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一张神奇的考研成绩通知单 精选

已有 16101 次阅读 2017-11-21 22:2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1979年山东师范学院的不录取通知


1979年山东师范学院考研成绩单


      有人说,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我承认这一点。不是我多么与众不同,只是我生活的环境太过神奇。手头的这张考研成绩通知单就是一个例证。

      我一生考过六次大学,其中本科两次,硕三次,博士生一次。每次都有故事。我有保存文件的习惯,这些个考试的资料,有些保存了下来,可以帮助我回忆起那些神奇的事件和难忘的青年时代。

      1979年,上本科一年级的时候,按照当时国家政策,在校生和社会上的同等学力者,都可以报考研究生(当时还没有颁布学位条例,研究生没有硕士、博士之分)。经过学校的考核,郑州大学中文系七七、七八级(两个年级差半年,都还是一年级)的四名同学,即我本人,邵成东、石磊和另一名同学获准报考。我在博文《我的第二次考研》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554895.html中叙述过这件事。

      那篇博文说:  “考后,我只收到一个成绩单(340多分,具体记不很清了),没收到录取结果,令我不甘。于是,暑假里我从郑州跑到济南去查询。山东师大研究生科(当时没有研究生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查看记录后惊讶地说,你被录取了啊,怎么会没收到录取通知?我说,真的没有。该工作人员再次核对有关记录,作恍然大悟状,说,是的,你没被录取。我看到他手持的本子上记录各专业考生成绩及录取结果,我的总分在古代文学专业考生中名列第一。各位已录取考生的名字都被用钢笔圈上,我的名字也圈上了,但是用铅笔圈的,想必是预备录取的记号。我询问原因,工作人员回答说是这个专业不招了,不说原因。我到导师庄维石教授家探问,也没有得到确切答案,但在与庄先生的谈话中碰到了来访的袁梅先生,为十六年后的解惑埋下了伏笔。

        1995年,在北戴河召开的一次《诗经》学的学术会议上,我遇到了袁梅先生。袁先生是著名的诗经专家,当时在山东某研究单位(似乎是山东省社会科学院)工作。我向他询问当年的事。袁先生说,我记得这事!当年山东师大准备聘我当他们学校古代文学专业的副导师,协助庄先生指导研究生,所以我知道情况。当时你考第一名,第二名是泰安医专的一名考生。我问为何当年山东师大古代文学专业奇怪地不招生了。袁梅先生说,是导师和学校有关部门在招谁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

       前一段,因为收拾母亲的遗物,意外地发现母亲为我保存的一些文件。部分文件我曾在《母亲是最可依赖的人》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059048.html一文中有所涉及。其余的文件中,有本文上传的两份,一件是山东师范学院(现更名山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招生办公室寄发的不予录取的通知,落款日期是1979年7月20日。它证明我的记忆大致不差但不准确。有了它,我回忆起来,当时学校并未及向考生寄送考研信息,是我询问之后,才得到的。第二,我当时并未得到成绩单,是到山东师范大学向学校有关部门询问后,学校才补寄的(落款是1979年八月)。这份成绩单十分神奇。内容如下:

姚    同志    

       今年报考我院各专业的研究生考生,考试成绩均不理想。为照顾考生的周围影响和个人情绪,我们没有通知具体分数。因来信所询自己的各科考试成绩,现函告如下:

                       政治62,外语84,基础课53,专业基础课29,专业课49.5

这份成绩单似乎证明了我的记忆中一个错误,即我的总分不是340多。那么,我的分数是多少呢?真的是成绩单上的270多分吗?我想绝对不会是的,实际成绩应当高得多。我这样说的依据是什么呢?

         第一,我亲自到山东师范学院研究生招生办公室查看过,虽然具体分数记不清了,但我的成绩是本专业第一名绝无问题。我亲眼看到过,在拟录取名单中,我名列第一,名字已被圈上,以致山东师范学院研究生招生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都以为我已被录取了。

        第二,袁梅先生亲口告诉我,当年我考第一名。袁先生是参与招生的副导师,是一位知名的学者,不会,也完全没必要就此事撒谎。

        第三,科学网不知名留言者的证词,其所述绝非外人所能道。(见本博文后所附)

      第四,当年山东师范学院是有不少专业招生了生的。中文系就有当时的副校长田仲济招收的若干名研究生,可证并不是“各专业的研究生考生,考试成绩均不理想。”

      那么,是不是我虽考第一名,但成绩不好(别的考生当然更差)呢?从近来得到的信息看,不是这样。

     前面提到的科学网匿名留言,给我提供了线索。我从网上搜索了一下。留言名单中拟录取的三个人中,除我本人外,一名是宋益乔先生。网上的资料显示,他是现代文学专业有造诣的学者,曾任聊城大学校长,第九、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山东省政府参事。另一名武润婷是山东大学教授,在明清文学领域也有相当知名度。我的情况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也就是说,当年山东师范大学庄维石教授准备招收的我们三位研究生,后来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了相当的成就。而那位田仲济副校长招收到的几名研究生,从网上的资料看,差得太远了。当然,这些资料对于探究我的考研成绩来说,也还不十分充分。2017年10月17日的一个机遇,让事情有了转机。

   

左为宋益乔教授,右为本人·2017年10月17日·摄于聊城大学文学院宋益乔教授办公室


    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对于本文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我在聊城大学宋益乔教授的办公室里,终于和他见了面。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会面,双方都很激动。会面前,聊城大学文学院 刘院长就转告我说,宋老师很激动(宋先生是刘院长的博士导师)。见面后,宋先生又当面向我表达了他内心的激动。我们的谈话时间很长,中心是当年考研的事(他在第二年即1980年考上了聊城大学的研究生。武润婷也在第二年考取山东大学的研究生。我在第二年因国家政策改变,不能报考,到1982年本科毕业,才考取河南大学华锺彦教授的研究生)。宋益乔教授说,他当年到导师庄维石先生家去询问过。庄先生把考生成绩给他看,都不错,七、八十分的样子。庄先生说,领导想招的人与导师不一样。宋教授的话,与我当年在山东师范学院研究生招生办公室看到的,与袁梅教授所说的,与科学网匿名留言所说,都相符合,唯与山东师范学院寄送的考研成绩单不一致。按说后者是官方文件,应当具有权威性。但就是这份应当具有权威性的官方文件看来最不可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宋益乔教授说,他得到的成绩单上,外语是二十多分。他是老三届的高中生,外语得到这么低的分数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到山东师范学院询问。研究生招生办公室的人答复他说,把他的外语成绩搞错了,真实的成绩是50多分。原因是原来把载有翻译题的第二张考卷搞丢了,后来又找回来了。难道研究生招生阅卷这样严肃的事能如此儿戏?还是背后有其他花样?现在当事人多有不在,看来只能寄希望于山东师范大学保存的档案了。

附:科学网匿名留言

yueniaonanzhi 2012-6-14 16:16

       当时,庄维石先生亲笔工工整整一笔一划写的录取名单是:姚小鸥、宋益乔、武润婷,以下的名字记不清了,因为庄先生当时要拉着严薇青先生和他一起招生,所以庄先生打算招五六名研究生,这个名单是由我专程送到学校的研究生科去的,庄先生再三嘱咐我千万别弄丢了,那场景至今历历在目。名单报上去之后,田校长认为庄先生是摘帽右派,政治上不适合招生,于是田校长向学校建议不准庄先生招生,随后田校长亲自取消了庄先生的研究生招生计划。庄先生听说后立刻找到田校长理论:我庄维石可以不招研究生,但是考生们辛辛苦苦地考试,成绩也都不错,学校总得安排他们上学才行!你可以让别的教师带啊!不然学生们不是白白地辛苦了吗?你让我怎么向考生们交待?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田校长说:这个不用你来操心,我负责安排他们。你是摘帽右派份子,只准你老老实实,不准你乱说乱动!庄先生站起来拍案大吼:我庄维石一贯爱党爱国,清清白白!你算什么东西……!庄先生怒不可遏,拂袖而去。这个事件早已成为历史,在过去的那些年代里是很平常的事情!



   附言:


    成绩中,我的专业基础课只有29分。上了一年大学,成绩比当工人的头一年(1978年)考研成绩低一大截,这种神奇的事,是最让我不能释怀的。专业课成绩,与宋益乔教授在导师庄先生家看到的也差太多。

   另,这篇博文写出来,与科学网朋友们,特别是尤明庆教授的关注与鼓励有关,特此致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086248.html

上一篇:乐府学会第六届年会掠影
下一篇:《电视喜剧形态研究》序

44 孟佳 孙启高 朱晓刚 张忆文 尤明庆 李东风 李毅伟 李学友 雷宏江 张晓良 武夷山 柳文山 徐耀 张高峰 刘全慧 朱志敏 郭战胜 周健 王庆浩 姬扬 李学宽 马省伟 史晓雷 黄彬彬 左宋林 徐世文 戴德昌 张亮生 吴明火 王福涛 李建国 朱俊向 章雨旭 王恪铭 张叔勇 苏德辰 熊建华 梁红斌 宁利中 liyou1983 yangb919 chenhuansheng xqhuang qinglianxu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3 10: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