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想要跟你去流浪4——尴尬 精选

已有 6181 次阅读 2017-11-17 23:3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想要跟你去流浪4——尴尬

曾泳春


齐秦,《借根烟

我离开你身旁
以为能梦一场
我的心,自由久了变成流浪

(大堡礁的珊瑚)

1    

        那天和一个同事在学校食堂吃早餐,他看我要了两碗白粥,表示非常不理解福建人——把没有一点味道的白粥当美食。同事突然说:你看过一部电影吗?在福建东山拍的。我说看过啊,30年前红极一时的《寡妇村》。同事说不是那部,是《左耳》。他接着说了一句话:白粥虽然不好吃,但《左耳》和东山真的很美。

    东山在我的记忆里,除了是三十年前的那部《寡妇村》外,更是在初三那年的夏令营。比《左耳》里的那些青春更早些的时候,我在穿着白衣蓝裙的初三那一年去过东山。多年以后,我在澳洲的大堡礁观赏珊瑚时,忽然就想起了东山。想起了30多年前的那片海域,到处是梦幻般的贝壳和珊瑚,不亚于如今的大堡礁。回想起来,那年我在东山海边捡到的贝壳,如童话般色彩斑斓,我把它们保存了好多年,直到离开故乡去了外面的世界,一如《左耳》中的张漾在高考后对着大海喊出的那句话:

    ——老子在这个小地方憋了十九年,现在终于可以离开了。

2    

    离开故乡那样的小地方,似乎是我们每个人的理想。

    苏童的香椿树街,我的香港路,虽然都发生了那么多故事,但依然是一条上不了台面的街,从街头到街尾是5分钟,从街尾到街头是5分钟。那些存在了几百年的青石板,当然留不住我们汹涌的青春。于是我们离开了故乡,没有回一下头。

    那时我们并不知道,自从离开了故乡,我们所有的轨迹都是流浪。

    在《左耳》中,李珥、张漾、尤他都在高考后离开东山这个小地方去了上海和北京,那是他们释放的青春。而在此之前,在东山那些铺着青石板的巷陌和没有了珊瑚的海边,他们的青春已经发生了一些疼痛。

    青春与疼痛似乎如影随形,于是才有了后来的流浪。黎吧啦说:

    ——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

    多么豪迈霸气的青春。爱对了享受就是了,爱错了就流浪吧,因为有整整一生的青春。黎吧啦的青春的确耗尽了她的一生,因为她的生命终止于爱对与爱错之间的青春。

    说回30年前也是在东山拍摄的电影《寡妇村》,记得是一部早期在国际上获了奖的电影。电影的内容对我来说毫无吸引力,即使有也算故乡的东山作为电影的背景。但我记得那是大二那一年的一次上海大学生电影节,我们全班同学一起去看这部电影,而且严格遵守男生女生错位的规则,显然我的身边坐着两个男生。当电影里出现了与月信和怀孕有关的镜头时,所有的男生女生都尴尬到无以复加,恨不得起身逃离。

    从此我们再也没有集体看过电影,仓皇逃离了青春集中营。那是青春的尴尬。

    从这一点来说,《左耳》是苏有朋不成熟的作品,因为从头到尾,我没有看到任何关于青春的尴尬。

    青春不仅与疼痛有关,更与尴尬有关。那时的我们那么无知无助,在我们面前次第展开的人生,如蒙太奇般太快太丰满,于是充满了尴尬,只好拿爱情掩饰尴尬。

3

    对已经走过青春很久的我来说,漫长的人生何尝不是充满了尴尬,而我还能拿爱情当作挡箭牌吗?

    被现实的文章、基金、人才帽子憋屈得透不过气的人生,忽然对流浪充满了渴望。流浪意味着未知的人生,我可以重新开始学习,不再尴尬于对数学和物理的无知。

    你说,遇见我是你的尴尬,因为你不得不像年轻时那样说话,完全搅乱了你风轻云淡的人生。

    其实,你的存在才是我的尴尬,你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的苍白和一无所有。

    好吧,为了掩饰尴尬,借根烟,我想要跟你去流浪。

    在漫长的旅途中,我们都仁慈地不说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085721.html

上一篇:关于工作和读书的话题
下一篇:海德堡的冬季

24 刘钢 武夷山 徐令予 张士宏 王善勇 李学宽 范振英 董全 吕秀齐 郑永军 杨正瓴 李毅伟 葛素红 曾荣昌 水迎波 韦玉程 戎可 黄秀清 田丰 王海辉 赵宇 高义 徐世文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6 05: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