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电视喜剧形态研究》序

已有 928 次阅读 2017-12-5 18:27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序言

   下面是我为即将出版的陈国钦博士著《电视喜剧形态研究》所写的序言:


《电视喜剧形态研究》即将出版,国钦要我写一篇序言。这部书稿是在他的博士论文基础上完成的,我有这个义务。

国钦和我的缘份,值得专门写一篇文章,这里只能简单说一说。他和我是南阳老乡,我们相识是在2000年。那年,他到北京广播学院来攻读硕士学位。已经教了差不多十年书的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知道有我这个老乡,注意联系。国钦的硕士导师刘烨原教授是我的东北师大校友,她十分开明,允许甚或鼓励国钦和我一起学习。三年中,可以回味的地方太多了。几乎每天晚饭后,我都和国钦绕着校园一边散步,一边讨论学术问题。他早期发表的论文大多是在这种情境下构思完成的。

国钦读研期间,我正主持着一个教育部的研究项目《中国古典名著的电视剧改编》。我依托这个项目给研究生们开课,每周四节,晚上还往往借一间教室,加上四节。这加上的四节课不算我的工作量,同学们也不计学分,都是自愿的。来上课的是我的几个研究生,加上国钦和后来也跟我读博的杨秋红同学。有一次刘烨原教授竟也来听课了。课上主要是讲项目的基本构思,规划大家分题目撰写硕士论文。国钦和秋红虽然没有写作任务,但学习同样积极主动。学习过程中,还经常组织大家阅读原典。读的书有亚里士多德的《诗学》、格罗塞的《艺术的起源》、黑格尔的《美学》第一卷和第三卷等,由我来选择相关章节。读《诗学》时,我们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陈中梅译本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罗念生译本对读。要求同学们认真阅读陈中梅译本的注释。读《美学》时,多数是我领读,也曾让国钦领读。课上的气氛很是热烈,这对国钦理论修养的提高是一个很大的促进。

国钦在硕士毕业后到重庆邮电大学工作,2005年又回到中国传媒大学跟我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还兼顾重庆邮电大学的工作,进行电视纪录片方面的研究,所以书读得非常辛苦。我体谅他,可以说对他非常放任,但他自己是努力和自觉的。获得博士学位后的近十年来,他在科研和教学工作中的成就可圈可点。在正常教学工作之外,完成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一项广电总局科研项目和一项重庆市科研项目,还担任了系主任。我2016年到重庆邮电大学讲学的时候,亲见他朴实有效的工作作风和突出业绩,及其与同事、同学的融洽关系,甚感欣慰。

国钦的博士学位论文题目是他自己选的。写作中我不多干涉。因为他当时已经是比较成熟的青年学者了,有自己的学术考量。当然,作为导师,我也有所判断。我的考虑是,喜剧作为戏剧的一个重要种类,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电视喜剧,是喜剧在新的传播手段下产生的艺术形态。对于一个媒体研究者和媒体教育工作者,它都是适当的研究对象。

从古至今,喜剧在艺术形态、传播方式等各个方面不断产生新的构成要素。在新媒体时代,它又有自己的特殊发展。国钦读硕士期间,我就提醒他注意“暴力”与“性”这两个文化要素在戏剧特别是喜剧中的作用和表现。我认为,在艺术批评中人们所摒斥的“暴力”是“力”的一种表现。从构词上来说,“暴力”是“力”的过分表现。而是否过分,就要看创作者的分寸把握与批评者的价值尺度了。纵观戏剧史的发展历程,一味地否定文艺作品中的“暴力”呈现,似乎并不合乎艺术的规律与现实的审美诉求。我曾建议国钦就影视作品中的“暴力”问题进行一番研究。他有一篇初步成型的数千字的论文,可惜至今并未见整理发表。

如果说过度的“力”即“暴力”与喜剧关系相当密切的话,有关“性”与喜剧的关系则更是尽人皆知的。《诗学》第四章说,古希腊的喜剧“来自生殖崇拜活动中歌队队长的即兴口占”。陈中梅译本对此注释说,“在古希腊,人们通过此种活动表示对狄俄尼索斯和生殖的崇拜”。由此,“在雅典,演出中喜剧演员经常佩带生殖器模型”。事实上,这一习惯在欧洲的戏剧活动中影响深远。

在中国传统戏剧中,喜剧的这一特征同样十分同显。人们所熟悉的古代戏剧经典名作《琵琶记》第四出,扮演男主角蔡伯喈母亲一角的“净色”,与儿子以露骨的“色情”语插科打诨。明人不明戏文体例,曾有冬烘先生评点,说什么“甚粗,不成母子之话”。这位评点者陈眉公不知道,涉性玩笑语是传奇中必不可少的佐料。“净色”专职科诨,无论剧中角色身份如何皆须加料,务必博取观众笑声。《长生殿》第四十二出《驿备》中,不但动口,且加动手,“作捞摸,众作躲避走笑介”。名著如此,民间小戏有过之无不及者。

《电视喜剧形态研究》全书五章,论及电视喜剧的各个方面,然而对“暴力”与“性”在影视作品中的体现,尚未十分专门。两者实关乎艺术审美的生命本源。“力”为个体生命现实存在的依赖,“性”则是物种延续之必须。生活中如此,文艺作品中必然。不是当否存在,而在于如何处理其现实审美存在与传播尺度。在没有影视分级制度的情况下,对喜剧这一审美特征的研究,就显得十分重要了。国钦在学校读书时,我们曾就此进行过深入讨论。《西方电影中的性问题》中的应对策略,我们反复议论过借鉴之途。这一课题最终由耿宏伟同学担任,他的学位论文稍加修饰作为《古典名著的电视剧改编》一书的第七章出版。国钦协助我撰写的该书《前言》,也曾对此进行过概述。《电视喜剧形态研究》中,则仅有隐约出现。国钦如果继续进行这一课题的研究,也许是深入途径之一。

                                            20179月于中国传媒大学寓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088335.html

上一篇:一张神奇的考研成绩通知单
下一篇:父亲姚丹村迎接渭华起义部队许旅的经过
收藏 分享 举报

6 周健 尤明庆 冯大诚 张晓良 武夷山 柳文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4 14: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