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科学家无奈于管理机制,更无能于体制:老文的博文并非“反讽” 精选

已有 6523 次阅读 2013-8-6 21:12 |个人分类:事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长沙| 长沙

  文双春博主的新文章科学家能搞臭文化但难撼动体制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714510.html 说中国的知识分子(科学家伙)落到今天这步田地完全是自甘轻贱,所以,根本不是管理机制的问题。

  老文在新博文中机制体制的说了一大通,我只能说老文你连个定义都没给出来,还讨论啥呀。如果你真的给不出来,麻烦转眼看看这里,我整理的关于“机制”的相关内容如下——

  1,最初来源:“机制”原指机器的构造及其运作原理,如自行车传动机制、曲柄连杆机制等。

  2,进一步发展:生物学、医学将“机制”扩展为生物各组成部分的相互关系及其间发生的各种物理、化学变化,如光合作用、肌肉收缩机制。

  3,“更大范围内的扩展”:泛指工作系统的组成及其相互作用的过程和方式,在经济学、管理学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如市场机制、竞争机制、逆向淘汰机制、奖惩机制等。

  ——————————

  不说这么多了,博文写到这个程度都有些没劲了。还是直接说说管理机制的陈氏定义吧:

  管理机制:为实现一个确定的管理目标而设计出来的一种涵盖了原则、模式、规范及流程,基于相关事物或事件的内在运行机理,考虑到现实条件的制约,具备一定能动性的解决方案。它适用于有一定强制性的环境,由具备确定性或动态关系的特定元件组成。

  管理体制(一字之差)则是协助实现某个或某些管理机制的承载载体,比如,一个部门、机构、组织等。

  如果我们说管理机制是个稍微虚拟一点的概念的话,体制则是很具体的。比如我们国家当然有中国特色的教育管理机制,但是采用怎样的体制才能实现机制目标呢?哦,有了,教育部,负责总体;哦,还有中科院或其他(农、水、电、不同地方)科院,负责一部分研究生博士生的教育。

  ——————————

  以上是先从概念和定义入手,主要防止老文说俺对机制和体制和他一样糊涂,只会说名词而给不出具体的什么道道来。

  但是说以上这些东西不是本文的目标,批判老文整篇博文中充满了的洋洋自得、颐指气使的领导心态才是本文的唯一目标。

  老文的博文大致可以被解读为:知识分子没地位没面子没钱活该如此,都是他们自己“作”(zuo,阴平,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一’声)的,他们打铁自己却不硬,还有什么资格打铁!云云......

  这个,这个,我坚决不同意。

  就像之前很多人说华人的人种就不适合做科学一样,在我们科学不发达天天为那古老的四大发明之技术成就骄傲的时候,这么说我们还真无话可回;但是,杨振宁就觉得自己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可以充分说明华人完全可以做很好的科学,随他老人家和李政道之后又出现的一堆诺贝尔华人科学家更加坚定地说明了这一现象。现在谁还会说华人不适合做科学呢?恐怕得修改为“中国大陆的华人不适合做科学”了吧?!

  同样都是人,杨振宁如果一辈子都在中国大陆,会得诺贝尔奖吗?我想大多数人会给出否定回答“不可能”。难道到了美国他老人家吃了几个甜玉米就给转了基因不成?!肯定也不是。只能说明美帝国主义的管理机制设计和体制保障是能让杨老将智力发挥到极制的后盾或基础,甚至刺激源。

  ————————————

  还有一点,中国的科学家伙乃至所有的知识分子其实在2000多年的多次重复实验中已经形成了标准的“巴普洛夫条件反射”。

  记得有一个对智能动物(我们的亲戚)——猩猩——的有趣实验,具体内容我懒得去查了,好像在猩猩和香蕉之间设置一个隔断,这个隔断对面就是香蕉,开始时猩猩总想通过这道开着的门去拿香蕉,但是每每都被痛揍一顿。久而久之,即便实验的科学家伙不在隔断周边,猩猩们也绝不主动地去拿香蕉了,尽管那些香蕉其实触手可及。

  是不是由此实验甚至可以得出这样的更深结论:即便猩猩的境况落魄到饿死也绝对不会越雷池一步去拿香蕉呢?不管是否有威胁在前面。

  ——————————————

  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科学家伙)其实在2000多年的数万次实验里已经饱尝了这个“猩猩——香蕉——挨打”的苦楚了,而且即便少量的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有资格当了实验员或实验员助理,其采取的手段依然是不断重复以往的实验。

  我知道,老文现在是院长,是不是在实际的管理中依然沿袭老祖宗的老路,还是依照猩猩实验的路子干的?嘿嘿,老文可要老实交代呀!我估计凭老文不弱的智力,肯定会沿着这条路走到黑的,要知道,这是个被反复证明非常有效的做法,反复了多少次?没有10000也有8000吧。《资治通鉴》也好,《史记》也好,《二十四史》也好,鲁迅从中看到的满篇都是吃人,我看到的满篇都是同一个管理学实验在不同场景下不断重复。

  不听话而自由行动——必定挨揍——随后听话——还可能偶尔给半根香蕉吃吃。

  如此,在也有头上没有帽子的知识分子们有权参加的会议上,你看看知识分子们的表现就知道端倪了——都是争着看实验员或者实验员助理的脸色行事,他们知道一旦违拗,后果会是什么。鞭子不见得立刻落到自己身上,但是一定有某一天这些家伙会饱尝苦果。

  ————————————————

  其实,我还可以举出更漂亮的例子来说明什么才叫进入体制去(协助)作用别人,什么又叫只能成为被“管理机制作用的对象”。

  邓稼先先生对于两弹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但是俺认为相比钱学森先生而言,他其实从来都没有进入过“体制”,所以,只是被当成一个有管理能力的技术员来用,所谓的“管理机制作用的对象”而已。

  据说他临终的时候,有人指着窗外的一辆小轿车对他说:这部车是给你配的专车。然而,可怜的病入膏肓的邓老已经没有能力迈进这部专车里了。

  而钱老则完全不同,他从一开始就积极进入了“体制”,虽然只是中将、副部长,但是专车还是有的吧。而就邓和钱而言,孰优孰劣我们并不能很好地判别,就我个人的判断力而言,在智力上我认为两个人是半斤八两;但是,在情商上,邓老至少要差钱老三个以上的数量级。而两人在现实中的不同境遇也就天壤之别了。有人说,邓老被镌刻在我们的心中,所以,邓老就应该只受罪干活而得不着任何现实利益是吗?

  ————————————————

  中国式管理机制一直是这样设计的:

  管理机制设计的目标:要保持秩序的基本稳定。秩序当然是管理机制的设计者定义的,而不是我们公认的那个概念,你懂的。

  管理机制的参与人:

  1,主体:设计者+设计监督者+执行者+执行监督者=1个群体(权力要集中)

  2,客体:被作用的对象。那些可能会对“秩序”造成威胁的人。

  3,介质。不存在,之前梁漱溟、章伯钧之类的人物想当介质来着,之前也曾经当过,可是之后还想当,可是他们不知道在我们的机制设计中就没有给“介质”保留发挥作用的空间呀。

  规制设计:

  A,时间规制:可以探讨很远的过去,不可以评述很近的现在,更不要试图去构建更远的未来。

  B,空间规制:在这一亩三分地里要遵守秩序。至于出门之后,随你怎么着都可以。

  C,动力与约束规制:给“客体”分级,上升一级就给一级的权力(和权利),这些机制作用的客体因此会无暇他顾,自掐倒是经常的。约束规制,嗯,当然,不赘述。

   而今天比昨天强就强在这一点——“空间规制”的放松——上面。其他方面,尚无变化的迹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714695.html

上一篇:【北游记5】拿起几张5000卢布的大票去俄罗斯
下一篇:谢力的梦想与现实

48 李小文 魏东平 曹聪 张玉秀 徐晓 赵美娣 谢力 赵斌 刘艳红 曹建军 余志伟 闵应骅 杨洪强 朱志敏 张忆文 曾新林 牛登科 吴浩宇 李汝资 王芳 李志俊 俞立平 宋健敏 黎在珣 庄世宇 刘立 陈璐 魏武 李宇斌 谢强 任国玉 金拓 汪晓军 曹家樅 physicism yaowanli qqlisten 者仁王 yxh3161 ch555 宋逸人 watercold chenyuhuazililu blackrain007 bridgeneer qiudy fishman936 UNCblu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19 03: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