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从《望乡》理解日本人的为国舍身 精选

已有 6258 次阅读 2017-6-26 14:21 |个人分类:书论|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本文取自《樱花残——灾难视角下的日本文化》一书的194-198页

  《望乡》的背景源于当年日本政府为发展经济、求存于世界而鼓励的一项国策。电影取材于山崎朋子的原著《山打根八番娼馆》,属于社会性非文学类作品,描述了在从明治30年(1897年)开始直到大正9年(1920年)结束的时期内,日本国内广泛存在的贩卖妓女到海外换取外汇手段的故事。后来,泰国成为亚洲四小龙,为了发展经济,也曾有过“牺牲一代女孩子的贞操发展经济”的做法。尽管这些内容永远不可能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但是它们都的确曾经存在过。

  整个故事的梗概如下:圭子(栗原小卷饰)为得到日本妇女被卖身海外的第一手资料,几乎跑遍了天草,但由于当地人都回避这件事,圭子一无所获。正当她失望地要离开时,意外地遇到了阿崎婆(田中绢代饰)。

  阿崎婆年过七旬,吸烟,爱聊天,但只要一有人提起被卖到海外当妓女的南洋姐的话题,她便会转身离去。圭子在一家酒馆里与阿崎婆相遇,便有意和她攀谈起来,并得以受邀去阿崎婆的茅草房的家里做客,室内陈设简陋破烂,屋顶上爬满了蜘蛛网,里面只有几只猫。圭子白天帮阿崎婆干活,晚上一起聊天,阿崎婆终于敞开了心扉。

  原来,阿崎(高桥洋子饰)出生在天草一个贫民家里,6岁丧父,母亲带着兄妹俩改嫁给了阿崎的伯父,为了生存,阿崎跟人贩子太郎造去了南洋婆罗洲,被卖到8号妓院当了妓女。她也曾试图反抗,但在毒打和威吓下,不得不默默地忍受下来。

  5年辛酸的卖春生涯中,阿崎爱上了一个叫竹山秀夫(田中健饰)的青年,秀夫承诺赚够了钱就来给她赎身成亲,但一去却再无音讯。

  随着日本经济的复苏,靠南洋姐赚取外汇的盛期逐渐过去,妓院后来的老板娘,善良的阿菊妈临死前把自己一生卖身的积蓄分给了姐妹们,并嘱咐大家不要回日本,她为姐妹们在当地都修好了墓碑。

  阿崎没听阿菊妈的话,她太想念家乡和亲人了。但当她满怀渴望地重归故里时,却没有人来接她,哥嫂勉强接待了她。无意间,阿崎才知道哥嫂嫌弃阿崎,又担心她会索回这所由阿崎出钱盖的房子,她不禁绝望至极,开始自暴自弃,整日酗酒,喝醉了便在海边痛哭。

  后来,阿崎移民去了中国东北,在那里她和一个皮匠成了亲,婚后生下一子,取名勇治。日本战败投降后,在遣返回国的途中,阿崎的丈夫不幸病逝。回国后,阿崎先是和儿子住在京都,可是长大成人的儿子却嫌当过妓女的母亲名声不好,打发阿崎婆回了天草。儿子已成家9年了,但阿崎婆至今还没有见过儿媳。

  影片的结尾,圭子在山本的陪同下,来到了山打根的森林中,杂草间,竖立着许许多多南洋姐的墓碑,背对着她们的祖国日本。

  在国家为生存求发展的利益面前,日本每个人的命运都像一片树叶般飘零不定。灾害造就了日本人坚强的性格,但是同时也造成了他们为群体而不顾个体的“民族性”,当年闯南洋的妓女群体就是鲜明的例子。

  在中日关系紧张的时候,我看过一篇来自日本的消息,说有女孩说到“如果中日开战,自愿去做慰安妇”,让很多中国人极为吃惊——难道慰安妇不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一种身份吗?怎么还会有现代妇女愿意承担起这个角色来呢?这其实和当年阿崎婆的心理有类似的地方:当国家需要时,当个人飘零的命运遭遇国家目标的携裹,无奈如阿崎婆者就被动地选择了抵抗后的接受,而主动如上述妇人者,则愿意牺牲个人以成全国家需求。毕竟,在灾难面前,整个族群可能面临灭绝,过分单薄的个体在其中是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的。

  这样的牺牲即便最后以“墓碑必须背对着祖国和家乡的方向”,也就是说并未得到国家和家人的谅解,更不要说理解与支持了,也在所不惜。因此,日本人脱离集体后表现出来的“狠”劲儿我们大致也可以理解了。正如当年到中国沿海地区讨生活的浪人一样,他们丧失了自己的集体,或者被迫离开了自己的集体,再也没有机会返回到赖以寻找存在感的集团中,就只能自生自灭,而自我生命的延续又能如何呢?既然自我价值已经很受质疑了,所以他们能够对自己狠起来,也能够对妨碍个人生存的其他人更加狠起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063064.html

上一篇:《午夜凶铃》中的日式恐怖从何而来?
下一篇:继续赠书:前十二名响应者将获赠《樱花残》一册
收藏 分享 举报

20 李颖业 朱晓刚 郭战胜 汪晓军 张鹏举 吕喆 姚小鸥 杨正瓴 李学宽 吴问其 应行仁 陈理 王春艳 黄永义 蒋永华 张忆文 王大岗 junsonlee icgwang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2 10: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