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日本人为什么能得这么多诺贝尔奖? 精选

已有 18918 次阅读 2016-10-7 13:14 |个人分类:事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魔道总是相对出现,一高促使另一更高,所以有人说,有巴西足球就有阿根廷足球与之相应。大家相互比照着增强自己压倒对方。

  那么,有日本足球呢?是否是中国足球能跟它对应一下?不行,是韩国足球,我们长期都没资格跟日本比足球,而且是一点脾气都没有的那种差距。输给叙利亚之后,我们就没资格说自己在亚洲属于强队了,12强里应该不会有我们的位置。

  日本有川端康成,我们总算有了莫言。

  日本有其他诺贝尔奖,好在我们还有了个屠呦呦,比值还有点意义,否则,任何数比0都没有啥值得思虑的。

  虽然有了屠呦呦,可是我们还是焦虑,焦虑对于我们而言,更多并非是事情本身,而是比较出来的不舒服。

  加之,日本又是在隋唐时代算是我们的学生,到京都去到处可以看到古代西安的痕迹,甚至陕西人到了日本之后,以听日语觉得跟宝鸡话差不多,也许日语发音都是从西安附近泊去的呢。

  今天,日本人拿诺贝尔科学奖拿到手软,我们就更加不舒服了。

  好在现在流行各种反思,我们除了反思自己之所以少之外,还可以问问日本为什么多?

  共性的原因总能找到一些,但是是否构成因果关系,从科学上是无法证实的,我们只看得到结果(人家奖多我们少),也看得到很多现象或能成为原因,但是在这之间建立起一种逻辑关系则是困难的。

  但是,你总得给我一个现象背后隐藏的几个答案吧?哪怕这样的答案不见得是确切的,差不多让部分人信服也算啊。

  就见各类分析文章满天飞。

  我也增加一篇吧。

四,原因一:日本的海外学术联系

  科学就是西方的,亚洲历史上就没有产生过科学这玩意。

  吕乃基教授说,西方玩人和物的博弈,所以越博弈越清楚物的机理,亚洲玩人与人的博弈,所以越弄越糊涂,因为人是不稳定的,这次你坑了我,下次我就会坑你,实验无法重复,重复也无法稳定。

  在人与物的不断博弈中,科学成长起来了。

  日本从明治维新时代的脱亚入欧就开始向西方学习制度、技术、科学,经过了若干年的重视教育,慢慢成长为亚洲的重要国家,而不是隋唐的跟班小弟,可以说,是尝到了甜头的。

  当我们的张之洞在倡导和实践中体西用的时候,日本则是基本抛弃了自己的制度体系,只保留形式上的天皇制度,而其他方面的样子,也学了个十足十,比如,我走在北海道的乡村,看着那些两两间都不一样且都很美丽的乡村人家,不禁感慨和欧美之相似度。

  然后,中国甚至开始从东洋泊来一些东西,我们从制度和技术上的输出国逐渐成为输入国,科学这个词都是日本人发明的,可见其影响之深。

  在我们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日本在玩命地发现教育,制造业也变得全球皆知,这一点邓小平同志是有感慨的,也在电视剧里说过一样的话。

  事实上,从脱亚入欧到现在,日本的西方联系就从来没有中断过,日本甚至不再认为自己是东方国家,只是地理上在亚洲而已,其他方面都是西方国家的范儿。

  不少人觉得日本有房地产崩溃啊,经济停滞,失去的多少年之类,整体给我的感觉是日本马上就要不行了,但是,当我来到日本,发现的景象和了解到的情况跟这些分析完全不一样。就想:如果我们对于海外的了解都是这类结论的话,中国还能进步吗?

  就如媒体说巴西简直就是杀人放火,无处安生,但是奥运会也顺利地开了,而且整体而言还不错,同时也没有浪费太多钱在这上面。你说我们对于外国的概念怎么就这么糊涂,也就停留在我家陈热闹妈最初去香港时她母亲担心的那样——香港难道不是到处都是凶杀案吗?

  所以,日本的情况比我们要好很多,我们要赶上它,按照邓小平的说法,本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而日本不在中等而在高等发达国家之列,从这一论述上看,邓小平同志还是比较清醒的,也非常有预见性。

  罗里吧嗦这么多,其实要说的是,日本一直把自己看做西方国家,从联系上一直都有,甚至在精神层面也是如此,他们的科学家国际交流是家常便饭,而中国还在规定不出国一年就不能评教授呢?其实,在日本,谁没出国一年以上啊,即便有,也非常罕见,而我们很多大学,出国一年的是少数,甚至极少数。

五,原因二:日本的学阀制度

  学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词,有军阀嘛。

  日本有一个相对固化的学术体制,很多人熬到退休也不见得能当上教授,这一点倒是抄袭了英国的体系,和美国不同。

  记得剑桥大学的巴拉巴斯在自己的系里看到评教授无望,就只好去了哈佛大学当教授。

  此例说明英国的教授比美国要难得多,日本基本采用的是英式体制。香港因为当过英国殖民地,所以大学之前也是英式体系,但是后来老和大陆交流,发现不像样的人都是教授,而在香港的却只是副教授,主观感觉很不好,慢慢地,正教授也多了起来,现在也几乎能和大陆一拼了,我因为访问过香港一段时间,对这一节很清楚。

  可是,日本还是以前那种制度,作为一个岛国,相对封闭,也没有如大陆这样的宗主国对照着,所以副教授也不觉得多没面子。

  学阀制的坏处是年轻人很难脱颖而出,好处是大家都不着急,学问可以按照固有的节奏慢慢做。

  其实,这样的制度不会埋没天才——作为天才在怎样的环境里又真的会被埋没呢!在我看来,天才只会被毁掉。学术界又是个认成果的行当,而所谓成果,你拿去发表就是,这家学报不行就换一家,佩德尔曼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论文又怎滴?不一样被发现了嘛。

  所以,按部就班,安步当车,安安稳稳,反而成了大家不浮躁的基础,浮躁也没有意义嘛,不是说换个大学或研究所就在薪水方面实现倍增的,都差不多,所以,老老实实做吧。

  我们的科学家翅膀硬了要单飞,有了学术地位就要政治地位,阶层划分得越发细致和繁复,让人眼花缭乱,我们的各类“江河湖海”学者少吗?说起来好笑,但是,很多机构又颇拿这个当回事。形成舆论的嘲讽和实际的艳羡之间的“错位效应”。

六,原因三:不以临时计划诱人才

  说到引才计划,李小文先生和我就有巨大差距。

  李小文先生认为,当这些人来了工资高了,会整体带高知识分子的地位,所以即便可笑也要支持。

  我认为,知识分子是一个国家的良知代表,这些人都被引诱得利欲熏心了,我们只能看到世风日下,而且再挽回要百年或更久的时间,三代人就被毁了。

  知识分子的总体待遇问题可以呼吁,靠政策制定者的理性,如果要靠一些极度贪婪者的带动,其实是没有希望的。

  实际上,直到今天,大家的工资依然和千人计划之间有着十倍以上的差距,至少目前还没有如李小文先生所设想的提上来,也许二十年以后有希望?

  日本的学术体系固化之后,薪酬体系也就确定下来,大家都很难去换个单位谋求更高的薪水,一动不如一静,搬家如失火,还是少折腾吧,心稳了,大成果还是会有的,至于无关紧要的小成果,也许这种折腾能带来,但是对国家又有何意义呢?

  我国台湾,甚至公立大学的教授薪水和私立大学比完全一样,而日本和韩国,私立大学要比公立大学要高一点,但是也远没到离谱的地步。

  人的贪欲很容易被激起,但是很难被平复,我们从那么多贪官积累了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这一点上就看得出来,而这些钱甚至没有进入市场流通起来,对于国家毫无意义,所以,抓之不需要客气。


  京都大学的博士吴飞鹏说过这样一句话很有意思,日本人和德国人之所以认真是因为他们的语言都是动词后置的,又叫文末决定论,你听不到最后一个字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所以,日本人德国人都是彬彬有礼的,抢话的时候很少。

  相比而言,主谓宾顺序清楚的语言体系,很多人听到谓语就大概知道意思了,剩下来的话听或者不听也就没有区别,抢话成为自然,认真也就变得困难。

  这当然也是一种解释,不过,所有的解释都不是终极的,因为英语也是主谓宾顺序很清晰的。

  但是,我们总要从一些现象去推论可能的原因,又因为现象是我们特别在意的,就更要追逐背后的影响因素。

  所以,今天受赵明微信朋友圈的触动,写了以上的文字。



2016年诺贝尔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1007199.html

上一篇:划一根火柴点亮你的梦——冰箱贴里的丹麦
下一篇:武夷山式痛苦:传统知识分子与完人的对话
收藏 分享 举报

100 武夷山 王涛 郑永军 吕乃基 赵明 蔡小宁 李颖业 徐晓 黄荣彬 吕喆 史江涛 周金元 罗汉江 王倩 王鸣远 周健 宁利中 王启云 蒋永华 张健 孟佳 李贤伟 王毅翔 王春艳 傅金城 俞立平 徐耀 吉鹏举 刘波 姚伯元 张强 褚昭明 徐志刚 李世春 张晓革 苏德辰 王国强 陈波 周士贵 曾泳春 杨金波 马陶武 王善勇 袁方 董俊刚 戴德昌 信忠保 刘立 李东风 白龙亮 刘广明 郭向云 陈南晖 王永安 杨庆节 王晓峰 周曙光 吴飞鹏 张忆文 姬扬 郭战胜 逄焕东 刘艳红 金拓 刘钢 王永晖 姚伟 陈楷翰 陈小斌 王帅 刘鹰翔 lianghongze xlianggg fumingxu ghzhou5676 ymytm dachong99 zignan58 ychengwei cep yangyguo xiyouxiyou tom idealist bluecox wangqinling plantcris biofans htli kaien taoshl guhanxian bshhzai flighteer scking chaijf sunweiweided dkyz caoqingwei tayz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5 14: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