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出版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encepress 中国最大的综合性科技出版机构之一,科学家的出版社!

博文

博物馆之旅 | 世界各地儿童博物馆概览 精选

已有 2345 次阅读 2019-8-29 15:15 |个人分类:科学书摘|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899年,世界上第一家儿童博物馆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落成


在过去的100多年里,儿童博物馆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发展,成为博物馆领域一支充满活力的新生力量,博物馆的儿童教育也越来越被广泛关注。为了“构建一个尊重所有儿童不同学习和成长方式的世界”,儿童博物馆的创始人、博物馆的教育工作者正在进行着卓有成效的努力。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博物馆的儿童教育结合了当地独有的社会文化环境,发挥着不同的教育价值,这些博物馆以儿童能够理解、接受和参与的方式,阐述战争、宗教、文化、艺术、情感、创造等话题。

 

带着对未来博物馆儿童教育事业发展的希冀,《博物院》编辑部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中国儿童博物馆教育研究中心联合策划了“博物馆与儿童教育”专辑。专辑得到了内蒙古老牛慈善基金会及博物馆社会教育、儿童教育领域专家们的大力支持。

640.jpg

本期《博物院》专题为“域外采风”,共翻译了14篇国际儿童博物馆界多年来的研究与实践成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专题从儿童与家庭在博物馆中的学习、儿童博物馆如何面对有争议的社会问题及博物馆儿童教育的责任等角度,介绍了国外博物馆的相关理论与实践成果。专题文章中,不仅有欧美等国家儿童博物馆情况,还介绍了拉美、中东和阿拉伯地区儿童博物馆的实践,让人耳目一新。


为了对国际博物馆界儿童教育思潮的回应,本期的“理论研究”与“博物馆实践”栏目展现了国内同仁对博物馆和博物馆教育的思考。不论是儿童博物馆、地志类博物馆,还是高校博物馆、科技馆、革命类纪念馆,都立足于本馆实际,在充分汲取国际经验的基础上,开发出适合不同年龄段观众的教育活动。它们不仅体现了儿童博物馆蓬勃发展的内生力量,而且在启发和激励着更多关注儿童成长的专业人士在各类博物馆的儿童教育实践中发挥积极作用。


国际儿童博物馆专业人士与中国同行的思想碰撞,必将激发更深刻的思考和行动。

本期,小编为您选取了专题中的第一篇文章《世界各地儿童博物馆概览》,让我们开启有趣的暑期博物馆之旅吧。


世界各地儿童博物馆概览


The Landscape of Children's Museums Around the World

雷-安妮·斯特拉德斯基

Leigh-Anne Stradeski

(尤里卡国立儿童博物馆,英国)

(Eureka! The National Children's Museum, the United Kingdom)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国际上对“为孩子们提供博物馆体验”的关注度一直有增无减,而欧洲对此课题关注度的上升则始于1990年。“儿童博物馆”的灵感和概念源自1899年在美国建立的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以及20世纪60年代迈克尔·斯波克(Michael Spock)在波士顿儿童博物馆开展的一系列具有开创性的工作。这些尝试不仅成功地把儿童放在了博物馆体验的核心位置上,同时也让孩子们在娱乐中学到了知识。在众多教育理论家和致力于教育的家长和老师们的推动下,“为孩子们在课堂外创造一个能有效地了解自己及其周围世界并寓教于乐学习场所”的概念形成了。这一概念虽然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不同地域、文化和国家的广泛认可,但是在每个地区、城市或乡村,儿童博物馆的体验形式、被资助形式和执行形式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当地文化、政治、社会、经济以及教育的影响。

 

始建于20世纪90年代的“动手!欧洲”协会是欧洲版的儿童博物馆协会,又是国际儿童博物馆运动的风向标。该协会最初只是一个由几位热衷于儿童问题的博物馆同仁组成的小型团体,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如今成为了一个拥有来自五湖四海众多会员的国际组织。2007年,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的217名代表出席了在柏林举行的“动手!欧洲”国际研讨会。这是该协会举办的有史以来出席人员最多而且参与者最为多元的一届会议。从芬兰到希腊,从葡萄牙到斯洛伐克,欧洲大部分的国家和地区都派出了代表。首次参会的七个东欧国家的代表也积极踊跃地参与了讨论并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同时,来自科索沃、土耳其、以色列、约旦、俄罗斯、美国,以及不远万里赶来参会的印度、尼泊尔和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的代表也受到了大家的欢迎。此次会议的成功表明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儿童博物馆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它为儿童提供的独一无二的环境和体验是现有文化资源无法提供的。

 

世界儿童博物馆的不同模式


与在过去数年中不断朝统一化发展的美国儿童博物馆运动不尽相同的是,世界其他地区儿童博物馆的发展根据自身特点而更具个性。它们从“在游戏和动手中学习”的主导概念中汲取灵感的同时,更着重体现独特的文化以及其所处的自然和人文环境的特色。因此,那种以特定目的建造,包括多主题、多学科的互动展厅和面向0—12岁儿童的创意空间是儿童博物馆在当代美国的流行模式,但在国际上并不是主流。


加拿大因毗邻美国,其儿童博物馆的创建在很多方面都套用了这种美国模式。1975年开放的位于安大略省伦敦市的全加第一家儿童博物馆确立了加拿大儿童博物馆的标准体系。在大西洋的另一边,作为欧洲儿童博物馆范例的,是于1992年开放的英国哈利法克斯的尤里卡国立儿童博物馆。虽然也借鉴了美国儿童博物馆的模式,但却以本土化的手法与本地文化传统相融合。其中一个设计宗旨是让参观者有那种在英国小镇广场上观看反映当地居民“生活和工作”的社区展览的体验。博物馆的其他展厅包括与环境、人体、声学、创意表演等主题有关的展区,以及两个专门为五岁以下孩子打造的展区。这些设计都再次表明英国尤里卡国立儿童博物馆的创建者融合了美国模式与本地传统。


和英国尤里卡国立儿童博物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欧洲最早的儿童博物馆之一的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儿童博物馆选择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模式。该博物馆建于1976年,虽然它的首任馆长卡瑟琳·里本斯也是在一次对波士顿儿童博物馆的访问中得到了灵感,但是她的儿童博物馆展览只设立了一个主题,而且每三四年才进行更新。这些展览的内容是以儿童情感发展的不同阶段为主线的。比如该馆当前的主题是“红色”。展览通过展品从不同视角和对红色色调的联想,展开诸如对生活、愤怒、热爱和激情的探究,从而使孩子们加深对自己情感的认知和对感情生活的处理能力。


这种模式在欧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因此单一主题的儿童博物馆,或者在传统博物馆里专为儿童举办的单一主题的常设展一直以来都非常盛行。在2004年的一个关于欧洲儿童博物馆的调查问卷中,75%的被访者表示他们热衷于参观只主打一个或者两个宏观主题的展览,比如艺术、科学、技术或者人类学等。


另外一种从单一主题模式中演变出来的博物馆的创建模式是无围墙式儿童博物馆,成立于1995年的米兰儿童博物馆(MUBA)就是这种模式的代表。MUBA建立的初衷是在米兰开设一家儿童博物馆,由于没有固定的展览场地,MUBA设计开发出了一系列模块化结构的单一主题娱乐性展览。由于使用预先制作成型的模块,展览不受场地限制,可以搭建在米兰的大街小巷和意大利的任何地方。所有展览均以游戏为主并着眼于艺术、文化、科学等方面,通过钱币、颜色、盒子、标识和声音等主题让孩子们探索和发展自身的创意潜力。虽然MUBA目前还在继续寻找一个永久性的展陈场地作为其再生方案中儿童文化中心的一个组成部分,但与此同时,它其实已经利用无围墙的概念找到了让成千上万的意大利儿童在博物馆体验中受益的好方法。


在更遥远的地方,新西兰国立博物馆在传统展陈设置的基础上还另外开辟了四个儿童主题探索中心。这种设计不仅充实了馆藏,同时也为来自不同领域的观众提供了从多学科角度认知新西兰国立博物馆的新途径。探索中心开设的自然空间、灵感基站、海洋星球及毛利文化等互动板块内容丰富多彩、活力十足、引人入胜,是专门为鼓励孩子与全家人一起探索、感触、游戏、提问、研究和学习而设计的,比如毛利文化的互动板块包括让孩子们尝试动手编织斗篷、捕捞活鱼并带回家、踩高跷和玩木棍儿等游戏;孩子们还可以把毛利人见面时使用的问候语录制下来。

 

世界儿童博物馆的共同核心价值观


鉴于大相径庭的和个性鲜明的发展特点,我们很难将世界各地儿童博物馆运动一概而论,但是有一些核心价值观却具有普遍意义,也是与美国儿童博物馆的发展模式一脉相承的。


例如强调:


建立家庭和社区;

发展孩子们的潜力和创造力;

帮助孩子们了解这个世界和他们自己——包括当前和成长中会涉及的各种问题;

关注弱势群体;

对文化价值和文化体验的思索;

和拥有相同价值观的人合作等。


除此以外,每个地区独特的大环境也不容忽视。因此,粗略了解一下那些影响美国及世界其他地区儿童博物馆发展的主要因素就显得十分有必要了。


影响儿童博物馆发展的几大因素


政治环境


在任何时期,各种类型的发展和项目的推动、确立和资助都会受到当地的政治形势以及统治当局的政治意愿的影响。在大多数国家里,这取决于经济的发展和战略优先原则。例如,在英国通过“千禧年基金会”分配的彩票收入就是20世纪90年代末开放的众多科学中心的一项重要资金来源。这样做的目的是提升公众对科学的认知、鼓励年轻人从事与科学相关的事业以应对国内科研人员不足及由此造成的研发成果无法推陈出新的局面。最近,英国政府强调应关注儿童及儿童“自由嬉戏”的权利。


来自各方面的资金支持纷纷响应政府的号召,希望儿童博物馆的发展也会从中受益。儿童博物馆在发展过程中受政治影响的一个鲜明例子就是由约旦拉尼娅王后创立的约旦国立儿童博物馆。拉尼娅王后在其官网上公布的寄语中提到,这座博物馆是“实现我自己对约旦儿童(关爱)梦想的载体……这是他们可以聚在一起的地方……可以玩耍……欢笑……和交友的地方。一个让孩子们发挥想象力……闪烁智慧光芒……和建立纽带的地方。”儿童博物馆有助于约旦国家的发展进程,她强调“用知识、技能、战略眼光和价值观”武装起来的孩子们“可以在快节奏和充满竞争的世界中脱颖而出”。


资金环境


无论哪里的儿童博物馆首先都需要资金进行兴建和日常运营。不管通过自身营利还是慈善资助,儿童博物馆维系正常运转的资金方式差别非常大,不但国家与国家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有所不同,甚至同一座城市里的不同博物馆也情况各异。


儿童博物馆的四个主要资金来源是:政府法定融资机构、基金会和信托、大公司赞助、个人捐款。就像前面讲到的英国科学中心的融资一样,政府法定融资机构会对符合当前政治发展战略需要的儿童博物馆给予资金上的扶持。通常情况下,如果有政府法定融资机构介入,其他资金流也会跟进。


尽管世界上有些地方的情况有所好转,但是如实讲,作为美式生活一部分的慷慨捐款文化及美国政府从国家到地方层面为儿童博物馆提供资助的行为,在很多国家并不存在。巨大的融资压力阻碍了美国以外的儿童博物馆的发展,迫使体现儿童博物馆原则并备受青睐的主题展成为依托于拥有稳固资金来源的现有博物馆或文化中心的一个组成部分。


另外,随着欧盟的不断扩大,一些新加入欧盟的东欧国家,包括斯洛伐克、捷克、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等都对开设儿童博物馆的构想饶有兴趣,这也为融资提供了一个新契机。虽然许多儿童博物馆已经通过欧盟获得了新的融资,但是欧盟对其所资助的潜在合作伙伴复杂的资格要求,以及评估和撰写成果汇报所需投入的巨大成本都使得规模较小的机构望而却步。


社会价值观——家庭和孩子的重要性


由联合国发布的《透视儿童贫困:富裕国家儿童福祉概述》中从六个不同方面对21个发达国家的儿童福祉进行了调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伊诺森蒂研究中心工作报告》,2007年),其封面导言提到:“用来衡量一国国际声誉的指标应当包括其国内的儿童健康、安全、物质保障、教育和社会适应性,以及儿童在原生家庭和社会中受关爱、受重视和被接纳的程度。”

 

儿童博物馆既是对童年时光的庆祝,也是对儿童在家庭、社区、社会中被赋予价值与重要性的支持和倡导者。为身处劣势环境的孩子们提供他们平时得不到的体验和机会,是促进儿童博物馆发展的一个动因。坐落在英国最贫困地区之一的伦敦纽汉区的“发现”儿童博物馆就是在这方面做得很好的例子。而在一些儿童受到高度重视和欣赏的地区,一座儿童博物馆的存在则是对既有机会的加强,从而达到进一步开拓孩子们潜力和完善世界观的目的。阿姆斯特丹的热带青少年博物馆就是这样的例子,通过成功举办沉浸式体验活动,培养了孩子们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和认知。


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里,荷兰是在上述提到的六个方面的调查中排名最高的国家,英国的排名最低。上面的两个例子可以反映出这两个国家中孩子们的成长环境和社会对儿童价值的认知不同。美国的排名仅在英国之上,这或许显示了不同地区、不同城市对儿童及家庭的重要性的不同认识。当然,这是一个被简化了、但其实非常复杂的课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只展示了其中一部分。要得出有价值的结论还需要做进一步的分析。无论怎样,问题的关键是:在世界各地建立儿童博物馆是为了改善孩子们的生活和满足他们的需求,也是本国重视儿童价值的象征。


教育制度


儿童博物馆自开创伊始就受到从建构主义到多元智能理论,以及皮亚杰到瑞吉欧等一系列教育理论和理论家的影响。对所有儿童博物馆来说,学校团体和家庭都是观众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儿童博物馆有必要和国家制定的、或者各行政区设置的教学大纲联系起来。虽然在课程确立、实施及监管方面没有统一标准,但是在过去几年中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正规的学校教育是无法充分挖掘儿童的学习潜能的。


此外,针对大脑以及儿童早期能力开发的一些新发现也对国际儿童博物馆行业把更多的注意力向低龄儿童转移产生了重大影响。早期教育被视为确保个体在我们这个对技术和知识的要求不断攀升的经济环境中能够掌握更多知识和拥有更高工作技能的关键阶段。


这些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解释了儿童博物馆在全球范围内日新月异的变化以及它们发挥的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儿童博物馆通过尝试那些在课堂上难以实现的学习方式激发了孩子们的学习潜能。特别是在英国,将个性化学习和寓教于乐的学习方式重新引入到小学教学大纲中的提议在当前备受人们的关注。与之相配的是,英国政府也把在社区中为孩子们提供更多的户外活动和自由玩耍的机会提到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上。由英国儿童、学校和家庭部发起的“儿童计划和国家游戏战略”为实现上述目标提供了体系架构。对一些欧洲国家来说,虽然为儿童提供户外游戏场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美国儿童博物馆运动中所倡导的更多利用户外空间和更亲近大自然的原则,正在悄然地影响着国际儿童博物馆事业的发展。


总之,起源于19世纪末美国的儿童博物馆运动深深地影响了“博物馆服务年轻观众”这一理念在全世界发展。然而,每座博物馆都没有照搬美国模式,而是在借鉴美国儿童博物馆的经验的基础上,把跟儿童有关的其他领域的知识和信息与本地的文化、氛围和环境相结合。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创造了一种独特的以游戏为基础的、具有参与性的展览和参观体验。这种体验可以帮助孩子们成功地把握和应对童年时期的各种挑战。“动手!欧洲”国际儿童博物馆协会及其年会为博物馆行业提供了一个可以分享经验的国际平台。“动手!欧洲”国际儿童博物馆协会以联合会员的身份和这一领域的专业知识为促进儿童博物馆事业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无与伦比的国际视野。



本文节选自《博物院》杂志2019年第3期。


国家级博物馆行业学术期刊——《博物院》杂志为双月刊,由中国科学院主管,科学出版社主办,首都博物馆、天津博物馆、河北博物院协办。它为全国文博界、相关专业院校师生及广大文博爱好者们,提供一个交流、学习、互动的新平台。


相关阅读


国家级博物馆行业学术期刊《博物院》正式创刊发行


(本期编辑:安 静)


640 (1).jpg

一起阅读科学!

科学出版社│微信ID:sciencepress-cspm

专业品质  学术价值

原创好读  科学品味

更多好素材,期待您的来稿

与科学相约 | 科学出版社征稿启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8739-1195759.html

上一篇:《中国科学》杂志社诚聘科学编辑:生命与医学科学、工程技术方向
下一篇:GaN基LED——高光效半导体照明与显示芯片

3 郑永军 黄永义 李燕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13: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