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出版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encepress 中国最大的综合性科技出版机构之一,科学家的出版社!

博文

教育前沿丨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式研究 精选

已有 5645 次阅读 2018-5-14 11:43 |个人分类:科学书摘|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冯惠敏, 科学出版社, 教育, 通识教育

 timg (1).jpg


2016 年12 月,习近平主席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我国有独特的历史、独特的文化、独特的国情,决定了我国必须走自己的高等教育发展道路,扎实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习主席的讲话重点指出,应结合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背景,构建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模式。2017 年1月,国务院印发了《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要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实行产学研用协同育人,探索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人才培养方式,推行模块化通识教育,促进文理交融”。可见,通识教育是中国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构建中国特色高等教育模式必须以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式为基础。

 

通识教育是美国大学通用的一种教育模式,20 世纪90 年代中期以来,它在中国得到了广泛推广。在引进和借鉴美国大学通识教育模式的过程中,由于中、美两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背景不同,我们不能完全照搬美国大学的通识教育模式,而应该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有所创新。

 

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 • 莱文教授在第四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上做了题为“通识教育在中国教育发展中的角色”的主题演讲,莱文校长指出,美国的通识教育模式对中国教育发展具有借鉴的意义和价值,但是“每一种教育模式都具有文化的适应性,通识教育模式也是如此。通识教育作为一种在美国具有悠久历史的教育模式,对于中国而言,是一种在异域文化当中所发展起来的全新教育理念,不加变动而全部照搬到中国文化当中去是很难成功的。因此,在中国借鉴美国的通识教育模式,必须具有中国的特色,将这种教育模式移植过来必须进行改革,而这种改革必须是一个渐进、创新和适应的过程,而非一个生搬硬套的过程”。

 

经过20 年的发展,中国大学从理论到实践对通识教育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然而,毋庸讳言,目前各大学的通识教育实施情况并不十分乐观,许多大学通识教育的改革流于表面,难以深入下去。总体而言,当前中国大学通识教育实践存在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各层次高校通识教育模式趋同。


通识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完整的人”,使学生具备较为合理的知识结构、能力结构和高雅情趣,这是被各高校普遍认同的通识教育理念。但是,由于历史传统、学校水平和学校类别的差异,各高校实施通识教育的途径和方式也会有所不同,而不是千篇一律、人云亦云,不论什么层次、什么类型的高校都采用同样的通识教育模式。各高校应该探索适应本校实际、具有本校特色的通识教育模式。比如,目前中国研究型大学主要采取哈佛大学的核心课程模式推行通识教育。核心课程模式对学科的综合性、教师的知识面及跨学科教学水平要求都极高,但是许多单科性大学、非研究型的地方院校,甚至少数高职高专也仿效哈佛大学的核心课程模式推行通识教育,这就不免有东施效颦之嫌,其实施效果可想而知。

 

第二,未考虑通识教育实施背景差异,照搬美国大学通识教育模式。


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除了教育政策本身的影响之外,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背景因素的影响作用也是不容忽视的。通识教育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实施和发展必然受到国家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和教育等背景因素的影响。

 

中、美两国的政治体制不同,经济发展阶段不同,文化和教育背景迥异。这些差异决定了我们在推行通识教育的过程中,要结合中国的实际具体地考量,不能盲目照搬美国的模式。有些高水平大学可以采纳美国大学的完全通识教育模式,而大部分高校因为不具备实行完全通识教育模式的条件,可能更适合采取通专并重的通识教育模式。

 

另外,美国通识教育历史悠久,通识教育理念深入人心,通识教育教师本身都是在通识教育的模式中培养出来的,其知识面相对广阔,跨学科教学能力较强,再加上美国大学教授的合作性较强,因此,核心课程模式在美国大学实施顺利。而中国长期以来推行的都是苏联的专业教育模式,教师知识面相对狭窄,通识教育教学能力相对较弱,因此,即使是在一些研究型大学,在推行美国的核心课程模式时,教师自身通识教育的局限性,也影响了核心通识课程的实施效果。同时,中国大学的教师习惯于各自为战,团队合作教学意识较差,因此,美国广泛采用的核心课程模式在中国实施的效果并不理想。

 

再有,中国高等教育的学生规模与生师比都远大于美国,特别是与美国私立大学相比,两国高校学生规模差异尤为明显。中国大部分高校都参照哈佛大学核心课程模式对本校通识教育进行改革,但哈佛大学在校本科生总数仅1 万人,班级人数普遍较少,小班教学、课堂讨论等通识课程教学方式都能够顺利开展;但是中国高校班级规模普遍较大,通识课常常“人满为患”,通识课教学只能采取大班讲授的形式进行,并且由于很多学生没有认识到通识教育的重要性,把通识教育课程当作营养学分,很多学生上课不积极参与互动,当然大班讲授的形式也不便人人参与互动,因此,核心课程模式在中国推行的效果并不十分理想。

 

那么,中国、美国大学通识教育的实施背景有哪些差异?如何探索适合不同层次学校特点的通识教育模式?中国大学在探索通识教育模式中有哪些尝试?


这些问题将是本书力图解决的主要问题





书中一些关于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式的理性思考


中国大学的通识教育模式主要源于对美国通识教育模式的引进和借鉴,但由于中美两国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背景的差异,中美大学实施的通识教育有所不同。


美国大学主要通过通识课程体系建设和具体课程教学来推行通识教育,并且非常重视通识课程教学,尤其是每一门通识课程具体的教学方法,如采取跨学科教学、小班研讨等多种方法进行教学。


中国大学因学生规模过大、通识文化底蕴不足、师资不足、缺乏教师培训等,难以针对通识课程教学提出严格要求。因此,中国大学通识教育更加倾向于建立一个较为完善的通识课程体系,而对于课程体系建立以后的具体课程教学方式、教学效果缺乏关注。


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大学若照搬美国通识教育模式全面推行通识课程建设远不能达到美国大学通识教育的效果,只能在推行通识课程建设的同时,通过其他通识教育模式进行补充,如采取书院制、隐性课程等方式。目前中国部分高校已经开始积极进行多种通识教育模式的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针对中国大学通识教育的实际,本书提出几点思考。


1. 逐步推广、分类实施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初步建立使中国经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中还有相当一部分以低价劳动力为竞争优势的加工和制造业生产,还有较大的技术熟练工的需求,对这部分人进行的教育不一定采取通识教育的模式。但是,中国经济的发展,迟早要跨越以低端制造业为主的阶段,步入以信息产业为主的高端阶段,要实现这一长远目标,必须逐步推行通识教育,以培养一批具有创造性、创新能力的人。为此,我们在推行通识教育时,要对不同层次、不同类型、不同水平的学校区别对待:从一些高水平大学中选取条件较好的院校进行高校管理体制改革,积极构建以核心课程为主基调的高质量的通识教育办学模式,实现管理制度的创新,逐步建立适应通识教育模式的新体制,发挥示范效应;条件不成熟的院校可以探索适合自身特点的通识教育模式。


2. 设立通识教育专门机构加强指导

 

在美国,很多活动是通过民间组织和团体来推动的,而在中国,许多活动没有政府的组织和推动是很难实行的。在美国,通过对通识教育的广泛讨论,很多教师对通识教育产生了兴趣,自觉地成为通识教育的推动者。而在中国,各高校领导及广大教师对通识教育的认识还不够深入,参与通识教育的自觉性还不够强,因此,建议教育部设立通识教育管理专门机构,各省和各高校也应该成立相应的专门机构,开展通识教育的推动工作,给予一定的经费支持,帮助各高校协调通识教师资源的互惠共享。另外,积极引导社会中介等民间组织参与通识教育改革,创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大力推动通识教育的开展。


3. 加强核心课程建设,把师资队伍建设作为打造核心课程的突破口

 

核心课程是高水平大学实施通识教育的主要模式,加强核心课程建设,提高核心课程建设的质量是推进通识教育目标实现的主要环节。而制约中国大学核心通识课程发展的关键因素是高质量的通识课程教师极为短缺。一所学校通识教育的水平如何,关键在于是否拥有一批高水平的通识课程教师。通识教育的实施之所以困难,就在于与专业教育相比,通识教育课程教学对教师的要求要高得多。它要求教师既要有较高的专业学术水平,又要有较宽泛的知识面,同时还要具有运用不同知识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意识、方法和能力。而中国目前能够达到这个要求的教师非常少,根本无法高质量地完成通识课程的教学。

 

既然如此,加强通识课程师资队伍建设显得尤其重要:①注重通识课程的师资遴选。尽量选择有较深的学术素养、教学经验丰富、视野开阔的资深教师开设通识课程。②加强通识课程教师的梯队建设。我们要倡导名家上通识课程,但是名家是有限的,所以我们还要培养后备力量,要鼓励优秀的年轻教师开设通识课程,并组织他们到校内外进行通识课程的教学观摩,从校内外甚至是海内外优秀通识课程教师那里汲取经验,切实提高通识课程的教学水平。③加强通识课程教师的培训工作。一方面要通过培训扩大教师的知识面;另一方面要安排通识教育专家为不同学科领域的通识课程教师开设相关讲座,让通识课程教师更深入地了解通识教育的内涵、目的,帮助每名教师确定适合其课程特点的教学目标、教学方案。④帮助教师改进通识课程教学方式和方法。通识课程的教学强调教师与学生的互动,提倡小班教学。而在中国,由于学生人数众多,通识课程选修课多是大班教学,一个课堂上常常有200 ~ 300 名学生,这不利于学生进行主动式的交流。要改变这种局面,需要配备足够的助教,在课堂教授之后,分别组成多个小组进行讨论和交流互动。同时,教师要尽量减少灌输式的教学方法,采取情境式等教学方法,让学生多思考、多提问,从而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和创造性。



本文摘编自冯惠敏著《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式研究》绪论及结语,内容略有删减改动。




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式研究

作者:冯惠敏

责任编辑:孙文影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8.3

ISBN:978-7-03-054634-0


自20世纪90年代广泛推行通识教育以来,中国大学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初步形成了多种具有中国特色的通识教育模式,对人才培养及我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都产生了重要影响。


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式研究对中国大学本土化通识教育实践成果进行归纳与总结,将中国特色通识教育模式分为通选课模式、核心课程模式、大类培养模式、书院制模式、经典阅读模式和隐性课程模式六种类型,并详细分析了每一种模式的特点、实践及局限性。

(本期编辑:小文)



一起阅读科学!

科学出版社│微信ID:sciencepress-cspm

专业品质  学术价值

原创好读  科学品味

点击文中书名、作者、封面可购买本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8739-1113906.html

上一篇:师生相处之道:学生如何与教授相处?
下一篇:最新研究 | CaFeAsF材料在量子极限附近的输运行为

4 张鹰 赵克勤 刘浔江 籍利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1 15: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