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5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fter50

博文

宏安全(Global Sustainable Safety & Security, GSSS)的提出

已有 473 次阅读 2019-8-23 11:17 |个人分类:安全科学理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宏安全, GSSS, 新安全定义, 宏安全科学问题

大安全应该有更大的新定义了

——“宏安全”(Global Sustainable Safety & Security, GSSS)的提出

吴超/(STIPC)

在职业安全领域,大家做的安全通常为生产安全Safety,简称S”。在传统的公共安全领域,公安保安做的安全通常为Security,这里也简称为S”。由于安全一般都是复杂问题,一个安全问题可以关联出一大堆人事物出来,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上述两个S”经常交错在一起,并且互相影响和关联,即成为了S”,安全界把S”俗称为大安全

个人认为,如果把视域放在全球人类永久的安全上,上述的所谓大安全其实也是短时间内局部的小安全。在地球上复杂多变社会系统的运动进程中,人--物之间、人(人群)与人(人群)之间、人(人群)与物之间、物与物之间、人(人群)与事物之间、人(人群)与环境之间,人(人群)与其他生物之间,等等,其中某一时间某一局部系统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不和谐或摩擦,即出现不安全的现象,或者说是局部系统出现了负涌现现象。为了预防、缓解、调节这种不安全现象,社会就出现了各类安全事务,并形成了当今的社会安全体系,如现在的生产安全、生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等事务。其实,在地球历史长河里,迄今的这些安全都是在短时间系统内起到类似充当某一局部不和谐现象的润滑剂或缓解剂等的作用而已。但当今的社会安全体系,并不能保证地球和人类永恒的安全。

那什么安全能保障地球和人类永恒安全呢?如果能够以此为目标的安全,那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的大安全,这里简称为“宏安全”(Global Sustainable Safety & Security, GSSS)

宏安全可定义为:以地球和全人类能永续生存为目标的安全称为宏安全,为宏安全目标出发而开展的所有活动称为宏安全活动。

宏安全是超越一切政治安全、国家安全、种族安全等等的伟大使命。宏安全具有永久性、全球性、生态和谐性等特征。宏安全反对人类至上主义,宏安全不能完全靠人类自身的力量来保障或实现。下面再基于上述宏安全定义做进一步分析:

第一个问题是,在现有的各类安全中,如生产安全、生活安全、国土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态安全、资源安全、核安全、等等,如果从地球和全人类永恒的安全着眼,最重要的安全是什么?可能答案是全球生态的永恒安全才是真正的大安全,因为如果地球的生态系统被完全毁灭时,地球的人类也同样消失,而其他安全都不复存在了,与全球生态安全比较,其它安全都是在其之下的。

从人类纪以来,特别是短短的一百多年以来,人类对地球的生态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破坏,是史无前例的。2018Nature发表了为生物多样性而战的新闻特写文章(Masood E. Battle over biodiversity. Nature, 2018, 560: 423–425.);Science发表了评价自然对人类的贡献前瞻文章(Díaz S, Pascual U, Stenseke M, et al. Assessing nature’s contributions to people. Science, 2018, 359: 270–272.)。之前NatureScience还有相关的文章(Isbell F, Gonzalez A, Loreau M, et al. Linking the influence and dependence of people on biodiversity across scales. Nature, 2017, 546: 65–72.Barnosky A D, Matzke N, Tomiya S, et al. Has the Earth’s sixth mass extinction already arrived? Nature, 2011, 471: 51–57.Ouyang Z, Zheng H, Xiao Y, et al. Improvements in ecosystem services from investments in natural capital. Science, 2016, 352: 1455–1459.Myers N, Mittermeier R A, Mittermeier C G, et al. Biodiversity hotspots for conservation priorities. Nature, 2000, 403: 853–858.)。

我国复旦大学学者在《科学通报》发文专门对“Battle over biodiversity”一文做了详细剖析(李骁,吴纪华,李博.为生物多样性与人类未来而战[J/OL].科学通报:1-5[2019-08-06].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1784.N.20190625.1012.002.html.)。

第二个问题是,谁能够保障全球的生态永恒安全?显然,由于人类的好奇心、野心和贪婪之心太可怕了,人类是地球的生物之一(尽管是人类是地球生物中的主角),但依靠人类自身来确保全球生态安全是很难靠得住的,由于人类的短见、偏见、功利、自私等,从长期的视角,人类自身所做出来的公约、安全规范等都是靠不住的。即使人类能够在使数代人时间内自我约束维持较好的生态平衡,但也很难保证代代相传下去。过去的很多安全重大事件已经证明了人类不可能永恒保持这种自我约束状态。

因此,保障全球安全必须是靠第三方力量,而这种第三方力量是人类自身还是地球以外的外星人还是什么新生力量?个人认为都不是,这是一个需要大家研究的巨大课题。个人初步认为,这种第三方力量可能是需要靠地球生态遭到人类或其它物种过分破坏时,地球生态自身抵抗人类或其它物种过分破坏而形成的巨大自然报复力量(包括以各种天灾的形式降临人类,以短期维护全球生态的平衡)。

第三个问题是:人类毕竟是地球生物中最聪明的,人类还是不愿意坐以待毙接受大自然或第三方的惩罚,那么人类如何认识到自身的什么活动才不会遭到自然报应,如何基于宏安全来规避自然灾难又有节制活动呢,这是未来人类面临的更加重要的大课题。

第四个问题是:如果以宏安全,即全球生态系统安全为着眼点,人类如何来构建新的大安全学科体系?这也是宏安全研究的重大课题。

当然还可以构思出未来更多的宏安全科学问题来,个人感觉这些才是真正有重大意义的前瞻性宏观安全科学问题。作为博文这里就不多写了,欢迎大家一起思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2981-1194899.html

上一篇:70个最新理论安全模型集锦分享(模型PDF见附件)
下一篇:对增设应用层面安全学科专业的点滴见解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5 00: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