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5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fter50

博文

每年六月之痛 精选

已有 8352 次阅读 2014-6-19 08:39 |个人分类:教学资源|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每年六月之痛| 每年六月之痛

每年六月之痛

这几年每年到了6月份本科毕业生答辩的前几天,在工作上遇到最烦心的事是看到许多学生的毕业论文(毕业设计)被检测的复制比高得让人心痛,这些学生的论文(设计)复制比达到50%~90%,个别甚至更高。很显然,这些学生的论文(设计)大部分是拷贝来的,但离答辩不到两三天了!尽管学校和学院强制他们修改,但谁都清楚,平时几个月时间里他们都没有做什么和做不出什么,靠最后这两三天又能做什么呢?这些学生能够改的就是将复制的句子调整一下躲避查重——降低复制比。

很显然,在世界著名的大学里,学生的论文(设计)出现了这种情况的后果肯定是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及格甚至开除学籍。但在中国大学里,处理的方法和结果完全不一样,这些学生毕业前基本都找了工作,毕业论文(设计)不及格就意味着毕不了业,拿不到文凭,如果这样,他们就会千方百计纠缠你,就会找你和领导哭哭闹闹,甚至就会寻死寻活威胁你。。。。。。这怎办?有些部门和管理人员还会以毕业率、就业率、安定团结、不出人命等等理由,使许多普通教师承担不起这种压力而采取迁就的方式。还有,有些当好人的领导或个人也会说出类似的话:“要是让这些学生不及格和拿不到文凭,就会害他们一辈子”,等等等。总之,这时睁着眼闭着眼放这些学生毕业大家都省事,学生也开心!即使坚持不放一段时间,最后搞得多方精疲力竭,还是那么回事。

可上述问题长期下去,学校的各种规章制度就显得苍白无力了,教师的道德规范和底线就被彻底冲垮了,校园的抄袭之风难除,不良文化将会永远传播甚至放大下去。。。。。。

一想到这就让人心痛不已。作为985高校和所谓五星级专业情况尚是这样,更何况普通高校?我不敢乱猜测。尽管我们的专业对毕业生也有时有些放水,但还是保持有约5%~10%的不毕业率,这比一些高校的许多专业都是100%毕业率,可能我们还是严格很多和好很多的。

为了安抚一下自己的心痛和抚平一下教师职业道德,此时经常需要用许多说不出口的意念来开脱自己,比如“学生论文(设计)做好了又能怎么样?”“毕业论文(设计)做得差的并不见得到社会就差?”“学生抄袭总比有些人由别人代写文章好一点”“多少名人也有抄袭记录”等等等,来缓和一下那一丝不时在隐隐作怪的传统师德,而不至于使自己睡不着觉!

遇到这种情况时也期望着,等到何时我们的学生才能倘然接受“不合格不能毕业”的基本法则?等到何时我们的社会招聘人才的标准才能与学生在高校的质量标准一致?等等。到了那时高校的教师和管理人员就可以省了许多烦心事。

除了毕业论文(设计)的问题之外,还有就是一些学生总有些课程经过多次补考不及格,不及格就是不及格,还能怎办?

现在每年6月期间,我们的毕业生越来越崇尚流行和放纵乃至张扬,狂拍毕业照,彻底释放自己,等等。另外,各高校的校长和院长们都学会了在学生的毕业典礼上慷慨激昂做演讲,其版本不外有“赞扬型”“励志型”“祝愿型”“讨好型”“雷人型”“广告型”“留恋型”“补偿型”“致歉型”等等,更多的是上述的“复合型”的,这些“迷魂汤”使毕业生们一下子突然感觉到自己过去四年里好像付出了很多很多似的,好像马上就要飞黄腾达和前程似锦了。

我觉得还是以把持低调的“默默型”为好,学生毕业时说难听的话自然不妥,说太多赞美之词好像言不由衷。因为我还在为几天前看到的那些学生的毕业论文(设计)“复制比”而忧心匆匆和心痛不已。

我们在庆祝学生毕业的同时,是否也能够在学生毕业的前夕也营造一个短暂的氛围,哪怕是一节课的时间,让学生思考一下:自己是否有过舞弊抄袭等不端行为?是否达到了培养标准“出口”的要求?是否学到了应有的专业知识和能力?是否对得起父母多年的期盼和支持?是否学会了感恩和具备了为社会有所担当的责任感?马上走入社会将会遇到什么艰难险阻?等等。

哈哈,不谈这些了。说也白说。还是随媒体关注一下WC吧。

 

 



研究生招生与培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2981-804605.html

上一篇:上一门硕士生课能与学生们合作发表多篇文章的心得
下一篇:我未来的一项公益事业

31 郭战胜 李俊 武夷山 陈希章 朱晓刚 剡文杰 文克玲 江力 彭真明 许方杰 叶建军 沈律 孔梅 张云扬 许天来 褚昭明 李宇斌 张能立 李健 廖晓琳 马耀基 彭波 王智文 麻庭光 李本先 胡爱国 戴小华 侯成亚 dachong99 biofans yuyangr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2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