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峪中对》:“公平”作为管理目标 精选

已有 8428 次阅读 2018-6-3 10:21 |个人分类:专论—管理学论稿|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blob.png

场景一:食堂

研究生收入机制如何设置才能保证公平?

  白困惑、周机灵和冯热闹三个硕士研究生一起去食堂吃饭。像往常一样,他们在吃饭时会闲聊几句,内容也总是与他们的切身利益或生活现状相关。这天,他们聊到了硕士生收入机制的问题,给白困惑同学心中留下了莫大的疑虑。

白困惑: 你们知道吗?现在的培训班好贵呀。我最近报了个英语培训班,还是按揭付的,光首付就×××,每个月还得还×××的贷款,还贷得持续两年呢。

周机灵:哦!我的天呀!你的意思是一次性付款的话得好几万呢。

白困惑:可不是,问题是就我们现在这点收入,还完贷款我就得吃土了呀,又不想向家里开口。哎哎哎,怎么办嘞,你俩赶紧给我想想办法呗。

冯热闹:说起来,老师一个月都给你们多少补贴呀?能说不?

白困惑:每个月都不固定的,是按绩效发的。

周机灵:额?有的同学所在组是固定的,一个月3000。

冯热闹:也有一个月只有2600的哎……

白困惑:我们虽然不固定,但一般都不会超过3000的。

周机灵:哈哈,看你们每天都好忙,办各种会议,申请课题什么的,还以为你们赚的要多很多呢。

冯热闹:别光看他们的工作看起来很忙,但其实我们的辛苦程度可不比他们低的。而且我们一个月不到2500,比你们低不少呢,别看区区几百块钱,对我们学生来说真是差不少呢,哎……

白困惑:这样想想,我们当年都是一起考进来的,但赚的都不一样,越想越觉得不太公平呢?

周机灵:说到公平,我曾经听说过一个很有哲理的故事,是关于寺庙里七个和尚分粥的故事。


场景二(虚拟):寺庙

七个和尚分粥的故事

  寺庙中居住着七个和尚,分别是柳大壮、罗二汉、李三林、虚四、花五、沙六、唐小七。他们每天需要分食一大桶粥,可是僧多粥少,为了用非暴力的方式解决分粥的问题,七个和尚各抒己见,纷纷献策,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柳大壮:我们中间,我最年长,那我就先说两句吧。大家都知道,这3L容量的一桶粥,是我们七个人一天中所仅有的可以充饥的饭食。以我们的食量,这显然是不足以保证我们每个人都能吃饱的;但如果分配合理的话,还是可以做到每个人基本能吃饱,因此谁也不能争抢。

沙 六:原则上是这样,大家也都同意,不过光靠自觉让每个人少打点粥是有些不太现实的。

虚 四:那是自然,到时候肯定多的多,少的少,导致大家心里都不平衡,久而久之,非闹起来不可。

柳大壮:正是这个理,所以现在我们不妨商量一个办法来尽可能实现公平分粥吧,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唐小七:依我看,不如我们请方丈指定一个人来专门负责分粥的事宜吧。

李三林:这样恐怕每天只有分粥的人能享用又稠又多的粥,我们其他人就别想吃饱了,吃个差不多怕是都难。

罗二汉:就是,要是俺每天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俺可受不了啊。

花 五:我们得想个周全的法子才行。

罗二汉:你说,咋整?

花 五:我想着,要不我们七个人轮流分粥吧,每天轮一个。

沙 六:这样也有问题,恐怕到时候每个人都只有自己掌勺那天能吃饱,其余六天都得肚皮打鼓,我看我们还是推选一位道德高尚者来分粥吧。

虚 四:道德高尚?能有多高尚,一天两天还是三天,他能做到公平,要是时间久了呢?难道看着粥摆在自己面前,他就能忍住不给自己多盛点儿?

柳大壮:还有更糟糕的情况,要是我们当中有人刻意讨好甚至贿赂他,又有几个人能经得住软磨硬泡的溜须拍马呢,最后还是给自己和讨好他的人多分。

唐小七:对啊,而且这样不只是分粥的问题,私下搞各种讨好贿赂的小动作,还会搞得我们寺庙乌烟瘴气。

罗二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你有啥好办法?

唐小七:呃,我也不知道……

李三林:我有一个办法,我们七个人可以分别组成三人的分粥委员会和四人的监督委员会。如果分粥中有多分或少分的现象,监督委员会可以提出抗议,重新分。

柳大壮:那要是监督的人认为多分了,而分粥的人觉得差不多,没多分,这样争来争去恐怕等分完粥,粥早就凉了。

花 五:是这样,其实我认为我们还是每人轮流分粥吧,只不过刻意在挑粥顺序上稍作调整,让分粥的人在其他人挑完后喝最后剩下的一碗。

李三林:好办法呀!如果七碗粥分量不一样,分粥的人享用的最后一碗必然是最少的那碗,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每个分粥的人恐怕都会尽可能地做到像科学仪器量过的一样等量分配。

柳大壮:那就按三林和花五说的执行吧。


场景三:会议室

何谓公平?

  辰经纶和学生们在预定的会议室准备开例会,每次例会都是老师传道授业并为同学们解惑的机会。这一周的例会,就“何谓公平”的问题让大家发言,这让白困惑同学对打消脑海里存留的关于“研究生报酬机制如何设置才能保证公平”这一疑虑充满了期待,似乎终要拨开乌云看得真理之月明一般。她精神抖擞,就怕一不留神跟不上大家的思维。

辰经纶:马上到暑假了,有几个外校来的同学会加入到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中,但有一个麻烦的事啊,关于他们报酬的问题,大家看要不要在绩效工资基础上额外给他们一部分饭补呢?

白困惑:啊?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周机灵:这还不明白,他们不像我们有单位给的基本补贴啊。如果仅仅依靠绩效工资的话,在北京这种黄金地段,可能连伙食费都不够的呀。虽说他们来主要是学习和工作的,也不指望赚多少钱,但毕竟都研究生了,也不好意思还管家里要生活费啊。

辰经纶:但是给也为难呢……

白困惑:为难?

周机灵:哈哈,这样想的话,我们都是一起工作的,那是不是这段时间我们也有饭补呢?要给都得给啊!

冯热闹:我其实,给当然好,不给我也行。哈哈……

周机灵:不过我还没听说过研究生工作还有导师专门给饭补的,而且就算他们不来,我们也是要吃饭的呀。

冯热闹:这倒是,不能因为其他原因就在一个团队有区别对待,还是要公平。

白困惑:嗯,我同意。就像那个和尚分粥的故事一样,虽然他们一开始不知道该如何做到公平,但在整个过程中也没有考虑过谁更瘦,谁还在长身体就给谁多分一点,是吧。最主要的是,我觉得有一点他们心知肚明,那就是如何判断公平,其实就是看七碗粥的分量是否一样嘛。

辰经纶:大家讨论得这么激烈,看来对公平的问题饶有兴趣。那什么是公平呢?大家再说说看,无须拘束,各抒己见,我看白困惑很有感触,你就先说说看吧。

白困惑:之前我纠结一个问题,明明是一起读的研,但大家赚的都不一样,有的还差不少是不公平的。现在想想,其实所里给我们每位硕士生都是一样的,至于导师给自己学生的部分,每个组情况不一样,可以设置不同的机制,但对一个组内的学生之间是同一个标准的。所以,我觉得要做到公平,必须采取统一的标准。

周机灵:我觉得公平就是要一视同仁。就像老师给每位同学都提供出国交流的机会一样,机会是平等的,为什么偏偏针对补贴这件事要不公平呢?

冯热闹:去欧美的前提是要发SCI,所以也还是要看贡献的。

周机灵:我认为公平还有一点就是平均分配。就像白困惑提到的七个和尚分粥的制度一样,最终一桶粥被平均分成七碗,就算是平均分配了。大家都听说过《旧约·列王记上》关于分孩子的故事吧,如果公平就是平均分配的话,孩子就被劈成两半了,所罗门的智慧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了?

冯热闹:分孩子的故事?讲的什么呀,怎么孩子还被劈成两半?

周机灵:没听说过吗?故事讲的是在很久以前,有一位国王,名叫所罗门。在他的国家里,有两位妇女,她们住在同一间房子里,各有一个婴儿。一天夜里,其中一位母亲居然把自己的孩子压死了。可能是因为痛苦和嫉妒,这位母亲居然抱走了另一位妇女的小孩,把他放在自己的床上,将自己已离世的孩子放到那位妇女床上。 第二天早上,那名妇人发现了可怜的死婴,但很快就发觉这不是自己的儿子,她们发生了争吵。“不,这是我的孩子!这个死的是你的!” 她们都争着要这个活着的孩子,于是她们去见所罗门国王。两个妇女都坚称自己是孩子的母亲,双方僵持不下。所罗门看这情形,思索半刻,突然下令,“给我拿把刀来,把这个孩子切成两半,每人一半”,并说这是一个公平的解决方案。然后,其中一个妇人同意这个分法,认为所罗门王英明,而另一位母亲则哭喊道:“哦,陛下,把我的孩子给她吧。请不要杀了我的孩子!我不要孩子了。整个孩子归她吧。”于是,所罗门指着流泪的妇女说:“把孩子给她,她是真正的母亲。”

辰经纶:说得都言之有理。首先,不少同学刚才在讨论中都提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概念“平等”,或明示或暗隐。事实上,平等既是公平的前提,也是公平的结果。人类之所以重视公平问题,目的就是实现其平等的基本权利;反之,公平的实现也必须以人的平等的基本权利为准则。说到这里,可能有同学对公平和平等又分不清了吧,小周,就你最机灵了,你说说看?

周机灵:平等是衡量公平与否的标准,被评价的对象是否公平主要看其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平等以及实现了哪一种平等。

辰经纶:对了,小白,你刚刚提到研究生报酬机制是怎么保证公平的,现在是不是很清楚了?

白困惑:是,采用每月固定的报酬是因为导师在分配任务时就会权衡任务量,这是基于目前研究生的实情:对大部分研究生来说,他们主要的时间和精力是用来跟着导师学习并按期完成导师给的任务的,所以可以认为研究生之间任务量是一致的,报酬保持一致就是公平、合理的;而采用绩效制则体现了学生在跟导师学习和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实际可用时间等的影响,如在某月,有的同学可能生病住院了大半个月,有的同学出国参加了一个交流项目,种种因素导致同组不同人之间的贡献不一样。在两种不同的情况下,采取不同的机制都可认为是公平的。所以,我觉得公平是相对的,也是有条件的,在追求公平时既与人的价值观有关,也与具体的环境背景因素相关。

辰经纶:很好,你还能意识到公平是相对的、有条件的,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公平,例如工资按“劳”还是“需”或者“贡献”分配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对待的。但是像研究生报酬这样的问题设置了公平合理的机制就能保证合理的结果吗?有谁听说过“海盗分金币”的故事?

周机灵:听说过,5个海盗分100个金币最后的分法是:(97,0,1,2,0)或(97,0,1, 0,2)。在公平的规则下,最多的人得到了97块金币,最少的居然是0,而且是两个人。可见,即使是公平的规则也会有不公平的结果。

辰经纶:看来小周同学果然是人如其名。这正是我要强调的,公平的规则也可能导致不公平的结果。所以,根据阶段不同,公平常常被分为起点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

冯热闹:那像“七个和尚分粥”的故事最终实现的是结果公平喽。除了结果公平,起点公平也是实现了的,故事中在商量分粥机制时有一个潜在前提:每个和尚都有从一整桶粥中分粥喝的权利,正因如此,不管哪种办法,最终的结果都是七碗粥,而不是六碗或更少。

周机灵:这样说起来,过程公平也是有体现的。轮流分粥嘛,说明每个人都被平等地认为可以当选为分粥的人的权利。

辰经纶:对,这样就比较全面了。那么,我们回到之前有同学疑惑的平均与公平的问题上。虽然周机灵同学举的“所罗门智分孩子”的故事已经非常贴切形象了,但我在这里再补充一点,分粥事例的结果中“平均分配”只是公平的其中一种具体表现,但公平分配的结果并不都是“平均”的,事实上大多数情况都是后者。研究生报酬“按贡献分配”就明显“不平均”,但同样是公平的,公平在很多时候都强调“所得与贡献相匹配”。可见,公平不代表相同或平均,公平的分配不是指平均的分配,也不是指双方均满意的分配,而是合理的分配。

白困惑:嗯,明白了。

辰经纶:关于公平,还有什么疑虑吗?我们今天就借此机会一并讨论了吧。

冯热闹:记得有一位伦理学家威廉-弗兰克纳曾提出过一种观点,他认为公正分配的首要标准也是平等。那么公平和公正有区别吗?在英文中公平和公正是不是使用同一个词“Justice”?

辰经纶:这倒不是,公正是“Justice”,但公平应该是“Fairness”,二者显然是有差别的。在中国古代,公正和公平也是有细微差别的。《说文解字》中的理解是:“正,是也”,“公,平分也”。这里,显然是将公正(正)当成一种应当的价值取向,而将公平(公)视为一种“不偏不倚”的行为。

周机灵:《辞源》对于公正的解释是:“不偏私,正直”;对于正直的解释是:“不偏不曲,端正刚直”;而对于公平的解释则很简洁:“不偏袒”。

辰经纶:前些年,“金融大鳄”索罗斯在东南亚金融市场上的所作所为,就其个人行为来说,应当承认索罗斯本人遵循了证券市场“公平”的游戏规则。但是,无论是就其动机还是就其结果来看,索罗斯的这种做法都有悖于公正的要求。正是由于缺乏公正的基本价值取向,所以索罗斯是通过“公平”的游戏规则直接引发了东南亚的经济灾难,直接损害了社会公正。

白困惑:那是不是说,是公平的事情不见得是公正的事情,但凡是公正的事情必定是公平的事情?

辰经纶:是这样,因为公平是客观的,而公正则是一种“价值取向”。其实关于公平与公正的区别,罗尔斯著名的“公平的正义”的命题实际上也充分说明了。为了确立一种真正的,没有任何偏见的,不受任何群体利益左右的社会正义、社会公正的理念,罗尔斯设定了一种纯粹的、纯净的背景条件——“无知之幕”。罗尔斯指出,所谓无知之幕,是“假定各方不知道某些特殊事实。首先,没有人知道他在社会中的地位,他的阶级出身,他也不知道他的天生资质和自然能力的程度,不知道他的理智和力量等情形。其次,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善的观念,他的合理生活计划的特殊性,甚至不知道他的心理特征……再次,我假定各方不知道这一社会的经济或政治状况,或者它能达到的文明程度和文化水平”。罗尔斯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建立一种公平的程序,以使任何被一致同意的原则都将是正义的。由此而产生的正义、公正的理念就是“公平的正义”。


  本文是刚刚出版不久的新书《峪中对——管理机制对话录》(中国经济出版社)中第一章的第二小节,第11-22页的内容。目前作者尚有部分存书赠送,有兴趣者可用评论的方式留下地址或私信我,提前说明的是,快递的邮资需要您到付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117133.html

上一篇:公正之为管理目标:《峪中对:管理机制对话录》之一
下一篇:如何实现对“创新”的管理——《峪中对:管理机制对话录》之三

14 武夷山 杨正瓴 余国志 陈建刚 赵克勤 刘全慧 朱志敏 吴明火 周健 蒋永华 王亚娟 黄永义 钟凯 李志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19: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