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诗经·葛覃》篇与梦中的草坪

已有 2640 次阅读 2021-3-16 23:3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上周六,我做了一个梦。因为是快醒来时做的,所以记得很清楚。梦境是一个无边的特大草坪,上面还长了一些“水葫芦”。有人让我以此为背景给一对新人写一封贺信。我写了一篇热情洋溢的小文章,并在梦中自己大声朗诵。现在只记得最后一句是说,“这草坪不是象征着新郎、新娘充实而幸福的新生活吗?”醒了以后,很感奇怪,因为我本不擅长这种煽情文字。思索良久,忽然想到这个梦与我头天下午的课有关。

     这个学期,我给本科生上一门公选课——《诗经研究》,已经上了两周。第一周讲概论,包括《诗经》学史,第二周讲了《周南》的若干诗篇,包括《关雎》《葛覃》等。这个梦与第二次课的内容相关。

     梦中的草坪上为什么会长有“水葫芦”呢?“水葫芦”是一种浮生于水面的植物。我第一次见到它是“三年困难时期”的末尾。第二次见到是近十年前与家人在越南乘船游览湄公河的时候。它在梦里出现于平陆,可能是因为讲《关雎》篇的时候,说到诗中“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句中的“荇菜”,被认为是“水葫芦”一类。它由此闯入了我的梦里。为什么梦中的贺辞说草坪象征着“新郎、亲娘充实而幸福的生活”呢?这应该与我对《葛覃》篇的理解与讲述有关。《葛覃》这篇诗是这样的: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汙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这篇诗的主旨,《毛诗序》说:“《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则志在於女功之事,躬俭节用,服澣濯之衣,尊敬师傅,则可以归安父母,化天下以妇道也。”

      清人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指出,将“归宁父母”解为“后妃”出嫁后归母家不合先秦礼制。因为先秦时期,后妃们无大故(即被休之类)不能归母家。我们曾据此指出:本篇为贵族女子准备出嫁的诗。诗篇以山谷中蔓延的葛藤作为女子成长的兴象,用作为”嫁取之候“的黄鸟点出诗篇的旨归。所以”归宁父母“一句,当如马瑞辰氏所言,“宁父母”三字连读,意为能遵礼,则嫁而可使父母安也。

     诗中首章言葛之藤蔓”维叶萋萋“,《毛传》言”茂盛貌“。二章言其“维叶莫莫”,《毛传》言“成就之貌”。以葛之长成喻女子之成人,诗人叙事洵有章法。这篇诗内涵丰富,2018年,我曾在《中州学刊》发表一篇论文探讨”安大简“《诗经》该篇相关字词的阐释问题。本博所涉及,一篇博文也不能尽释,余当以专文论之。

      现在回到开头所说草坪,可能因为讲解《葛覃》时,作为兴象的葛藤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在讲解中还提到《桃夭》篇”其叶蓁蓁“用法类似),它作为梦境的素材,变形为梦里的草坪时,加上”水葫芦“,应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俗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277119.html

上一篇:学者的深情与担当——华锺彦先生致唐圭璋教授函(二)
下一篇:我记忆中的费振刚教授

10 尤明庆 郑永军 韩玉芬 段含明 冯大诚 刘川华 李轻舟 张晓良 王安良 刘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15: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