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长篇小说】《重大计划》第一章 北湖宾馆 5

已有 3907 次阅读 2013-11-25 19:54 |个人分类:书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重大计划,小说,基金| 基金, 小说, 重大计划

【长篇小说】《重大计划》

第一章 北湖宾馆

【1的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41393.html

【2的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41695.html

【3的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41916.html

【4的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42469.html

 

5

 

正式场合的学术交流和老朋友间的叙旧往往是联系在一起的,和西方国家的学者不同的是,西国学者间的叙旧还多了一个直入房间的方式,而西方国家学者们是把房间当成一个私人场所的。刘铁口专家就把自己的房间作为私人密谈的重要所在,张爽和许下这样的老朋友见面除非有秘事要聊,一般就在吃饭时或者利用正式的学术报告地点进行交流。

外地来首都的参会学者由于多住在北湖宾馆,回房休息的居多,直接从城里出来的参会者就多在大堂的沙发上坐着聊天,也有到北湖宾馆院子里变看景边聊、边散步边聊天的。聊的内容就五花八门了,家庭、学术、房子、位子都有。

就见宾馆大堂角落里一位一般项目的主持人田梦真教授取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指着会议的日程在给围绕在身边的团队成员布置任务:“上午你们仨分别在另外3个会议室听大家的报告,记录的东西还需要再整理。到了下午,会议室会合并成2个,李智和杨慧慧,你们在春天厅听完整个报告,司马博士,你和我一起在秋天厅里听报告。晚上我们回城后在我的办公室集中评述下午听到的报告具体内容。我希望大家都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这次重大项目检查会的内容:1,报告者目前研究的情况好不好?如果确实让你发现兴奋点,请告诉我好在哪里?如果听得没劲,你也要告诉大家报告人的研究坏在哪里?2,研究中是否包括方法?有没有出现复杂事件分析的新方法,抑或苗头?3,报告人所主持项目的下一步将要研究什么?4,他们当前的研究对我们正在做的研究有无启发?什么启发?大致这些,我还希望你们能够在我想到的这四点上再有所发挥。”

看弟子们纷纷记录,田梦真长出一口气:上午的进展报告实在是太差了,几乎没有什么亮点。这种一只大狗从国家咬一大口钱下去,然后群狗分食的做法太没效果了。整个的管理项目与学者们一直的研究兴趣无关,只与有钱无钱有关。这一个亿扔下去,一点积极的效果都没有,一般地,等这棵树倒钱散完,群狗们又再奔向下一堆屎,如此已经反复很多年了,还有意义吗?!

所以,尽管郑重其事地给弟子们布置任务,田梦真还是掩不住满眼的失望,每每国家出一个重大研究计划,一般的结果就是这样;那些在体制下苟延残喘、不得不把自己变成万能学者们的博士教授们只好从一个重大跟向另外一个重大亦步亦趋,亦步亦趋,从中或捡拾一杯残羹,或者幸运者能吃到带骨头的一碗汤,肉决计是不可能获得的,只有大佬的代理人,也能掌握一部分话语权的人才有希望在大佬的垂怜和照顾下吃到有肉的部分。而那些学术大佬们,则是各类重大计划的发起人,他们每每盯着国际上学术界的热闹所在,再结合所谓的西国学术市面上有希望在近期被贩卖的货色,出一个题目,接着就开始了忽悠国家不同科研资助机构立项的历程,他们擅长组织忽悠团队,比如这次“危处管”的重大计划,七位专家分别来自华清大学、西国科学院下属的两个研究所(自动控制和决策科学)、西国安全技术研究院、京北大学、西国人民大学、西国危机处置专家组。而这个重大计划的主忽悠人则是华清大学的钱为樊院士,换句话说,这块领地是他先撒下的尿,经过他邀请和允许后,其他六位专家也算是被特许在这块草地上吃草,但是,大家一定要懂规矩,先得承认下这尿骚味的存在性,并逐渐习惯下来,才能尽可能多地吃到草。当然,尽管这泡尿尽了钱院士的力去最大限度地撒,撒得还算比较广泛,但是也总还是有尿味弥散不到的地方,未被挑选出来的羊群也偶尔能在边缘上吃一口。

七位专家中,刘铁口一直在传统安全管理领域的科研机构做领导,科研也早不做了,开会对于他本人而言是真的学习,可是他坐的却是评判者的位置,且从这次严峻的局面看,他还要承担为自己学生劣质科研成果奋力辩护的角色,要说老爷子退休后的日子过得也真够不容易的。西国人民大学的专家孔教授只是因为一直在做大数据方面的研究,而危机处置中一大块工作是数据处理,这样就吸收进来的,他本无意在众多专家口中夺食,所以开会时三次倒有两次不来,但是尽管如此,帮凶的角色总还是要做的,所以,每次的会议要形成决议时,他也从来不表示意见,只频频举手同意而已;京北大学的王心累教授来得更是奇特,因为钱院士一定要拉一个京北大学的教授参加,但是糟糕的是,京北大学在危机处置方向上的教授实力又不足,最后,总算是找到了做心理学研究的王心累教授,危机处置好像也缺不了心理学嘛,而京城师范大学的心理学以及西科院心理学研究所的那几颗还有些学术名气的葱不是钱院士喜欢的菜,“京北大学+心理学”就成了钱院士的必然选择,当王心累教授被钱院士召唤的时候,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呢,怎么想自己都不应该入选,可是鬼使神差,居然就成了一亿经费的七个有决策权的专家了。专家组里面唯一的一位管理科学领域的专家王壮久作为西国科学院决策科学研究所的所长,本来一看到能进入危机处置的专家组,第一想法就是想浑水摸鱼也大捞一票来着,可是因为刚刚在第二次申请西国技术院的院士时失利,且答辩时被人嘲讽为“在管理科学的15个方向上都有建树究竟算是干啥吃的?!”而沮丧不已,再往危机处置方面插手,那就是16个方向上都有建树了,其实是给自己添累赘,加上钱院士撒尿圈地的欲望路人皆知,思考再三,选择了进入专家组,但是以缄默为主,倒是和西国人民大学的孔教授都成了“徐庶进曹营”,唯钱院士的那泡尿是瞻了。来自西国危机处置专家组的山蓬勃前部长本来与学术界并无关系,算是这个重大计划中的外人,但是,钱院士想到自己忽悠的这个新的重大计划总不能依然如以前的管理科学学术圈里人们常玩的“论文发表——专著出版——学术报告——毫无价值”这条老路吧,于是,再三敦请山蓬勃,而山蓬勃内心里也有隐秘的“官大学问高”的孜孜追求,最后没架住钱院士的热情相邀,最后还是毅然趟进了这汪散着浓重尿味的浑水里来了。相比而言,王非非则是千里眼顺风耳,钱院士一开始有这个动议,他就捕捉到了,然后一再请缨出战新领域,钱院士本来是看不起这类一回国就自愿到各个相关领域当专家的人,四处积极插手,唯恐哪个领域的好处忘了自己,积极地“符合国情”,而且,在这个专家团队里已经有了西科院的人,加之都是京城的专家,外地一个没有,正想去踅摸一个。但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嘛,人家迎来的总是一副笑脸,自己也不好伸手打过去,况且了,越是这样自己寻来的专家,越会扔给块骨头就感恩得不得了,也倒方便未来的运作,最后咬咬牙,也还是认了下来。于是,这个“危处管”重大计划的七个专家,七个来自京城,六个与管理科学领域无关,也还是照样组成了。

尽管专家的代表性显得宏大和周全,但是,院士组的草台班子也是草台班子。这一年多来的进展在北湖宾馆一亮相就被大家看了个真章,一期的几千万花出去了,并没有出来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西国危机处置真正需要的现代处置概念、模式、模型、方法,尽管看上去是这个重大计划的核心内容,似乎一个无有,更不要提什么危机处置的关键技术了,更是缘木求鱼,未可得之。

6的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4770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44611.html

上一篇:山东成武的咸菜是这么腌的:怪不得如此好吃
下一篇:同情曹大侠与可怜王博后:其实是共性问题就一块说吧

25 郑小康 曹聪 罗德海 杨国力 李世春 刘艳红 陈楷翰 郑永军 陈小润 王涛 王锟 李学宽 赵美娣 金拓 朱艳芳 黄业胜 谢强 谢力 范秀山 刘舸 曹建军 zzjtcm 小木虫 lbjman xuyung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9 09: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