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5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fter50

博文

难忘1977年高考前后趣事 精选

已有 10219 次阅读 2012-3-9 15:54 |个人分类:教学资源|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1977,高考,趣事| 高考, 趣事, 1977

难忘1977年高考前后趣事

最近科学网发了一些1977年高考的回忆文章,这也勾起个人的共鸣,因为我也是77的一员啊。

    我出生在粤东的一个小城里。1977年,高中毕业生如果能够找到一个每月9元工资的工作,那就是令人羡慕的美差啊!那年8月,刚刚离开中学在社会游荡的我突然听到一个消息:“今年可以考大学了”,当时就像现在听到你有朝一日可以遨游太空一样,感觉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不可思议。是的,家长和中学老师从没与我们描绘过“大学”是什么,高中时偶尔听说某某老师是什么师范大学毕业的,内心就对他(她)充满敬畏。但是,我们这代人的运气终于来了,过不了几天学校真的通知我们可以报名考大学了。报就报吧,反正不要什么报名费,说不定天上掉下个大陷饼,还可以省上几斤计划粮票呢。

高考报名之后,离考试时间不到2个月,自己俨然开始复习功课考大学了。那时家里还没有接电灯,晚上从来就没有看书的习惯,现在要看书,不得不点个煤油灯应急一下。要知道,当时的煤油也是要按人口定量供应的啊。为了节省煤油,晚上看书再晚,也没有超过十点。

可接踵而来的现实问题是需要找书复习。由于自己小学没毕业就辍学4年,1972年多亏邓小平上台抓教育,自己才勉强插班进入中学。可自己比同班同学毕竟大几岁啊,在那时像我那么大年纪的青年人在中学读书可是最没有出息的,有出息的早就去走关系当工人了。因此,我读中学从不敢跨书包上学,生怕熟人知道。为了不出“丑”,自己将一本好好的教材撕成上十“分册”,老师上课讲到那章就带那“分册”,由于每“分册”只有几页,塞在口袋里谁也看不出来,这种偷偷摸摸挟书上学方式伴随我整个中学年代。可话又说回来,现在高考要书复习了,以前的这些“分册”从何集成啊!大多数已经作为手纸完成了其第二次使命了。没有办法,只有找要好同学借书轮流复习,但复习效果可想而知。不过,幸运的是,那时候是中学很多时间是在学工学农、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什么的,每学期很薄的一本教材也剩下一半多未讲,稍为用心一点把几年学过的知识复习起来也不觉得太难。

高考的日子(19771211-12日)来临了。粤东的冬天还是温暖如春,阳光明媚,考生们怀着多种多样的心情从大街小巷走向了考场。别人的心境如何当时我不知道,但我自己认为那是我一生参加各种大考最轻松的一次,究其原因是无知无畏、无求无畏,根本就没有把考大学当回事、把能上大学当事实。再一,那年广东省是独一无二地实行开卷考试,自己认为不需要背书,口袋里带着几本烂册子,象政治等需要背诵的课程到时候查书就行了。

那时候理科两天高考考的是语文、数学、政治和理化四门课程,我在做数学题的时候,还能够稳稳当当、从容不迫的应用三角版一笔一划地画等号、除号、根号等,后来与学校老师聊起这一也许是考生中独一无二的做法,他们都为我不惜“浪费考试时间”而感到很吃惊,我也为此引以自豪。

那时候考试考生密度非常大,因为没有足够的教室;监考也非常“松弛和人性化”,因为监考的老师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考生能上大学,心想让你们偷看了也没用;我自己也遇到一些不会做的题目,但自己的信念是向张铁生学习,宁可做不出也不愿意看别人的,看别人的可是品质的问题呵,大丈夫宁可考不好也绝对不偷人;当高考录取结果公布后,我也很庆幸自己有这种优良品格,因为与我同教室的考生没有一人考上了大学,周围的人题目都做不好,要是我看了别人的卷子不就把自己坑了吗?

1977年的这一次高考,是我一生参加重大考试超水平发挥的一次,自己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居然能考上了大学。后来看到1979年以后的那些高考题目,自己非常庆幸遇上1977年那么容易的卷子而考上了,否则后面再去参加高考恐怕永远考不上了。高考结束后,接着是填写志愿,当时是没有公布分数的,我毫不犹豫地填上了服从分配(其实当时不填服从也得服从),我的第一目标是保证要被录取,由于自己深信化学考的是满分,第一志愿就凭感觉填了一个与化学有关的专业的学校——广东矿冶学院选矿专业,第二志愿填了浙江大学,第三志愿填了中山大学。按照现在的志愿填报规则,这种志愿填写方法简直是滑稽。可能是我的分数线上了第一批录取的重点线,而且我填了有“矿”字的高校和专业,1978年元月,我“有幸”被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山脚下的全国重点大学——中南矿冶学院采矿工程专业录取。

那时候录取通知书可不是直接邮寄给个人的,由于同年级一共才有3个人考上本科,按常理横竖也轮不到我,何况百里挑一的事可让人羡慕又嫉妒;加之自己家庭出身不好和爷爷在台湾的缘故,几经政审才得以通过。后来我与老师辞行的时候,我的班主任给我说了一句话,“是我对校长说:采矿又不是什么好专业,你们就让他过吧”,我才明白班主任在关键时刻帮了我一个大忙,但这句话多少也给我泼了一点冷水,心理留下了一丝遗憾。尽管自己当时不知道采矿是干什么的,但能上大学比每月9元工资的难得岗位可算好到那里去了!何况后来我上大学的助学金还有每月14元呢,这就象现在到美国读书拿全额奖学金读书比在国内拿工资还高一样。19782月,我步入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命运转折,从此开始了与“矿”字打交道、后来逐渐转入侧重于矿山安全与环保领域的30年教学和科研人生。

2006年轮到我儿子考大学了,我首次体会到现在高考如临大敌的气氛。为了减轻一点紧张情绪,我给他讲述了上面的故事,可他对我的故事一点感觉都没有。哈哈,毕竟他所面临的一切和我30多年前面临的有天壤之别。不过我与我儿子有一点相同之处,就是他的高考成绩比考前模拟考试成绩比较是最好的,高考发挥出平时最高的水平,总分进入了那年湖南省理科的前三!也顺利地按照志愿被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录取。

哈哈,每年的春天又是准备考大学的一代及其家长们最揪心和最紧张时间段。愿参考者能够怀着快乐的心情去考试并考出最高的水平!

 



高考197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2981-545843.html

上一篇:[转载]2012安全科学与技术国际会议征文通知
下一篇:风险预测与地质年代——人类啥时候毁灭?

39 武夷山 魏东平 孙长庆 曹聪 陈学雷 赵帅飞 张开明 刘亮明 余昕 庄世宇 郑晓奇 段庆伟 李学宽 肖海 王孝养 李志俊 郭胜锋 吴鸣 傅云义 郑祺 贺乐 汪梦雅 聂广 王晓明 陈湘明 朱志敏 黄秀清 王继伟 柯浩 李维音 边一 孙永昌 陈安 虞左俊 陈耿 abang zhouguanghui yunmu wormbreed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4: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