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鑫鑫的犄角旮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aocier 易碎的骄傲着 沸腾着的不安着的

博文

参加欧洲生物电化学年会BES2017见闻 精选

已有 3689 次阅读 2017-7-16 21:5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电化学 会议


七月初跟导师和课题组的同事到法国里昂参加了第24届 The Bioelectrochemical Society年会。虽然号称是国际会议,但与会者大都是欧洲的课题组,尤其今年可能因为“撞会”的原因,来的人比上一届(2015Malmoe,瑞典)感觉少了。总共有136个口头报告和82份海报。小会也有小会的好处,就好比是party,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又重逢,聊聊家常谈谈合作,顺便还带来几个初出茅庐的博士新生。


会议注册的头一天,欧盟玛丽居里ITN项目Bioenergy开了最后一次会议,或者说结题会。因为该项目的fellow大都参加BES会议,所以项目结题会在这里召开,节省了不少车马费。对该项目的一些情况,可移步俺之前的博文《参加玛丽居里项目(ITN)workshop见闻》。三年4百万欧的项目,将培养11个博士生和3个博后,对于博士生来说三年的时间略仓促。平心而论,项目并没有孕育出几篇大作,培养的学生也仅能说是合格出色,但谈得上杰出的却寥寥(当然以三年的时间段来看,难以做到公平公正)。在反馈阶段,有人说三年拿博士学位太捉急,很难工作做的很好。Co-ordinator 是典型的严格的德国教授,回应说ITN付给了你们多于一般博士生的薪水,你们就应该比他们更加努力(实际上有几个fellow利用高薪水经常出去旅游哈哈)。如果把三年的钱分成四年的博士生项目,那ITN的吸引力就不在了。俺心中戏言,其实如果招11个踏实肯干的中国的博士生证论文一定发的不错(然而ITN的潜规则似乎是培养欧洲学生,女性优先)。Bioenergy是这帮教授们连续搞到的第二个ITN项目,今年九月底还要到法国西海岸的风景秀丽红酒醉人的波尔多(Bordeaux)碰头,商议下一轮的ITN项目。整个结题会流程简单,最后连个大合影都没有,哈哈只能感叹略缺少温情啊。


七月的里昂高温炽晒,BES会议倒显得有些乏味了,很少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报告。原因大概有二,一是几位大牛的工作我们都有在关注,漏网之鱼较少,去听报告约等于重温一遍,难有耳目一新之感;二是生物电化学属于生物,材料和电化学的交叉学科,偏应用,很多都是搞材料或者分析化学的转行过来的,沉心于基础理论研究的愈发少了。


夺人眼球的倒有几个,一个是Sergey S. 的组里宣称搞出了三个串联在同一容器中的生物燃料电池开路电位可以到1.24伏。这个有悖于常识是因为在同一个容器中存在离子导电短路的情况,比如三个开路电位是0.4伏的生物燃料电池串联在一起开路电位还是0.4伏,而不会是1.2伏。这个我表示费解,等到论文发表出来之后可以再做研究。通过跟一个共同作者的交流得知,他觉得可能是因为他们用了黏度很大的电解质,并且是在微米级别宽度的流体池中测试所得。他觉得论文很难发出来,因为不知道会在peer review阶段遇到怎样的刁难。Sergey经常做惊人的言论,俺表示吃瓜看戏哈哈。


又有人宣称做出了葡萄糖氧化酶的直接电子传输,当时挺为这位来自葡萄牙的大姐捏一把汗。果不其然,Philip Bartlett教授(也是当前国际电化学协会ISE的主席)就在听众席,直截了当的指出了这是不可能的。欲知此中风云,请移步俺之前的博文《参加2016国际电化学协会(ISE)年会见闻》。虽然去年Biosensors and Bioelectronics杂志上发表了题为Native glucose oxidase does not undergo direct electron transfer的Editorial,葡萄糖氧化酶的直接电子传输的报道却迄今还有。今年初我们组也拒稿了一篇此类文章。席下与Phil闲聊,他说最近也投稿了一篇论文,希望此类研究得以遏制。


个人印象最深刻的报告是来自剑桥的Ulrich K.的有关纳米孔检测的工作。其实我是带着挑刺的心态去听报告的,因为纳米孔用作DNA/RNA测序的工作一直有人表示质疑。不过Ulrich是用纳米孔来数蛋白质个数的,通过用DNA来锚定特定蛋白质和DNA Origami修饰孔来增大阻力来放大检测信号。数据令人信服,俺表示很赞。


有幸结识了几位来自国内的教授,他们的工作都非常的漂亮、踏实。国内的生物电化学在几位大牛的引领下发展迅速,甚至独领风骚,开创了几个新颖的研究方向。然而他们的工作并不为欧洲的课题组广泛知道和认可,在做广告方面的工作做的还不够。酒香也怕巷子深啊。


隐忧。BES主席Lo Gorton 表达了对目前追求发表学术论文的风气的不忿,已经在享受退休生活的他当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表示对影响因子的不屑和嘲笑。我喜欢他如黄药师般不羁的姿态,他评论追求论文数目是scientific pollution,评论我导师出任学院院长的行为为academic suicide。他偏爱基础研究,对应用类研究无感,我说坏了,我的报告是偏应用类的,敲着我的头说你可别搞葡萄糖氧化酶的直接电子传输啊。BES的会刊Bioelectrochemistry的主编Pankaj V. 也是个直性子的老头,耿直的汉子,直言影响因子的不对。他直陈会议大会报告plenary lecture的大牛的工作(更偏材料工程一些)表示缺乏科学思考,怒眉横指。


最后是广告时间:2019年的BES会议将由我导师Edmond Magner作为大会主席在Limerick,Ireland于七月26-30举行。等到会议网址等信息出来后再与大家知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3831-1066684.html

上一篇:研究生的学术规范教育不可失位
下一篇:2018年度爱尔兰IRC研究生奖学金信息
收藏 分享 举报

4 沈律 鲍鹏 黄永义 xlsd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8 0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