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鑫鑫的犄角旮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ier 易碎的骄傲着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博文

Beer & Science

已有 2211 次阅读 2015-6-28 05:4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科学, 爱尔兰, 啤酒

在欧洲,Beer是生活必需品。用我们组德国小伙Till的话来说,每天可以不吃晚饭,却不能不喝个啤酒。

啤酒是激发科研人员灵感的妙药,是科研人员交流的促进剂(当然这是欧洲人的理论,要我三杯Guinness下肚,肯定天旋地转,直接想奔回家睡觉。。。)。前几天到Malmo参加Bioelectrochemistry Society的学术会议,海报环节放到晚上,主办方提供了酒水,这样人手一Beer,流连驻足于海报前,与同行交流,十分酣畅。回想去年我们学校协同主办的Limerick Science Week,一个环节就是在当地最著名的Irish Pub——Locke Bar Limerick进行Quick Science Talks。请到我们学校的“叫兽们”做一些饶有趣味的演讲,譬如“Why do bubbles in Guinness sink?” 等,旨在趣味科普。


(老板Edmond正在酒吧做小演讲)

爱尔兰人嗜酒如命,每年人均消耗131.1升啤酒,排在世界前三(链接)。下面讲个我的博士老板的故事,就发生在前几天(原链见知乎):

—————————我叫分割线———————————————————————

有个可爱的爱尔兰老板,下午我发邮件说,诶呀好像paper给了个小修诶,赶紧把comments发我(因为老板自己登陆投稿系统,我作为co-auther也能在自己的系统看到状态)。

老板正在Dublin开会呢,comments发过来就周五下午了嘛,我就跟去吃喝了(周五晚上你懂的)。

晚上十点到住处一查邮件,老板说下周一要出去度假了,所以想赶在走之前搞定这事儿。

我立马回说,等下啊我马上改好啊大叔(因为只要改三点,加引文,改标注,小说明)。没想到老板很快回复说,我正在办公室呢,不用着急,慢慢来,你只要负责第三点就好。诶妈,老大爷太细致了有没有。这就是我最钦佩老板的一点,亲力亲为,文章是逐字逐句改的,甚至推翻重新写过。

啪啪啪,我改好回过去,一脸感恩状。这时候已经开始有点放松了,我估计老板在办公室“嘭”的开了一瓶Guinness,豪饮上了。老板说这个新买的Macbook用着就是爽啊,高科技,多谢你的推荐。我就拍马屁,您老爷子忒厉害了,这么快就能从Windows切换到OS,就算小年轻如我当时都学了很久呢。

老板说,嘿嘿。

老板说第一批MAC刚出来的时候我就在用了啊。

老板当年在英美帝混了十余年,先后跟大牛W.J. Albery (rotating disk electrode奠基人)、A.M. Klibanov(non-aqueous enzymology先驱)做博后,应该也是个年轻有为的青年呢。

我说好吧,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时间也不早了您赶紧回家洗洗睡吧。一会收到投稿系统自动回复邮件说revision已经提交,我的心里也一颗石头落地,打开跑男开始欢乐。

过了零点,老板邮件说:

睡前一beer,就是这么舒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3831-901054.html

上一篇:Emeritus: 退而不休为科研
下一篇:参加NanoNet Ireland学术会议见闻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3 21: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