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洗澡、老鼠和电报——墨脱考察追记之十 精选

已有 3774 次阅读 2017-8-13 16:07 |个人分类:墨脱考察追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墨脱,考察,演替,老鼠

看这个题目您是不是说这三件毫不相干的事情怎么扯到一起了呢?是的,洗澡、老鼠和电报是三件毫不相干的事情,把在它们扯到一起,是因为在墨脱的考察中,这三件事情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 洗澡

先说说洗澡吧。在墨脱考察的第一阶段,我们以背崩村为基地,向四周扩张。我们通常是带上一个星期的粮食,雇上几位老乡做向导就向密林深处而去,一周以后带着采集的标本回到背崩。回来之后,除了处理标本之外,另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洗去一身的臭汗。墨脱自然是没有澡堂子的,也没有带卫生间的标准间,我们的洗浴就在住地外的空地进行。穿上一个裤衩,从水井打来井水,洗浴就开始了,奇怪是事情也随着就开始了。我们一开始洗澡,全村的男女老少陆陆续续汇集了过来,围观我们洗澡,有一个小朋友甚至爬到地上往上看。连续几次考察回来的洗澡都是如此,搞得我们十分不解。我自认为我们三人这点小身板,腹部无八块肌肉,可看性都极差。而当地的妇女们十分开放,常常在水井边敞开洗浴,敞胸露背。有一次剑云(俞宏渊)去担水,遇到几位妇女在井边洗澡,吓得跌跌撞撞的跑了回来。奇怪的是村子里妇女们的的洗浴却无人围观。慢慢的我们和老乡们熟悉了,有一次在考察回来路上,想到洗澡又要被围观,忍不住问我们向导这是怎么会事。老乡这才告诉我们,当地的风俗习惯,男人是不能露胳膊和大腿的,而妇女们洗澡时敞胸露背是可以接受的。My God! 不经意间我们竟干了伤风败俗的事情。于是乎,每次考察回来之后,无论是再累,我们都乖乖的带上换洗衣服和洗浴工具,走上2-3公里的路程,到远离村寨的水沟去洗浴。


2. 老鼠

我是搞古生物的,看惯了地球上各种生物的起起落落,形成了一个基本的观念即: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物种可以永久称霸世界。三叶虫、恐龙都是曾经是地球的霸主,最终都逃不出被取代的命运。今天地球的霸主,不可一世的人类,也只是地球上过客,最终要被其他生物所取代。想一想谁会取代人类成为地球上新的霸主呢,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我在百度上输入“谁会取代人类成为地球上新的霸主”,竟然出现46200个结果,答案五花八门,但是有三种生物比较集中,即老鼠、蟑螂和蚂蚁。在墨脱和鼠儿们长期的相处过程中,我就得出一个结论,老鼠终将会取代人类成为地球新的霸主,因为他们适应能力强,繁殖快,另外还带着几分的聪明和狡诈。

墨脱的老鼠无处不在,人们和鼠儿们不得不共同生活在一片蓝天下。刚到墨脱的时候,看到村寨外都一排排的小房子,一开始我不理解这是做什么用的,问了老乡以后才知道,这是老乡专门存放粮食的粮仓(图2)。墨脱老鼠太多,门巴族的房子又比较开放,家里也没有柜子之类的东西,如果把粮食放在家里,鼠儿们几乎能把粮食吃光。不得已老乡们在村外修建了专门存放粮食的小房子。这种房子是悬空的,柱子与房子之间有一块圆形的石头(图2)。这样的设计除了隔湿,保持粮食的干燥以外,那块比柱子宽大的石头取到了隔离老鼠的作用,老鼠要顺着柱子爬进房子,就要仰面朝天沿着石头的背面爬过去,目前老鼠暂时不具备这个功能。粮仓有效地保护了老乡们的粮食。

而在房子里鼠儿们就无处不在,让你防不胜防。在背崩我们借住在乡上的一间木板房里,这房子四面透风,各个房间之间用木板隔开(图1)。在这样的房子里,简直就是鼠儿们的天下,它们在这样的房子里自由的往来,觅食,嬉戏打闹。那时的背崩晚上没有电的,我们或者用蜡烛,或是用太阳能充电板的电灯照明。无论是那一种,也能为我们提供在12个小时的照明时间。我们的灯一熄,鼠儿们的party就开始了。鼠儿们的party分三个阶段,即觅食、嬉戏和drinking。在第一阶段,鼠儿们在各个房间忙碌的穿梭,时而伴有咀嚼的声音,这个阶段大约持续1个多小时。第二阶段咀嚼的声音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嬉戏打逗的声音。第三个阶段是活动的尾声,忙碌了几个小时的鼠儿们,打算喝一点,然后party over了。这样的活动天天在我们的房间上演,我从鼠儿发出的声音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喜怒哀乐。大部分时候,我们和鼠儿们是相安无事的。但是有时候鼠儿真的很过份,有一次孙航和剑云去县城去电报(后面要提到电报),我一个人在家,鼠儿们的party按时开始。Party一开始,鼠儿们就敏锐地察觉到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于是它们决定探测一下,这个人的身体是否可以成为一顿大餐,几只胆大的鼠儿,居然跑到了我的脸上。我大大地吆喝了一声,随即打开了手电,才吓跑了鼠儿们。他们发现我还活着,也就放弃了把我作为大餐的想法。

在墨脱做饭是一件很费事的事情,我们的通常是做一顿饭要吃两餐。刚到墨脱的时候,不知道鼠儿们是如此的猖獗,我们的剩菜剩饭不做任何防范地放在桌子上,结果鼠儿们就在我们的面前,享用了本该是属于我们的剩菜剩饭。这个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因为第二天我们通常是吃点剩饭就要匆匆赶路。鼠儿们虽然没有把我们的饭菜吃完,尽管墨脱物资非常匮乏,鼠儿们吃过的东西,我们也不想再吃了。这样,我们就不得不重新做饭,这要花上很多的时间,给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吃完饭以后,就是把剩菜剩饭收拾好,不让鼠儿们享用。我们水桶里的水是鼠儿们drink的首选。在鼠儿们party第三个阶段的主要内容就是跑到我们的水桶里来喝水。在背崩水是不缺的,打水仅仅是花下点气力的事情,本着以鼠为善的原则,桶里的水,它们喝了就喝了,我们一般不加干涉。有一天,我们三人突发奇想,想看看老鼠掉到水桶里的反应是什么,于是我们把水桶的水位调节到一个鼠儿们即够得着,又有一点风险的位置。鼠儿们的party照旧上演,我们三人躺着在床上,静等第三个阶段的到来。大约两个多小时后,果然有老鼠来喝水了,果不其然,扑通一声响,有一只老鼠掉到了水桶里。我们三人一阵激动,打开手电筒,照向水桶,看见一只老鼠在水桶中绝望地游着。尽管鼠儿的小眼睛,透着哀求的目光,我们决定不帮它,谁让它动了我们的drink呢。我们估量了一下水位,认为这只鼠儿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离开水桶的,于是,我们三人回到床上梦周公去了。第二天,最早起床的剑云一声惊叫,吓醒了我们,原来水桶的老鼠死在了水桶外面。我们三人围绕老鼠如何离开水桶,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最终形成了两种假说:假说一,水桶里的老鼠不甘心在水里坐以待毙,奋力一跳离开了水桶,但是终因体力消耗过大,死在了桶外。这个假说肯定是得不到物理学理论支撑的。跳跃是靠的是反作用力的,老鼠在水桶里是没有反作用力可以借助的。假说二,鼠儿们组织了救助,具体的实施方案是一只老鼠爬在水桶的边缘,将尾巴伸给了水桶中的老鼠,然后水桶中的老鼠借着这个尾巴爬出水桶,爬出水桶后,也因体力不支,毙倒地上。这个假说也有许多说不通的地方。直到今天,我也没有想明白,水桶的老鼠是如何离开水桶的。

3. 电报

现在最方便就是人们相互间的联系了,电话,邮件,QQ, 微信能够满足人们通信联系的需要。而上个世纪电报是远距离通信联系的主要方式。电报是个什么什么东东,对于80后,90后的网友,我还得费一番口舌。电报是在上个世纪远距离通信联系的一种主要方式,将文字转换为编码然后用电信号的方式将编码发出去。今天人们之间通信联系的手段已经十分发达,电报早已经被淘汰。

在之前的墨脱考察追记中,我多次提到过墨脱十分偏远,人迹罕至。我不知道“穿越”这个词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是用穿越来形成在墨脱的感觉十分恰当。有一次,在考察途中,借宿地东村,晚上和老乡们一起喝酒,喝着喝着老乡们就唱起了歌,歌声初起的时候,我以为我听错了,后来仔细确认发现自己没有错,老乡们是在歌唱敬爱的华主席,墙上华主席的标准像依稀可辨。那个时候可是1992年,党的领导人已经经历了胡耀邦、赵紫阳和江泽民的更替。你听着歌唱华主席的歌声,看着墙上华主席的照片,仿佛是穿越到了7080年代。

在墨脱要发电报也不那么容易,我们在背崩村要发电报,要走上30多公里,到墨脱“县城”去发电报。把电文留给报务员后,又走回背崩,以后星期以后又走到墨脱去取家里和单位上的回复。在墨脱我们就是这样的方式保持着和单位及家人的联系。

图1. 背崩村我们借住的小木屋

图2. 门巴族的粮仓

图3. 预防老鼠进入粮仓的“防盗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070919.html

上一篇:参加国际植物学大会的杂感

24 刁承泰 苏德辰 文克玲 陈楷翰 冯大诚 范振英 赵克勤 杜蒙蒙 朱朝东 王德华 张学文 张晓良 黄永义 白图格吉扎布 李雄 王凯 强涛 戎可 俞立平 张檀琴 hnjz aliala jul rdebu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18 18: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