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也说语文教学与语文学习的问题 精选

已有 2240 次阅读 2021-10-14 00:38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冯大诚先生是一位理科专家,但他不少博文与文科密切相关,有些讲语言文字方面的文章,让我这个长期从事语文教学的人也不得不佩服。这些文章除了表现出作者丰富的学识以外,还看得出他敏锐的观察力。《理科教师说语文》就是这样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并没有什么惊人之语,作者用平实的语言,道出了当前语文教育中的关键问题——我以为就是对语文的学习目的认识错了,语文教育的出发点错了,语文的教学方法不对头。

     语文教育的目的,首先是让学生能够很好地掌握自己的母语。一个连自己母语都不能很好掌握的人,外国语也是学不好的。反之母语学得好,外国语也能够学得比较好。我在生活中屡屡观察到这种现象。

      语文要学得好,我觉得有几个方面。第一,能够顺利地阅读本国的文献,包括当代文献和古代文献。据说法国等欧洲国家的中学生要学拉丁文,这和我们要学古汉语是一个道理,难度可能还要大些。能够顺利地阅读文献,是掌握语言的基础。鲁迅和郭沫若等大文豪都是学理科出身,但他们从小掌握了阅读文献的功夫,有大量阅读的基础,所以他们所写的文章,尤其是鲁迅的文章,语言是很顺畅优美的。我讲课的时候,常常给学生们背诵一点鲁迅的文章,如《故乡》《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我告诉同学们,这是近六十年前我上初中时所学。有时我背诵《静静的顿河》一书的卷首诗。那两首诗翻译得真好。为了不炒冷饭,我有时候换成背诵俄语诗,比如莱蒙托夫和普希金的诗作。那是我在俄语泛读课上学的。或者是一段《尚书》及其他。

    说到这里,我讲一个小故事。上周,我的一个学生全家来看我。谈话中,一位名校教授来电,请我对他的一篇文章提意见。那篇文章有两三万字,所以我们谈得时间比较长。客观上冷落了客人。我向同学、同学的先生和儿子表示歉意。告诉他们,这位教授的科研压力很大,我不能不竭力帮助他。同学的先生说,没事!从你们的谈话中我也学到不少东西。这位是航空专家,我开始以为他是客气话。接下来他说:“我觉得根本上还是逻辑问题。”从这句话里面,我认为他对我的思路有体会,尽管我们所谈的是先秦诗学中极为专门的问题。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认识,还由于我近六十年前的一个小经历。1962年下半年,或者是1963年上半年,我在郑州四中上初一。有一天,1963届的高中同学在礼堂里听语文教师苏栩作报告,我爬到窗户上偷听。苏老师讲语文学习的重要性时,拈出樊映川所编《高等数学》的例子。她说,这部书,各个高校都采用作教材,主要原因是语言明白晓畅,逻辑清晰,老师便于教,学生便于学,从这里可以看出语文学习对学理工科的人同样重要。

    语文重要,但如何学好呢?其实很简单。还是古来的老办法,多读,读熟。多写,写通顺。要讲逻辑,不要图花稍。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开始有作文课。老师让大家先定主题思想,再分段落大意,第三是“优美词藻”。可我到现在也不会用什么优美词藻,网友们读我的博文,可知我绝非故弄玄虚。我的文章很不受老师“吴胖子”(对不起,记不得这位老师的名字,她是河南省交通厅的家属,体型较富泰,与现在的胖子不是一个意思。人并不坏)的待见。她在作文评点课上还专门专门拿我当反面典型。对这一点,同样是语文老师的家母,很不以为然。母亲对我的作文,从来没有具体指导过,不过她常常鼓励我读书,背诵。

    说到多写,也有一个小故事。三十多年前,我读博士生的时候,学校图书馆处理旧书,我当时生活很困难,但仍然买了不少,包括不少非常有价值的东西,比如《茅盾少年时期作文》。那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内容是茅盾十二三岁时的作文。记得书的前言说,当时茅盾每天作文一篇。说实话,这本书中所收的文章比现在许多成年人要写得好,我的说成年人,包括一些文科的大学教授在内。不仅茅盾这样,其他许多旧时靠笔杆子吃饭的人都如此。这本书我送给了一位重庆籍的陈姓现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鼓励他从事学术研究,可他后来干了别的。这个结果让我失落。这是另外的话题了。

     1977年和1978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作文成绩不好。1977年的作文题目是各省出的。河南省的作文题目是《我的心飞向了毛主席纪念堂》。我认为我的文章应该是比较出色的,但作文按百分制只得了六十多一点的成绩。这个成绩我到现在也不服气!(说到这里,岔开一点。我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卷子的,我的查卷过程极富戏剧性。从中可见当时政治空气的开明,以及我的任性。真怀念那个时代)1978年我的语文成绩也不高。才得了七十多分(百分制),低于各科平均水平。而我的语文应该是强项。你想,同一年,我考研究生,就达到了录取标准(我有博文谈及)。提到这些,是想说,语文教学的问题,不自今日,而愈演愈烈,于今为甚。

        这里说的是语文学习的基本方法和要求,要写得好,还有其他因素。我母亲说,人的语文能力,一半天生一半学。大女儿在八岁时写过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文章说:

 

 “我的爸爸是一个博士生,他长得瘦瘦高高的,身子笔直。爸爸的牙齿有些黄,据他说,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没钱买牙膏,不常刷牙的关系。爸爸很孝顺我奶奶,也很关心我的学习,我很喜欢我的爸爸。再过几天,爸爸就要回东北继续学习了,我愿爸爸早日取得博士学位回来。”

  

我在博文《女儿眼中的我》里,说“ 这篇108个字的作文,虽然简短,但很传神。知情人明白,文中还寄托着女儿未曾言说的某些期望。写有这篇作文的作业本,被女儿的老师弄丢了,可我永远将它记在了心里。朋友们说,这文章有点乃父的风格呢。”

至于小女儿的文章,我曾在博文《北岛在我们家》中转过。这里就不饶舌了。(我的父亲没有什么完整的学历,但所写文章干净、顺畅。有机会上传来给大家看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307875.html

上一篇:刁德一扮演者马长礼艰难的早年演艺生活
下一篇:江豚诗、白鱀豚邮票及我的救人历史

18 尤明庆 李宏翰 冯大诚 黄永义 周忠浩 晏成和 王安良 郑永军 刘全慧 史晓雷 康建 刁承泰 周健 姚远程 段含明 刘炜 刘秀梅 张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15: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