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漫话茶——茶的起源(下) 精选

已有 6250 次阅读 2018-4-24 19:5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茶饮, 渐新世, 滇黔桂, 汉代, 云南省博物馆

 

漫话茶——茶的起源(下)

在富丽堂皇的云南省博物馆有一块品相一般的植物化石被放在显著的位置,对于这块化石,解说词是这么说的:“1978年普洱市景谷县境内发现了‘第三纪景谷植物分布曲线宽叶木兰化石’, 3540万年前木兰科植物留下的历史痕迹是迄今唯一发现的未受第四纪冰期波及的山茶目,山茶种属及茶树植物演化的始祖,宽叶木兰化石的发现,为引证茶树最原始产地提供了古植物学依据(图1.)。一时间在景谷许多茶叶店也都会放上几块化石装逼格,以表明本店所售所茶叶源自远古,绝对正宗(图2.)。这段逻辑混乱,谬误百出的解说词是想说明,“云南景谷是茶树最原始的产地”,这也就是本文要问的问题:“茶”何时起源于何地。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厘清一个概念,茶属植物的起源和饮用茶习惯也就是“茶饮”的起源,前者属古植物学和植物系统演化的问题,后者属于考古学、历史学和植物学的问题。我们先来说茶属植物的起源。 一个类群或物种的起源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化石,现在学术界普遍接受人类起源于非洲就是因为在非州发现了一系列最早最原始的人类化石。茶属植物有没有化石证据呢?答案是肯定的。山茶属(Camellia)的化石从始新世到上新世在北半球许多地方都有报道Huang et al., 2017),最早山茶属化石可以追溯到日本山口县晚始新世地层(37Ma(Huzioka and Takahasi 1972 )。我国最早的山茶属化石是发现于广西南宁的渐新世晚期,这是一件木乃伊化(mummified)的木材化石,化石被定名为南宁山茶(Camellia nanningensis)。有了这些发现是不是就可以认为最早的山茶属起源于日本呢?我认为暂时还不能下这个结论,首先日本山茶属的化石是一枚叶化石,保存较差,作者仅仅进行了简单的描述没有展开详细的研究,其鉴定的可靠性有待进一步考证。南宁山茶有详细的解剖学证据,这篇文章的作者之一,Alexei Oskolski是俄罗斯的著名木材解剖学的专家,我比较信任他的工作,可以肯定这个木材化石属于山茶属。


除了化石以外,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推论一个类群的起源呢?答案也是肯定的。通过分子生物学和分子钟的研究,也可以推算类群的起源时间。最近有两篇文章都认为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的起源的时间大致为渐新世(Yu et al., 2017; Xiang et al., 2016),而山茶属就是亚热带常绿阔叶林的主要成分。结合化石和分子生物学的证据可以认为:3300万年以来,以壳斗科,樟科为主要建群种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就是东亚主要植被类型,在云南被发现和报道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就有27个之多,其中也有山茶科的种类被发现和报道。广袤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为山茶属植物起源演化提供了最好的环境背景,可以推论山茶属起源于东亚亚热带地区,但是目前的化石证据尚不能确定山茶属起源的具体地点。


图3. 山茶属茶组植物的多样化中心(根据闵天禄1992绘制)

虽然我们化石证据尚不足以推论山茶属植物具体起源于何处,但是仍然可以利用植物地理学的一个基本原理进行一些合理的推测。原始类群最集中的地区和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一般就是认为是这个类群的起源中心。山茶属茶组(Camellia sect. Thea)植物有12种,6变种,这些植物在滇黔贵的交界地区最为集中,这一地区是山茶属茶组植物的现代多样化中心(图3)。研究山茶科植物的专家闵天禄教授认为:茶组植物自滇、 桂、 黔毗邻的亚热带石灰山区起源地向周围辐射状扩展其分布的过程中产生了不同水平的分化形成了现今丰富的种类并“ 占领” 了广阔的地域(闵天禄,1992)。这个区域内也有山茶属较早的化石记录。

综上所述,可以认为山茶属植物在3300万年已经出现在东亚的亚热带地区,滇黔贵交界的亚热带石灰岩地区最有可能是山茶属植物的起源地区。

说完山茶属植物的起源我们在回过头来看云南博物馆的“藏品”和景谷茶叶店的“镇店之宝”和山茶属植物的起源有和关系。先说说云南省博物馆的那个“藏品”,坦率地说那个化石保存非常差,完全达不到鉴定的条件。退一步讲,就算那块化石是宽叶木兰也不能证明山茶属植物起源于景谷。木兰和山茶在形态上有非常大的差别,就算没有受过植物学的训练也能够毫无困难地分辨出他们之间的差别,他们两者之间的亲缘关系就像猫和狗之间的亲缘关系。那些个镇店之宝的化石,和山茶属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有化石证据表明从渐新世末到现在景谷就一直存在着常绿阔叶林,为山茶属植物生息繁衍提供了广袤的生态空间,肯定是山茶属植物早期演化的地域。

“茶”不管你认识还是不认识,它就在那,就在东亚广袤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中,而且至少已经存在了3300万年。

和“茶” 悠久的历史相比,茶饮的起源的时间则要短得很多。人们是何时何地开始饮用茶,是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这要涉及到考古,历史,民族学和植物学等方方面面的资料。《尔雅》记载“是知茗饮起于汉世”,并且认为关于茶栽培的记述也是茶饮最早起源于我国四川的。方健先生通过考证文献提出:“战国以前无茶, 茶当起源于秦汉之际”的观点(方健,1998)。最新的考古学资料证实,汉代已经有了茶叶。西安汉阳陵陪葬坑发现了疑似茶叶食物残体,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吕厚远先生对保存在这些残体中的植硅体、植钙体和生物标志物进行了鉴定,认为这些残体就是茶叶(Lu et al., 2016)。汉阳陵是汉景帝刘启(公元前153-年)及其皇后王氏同茔异穴的合葬陵园,而且碳14 年龄测定,汉阳陵出土植物年龄约为2100年左右,与历史文献吻合。因此,从考古学证据可以肯定在2100年茶饮是起源的最小年龄了,方健 “茶当起源于秦汉之际”的观点应该是可靠的。

那么“茶饮”起源于何地呢?《尔雅》说是四川,从人们首先是利用周边的植物这个逻辑推断,凡是有茶属茶组植物分布的地点都有可能是茶饮的起源地。我个人认为,“茶饮”应该起源于文明程度发育较高的地区,因为和吃饱相比,饮茶的需求是在其次。云南是茶组植物的多样化中心,又有丰富的少数民族文化。云南及其邻近地区的原住民利用茶叶有着悠久的历史。然而,云南西南部古濮人等原住民和汉族的接触可能始于秦汉时代(陈进、裴盛基,2003),是谁教会谁利用茶,真有待于考证。

对于饮茶的起源,植物遗传学也有一些重要的发现。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李德铢和高连明等人的团队利用23对核基因组微卫星(SSR)标记对采自中国和印度的392份茶树种质资源(包括古茶树、茶树老品种和现代栽培品种等)开展了栽培驯化起源研究。研究结果表明:茶树可以分为3个遗传分组(茶树类型),即小叶茶(主要分布于中国除云南以外的各省区)、中国大叶茶(主要栽培于云南省及周边国家)和印度大叶茶(主要分布于印度阿萨姆地区),这三个品种很可能是在中国云南,东南部和印度阿萨姆三个不同地区独立驯化起源的, 中国东部和南部地区很有可以是小叶茶的栽培驯化中心,而云南西部或南部与印度阿萨姆地区分别是中国大叶茶和印度大叶茶可能的栽培驯化中心(Meegahakumbura et al., 2016)。也就说在人们知道茶饮以后,上述三个地方独立培育了自己的茶叶品系。

啰里吧嗦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有下面这4点干货:

1)山茶属植物在3300万年已经出现在东亚的亚热带地区,滇黔贵交界的亚热带石灰岩地区最有可能是山茶属植物的起源地区;

22100年以前已经有了茶叶,茶饮起源不早于秦代,不晚于西汉;

3)中国小叶茶,云南大叶茶和阿萨姆大叶茶是独立驯化起源;

4)目前尚不能肯定茶饮起源于何处

参考文献:

方健,1998。战国以前无茶考,中国农史,176-14

闵天禄,1992。山茶属茶组植物的订正,云南植物研究,14115-132

陈进、裴盛基,2003。茶树栽培起源的探讨,云南植物研究,Supple. XIV:33-40

Huang et al., 2016. Camellia nanningensis sp. nov.: the earliest fossil wood record of the genus Camellia (Theaceae) from East Asia, Journal of Plant Research DOI 10.1007/s10265-016-0846-8

Huzioka K, Takahasi E (1972) The Eocene flora of the Ube coalfield, southwest Honshu, Japan. In: Tanai T (ed) Tertiary floras of Japan, vol 2. Association of Paleobotanical Research in Japan, Tokyo, pp 1–88

Lu et al., 2016. Earliest tea as evidence for one branch of the Silk Road across the

Meegahakumbura et al., 2016. ndications for Three Independent Domestication Events for the Tea Plant (Camellia sinensis (L.) O. Kuntze) and New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Tea Germplasm in China and India Revealed by Nuclear Microsatellite, PLoS ONE, DOI:10.1371/journal.pone.0155369

Tibetan Plateau, Scientific report, 6:18955 | DOI: 10.1038/srep18955

Xiang et al., 2016. Biogeographical diversification of mainland Asain Dendrobium (Orchidaceae)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the historical dynamics of evergreen

broad-leaved forests, Journal of Biogeography, 43:1310-1323

Yu, et al., 2017.  Insights into the historical assembly of East Asian subtropical evergreen broadleaved forests revealed by the temporal history of the tea family. New Phytologist, 215(3): 1235-1248.

后记:在去年的一篇博文漫话茶叶中写了(上),这相当于给自己挖了坑,虽然说没有人问我(下)在哪里,但是我自己却一直惦记着。当我准备这个(下)的时候,我却发现这难度不亚于写一篇研究论文,找了不少文献,也看了不少文献,今天终于填上自己挖的坑。

补充一个信息:博文发表后有朋友告知,安徽农业大学在今年3月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了一篇茶基因组测序的文章,其中一个结论是:小叶茶和大叶茶分化的时间是38-154万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110706.html

上一篇:一段不该被忘却的中国植物学研究史
下一篇:我的猪倌生涯

9 尤明庆 张珑 黄永义 杨正瓴 冯大诚 赵凤光 赵克勤 张晓良 李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1 06: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