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chaodo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chaodong

博文

【授权征询同行意见】古人物种概念观

已有 1387 次阅读 2017-6-26 20:44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物种;概念;古代动物学;古文献;综述

古人物种概念观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黄复生  吴燕如

物种概念是动物学研究的一个核心问题,虽然只是一个概念性命题,但这样的命题却涵盖了物种的来源、物种的的结构与性质和物种在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中的地位,以及它们彼此间的关系。所以物种概念是动物学研究中十分重要的问题。为此引起动物学家的广泛注意和极大兴趣。人们围绕以下两个问题展开热烈讨论:

   1.物种是否客观存在、物种是否是进化历程的产物?

   2.物种是否自我交配、物种是否是永续繁殖的种群?

    以上两个问题是物种概念的最重要的内容,也是先前对于动物物种概念的基本观点。随着时代的前进、社会的进步、人们研究的深入和认识的提高,对于物种概念的知识也在不断地深化与完善。综合以往研究与论述,现在我们对于物种有以下的认识:

    物种是一个独立的、客观存在的、自我交配的、永续繁殖的种群。这个种群构成自然界生态系统的一份子,承受生态系统基本因子的种种支配和挑战,同时也强烈地影响着生态系统的基本结构。物种在生态系统中不断地自我复制、繁殖后代,同时也在不断地产生种种变异、逐渐进化,成为后代新种的祖先。物种来自物种,现存的物种来自过去的物种。因此,物种是生态系统的基本单元,物种是永续繁殖的基本单元,物种是进化的基本单元,物种是分类的基本单元。

    以上说明了物种的来源以及在生态系统中的地位,说明了物种的客观性,物种的结构与性质。一方面我们说物种具有稳定性,因为物种是一群自我交配、永续繁殖的种群,这个种群自我复制,保持祖先种种性状,维持其相对稳定的原始祖征;另一方面我们说物种具有可变性,因为物种时常可发生变异、不断进化,渐渐远离祖先的种种特性,获得了新的衍征,最后形成新的物种。

陈燕生(1973年)发表于《红旗 * 从进化论看唯物论和唯心论的斗争》一文中指出:“地球上现今存在的一切物种,都是过去生存的物种的后代。每一物种都有自己的历史,种与种之间都有或近或远的亲缘关系,渊源于简单的原始祖型。它们都是遵循着自己的发展规律。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低级到高级逐步进化而来的。”

陈世骧(1979年)在《关于物种定义》一文中说:“进化论给物种以新的概念,把繁殖与进化统一起来;繁殖单元体现着种间的生殖间断,进化单元体现着种间的历史连续,两者的统一说明了种与种间又连续又间断的历史发展过程。”“物种是进化单元,因为进化通过物种的传衍演变而进行;因此现今生存的物种都是曾经生存的物种的后代——“物种来自物种”。这是历史事实给我们所作出的结语。”

以上论述明确地表明了物种的存在形式和物种的历史渊源,以及种与种之间的区别和它们彼此间的亲缘关系。这就是物种在自然界中又变又不变的自然法则,体现了物种存在的内涵和发展的规律。但是古人,无论是东方古人还是西方古人,虽然他们的生活方式、文化经历和心中的信仰有着很大的差别,然而对于物种的历史渊源和存在形式却有着相似的认识。

    中世纪之前的欧洲,“神权”占据一切位置。认为上帝创造一切,天地间形形色色的物种都是由上帝创造的,种种自然现象也是由上帝安排的。直到十八世纪中叶,林奈《自然系统》的建立(1758年),表明了自然界种种生物是客观存在的,物种不仅是独立客观存在的、与另一物种彼此分开的,而且它们之间又有历史的渊源,并构成一个完整的系统,这就是所谓的“自然系统”,界、门、纲、目、科、属、种,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彼此间又存在着或亲、或疏、或近、或远的亲缘关系。但是在“神权”强大的压力之下,在哥白尼的遭遇之后,就连林奈本人也退缩了,认为生物界的物种是由上帝创造的,所谓的“自然系统”也是由上帝巧妙地安排。随后,在诸多事实面前,虽然也有异议和争论,然而“神创论”、“上帝创造一切”仍占统治地位,仍认为物种是上帝创造的,为神的产物。

林奈之后又经过了近百年的时间,到了十九世纪中叶,欧洲进入工业革命时期,各地要求打破传统的束缚,冲出疆土的割据,强烈地需要共同发展、互相交流与彼此进步。就在此时,达尔文乘贝格尔号远航,漂洋过海,长时间地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远洋考察,搜集各地的生物标本。进而他配合当时的育种工作,观察到了动物在家养之下所发生的种种变异,这种变异可以积累、加强、成形、固定,形成稳定的特征或习性,并传衍给了后代。达尔文为之得到很大的启发,与此同时达尔文对于各地区所搜集的生物标本又进行了长久而深入地研究。他发现不同地域、不同岛屿的生物虽远隔重洋,各处一方,但是许多物种之间又有着如此接近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不同岛屿上的生物差别很大,但又有十分接近、关系密切的物种。达尔文认为这些关系密切的物种,有着如此接近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充分表明了它们彼此之间有着十分亲密的亲缘关系和历史渊源,它们有着共同的祖先,生活在不同地域、不同岛屿上的祖先种群沿着各自的生活道路上发展,进化为不同地域不同岛屿上的物种。于是乎他对于《圣经》所言,上帝创造生物物种产生了怀疑。在亲朋好友及其支持者的敦促之下,他与华莱士同时宣布了生物进化的学术论文,并于1856年达尔文又发表了《物种起源》一书,全面而系统地阐明了生物进化的理论,指出物种不是上帝创造的,一个物种由另一个物种进化而产生的,一个物种起源于另一个物种。同时他还进一步表明了生活环境和自然条件对于生物进化的巨大影响。起初他的思想也遭到教会和顽固派的强烈反对,但是经过长时间激烈争论之后,达尔文及其支持者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彻底地摧垮了“神创论”在生物学中的统治地位。从此便创立了“进化论”,并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和赞誉,随之传播到世界各地。达尔文的好友生物学家赫胥黎写了好多论文和专著,主持了多场辩论会,支持、宣扬了达尔文“进化论”的思想,他著有《进化论与伦理学》一书。不久后我国在晚清时期,由严复直接译著为《天演论》一书,描述了物种存在形式及其在自然界中发展的规律,一个物种由另一个物种演化而来。《天演论》直接宣扬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思想。

上述“天演”的“天”,和“天择”的“天”不是指着上天的上帝,也不是指着上天的神明,而是指着客观存在的物种、大自然,指着地球生物圈各个因子的综合体,是物种生存的基本条件,内含自然选择的基本因子。这个“天”字内容丰富意义深远,所以“天演”即物种起源或物种进化,“天择”即自然选择或适者生存。物种生活在大自然中,时常需要获得必要的食物和占据一定范围的生活空间,为此它们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适者可以获得食物、占据空间、继续生存,繁衍后代,种群得到不断地发展,最后被自然所选择;不适者将失去生活条件,也失去了生活空间,渐渐地失去了繁殖能力,因而导致种群的衰退、消缩、灭亡,最后被自然所淘汰,这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核心内涵。“天演论”以此表明了环境的多样性及其对于生物进化的影响。严复在中国传播了生物进化论的思想,并强调了进化论思想对于社会进步的巨大意义。这部译著广泛而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人对于自然界生物存在形式及其发展规律的认识,也进一步证明、支持和弘扬了中国古代正确的物种概念观。

    在清朝之前,中国古人对于物种的认识也存在种种分歧,有反面的意见,也有正面的观点。关于物种来源问题有“天生论”、“轮生论”、“投胎论”、“魂魄论”、“化生论”等等,还有“自然论”、“天演论”及其他种种观点。他们之间的斗争与中世纪后期的欧洲一样,只不过这些争论的文字记载比欧洲要早了许多。在近2000年以前的汉朝时期就已经有了这些争论的记载。

王充(公元2797年)为浙江上虞人,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具有鲜明的唯物主义思想。他广学而博议,知多而言犀。他30岁后辞官家居,潜心写作,论著颇多,主要有:《节义》、《论衡》、《讥俗》、和《养性》等等。他在《论衡》的“奇怪篇”、“自然篇”和“物势篇”中均涉及到对于自然界物种存在形式的认识,并批驳了错误的观点,王充首先记载了这场争论。当时一些儒生主张“天生论”,一切归天意,认为上天有目的地产生万物。但是上天是什么?在他们心目中上天就是神明,与古代欧洲一样,就是“上帝”,上帝创造一切,神明创造万物。王充在《论衡》中有力地批驳了“天有意志”创造万物的思想。他认为:“春观万物之生,秋观其成,天地为之乎?物自然也。如谓天地为之,为之宜用乎。天地安得万万千千乎,并为万万千千物乎。诸物在天地之间也,犹子在母腹中也。母怀子气十月而生,鼻、口、耳、目、髪、膚、毛,理血脈脂腴,骨节爪齿,自然成腹中乎,母为之也。”上文指明:天地间之万物生自自然,儿子由父母所生,就连一根毛发、一支血脉、一块骨头、一个指甲都是来自上一代。因此,他认为下一代人由上一代父母所生。自然界物种也是一样,代代传衍,代代相亲,一代传一代,下一代物种由上一代物种所生,现在的物种是由过去的物种所生,“万物之生”,“自然也”,这是万万千千物种自我发生与发展的规律,“春观万物之生,秋观其成”,非“天有意志”所为之。王充就是用这样直白的语言,阐明自己对于动物界的物种概念及物种来源的理解。接着他又继续批驳了天有目的地生人的思想,说:“天故生人,此言妄也。夫天地合气,人偶自生也”。严正地批驳了天生人是狂言,是荒诞,是不合情理也。人只能生自人,不可能来自“天生”。这是王充回答了物种概念最核心的一个问题,即物种来源问题和物种的客观性问题,物种是“自生也”。虽然他没有说“物种来自物种”,但是他说了“物生自类本种”有着类似的意义,如果直译也可以说成“物种来自物种”,这只是现时的科学语言。    

以上关于物种的来源王充已有明确阐述,这是物种慨念重要问题之一,而对于物种存在的形式,物种是否自我交配和永续繁殖的种群?这是物种概念另一个重要问题,对此王充也有明确的表述,他在《论衡》中直接批判了一些错误观念,某些“儒者称圣人之生不因人气,更禀精于天。禹母吞薏苡而生禹。”禹母是妇孺、是人类,而薏苡是一种谷物,即是薏米,是植物的种子,两者毫无关联,更不可能交配、受精、产生后代,又怎能禹母吞了薏苡而生了禹呢?这根本不可能的事,它们之间不是同类之物,更不是本种。甚至更有人说“尧母庆都野出赤龙感已遂生尧”,此语意思说:尧母外出看到了幻想中的龙,便生了尧。随后,还有人说刘邦的母亲因为遇到了一只大蟒蛇而生了汉高祖。这些胡言乱语,歪理邪说岂不是天方夜谭,荒唐至极!王充针对以上谎言严厉驳斥地说:“万物生于土,各似本种”。“物生自类本种”。“且夫含血之类,相与为牝牡。牝牡之会,皆见同类之物,精感欲动,乃能授施。若夫牡马见雌牛,雄雀见牝鸡,不相与合者,异类故也”。“天地之间,异类之物,相与交接,未之有也”。以上表述得多么明白,同种者才能“精感欲动,乃能授施”,才能互相交配,繁殖后代,异类者则没有“精感欲动”的现象,它们之间为“不相与合者”,更没有永续繁殖的可能,“异类故也”。用现在的语言说,同种生殖是媾通的,不同种之间则是生殖隔离的。这些论述就是王充对于物种的来源与存在形式的观点,并且他一再强调物种的产生不是天意,“万物生自自然”,分别来自本种。他认为物种来自物种,物种是自然界一份子,有着“春生”与“秋成”的发展过程,这种现象与母亲生孩子一样,也有着自身发展的规律,不同种不能交配,更不能永续繁殖,异类者是“不相与合”的。这个规律推动了物种的发生与发展,并且表明了动物界种与种之间的严格界线,也呈现了物种自我发展的轨迹以及牠们的历史渊源。

明朝万明英(公元15211603年)离现在也有近500多年的历史,他曾出任福建布政司右参议。于16世纪中叶嘉庆年间,朝廷腐败无能、闭关自守、倭寇猖獗侵犯、掠财烧房、强奸妇女、屠杀百姓。沿海民众为躲避灾难,逃入郡城。万明英为难民渡过难关,在开元寺设粥棚施粥。再者万明英为制止倭寇屡犯福建,奉命坚守泉州。他恪尽职守、身先士卒、骁勇善战、屡战屡捷。但因得罪了权贵而遭到陷害。为此,他借机返回故里,兴办乡学、培育门生、著书立说。每年仍搭粥棚,救济四方百姓,深受人民的爱戴。他著有《易经会解》、《三命通会》、《星学大成》、《兰台妙选》、《阴符经》、《相字心经》等。

万明英在《三命通会  论五行生克》中说:“五行相生相克,其理昭然。十干、十二支、五运、六气、岁月、日时,皆自此立更相为用。在天则为气,寒、暑、燥、湿、风;在地则成形,金、木、水、火、土。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此造化生成之大纪也。原其妙用可谓无穷矣!”随之他又说:“天高寥廓,六气回旋,地厚幽深,五行化生,以成万物,可谓无穷而莫测者也。”仔细研读这些段落,潜心思考前人的思维,令人豁然开窍,肃然起敬!“在天则为气,寒、暑、燥、湿、风;在地则成形,金、木、水、火、土。”前者为大气,为天体,虽感觉得到,但一般是看不见摸不着天上的物质;而后者是在地上,不仅感觉得到,而且也能看得见摸得着,这些物质就是构成宇宙要素的总概括,对于地球而言就是生态系统的方方面面。随之他又说“形气相感而化生万物。此造化生成之大纪也。” 500多年前我国古人就有如此超前的科学理论,以简洁而通俗的语言,明确地阐明地球的起源、生命的起源和物种的起源,并且以唯物主义的思维方式解读它们之间的关系,表述他们转化的过程。他还说:“五行化生,以成万物,可谓无穷而莫测者也。”这句话不仅道出了物种的起源,而且表明了物种的可变性,及其变化的无穷性。他的思维方式和表述的内容为我们留下了无限的遐想和深入追索的空间。

万明英又在《三命通会  原造化之始》一文中更加明确地表述:万物“其性其种已各具太始之先,-----人有人之种,物有物之种。各各完具,不相假借,不相凌犯。”他认为世上万物各有各的特性,各有各的特征,各各完具,不相混淆。并且指出各具的特性和各具的特征在太祖之前就已经存在。也就是说物种形形色色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都是由祖先传下来的。这种观念也可以用现在语言说成“物种来自物种”,一个物种由另一个物种所生,现在的物种是由过去的物种所生。并且他还认为种与种之间是不同的,它们之间毫不相干,不同物种有着严格的区分,“各各完具,不相假借,不相凌犯”。

接着他又说:“牝牡又自交而生生化化不穷。”此言虽只一语,寥寥十二个字,但道出了两个要点,一是“自交”;二是“不穷”。一方面强调的是物种的共同性,同种雌雄可自行交配,生殖媾通、是永续繁殖的种群,同一物种是可以代代相传,繁衍生息;二方面说明了种与种之间的差异性,最根本的差别,就在于不同种之间的雌雄是不可能互相交配、更不可能永续繁殖,也就是说不同种的雌雄是互相排斥的,更不可能互相交配,所以生殖上是隔离的异类。这种现象不断延续,永不穷尽。

再者,“生生化化”意义深刻,至少有以下两层意义:

1.“生生”者表明物种保持原生形态特征,代代相传,生生不息,表明了物种的稳定性。

2.“化化”者显示物种改变原有形态特征,不断变异,化化更新,显示了物种的可变性。

“生生化化”也就是物种存在的形式,物种的存在表明了物种的稳定性与可变性的统一,前者保持原始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是物种存在的基础,后者改变原始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是物种发展的方向。万明英简要而明确的论述,充分地说明了物种概念的基本内涵,并坚定地指出物种自身的生活方式和发展规律。

以上就是我国先人在深入研究物种客观存在的基础上,对于物种概念的认识和见解。如果用现在的语言加以诠释,它应该是:物种是大自然的产物、物种是客观存在的、物种有稳定的、相同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同种者生殖互相媾通的,可自行交配的、是永续繁殖的种群。种与种之间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是变化的、是不同的,是间断的;不同种则不可以交配的,生殖上是隔离的异类。但物种自身在时间长河里,在不同的生态环境影响之下,是有变化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常常发生种种变异,这种变异可以渐渐积累、逐步加强,并形成稳定的新征,传衍给后代,最后进化为另一个新的物种,自身又成为新种的祖先。所以种与种之间又存在着或近或远、或亲或疏的历史渊源。这也就是物种为自然界中“生生化化不穷”、不断进化的产物,物种生自物种、物种来自自然。因此在历史上物种是连续与间断的统一,稳定与可变的统一,生生与化化的统一。物种是生态系统的基本单元,物种是繁殖的基本单元,物种是进化的基本单元,物种是分类的基本单元。汇总以上古人对于物种概念的论述,有以下要点的认识

1.物种客观存在、来自自然,生自自类,是生生化化不穷,可持续进化。

2.本种自交,永续繁殖,传衍连续,形态保持稳定的种群,可同群分类。

3.异类拒交,生殖隔离,传衍间断,形态发生变化的异类,可另寻归属。

物种为生态系统中之一员,深受生态因子之影响,同种者为形态结构、生活习性、遗传信息相同的群体,异类者为形态结构、生活习性、遗传信息不同的异类。适者生存,为“春生秋成”,被自然选择;反之,则被自然淘汰,“物自然也”。这就是动物在自然界中发生及发展的规律。我国古人深入研究了物种的来源及发展的规律,在最早的时间、以最简捷的语言表述了动物学中最基本的一个命题,表述了物种概念的主要内涵及其发展规律。

以上各点只是我们了解到的、古籍的有限资料,以我们的浅薄知识,对于我国先人物种概念观的初步探讨与研究,并加以诠释。愿以此抛砖引玉,望更多学子涉足古籍,开展研究。我们深信还有更多相关资料散落在浩瀚的古籍书海之中,尚待我等后生进一步挖掘、搜索和揣摩,定会获得诸多意外收获。

我国先人对于自然界、对于动物学研究的时间之早、问题之深刻、内容之广泛、研究之深入、记载之精辟、意义之重大,我们后人应该结合自身现时工作,立即着手更加精心不断地搜索、探寻和研究。古人的以上论述已涉及到动物学物种概念最核心的内容,他们有正面的意见,也有反面的意见,互相争辩,十分激烈,这些争论体现了我国古代学者对于动物界物种的来源、物种存在形式的基本认识,以及他们对于科学真谛努力追求的高尚情操。那些争辩与记载,以及物种在自然界中发展规律的基本观点,为后人继续研究开辟了科学园地、奠定了理论基础。我们願以此短文弘扬和缅怀他们对于动物学研究作出的巨大贡献!

 

    注:本文拟在王祖望先生主编《中国古代动物学研究》一书中刊印,由于我们对于古籍知之甚少,掌握的文献也有限,会有不少遗漏和误解,恳请同行补充更正。谢谢!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          

黄复生、吴燕如   2017.6.26

作者简介 -

黄复生研究员:

1932年5月生,195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1957-1962年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攻读研究生。1986年至今为动物所研究员。多次考察青藏昆虫区系,探索其起源及演替。先后共有学术论文200余篇、出版图书及主编有关昆虫学专著共8部16册。已发现4新属、3新亚属和50余个新种。在西藏首次发现缺翅目昆虫,为我国填补该目空白,考察西藏阿扎贡拉冰川发现冰川跳虫新种,继而又发表了两种世界上最大极特殊的双尾目珍稀昆虫。曾获全国科学大会奖、竺可桢野外科学研究奖、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各1项,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三等奖4项等多次奖励。

吴燕如研究员:

中国蜜蜂系统学、传粉生物学、蜜蜂与植物的协同进化研究领域的开拓者。

吴燕如研究员自1956年起开始蜜蜂总科的系统学研究,至今发表分类论文120 余篇,2 本中国动物志,2 本中国经济昆虫志,并参与多册地方性专业书籍的编研,编译和介绍了蜜蜂传粉的研究进展。目前,她尽管已经退休多年,仍然活跃在蜜蜂研究领域的第一线。同时,她在动物研究所工作多年,积累了大量的中外文献、资料,并鉴定并保存了大量的模式标本,奠定与国外同行的合作基础,大大促进了课题组相关研究工作。


评述 -

黄复生和吴燕如先生对中国古代文献中可能涉及动物类群的资料进行了收集、整理和汇编,并对古人物种观进行了梳理。黄复生先生在电话中,殷切期望得到同行的批评和建议。

显然,物种概念是动物系统学和进化生物学的基石,也是本文的核心所在。个人感觉还是需要结合现代的一些思路,进行比较和分析。

各位同行也可以考虑参考最近的几篇关于物种概念的论文。其中,洪德元先生提出了一个新的物种概念。

形态-生物学物种概念: 物种是由一个或多个自然居群组成的生物类群, 种内呈现形态性状的多态性和变异的连续性, 而种间则有两个或多个独立的形态性状显现变异的间断或统计上的间断。


孔宏智-2016-生物多样性事业呼唤对物种概念和物种划分标准的深度讨论.pdf

洪德元-2016-生物多样性事业需要科学、可操作的物种概念.pdf

陈家宽-2016-居群、物种与生物多样性.pdf

刘建全-2016-“整合物种概念”和“分化路上的物种”.pdf

张德兴-2016-为什么在物种概念上难以达成共识.pdf

谢平-2016-浅析物种概念的演变历史.pdf

姚一建-2016-菌物分类学研究中常见的物种概念.pdf

杨亲二-2016-我国植物种级水平分类学研究刍议.pdf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6560-1063133.html

上一篇:第十五届“中国昆虫学会分类与区系学术会议”报告人更新
下一篇:拟寄生蜂生物学
收藏 分享 举报

7 张珑 谢强 谢平 杨正瓴 李璐 蔡庆华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0 20: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