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2011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C2011

博文

四方食事

已有 3779 次阅读 2017-9-12 15:2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四方食事

曾泳春

1 烫干丝    

    从扬州吃完早茶回来,我便埋头在那堆《汪曾祺全集》里翻找起来。

    那天我喝了绿杨春茶,吃了三丁包子、千层油糕,还有两种豆腐类的小食:著名的文思豆腐羹和烫干丝,并且听了扬州评书。堆成宝塔状的烫干丝端上来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一口茶一口干丝地吃将起来,直到原本堆得高高的干丝逐渐塌在碗底,才蓦然想起汪曾祺写过的扬州人吃烫干丝——吃时推到。我竟然忘记了“推倒”这道程序,心里觉得这顿早茶打了个折扣——文化不到家。我在微信里说起扬州早茶吃烫干丝要“推倒”这件事,文科生水哥说:员外,是“酥倒”。我顿时觉得自己更没文化了——显然“酥倒”比“推倒”雅得多。但是我明明记得汪曾祺写的是“推倒”,于是回来后就急急地找了起来,想看看原汁原味的说法,同时再品一品汪曾祺的文字。

    汪曾祺的文字如同他的人一样,闲散而讲究。他一辈子笔耕不辍地写了那么多闲散文字,我也是小半辈子闲闲地看他的那些内容交错的小说散文,那些四方食事的“文化汁儿”逐渐渗入了我的脑子,却不知是从哪一篇吸收的。找了半天,发现他至少有三四篇文字里都写到了干丝(《家常酒菜》、《豆腐》、《干丝》),就是找不到那篇写扬州人早茶吃烫干丝的文字,所以也没有找到吃干丝时的那个动词。摘录一段文字以飨(徐晓):

   干丝在开水锅中烫后,滗去水,在碗里堆成宝塔状,浇以麻油、好酱油、醋,即可下箸。我父亲常带了一包五香花生米,搓去外皮,携青蒜一把,嘱堂倌切寸段,稍烫一烫,与干丝同拌,别有滋味。这大概是他的发明。干丝喷香,茶泡两开正好,吃一箸干丝,喝半杯茶,很美!

    在我的干丝碗里,没有找到青蒜,换成了香菜,也许味道会稍差,但对我这种第一次吃烫干丝的吃客来说,也是香得令我无法停箸。

    至于“推倒”还是“酥倒”,早已忘在了脑后。

2 发小

    发小们在微信群里不停地招呼:毕业三十周年聚会,回来吧!回来吧!而我却提不起参加的兴趣。

    反思了一下自己:我是一个很没有爱的人吗?好像也不是。我常常写发小,因此肯定是有思念的,但为什么没有与他们见面的欲望呢?

    也许,对于发小们,我真正做到了相见不如怀念。保持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留下来的神秘感,好过见到已成为市井之人的我们。

九年前的发小:两个女生是小学和高中的同学,男生和右边女生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学,三人的交集是高中同学;2008年在北美交汇,左边女生和男生分别从芝加哥和渥太华出发到北卡看望右边女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950-1075587.html

上一篇:闽南山村的黄昏(唯图)
下一篇:拍摄
收藏 分享 举报

21 武夷山 吕喆 张珑 杨正瓴 姬扬 韦玉程 钟炳 李学宽 张叔勇 冯大诚 农绍庄 徐晓 张士宏 李毅伟 biofans dsp2008 clp286 xlsd qzw crossing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07: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