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垂钓于江湖 精选

已有 6810 次阅读 2016-6-20 23:04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垂钓于江湖

曾泳春

蔡淳佳,《等一个晴天》。

等一个晴天,我们再相见

1 街角

    一个江湖朋友,跟我讲述他的故事时,有两件事震撼了我这颗自称看云舒云卷也平平展展的心。一是这位朋友与他的一个发小同学了20多年,从幼儿园一直到出国留学。那真是相当震撼,因为看着两个人把三分之一的人生栓在一起,而他们却只是发小的关系。这是我为什么一直在科学网上写发小的原因。有发小是一种幸福,他可能是看过你穿白衣蓝裙的青涩模样,却至今把你当女神的那个人,因为你们一直在精神世界里相伴成长,却未曾越雷池半步。

    这位江湖朋友说的第二件事更震撼我,那就是他尊重导师到了一定的境地,不仅学习和继承了导师的学识和品格,甚至继承了导师的爱好,那就是——垂钓。

    我从来未曾探究过垂钓的乐趣,但可以想象那种意境。那是我喜欢的柔媚的湖边,一个男人沉溺于山水之间,静心等待鱼竿尽头的那一点颤动,一如年轻时等待所爱的人出现时的心颤。

    年轻时,我们有过多少等待?我站在一教门口,接到了你的来信,于是我满心等待着暑假的到来,那样我就可以回到故乡与你团聚,因为我们是发小;我湿着发站在八宿舍门前,等待你来接我去跳舞。那是舞会盛行的时代,学校的食堂到了周末都会变成舞场,那时还没有网络寄托的我们在各大学的舞场里渡过一个个周末,挥霍着用也用不完的青春的精力;我在20岁的隆冬努力考研,用付出的努力等待继续留在象牙塔里学习的机会,也是等待与你继续人生下半场的机会,这个不怎么高大上的动机成了我们之间的秘密,我相信也是不少并没有真正把科研当成目标的研究生们的秘密。

    为了等待爱情而选择做科研,这是怎样的动机?可是,并不妨碍拥有这样动机的人成为优秀(硕)博士。所以,动机决定不了结果,智商和天生丽质才是结果。我崇拜智商和天生丽质。

    这些都是我们年轻时的等待,我不知自己等错了没有,只知道自己全身心地等待了,也许不是你,可是我装作不知道,我装作很幸福的样子,说这些都是自己等待的结果。

    我知道这都是自欺欺人。人生就是一场自欺欺人:端不起来,是因为始终躺着;不认输,是因为自己已经输了。而岁月走到了今天,我终于知道,我输的是走岔的那个街角,上辈子约好了彼此等待的那个街角,却在这辈子阴差阳错地错过了。

    可是我分明记得我站在相约的那个街角,穿着一袭白衣白裙,翻着一本流年的书,一点都不敢懈怠地等待你。我等了整整500年。

    而你在那个叫“舢板”的大西洋边,垂钓了整整500年,等待我。

    500年后,我们相视而笑,不提错过的街角,绝口不提!

2 壁炉

    4年前的初夏,我去了一个叫Finkenbach的德国小山村,住进一家拥有几个干净的房间的家庭小旅馆,旅馆里还开着供全村人聚集聊天的小酒馆。我们到达时已是深夜,旅馆老板和村里人正在喝酒看欧洲杯。那夜,在安静如天堂的德国山村里,我喝着旅馆老板送的女式黑啤(他硬说那样的黑啤适合女人喝),用不着调的英语和他聊着天,体会一种沁入心脾的宁静。所有的牵挂都离我而去,只有这个陪着我的每隔一小时响一次教堂钟声的德国小山村,还有在酒馆里喝酒看足球的村民。桌子旁边是一个壁炉,在5月末初夏的德国山村,并不开壁炉。我有些遗憾——这样的小酒馆,适合在大雪纷飞的日子,壁炉里的火热烈地跳跃着。我和你坐在壁炉旁,喝酒(茶)聊天,自由自在地渡着人生。这个叫Finkenbach的地方,如果我再来,一定是冬天。那里有一条小溪,一直流向内卡河。他们说,Bach is a stream。巴赫是小溪。

    我在Finken巴赫没有体会到的壁炉,却在西雅图经历了。作为在中国闽南这样靠近热带长大的女人,我一直向往壁炉,一如我向往从未体会过的白雪皑皑。

    在很年轻很年轻的时候(那种年轻只有中学生懂得),我们曾在漳州一中的物理和化学实验楼里做过一次关于“冰”的实验,那次实验给我的印象之深,犹如初恋。因为作为一名热带少女,我不曾看到过冰雪,因此也是在实验室中第一次抚摸到冰。那次实验的内容我全然忘记了,只记住了冰的玲珑剔透 。而对所有玲珑剔透的喜爱,从那时起从未改变。

    壁炉在阿加莎的小说里一再出现,我最爱的阿加莎作品之一《谋杀启事》(A murder is Announced )中,在6月里开启的壁炉成为谋杀的要点之一;而更多时候,壁炉出现在老小姐马普尔的cottage里,我多么向往那种冬日里贴着壁炉的阅读,那是何等的安静和惬意!

    我的愿望没有预知地在浅夏的西雅图实现了。在这个燃烧着的壁炉边,我一边喝着星巴克咖啡,一边体会着火的温暖。

    而我在想念你怀抱的温暖。

    恍惚间,我记不起那是500年前的拥抱,还是即将发生的拥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985847.html

上一篇:瑞尼尔山(Rainier)
下一篇:发小

45 史晓雷 徐晓 徐令予 武夷山 王善勇 姬扬 钟炳 陆绮 姚卫建 王桂颖 李颖业 郑小康 徐长庆 王春艳 刘洋 沈律 赵克勤 强涛 曹则贤 李学宽 冯大诚 谢平 刘艳红 庄世宇 赵斌 余皓 徐旭东 王从彦 彭真明 黄永义 韦玉程 张珑 邢志忠 季顺平 秦孬 郑永军 曾红 徐耀 clp286 biofans doctor5 anran123 jiareng xlianggg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5 17: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