学家是多么的重要。我国地处亚洲东部,横跨热带、亚热带、温带和寒温带。地貌十分复杂,东部沿海为平原与丘陵相间,西部有高耸入云的青藏高原,不同地域有不同昆虫区系的组成,昆虫类型复杂,种类繁多。我国昆虫资源十分丰富,种类约占全球的1/10,有100多万种。种类之丰富,类群之复杂,一直为西方诸多昆虫学家所仰慕。早在18世纪就有不少外国人以各种名义到我国各地采集昆虫标本。19世纪初叶以来有更多外国人以探险、传教、游览名胜等各种名目,深入到我国各个角落,包括各大林区,采集了大量的昆虫标本,运往国外,收藏于各大自然历史博物馆,伦敦大英博物馆尤多。其中绝大部分种类由外国人所鉴定,许多模式标本以及定名标本流落国外,给我国昆虫分类学的发展和森林昆虫的鉴定,造成种种困难和诸多不便。蔡邦华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立志要扭转这种被动局面,致力拥有比外人更多的昆虫标本。他也深知大量采集昆虫标本对于我国昆虫分类学发展的重要意义,同时对于森林昆虫学的研究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条件。

蔡邦华来到中国科学院昆虫研究所之后,一方面设计森林昆虫学的研究方向和工作内容,另一方面在研究室里提倡大举采集昆虫标本。无论是水域,还是陆地,无论是高山,还是丘陵,在诸多的生态环境中,森林保存有更多的昆虫资源,特别在原始森林里,条件更为复杂,种类更为丰富。为了能采到大量的昆虫标本,得到森林昆虫的第一手信息,蔡邦华以身作则,不怕艰苦,非常注重野外工作,几乎每年出差,深入林区采集标本,了解情况;他身体力行,亲临工作点,仔细观察森林昆虫动态,认真收集野外实验数据。他每到一个林区,首先了解该林区的基本状况、主要树种及其立地条件,以及森林昆虫发生的概况。对于主要森林害虫不但要收集标本,还要饲养、观察其生活史,调查其危害程度及其数量消长等等,并且还要调查这些害虫的天敌种类,以及对于害虫的抑制作用。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期间,他带领整个森林昆虫研究室,深入黑龙江带岭凉水沟原始林区,长期定点,针对当地阔叶树和针叶树的主要树种,以落叶松毛虫、松梢螟、舞毒蛾、卷叶蛾、球蚜、小蠹、天牛、松象虫、金龟子等重要森林昆虫为中心,全面采集当地其他类群的昆虫标本。同时在湖南的东安、江西的弋阳和安徽滁县的皇甫山等人工林或次生林区,以调查研究马尾松毛虫的发生规律及其综合治理为重点,全面收集其他森林昆虫及其天敌昆虫的标本。除了专门定点,长期采集昆虫标本外,为了全面而系统地调查我国森林昆虫种类,在全国其他地区也做了周密的安排,云南、海南、广东、广西、福建、四川,采集了大量的森林昆虫以及其他类群标本。这些丰富的标本和资料不仅为研究我国森林昆虫学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为开展昆虫系统分类学的研究积累了极为丰富的标本。相继出版了一系列森林昆虫学专著和其它相关的学术论文。并且为后人开展昆虫系统分类学的研究提供了方便,直接丰富了他们的研究内容和成果。这些人获益匪浅,日后都成为我国昆虫分类学和森林昆虫学上中坚力量。

在此期间,蔡邦华曾访问罗马尼亚,考察中他发现美国白蛾的猖獗发生,确为一种毁灭性大害虫,严重危害欧洲阔叶树林。他带回美国白蛾各个虫期的标本及相关资料,进行深入研究。以他多年野外采集昆虫的经验和知识,以及对于美国白蛾生活习性的研究,他认为美国白蛾很可能要入侵我国北部,为此他呼吁有关部门要加强检疫措施,防止美国白蛾的入侵,并且在《罗马尼亚昆虫和生物科学界访问记》中,他一再提醒人们,严密注视美国白蛾的扩散动态,制止严重事态的发生。但不久之后,不幸的事情却发生了,美国白蛾终于在我国东北部入侵,猖獗发生,严重危害林木,并向我国西部扩散传播。

四、昆虫学研究成就

1我国昆虫生态学的奠基人之一

蔡邦华1929 年在浙江昆虫局工作期间,就开始了螟虫生态学的研究。1930 年发表了《螟虫对气候抵抗性之调查并防治方法试验》的论文。1930 年后在德国,受爱雪立希教授的指导,以谷象发育与温湿度关系为题开展实验生态学的研究。经过一年多的观察,在错综复杂的组合里,证明谷象在不同条件下,有三个最佳结果:第一寿命最长,第二发育最快,第三繁殖最多。在这三个最佳结果中,哪一个是在生态学上对于昆虫大量发生起主导作用的呢他经过不断的对比和思索,最终确认第三繁殖最多是真正促使害虫“猖獗”的主导因素,使这一久经争论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这一观点深得爱雪立希教授的赞许。他的学术思想第一次明确了昆虫猖獗的内含及其意义,为生态学做出贡献。论文发表后,受到了国际生态学界的重视,美国昆虫学家曾详细加以介绍。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期,蔡邦华自德国回来之后,他仍从事实验生态学研究,在浙大创制定温箱,研究温度对于昆虫发育的意义,这也许是我国最早昆虫实验生态学的研究。随后他在螟虫的发生、防治与气候关系的研究上,又做了大量工作。从1930 年到1936 年数年间发表论文10 余篇,如《三化螟猖獗与气候》、《害虫研究上温湿度之调节方法》、《螟蛾预测及气候观察之办法》等等。不仅在生态学具有重要学术价值,而且在此基础上创建了一套害虫测报制度,为我国防治螟虫的危害做出了积极贡献。在蝗虫生态学的研究上,发表了《中国蝗患之预测》、《竹蝗与晶螽之猖獗由于不同气候所影响之例证》等数篇论文。蔡邦华为我国生态学研究作了许多开拓工作,取得显著成果,为我国生态学奠基人之一。特别对于蝗虫生态学的研究,取得显著成就,受到了苏联著名蝗虫专家比恩科的重视,比恩科在他的著作中,曾多次引用了蔡邦华的材料,认为这些工作很有实际意义。

五十年代中后期,蔡邦华对松毛虫发生规律的研究,投入了大量精力。为了准确地查明害虫的发生规律,他认为必须要在自然的条件下深入调查研究,并且要求用综合的方法来分析害虫发生的环境条件,以及对于害虫发生的关系。他根据松毛虫数量变动,提出松毛虫发生有一个虫源地。经过长期的野外观察,于1960 年正式提出松毛虫“发生基地”的新概念,认为向阳山拗的山地,由于经营不当,种植纯松林,再加上幼林成长郁闭度过高,使林下寸草不生,生物群落极为贫瘠,这就是松毛虫发生基地的基本条件,这样地带容易促使松毛虫大量发生。松毛虫由发生基地飞出,并向四周扩散,在适宜条件下,松毛虫遍布整个松林,爆发成灾,造成松毛虫的猖獗恶果。他这一观点,后来在山东昆仑山、牙山、崂山各大林区调查松毛虫发生规律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在他的工作中,还发现由于大量使用六六六药剂,引起松毛虫抗药性的提高,而且林内寄生性和捕食性天敌显著减少,造成年年防治,年年成灾的局面。为此对于松毛虫的治理,他提出应加强经营管理,改造发生基地的生态环境,提倡营造混交林等措施,借以控制松毛虫的大量发生。他的建议受到林业部门的赞赏。这方面所发表论著有:《关于防治松毛虫的研究》、《马尾松毛虫的发生与寄主植物受害程度的关系的初步观察》、《中国松毛虫研究和防治现状》等10 余篇论文,推动了松毛虫生态学的研究,并且对于大量使用有机氯药剂提出了质疑,呼吁保护环境,保护生态平衡。

2在昆虫分类学上的做出了卓著贡献

蔡邦华是我国最早从事昆虫分类学研究的学者之一。在等翅目、直翅目、半翅目、鞘翅目和鳞翅目等个目类群的研究上,都作出了突出贡献。为我国昆虫分类增添了新属、新亚属、新种团、新种和新亚种,共达150 多个。他早年对螟虫、蝗虫分类上做了许多工作,发表了《螟蛾类概说》、《中国蝗科新种报导》等论文。在抗日战争时期,对半翅目中五倍子蚜进行了深入研究。他经过几年的调查研究,不仅查明了不同五倍子和不同倍蚜之间的关系,并进一步研究了各种倍蚜的形态特征及其中间宿主,为人工培养五倍子探索了一条途径。这项工作曾由英国李约瑟博士推荐发表于伦敦《昆虫学报》上。并且还发表了一些蚜类新种。50 年代对鳞翅目中松毛虫做了大量工作,查明我国松毛虫类共有78 个种和亚种,其中隶属于个属,发现了20 多个新种、新亚种,其中为害严重者有种,即马尾松毛虫、赤松毛虫、落叶松毛虫、油松毛虫、思茅松毛虫和云南松毛虫等。并撰写了我国第一部《昆虫分类学》上、中、下三册专著,推动了我国昆虫分类学的研究。

60 年代蔡邦华研究的重点是白蚁。他从发掘我国民间防治白蚁经验开始,对我国各省所发生的百余种白蚁的不同生活习性进行了调查。60 年代后蔡邦华集中了很长一段时间对白蚁进行了研究。曾先后发表了《中国南部的白蚁新种》(1963)、《中国白蚁分类和区系问题》(1964)、《黑翅土白蚁的蚁巢结构及其发展》(1965)、《西藏察隅地区白蚁一新种》(1975)、《中国的散白蚁调查及新种描述》(1977)、《广西术鼻白蚁属四新种》(1978)等数十篇论文,编写了《中国白蚁》和主持编写《中国动物志》等翅目。当时在我国已知的百余种白蚁中,近半数是蔡邦华等定的新种。除此之外,小蠢分类的研究也是他工作的重点,在我国已知的500 多种小蠢中,有相当一部分的种类是由蔡邦华等鉴定的新种。

蔡邦华在分类学研究上,强调要密切结合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要注意到生产一线的实际问题,主张自己所挑选研究类群,尽可能考虑到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他编著的《昆虫分类学》颇受到人们的称赞,各个目科都有各个目科的典型代表,特别是列出与经济有关的种类或我国特有的种类。关于物种问题,蔡邦华认为应该要用新的观点来分析研究,生物界由于不同类群有不同的特点,人们认识物种不仅要从形态学上找出区别,而且还要从生态地理、活习性方面来了解它的实际意义。进而用近代分子生物学方法来探索物种的界线以及它们之间的系统关系。

3、我国森林昆虫学奠基人

蔡邦华早期在我国南方主要从事教学和农业昆虫学研究。自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来到中国科学院原昆虫研究所之后,一直从事森林昆虫学的研究。他深入各大林区,从调查我国森林昆虫发生的基本情况开始,由收集我国森林昆虫标本入手。并且对于重要森林害虫进行长期饲养观察,了解其生活史及其发生情况,研究防治途径和治理办法。

在五十年代期间曾出版的《中国森林害虫图志》,大概是我国第一本有关识别森林昆虫的图志。不仅包括了我国主要森林害虫的形态特征、生活习性、寄主植物、分布区域、危害情况和防治方法等。更可贵的,有50%以上的种类记载了具体的生活史图表。最后附有38个图版。其中包括了20多种重要种类不同虫期(卵、幼虫、蛹、成虫)及其被害状彩图,核对起来很方便,为我国森林保护工作者提供一本精确的鉴定手册。

鞘翅目小蠹科的大小蠹类Dendroctonusspp. 为森林的重要害虫,主要危害针叶树,西半球种类很多,有几十种,危害十分严重。但是东半球认为只有一种,云杉大小蠹Dendroctonus micansKugelmann,寄主云杉,稍有蛀食云杉树皮,但不成灾为害。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在陕西发现另一种大小蠹,危害华山松十分严重。这种大小蠹与云杉大小蠹完全不同,不但个体小,而且其它形态特征也差别很大,和西半球的大小蠹更无法相比较,区别更大。蔡邦华认为我国陕西的大小蠹是个新种,被定为华山松大小蠹Dendroctonus armandi Tsai et Li。发表之后,曾轰动一时。

随后,在他组织和带领下又出版了《中国经济昆虫志》第八册等翅目白蚁、《中国白蚁》、《中国经济昆虫志》第二十九册鞘翅目小蠹科、《中国动物志》昆虫纲第十七卷等翅目等专著和其它相关的学术论文。

除此之外,蔡邦华对于我国主要森林昆虫,如松毛虫、小蠹虫、榆紫金花虫、松梢螟、白蚁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都作了专门的论述和报道。特别对于松毛虫的研究更为全面系统,不仅在松毛虫分类学上作出了特殊的贡献,而且对于松毛虫的防治上,阐明了“生物潜能”的新理念,为松毛虫的综合治理提出一个崭新的途径。

在开展森林昆虫学研究中,蔡邦华培养了一大批从事森林昆虫学研究人员,和森林保护工作者。不仅对于他周边的助手进行有计划地栽培,而且还接受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森林昆虫学研究人员,以及森林保护干部的进修和培训。这些人都成为各地森林昆虫学研究的重要成员,和开展森林保护的中坚力量。

蔡邦华对于我国森林昆虫学的研究是全面的、系统的,他的贡献是巨大的,不愧为我国森林昆虫学研究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4积极倡导害虫的综合防治

蔡邦华早在30 代就注意到了害虫的综合防治问题。1935 年发表了《解决农业害虫问题之途径》,1936 年发表了《齐泥割稻以治患之例证》,1937 年的《秋化稻苞虫之天敌性别及其他几种性状之考查》,1950 年的《提高农业生产运动中对于冬季治的意义和应有的认识》等等提出了利用农业措施、利用天敌进行治理害虫的思想。1962 年美国著名的女生态学家切尔·卡逊发表了一部有关环境科学的著作一一《寂静的春天》她严正指出防治害虫必须要在保持各种生物互相平衡的基础上进行。过去由于滥用化学农药人们在杀死害虫的同时无意中也破坏了生物间的平衡并且还导致更加严重的虫害。害虫对于农药产生了愈来愈大的抗性而天敌都被消灭了因此害虫就会失去控制而大量发生危害也就更加严重了。而且滥用化学农药会造成环境污染损害人的健康对于社会影响也很大。这些论点一方面证实了蔡邦华以往在害虫防治上的思想另一方面又给他以新的启示。他结合松毛虫研究明确指出过去我国防治农林害虫上长期过度使用六六六存在的严重问题。他在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谈谈农林害虫防治途径问题的报告指出因不适当地大量使用化学农药不但大大破坏了生物群落的关系同时还会引起害虫大发生的机会而且对于人或高等动物的生命和健康产生不良影响。他呼吁政府有关部门要严格控制使用化学农药严防滥用化学农药制止环境污染保护生平衡发挥生物的潜能促进自然界的自控能力。他建议农林害虫的防治应以发挥生物潜能为基础结合先进的农业技术作用选择抗虫优良品种合理施肥,开发栽培管理新途径,发挥生物群落学、遗传学、生态学、生物化学等生物因子的作用即综合治理措施。他这一倡议得到充分的重视。首先林业部根据蔡邦华的意见下达指示通知各有关林业系统在防治森林害虫时应以综合治理为基础。与此同时蔡邦华亲自带领助手在安徽滁县、皇甫山等地探索马尾松毛虫综合治理的途径,促使松毛虫发生基地良性发展、采用营造混交林、改造纯松林林相,提倡乔、灌、草三结合,增加地被物,强调自然状态下的天敌作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蔡邦华主要论著

1蔡邦华.我国当设植物检查所之管见.中华农学会报,1923,29.

2蔡邦华.蟆峨类概说.中华农学会报,1926(50):1-11.

3蔡邦华.鳞翅目幼虫研究纪要.中华农学会报,1927,58:39-52.

4Tsai Pang-hwa.Description of three new species of Acridids from China. Tokyo,1926,X(2):139-149.

5蔡邦华.电国三化预测预报研究现状.昆虫学集刊,1959,150-170.

6.蔡邦华,钟壬模.民国26年浙省七县稻苞虫天敌之考察.中华农会学报,1938,168:24-28.

7.Tsai Pang-hwa.Tang Jue.The classification of the Chinese gsll aphids with descriptions of three new genera and six new species from Meitan Gweichou.Trans.Roy. Ent. Soc.London,1946,97(16):405-418.         

8蔡邦华害虫根治策略的商讨.文汇报,1961,5,4;遗传问题讨论集,1961:171-177, 复旦大学.

9蔡邦华,殷惠芬,黄复生.科分类系统的修订和我国产两新种的记述(小蠢研究之一).昆虫学报,1962,11( 增刊):1-18.

10蔡邦华,刘友樵.中国松毛虫属的研究及新种记述.昆虫学报,1962,11(3):237-252.

11蔡邦华,陈宁生.中国南部的白蚁新种.昆虫学报,1963,122〉:167-198.

12蔡邦华,陈宁生.中国经济昆虫志(第八册等翅目白蚁).1964(1-7):1-141,科学出版社.

13蔡邦华,黄复生.华北稻区灰稻虱的研究.昆虫学报,1964,13(4):552-571.

14蔡邦华黄复生.中国属的二新种(研究之六).动物分类报,1965,2(2):121-124.

15蔡邦华,侯陶谦.松毛虫的种间杂交及杂种生物学的初步观察.虫学报,1965,14(4):347-359.

16蔡邦华,殷惠芬.中国四小属的研究及新种记述(研究之七).动物分类学报,1965,2(4):323-332.

17蔡邦华,侯陶谦.中国松毛虫属及其近缘属的修订.昆虫学报,1976,19(4):443-454.

18蔡邦华,侯陶谦,黄复生.我国森林害虫“ 松毛虫” 综合防治的实践及展望.昆虫学报,1979,22(1):45-52.

19蔡邦华,黄复生.中国.科学出版社,1980.

20蔡邦华,侯陶谦,黄复生.森林害虫的综合防治.林业病虫害通讯,1980,2:1-5.

21蔡邦华.昆虫分类学.上册.财政经济出版社,1956,1-398.中册.科学出版社,1973,1-303.下册.科学出版社,1983,1-270.

 

参考文献

1.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人事档案

2.汪仲立.浙大的虫人.《国立浙江大学》(上)1985.260-263.

3.黄复生.我尊敬的老师昆虫学家和教育家蔡邦华教授.《昆虫学理想和我的眷恋》.民族出版社,2004,23-2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138795.html

上一篇:黄复生、吴燕如研究员撰稿:刘崇乐院士
下一篇:[转载]植物所科研人员在森林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系统功能关系研究中取得重要进展

11 王德华 李由 董全 张晓良 蔡小宁 马鸣 何海 李丕鹏 梁红斌 郭建军 郭爱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0 1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