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外行看疫情日记——学生的狂欢或郁闷

已有 2332 次阅读 2020-3-29 14:27 |个人分类:专论—应急管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今天是329日,星期天。

天气:晴转多云,2-17°,北转南风23级间四级,空气质量:良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陈波迩的9岁生日。小家伙自从2011年的今天在葡萄牙最大的公立医院——波尔图圣-若奥医院——由大夫剖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从出生时的黑皮小子变成了一个喜欢读郑渊洁童话的小学三年级学生了。当时起这个有点奇怪名字的时候想着要纪念一下出生地波尔图,但是三个字一时不知道取哪个?矛盾了一阵子之后选择了前两个,并在“尔”字上做了一点变化。

  疫情初期,我关注着各种并不科学的数据时,有一条还让我动了下心,就是说小朋友们的抵抗能力在新冠病毒面前还是很强的,或者从另外一个方面说,病毒并不去主动对小朋友们造成伤害。不过,后来患者多了起来,这样的结论就不那么确切了,重症患者从小孩到青年到中年到老人,也许只是因为自然的缘故,在不同年龄层里分布不太均衡。后来还有什么O型血不宜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说法,肯定也只在当前有限样本里得到的结论,不过这样的消息对于特殊人群还是有意义的,我爸刻意大声念了一遍,因为我家很多人是O型血。

  我以前对于小孩子的兴趣大约停留在简单的传宗接代上,也因此经常自嘲自己太“土”,都什么时代了,怎么还对基因的不断大量复制有着动物般的兴致。不过,有了小家伙们之后,自己内心里也开始变化,愿意和小家伙们交流,内心中也充满了对“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共情。看着身边活泼可爱的小家伙们,真的是不愿意去听去看武汉的很多家庭里那些令人悲伤的消息,尤其是事涉小朋友的。但是,怎么能避免?还是从微信公众号里知道了一家父母和祖辈都因肺炎而故,只留下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去殡仪馆领取骨灰的消息。于是就从心底网上涌起了一股酸楚的感觉,涌到头顶就有了悲愤之感。


  当然,作为疫情中的小家伙们,实在是闷得不行了。年前陈波迩就说要出门坐火车,我也买了回山东老家的车票。但疫情当前,山东的防疫措施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各地均封路封城,哪里还能再去。

  读书行吗?其实班级群里也有各种各样的建议,但是,好不容易能够延长假期的小学生们哪里稳得下去?所以,周一计划做了,也发给老师了,但是真实施起来却极其困难。

  奶奶曾经当过小学校长,按说管理起三年级的小学生来很轻松,但是自家孙子还是不好管理,就做生气状或者真生气,希望能够迫着陈波迩同学学习一阵子,或者背诗、背古文,或者做些数学题。也能关进小屋做,但是心明显还是不在那里。

  离不开的就是手机、Pad、电脑、电视机。有的日子可以通宵达旦地玩。

  其实,从学习效果看,诗歌也是背了一百五十首,甚至有些属于初中高中课本上的诗,也背得。古文里面,《桃花源记》、《出师表》这类的经典名文也都背得下来,还流利。数学只要用心做,也能都对。但是家长的要求永远超乎小学生自己的要求,而且,在老家山东经历了曾经那么严苛的考试淘汰制,当过中学校长的爷爷已经习惯了培养我的那种“做题做题做题”无限单曲循环的模式,也就希望能复制在孙子身上。糟糕的是,时代更新了,孙子面临的是智能电子时代,哪里还会和儿子四十年前那样除了读书完全没有其他兴趣可以培养啊。

  于是,家庭斗争就不断上演,这边规定了看娱乐时间,到了之后必须真的用手去夺才抢得过来。手机和iPad也得不断地藏、藏、藏,孩子就找、找、找,以至于家长都忘记了自己到底藏到哪里。

  平日里放学回家先做作业再看一会智能终端的模式现在被疫情打碎得无处可寻。上学的时候,奶奶还是能做到循循善诱的,磁带、光盘机、天猫精灵,只要有声音响在耳侧,就一定有入脑的知识吧。

  我也不断拿出各种书籍诱导,结果均无兴趣。

  知道上周,我拿出一本《皮皮鲁传》给小宝,先是说看到多少页就有看手机的时间,没想到这个东西还是有效果的,竟然就看下去了,很快看完了。好在家里还有《鲁西西传》、《舒克贝塔传》、《大灰狼罗克传》,还都是精装版。这样,郑渊洁成就了陈波迩疫情期间的读书。

  我终于还是叹服了,郑渊洁看来还是有两下子的。我自己初中时代开始读《魔方大厦》这类曾在《少年文艺》杂志上连载的童话,而过了整整一代或两代的时间,下一辈还在读郑渊洁,且是在读其他都读不下去的前提下从这里得到了兴趣。而郑渊洁本人是认为可以不上学的,他的儿子好像就没有去接受正经的基础教育,都是郑渊洁自己教出来的。这样当然也有问题,从事文字工作没有问题,但是科学技术呢?我可以保证老郑是教不了的。而世界的进步本质还是依赖科学技术多些。也就是说,老郑的方法只适用于很小范畴的人。

  学校有多重要?很多家长在之前是不以为然的,这次疫情到来之后,所有家长才发现家里凭空多了神兽一只或者几只,实在被搅扰的不成样子。学校实在是一处最不可或缺的场所。

  至于大学生研究生们,如果猫在家里无事可做又不去读书,家长们恐怕比面对小学生都感到百爪挠心吧。我其实在放假前都跟研究生博士生们做如是训话:放假回家第一天是宝,第二天勉强算宝,第三天以后要主动把自己当棵草。

  当然,对于疫情后的学生们,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开学后很多人会患上之前只在传说中存在的假期综合症,当下的学习和心灵节奏明显跟不上学校原来既有的,一学习就想到玩。而且,除了担心学生们外,校长老师们是不是也会罹患如此怪病也未可知啊。


  最后说一句我比较关心的香椿价格,现在已经降到了19.8元一斤,从40元吃到30元,再吃到20元一斤,香椿大量上市的脚步真是一步紧似一步。儿时随父母搬过几次家,每次都要在新家里种一棵香椿树,一到春天就掰了嫩芽炒鸡蛋吃,齿间留香,真是独特的享受。等春天茂密了,也会大量地拿来腌咸菜用,可以吃到夏天。当然,现在的香椿可以在大棚里种植,不必爬树攀折,都是顺手可摘取叶子的灌木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225840.html

上一篇:关于决定论
下一篇:张国荣十首金曲简评及三个问题

6 谢力 郑永军 杨正瓴 陈志飞 段含明 周忠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13: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