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为什么和国际接轨的过程中首先受伤的总是可怜的普通老师 精选

已有 12837 次阅读 2014-7-29 16:13 |个人分类:事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首先恭喜厦门大学朱校长,清华大学的校长把您救了!好好请人家喝一壶吧!】

  接轨,接轨,接国际的轨——

  那么,让谁先去接这个国际的轨?

  中国近些年的改革实践都是按照农民——>工人——>知识分子(官员几乎全是知识分子)的顺序接国际的轨的。

  而如果按照层次来说,则一定是低层次的先去接轨,高层次的后接,这也体现了既得利益者群体受干扰最小从而改革阻力最小这个基本原则。嗯,是的,科员们先去接轨,然后才是科长,处长们都得再等几十年才有机会接轨,更不要说局长们了。

  改革是困难的,所以,这样做从某种意义上大家也只好强迫自己去理解。

  但是,现实也的确是:最先知道往何处接轨及怎么接轨的那批人恰恰是最后接他们自我宣扬很好很妙的那类“轨”的群体。也就是说,知识分子是最先知道国际的轨是什么样子的,也知道怎么才能接上去的,而农民则对所谓的国际轨最为懵懂,也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去接的一个群体,而恰恰是他们最早接上了国际轨,先被赶下河找石头摸以避免淹死的命运,市场经济从此建立起来。

  ————————————

  在大学里,情形也是大差不差的。校长们见多识广,总是比老师们更早知道国际的轨究竟是什么,但是恰恰是他们最不去先接国际的轨,而把最先接轨的群体定位为可怜的老师们,且一般都是各类“人才计划”之外的普通老师们。

  于是,清华大学九年讲师方艳华被校方解聘的案例横空出世了。

  很好,很好!

  ————————————

  属于我们试图模仿的那道轨上正在行驶着的李宁老师赞扬清华的做法,我倒有些不以为然。清华大学的校长在给老师们强制接“非升即走”的国际轨的同时或之前也主动去接了国际的轨了吗?比如校长在就任之前如何成为老师们认可的候选人,校长给学生和老师们筹款的能力又提高了多少,校长们给老师们提供了多少宽松的学术和教学环境,凡此种种。校长们的国际轨又是怎么接上去的?甚或,接了哪怕一点点了吗?让我们看看接轨的过程和结果行不?如果他们没接,但是在对付可怜的老师的政策中却一定要填充进去那些所谓的国际轨道,俺终究会觉得只是个很好笑却毫无意思的事情了,尽管那是高校接国际轨的一个阻力最小的做法。而最后最坏的结果——卑贱者除了以并不值钱的小命相博之外,怕是根本没有其他策略的,而这,也莫非是校方敢于对下极端刻薄的缘故之一吗?

  而这也正是中国的命运虽然整体在变好,但是依然让人绝望的原因吧。

  ————————————

  学会尊重人,而不仅仅是尊重人才,是每位大学校长需要上的第一课!

  【最后呼应本文开头:俺们还得预祝清华大学校长,最多不出两个月,一定会有其他大学的校长把您救出来!就象本周您用实际行动救了厦门大学校长一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815583.html

上一篇:关于马航MH17事件的五个注记
下一篇:【系列】论中国大学实施“非升即走”机制的可行性——机制目标篇

109 陈小润 陈楷翰 马建敏 武夷山 吴飞鹏 吴国清 陈佐龙 赵美娣 戴德昌 何士刚 王荣林 白冰 吴道澄 牛登科 吕喆 王乐旬 王海辉 叶建军 徐锋 杨正瓴 李志俊 曹广福 陈苏华 张启峰 李伟 蔡小宁 柏延臣 张晓锋 余钧 黄永义 赵锐 梁洪泽 刘建兴 逄焕东 璩存勇 韩枫 吕乃基 谭海仁 马红孺 易小兵 陈日祥 秧茂盛 李卓亭 徐晓 许天来 蒋永华 张磊 李宇斌 李宁 王林平 彭渤 韦玉程 魏金本 夏鹭 潘学峰 席晓莉 武二永 陆俊茜 魏武 王善勇 张鹏举 曹须 罗德海 贾伟 王健玲 汪梦雅 杨小林 朱志敏 陈新 王亚娟 刘波 李楠 王海冰 褚昭明 黄秀清 孙东科 fumingxu freefishh monkey1963 fangfeng1979 xchen anran123 zzpdora cdit baichuanduhai cly85 QDA2012 scripus lbjman zhj71626 shenlu dootritiger wangqinling kinghorse weidy005 voicefromusa ncepuztf joydeep khphy2008 flighteer xiexmbs Zxt2012 rosejump sxpcat mmuumm bridgeneer zhyzh lan6603 supercapacito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9 00: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