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日本人的危机感、顺从性与"哀"情绪 精选

已有 5558 次阅读 2017-7-10 15:09 |个人分类:书论|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几个世纪以来,日本总是受到各类灭顶之灾的格外“垂青”,地震、海啸、火山喷发、泥石流、台风等自然灾害从未间断。想象一下,某一天,当你正坐在沙发上兴致盎然地看着电视机上的某娱乐节目,突然感觉大地动了一下,抬头一看,灯在晃。电视屏幕上立即滚动出现一行字幕:几时几分,何处发生地震;震级多大,烈度如何,震中在哪儿,距地表深度多少。最后,还会告诉你此次地震有无伴生海啸的危险。这样的场景日本人民几乎每天都在经历,对他们而言,灾难随时都在身边。

  笔者在今年九月份访问东京的时候,半夜里就遭遇到一次地震的侵扰,整个房间晃来晃去,各种家具不停移动,不久看网络上的新闻,发现已经有中文报道了,可见相关的消息传递之快。

  关于地震,各种日本的古籍中多有记载,鸭长明曾在《方丈记》中生动地描写过地震发生时的惨状:

  山崩河断,海水倒灌入田。地裂而水涌不断,巨石碎裂滚入深谷。近海划行的船只,于惊涛骇浪中飘摇,走马失蹄。京郊府宅、佛塔、神社,未有保全者,或崩坏,或倒塌。灰尘升空,有如浓烟。大地震动,房屋坍塌,声如惊雷。闭户则惧灭顶之灾骤临。出门则恐地裂又至矣。只恨无双翅上天,唯求可成龙驾云。天地之间,最恐惧者莫过于地震哉。

  在日本,地震总会引发种种二次灾害,包括海啸、泥石流、火灾,甚至是社会动乱等突发性的、不可预知的潜在危险。我们可以看一下发生在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的有关记载——

  1923年9月1日,11点58分,关东平原地区随着一阵阵“嘎嘎”的声响,大地开始上下抖动,左右摇摆,正在享受周末轻松时光的人们一时间失去了平衡,任由颤抖的大地摆布,或被抛向空中,或被倒塌的房屋掩埋,非死即伤。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震级高达里氏8.1级。地震造成的大裂缝更是直接吞噬人类的血肉之躯,一些村庄竟被埋在了30多米深的地震造成的泥石流、塌方中,永远消失在地球上。更可怕的是,地震破坏了煤气管道,加之居民的炉灶提供火源,煤气、木结构房屋又是上好的“燃料”,几种因素的组合,使东京等地变成一片火海。然而,大自然似乎疯狂了,对地震、火灾似乎仍不“满足”,又因地震引发了海啸,滔天的海水向灾难深重的日本关东地区袭来。地震、火灾、海啸,水火交加,把关东地区变成了人间地狱。地震还导致霍乱流行。为此,东京都政府曾下令戒严,禁止人们进入这座城市,防止瘟疫流行。

  另外,当时由于以山本权兵卫为首的内阁刚刚组阁不久,大地震后,军队和警察对出现的“朝鲜人暴动”传闻不仅没有加以控制,反而助长了民族排外情绪的发展,致使六千多在日朝鲜人被虐杀。

  这场灾难造成15万人丧生,200多万人无家可归,财产损失65亿日元。

  地震发生后容易引发火灾、水灾、瘟疫、断水、断电、交通瘫痪、生命线工程破坏、人为恐慌和社会动乱。由于这些灾害往往是大面积的、突发性的,抢救存在很多现实困难,导致灾后恢复和重建任务艰巨。以下是20世纪至今发生的大地震及造成的死亡统计:

  1927年3月7日,西部京都地区发生里氏7.3级地震,造成2925人死亡。

  1933年3月3日,本州岛北部三陆发生里氏8.1级地震,造成3008人死亡。

  1943年9月10日,西海岸鸟取县发生里氏7.2级地震,造成1083人死亡。

  1944年12月7日,中部太平洋海岸发生里氏7.9级地震,造成998人死亡。

  1945年1月13日,中部名古屋附近三川发生里氏6.8级地震,造成2306人死亡。

  1946年12月21日,西部大面积地区发生里氏8.0级地震,造成1443人死亡。

  1995年1月17日,西部神户及附近地区发生里氏7.3级地震,造成6437人死亡或失踪。

  2004年10月23日,中部新潟发生里氏6.8级地震,造成67人死亡。

  2007年7月16日,新潟海岸地区发生里氏6.8级地震,造成至少9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

  除了地震以外,火山喷发也十分常见。20世纪日本最大的火山喷发是1914年鹿儿岛县樱岛发生的“大正大喷火”。火山喷发以后,鹿儿岛县中部还发生了里氏7.1级地震。喷发和地震导致大量房屋焚毁、倒塌,近60人死亡。流出的熔岩涌向大海,将樱岛和大隅半岛连为一体,使樱岛从岛屿变成了半岛。

  1926年5月,北海道十胜地区出现火山喷发现象,融化的积雪冲下沙土和岩石,沿着斜面流下,结果发生了“融雪型火山泥石流”,以平均时速约60公里的速度直冲而下,造成山脚村落的144人死亡和失踪。

  1958年6月,熊本县的阿苏山突然喷发。火山渣四处飞散,山腹一带降下了大量火山灰,导致12人死亡。

  1986年,在隶属东京都的伊豆大岛的三原山喷发之际,岛上居民约1万人全体到岛外避难约1个月。

  1991年2月,长崎县云仙普贤岳火山喷发后,火山口周边形成的熔岩坝于6月溃坝,发生了大规模火山碎屑流,导致43人死亡或失踪。

  2000年,同属东京都的三宅岛出现火山喷发预兆,所有居民被迫离开。

  海啸的英语为“tsunami”,这一拼写与发音都很特别的单词其实源于日语“津波”,也就是海港边的波浪。可见日本受海啸影响之大。日本本来就位于板块交界之处,地壳活动频繁,加之水下地震、火山喷发等大地活动的动力波及海洋,都可能引发海水的剧烈起伏,从而形成巨大的波浪并向前推进,一浪高过一浪,直至与陆地发生激烈的碰撞。

  如今,全球有记载的破坏性海啸大约有260次,发生在环太平洋地区的占80%,而日本列岛及附近海域的地震又占到其中的60%。

  2011年的“3•11”东日本大地震引发了强烈海啸,几乎袭击了日本太平洋沿岸的所有地区,仙台、新港等地均出现了10米高的大浪。

  不仅附近区域发生的地震可能引发海啸,甚至太平洋彼岸的地震也会在日本形成海啸。1960年发生的9.5级智利大地震就引发了20世纪最大的一次海啸,不仅冲毁了智利沿岸,在震后的22小时,海啸就波及到日本东海岸,本州、北海道等地遭到极大破坏,共造成日本约800人死亡,无数房屋、港口、码头设施被彻底摧毁,15万人无家可归。

  灾难不知何时就会突然降临,如影随形般的噩梦时刻高悬在每个日本人头上,并慢慢渗入到他们的心理、情感、思维等活动中,成为其挥之不去的“印记”。正如通口清之所说——

  中国有句俗话叫‘稳如泰山’,而日本人甚至连脚下的土地都不稳定。如果说日本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中有一种刹那感的话,那么,它不正是出于连大地都在变动这一经验的积累吗?

  以地震为主的自然灾害对大和民族产生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强大的自然力量对人类展示的压迫力在灾难发生的一刻体现的彻底无遗。日本民族性格也由此产生了三个维度的转变:

  (1)从恐惧心理到危机感

  地震时,山崩河断,地裂房塌,几分钟前还安然的城市在自己的注视中化为一片废墟。灾害爆发的场景使日本人深切体会到大自然可怕的威慑力量,对自然和宿命的恐惧感油然而生,并在随后的无数次灾难中愈积愈深。长期的恐惧心理和恐慌经历造就了日本人强烈的生存危机以及与生俱来的忧患意识。

  (2)从“和”理念到顺从性

  自古以来,日本国民便形成了尊敬自然、顺应自然、追求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人文理念。这种和谐相处的文化,在圣德太子的《十七条宪法》中,以第一条的位置被列了出来——以和为贵。重视“和”文化的日本人做事常会从感情方面出发,只要不涉及严重的事,他们都会迁就对方,顺从对方的意思,尽量不与对方发生争执,从而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3)从“哀”情绪到多重性

  日本灾害的不可抗拒性、突发性、巨大破坏性,让日本国民体会到了生命的脆弱,看到了生命“沉默”的瞬间。于是,日本人习惯性地将人生看作蟀蟒一般,轻如草芥、短暂易逝。因此,无论是对于自然还是人生,对外物还是自身,他们都抱有一种悲悯之心,哀切之感。而“哀”本身是介于生与死、唯美与残酷、温情与冷静……之间的,即使是同一个画面,同一个事件,也会产生不同甚至是两个极端矛盾的情感,为日本文化的多样性发展增加了可能。

本文选自《樱花残——灾难视角下的日本文化》一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065550.html

上一篇:中日恩怨两千年——“七七事变”八十周年再谈邻邦
下一篇:日本的纷乱史事与路径选择

21 沈律 王毅翔 杨正瓴 李土荣 罗汉江 蒋永华 苏德辰 汪晓军 王秉 黄永义 孙露 陈敬朴 高建国 康建 鲍海飞 侯沉 樊采薇 俞立平 anran123 bshhzai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5 04: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