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初雪·浮想

已有 1880 次阅读 2017-2-22 13:0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办公窗外的雪景·近景是五号楼,现在已经拆除了。原来的校长意外因细故倒大霉,现在也没搞来钱重建


【按语】 昨天北京下了雪,中午和晚上,两场,中雪。今天早上雪还没化净,和我们家里的在校园里踏雪,之后,和她的研究生一起讨论修改论文。我们家里的说,微信中,女儿的同学有到故宫看雪景的。她还说,有人说,下了雪,北京才有老北平的味道。我听了,若有所思,觉得应该写点什么,可写不出来。科学网偏袒那个造谣、辱骂我父亲的谎狗,加之其他情况,现在很少写博文了。想了想,把过去写的贴上来吧?文中写到当年因为反右运动而造成的艰难。只是随手写来。现在读了,竟有沧桑之感。博文原发于2011年2月10日11时7分59秒·新浪博客

初雪·浮想

   今日凌晨近一点,我从办公室出来,看到有雪花飘落。等了一冬天,可来了!天不亮,听到窗外铲雪的铁锹声,哦,正经下了一场雪啊,今年北方农民的收入有一点保障了。睡得太晚,不想起床,可也睡不踏实,脑海里浮想连翩,把从小到大经历过的雪想了个遍。

   家住北方,差不多年年都下雪,上幼儿园的时候记得雪,是因为小姨带着我们这些小孩子堆雪人,用胡萝卜给雪人塑一个高高的鼻子,挺漂亮。这一招简单实用。上大学的时候,八零年左右吧,郑州下了一大场雪。五点多钟,我被雪惊醒,来了兴致,骑车跑到学校,一个人抡起大扫帚,扫文科楼前马路上的雪。还滚起雪球,堆了一个大雪人,鼻子自然是胡萝卜的。

   这样的好事,全校只有我一个人做,可也没得到系领导的表扬。上初中时,我住校。二年级的冬天。学校的教学楼失了火。同学们跑去救火,我端起脸盆,踏着积雪,跑得飞快,冲得也靠前,一双棉鞋都湿透了。事后学校表扬时,也没我。想起来,汶川地震出力最多的那位山东民营企业家,开着数十辆工程车,千里驰援,官方不也只当做没看到、没听说吗?当领导的,要注意舆论导向,事实又在其次。

   前年,我带小女儿伊嘉回家看奶奶。正好赶上过年下雪,我带她到楼下的篮球场上堆了一个雪人,鼻子也是问母亲讨了一个胡萝卜塑的。回到楼上,伊嘉看到有一位小伙子带着一位姑娘,与雪人合影。她高兴极了,忙叫我过去看,特有成就感。

   有关雪的记忆多数是令人愉悦的,可也不尽然。记得1959年冬天,母亲“因右”失去工作,我们被赶到乡下去。当时我在罗庄小学上学,住在岗坡村(这两个村子现在都是历史地名了,村子及村里的庄稼地,都也改造成住宅区),那年雪下得大,要埋到孩子们的大腿。穿过田野,走一里多路回到家里,不说棉鞋,连棉裤都是湿的。不过,这些对小孩子都不是大问题,令人难受的是乡野的小孩用雪球击打我,叫我“右派娃”。天可怜见,母亲并没有正式被打成右派,右派平反时,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当时有人为此类事而上访。记得邓小平先生就此有这样一段话,大意是,给你平了反,好像欠你一块钱,已经还你了,再说别的,就是无理取闹。我们是良民,想不起来上访之类。可现在想来,上访是相信你。不上访,学陈胜、吴广,你也无奈何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1888-1035290.html

上一篇:声援智宇博主<支持茆长暄教授在中国教书育人>
下一篇:西部高校发展人才问题之一角

4 鲍海飞 刘全慧 茆长暄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3 17: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