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机会一定要抓住——高考回忆 精选

已有 5560 次阅读 2016-6-29 22:0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有机会一定要抓住,对于当年的高考来说,这是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1978年恢复高考时,全社会为之震动。上大学,等于就跳了龙门。人生的改变是今天难以相像的。既然如此,有了上大学的机会,对这份免费午餐,一定会一拥而上,积极参加吧?不然!这种现象又是现在的人所难以相像的。

     1978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我在郑州果品公司汽车队工作,当修理工。1977年的高考,我参加了,没考上。当年河南省的高考是大、中专一张卷,体检线是中专文科196(满分400),理科156(满分400)。大专分数线记不清了,我似乎是考了248分。总之,分数不突出,但够体检线了,而且外语口试大出风头,被高招办主任当作新闻报告教育局长。【注】第二年(实际上是当年考的第二次),我又参加了,考上了郑州大学。这里不是说我自己的事儿,是1978年高考中我管闲事的笑话。

    我们果品公司有一个高中毕业生,叫宫学鹏。他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下乡到最后才抽回来,在果品公司下属集体所有制的一个商店工作,后来借到供销科跑业务。30多了,还没谈上对象。我们车队和供销科都在位于郑州市大石桥的公司机关院内,所以相熟。宫兄参加1977年高考,但分数没有达到体检线,所以1978年高考没信心参加。我多次劝他再战,而他则屡屡以没时间等借口回绝。我不甘心,到他宿舍去,趁和他一起下围棋的机会(他的棋力比我高一点,可算是对手)劝他。没想到这位仁兄火气上来,让我滚蛋!我死皮赖脸地不肯走。因为我知道,他在内心里是想上学的,只是因为上次失利,加之出身包袱,怕考不上丢人。可凡事有一个度,热心过头,往往适得其反。宫兄见我不走,上去扭住我的胳膊,把我推出门去,砰地一声关上门,不搭理我了。这小子有一股子蛮劲。把我的胳膊扭得痛了好几天。

    到了快到报考截止的时间,宫兄的思想斗争出现转机。他跑到人事科,要开介绍信报考。被告知已经来不及了。正无比沮丧,人事科长笑嘻嘻地告诉他:“人家小姚已经替你把报名表领回来了,快去谢谢他吧”。宫兄来找我要报名表时,我故意卖关子,说要他请客。他不好意思地说,考上一定请。结果,他考了321点5分。当年的大专体检线是300分,文科最低录取分数线是336,理科321分。他报理科,分数正卡在线上,报考郑州师专,顺利考上,当年就谈了女朋友,没毕业就结了婚。女方是一个工农兵学员出身的教师。宫兄两年后毕业,分配到我曾工作过的郑州国棉六厂的子弟学校教数学。我上大学的后两年,多次到六厂学校找他下棋,但始终没吃上他的请。

   这是我游说成功的例子。还有不成功的。我有两个好朋友,多次劝他们报考,未果。说等第二年准备好些再报考。哎,哪儿还有第二年啊。1979年报考年龄就限到28岁,老三届再也没有机会了。还有一位中学同学,大家都叫他四和尚,人很和善。1978年倒是参加高考了,考了318分。我在河南医学院门口碰到他,问他体检结果。他说不想掏那一块体检费(包括6毛钱的透视)。他说,你想,最低录取分数是321分。我才318分,体检不也是白花钱吗?没想到,后来扩招,大专录取分数线文理都降到了300分,这位仁兄没体检,档案不全,不能进入录取程序。电大开办以后,他第一批参加。毕业后也提了干。不过,这和78级上大学不完全是一回事儿了。

 


【注】1977年恢复高考,我报考英语专业。面试时(考试地点在郑州九中),我能用比较流利的口语回答考官的问题,说中学学的是俄语,英语是文革中自学的。老师们听到惊奇而愉快,表现得十分亲切。

 考试后不久,母亲对我说,你以后可别说你爸不支持你学习了(父亲不满意我好高骛远,曾说我天天嘀咕英语,不如像表弟一样在家里学炒菜实用,我说他不支持我学习)。昨天,你爸爸从葛局长家回来,可高兴了。葛局长和他说,招办主任向他汇报说,今年高考,有一个郑州国棉六厂的工人,英语面试的时候表现可棒了。你爸说,那是我家小鸥啊。

  父亲是一个低调务实的人,但并非没有理想。他十九岁的时候,作为旧军队的青年军官,舍弃一切,参加共产党和红军,不就是一个具体表现吗?从表面看,我的性格和行事像母亲,其实父亲对我有很大的潜在影响。我考上大学,他不动声色,心里是很高兴的。

  现在回头来说那位葛局长。他名叫葛玉怀,是三十年代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解放战争晚期,他作为军代表,到父亲当时任职的郾城县青年村中学当教导主任。他曾对我说,你父亲原来还是我的老领导呢。葛局长的人品好,解放后,南下干部纷纷休掉家里的黄脸婆,这位叔叔家里的还是小脚。因为革命战争的关系,他们两口长期分居,没有孩子。一度曾想收养我妹妹,因我妹妹不想离开我们家,才做罢。葛玉怀长期担任郑州市教育局的局长。这么铁的关系,我都没用上一点儿。1977年我参加高考,过线参加了体检,没被录取。1978年获高分(我的成绩算英语407.4,算数学397点几。当年录取线336,后降到300整。我到招生人员住的郑州友谊宾馆,找到复旦大学的招生老师谈情况。那位老师说,复旦在河南的分数线是370多,见到你的档案肯定收),志愿报坏了,没人给送档案(我第一志愿是北大,可能档案圧在那儿了),只上了一个郑州大学。要是父亲请葛局长对招办主任交待一声,说某某是老领导的孩子。上不了北大(北大当年在河南招的学生有的比我考分低,我的志愿报得不巧),把档案送到其他重点大学没问题吧?当然,现在回头看,我的成就丝毫不比那些牛校毕业生差,不过那是另一回事儿。





高考197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987579.html

上一篇:纠结
下一篇:第一届“读书之星”——嘟嘟

24 姬扬 蔡小宁 刁承泰 赵凤光 黄永义 尤明庆 沈律 李延谦 王天燕 白龙亮 武夷山 韩玉芬 石磊 姚伯元 韩枫 刘立 王善勇 杨绪洪 zhouwangpu yangb919 wangshixuan xlianggg sunyang86 wqhwqh33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0 17: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