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周浙昆

博文

菜米油盐话墨脱——墨脱考察追记之九 精选

已有 5174 次阅读 2017-6-4 10:29 |个人分类:墨脱考察追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政府, 墨脱, 吃供应, 菜米油盐


我的《墨脱考察追记》写到现在,该给网友们交代一下在墨脱近10个月的考察中,我们是怎么解决菜米油盐问题的。1992年的墨脱不通公路,所有的物资都是靠人背马驮运进来的,在墨脱物资匮乏,拿着钱也买不到东西。10个月的考察,是不可能带够10个月所需的菜米油盐。怎么办?不是有一句话,叫做有困难找政府吗。所以到达背崩稍事休息后,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赶往30公里以外的墨脱县政府所在地——墨脱村,找政府解决菜米油盐的问题。由于我们执行的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重大项目,西藏各级政府对考察都非常支持,从自治区政府到林芝地区政府都给我们开了介绍信。在墨脱见到县长,我们呈交了介绍信,并陈述了在墨脱的工作提出了我们的要求。县长表示支持我们的工作,给我们“吃供应”。所谓吃供应就是把我们菜米油盐的问题纳入到政府的保障体系中,这样我们可以当地干部一样,定量购买粮食和油、盐等生活必须品。

吃饭的基本需求解决了,下饭的菜就得自己想办法了。墨脱地广人稀,河谷地带气候适宜,但是当地老乡基本没有种菜习惯,当地的干部偶尔种一点,品种也极为单调,仅有冬瓜和辣椒两样东西最为流行,这两样东东也就我们常见的下饭佳肴。记得我们曾经搞过一个辣椒宴,炒辣椒、凉拌辣椒、舂辣椒再外加一个辣椒汤。偶尔村子里有老乡买鸡或鸡蛋,我们便趋之若鹜。墨脱这个地方,物资匮乏,贵是一会事,主要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拿着钱也买不到东西呀。

困难的环境最能激发人的聪明才智,有一次去买粮食的时候,看到有黄豆我们就萌生了用黄豆做豆腐和发豆芽的想法。但是点豆腐得要卤水。孙航说就是卤水点豆腐的基本原理就是蛋白质遇到碱就凝固、沉淀而已,只有碱就能点豆腐。可是上哪儿有去找食用碱呢。还是孙航想到粉笔是石膏做的,而石膏含有碱,用粉笔能点豆腐。在一次压完标本后,又一次面临盘中无物的时候,我们决定试试粉笔点豆腐。于是买来了黄豆,借来石磨,又找小学校的老师要来的粉笔。这位老师问我要粉笔做什么,我告诉她做豆腐。这位藏族老师一脸的困惑,完全没有理解我说的什么,可怜的汉语老师,一定是在怀疑自己的汉语水平出了问题。说句实话,我对“粉笔点豆腐”这个脑洞大开的想法也是将信将疑的。几经折腾,豆浆磨好了,煮开了,孙航将粉笔灰撒进豆浆里。我们大眼瞪小眼地盯着豆浆,慢慢地看到豆浆沉淀了,接着有把豆花状的东东捞到一块布上,包扎起来,放上重物挤压沥水,到了第二天,终于看到了豆腐,“粉笔点豆腐”成功了。吃着豆腐的时候,我偷偷地抹了一把眼泪,我被孙航的聪明才智所深深的折服了。尽管一斤黄豆仅做了出半斤豆腐,但是在墨脱能吃到豆腐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发豆芽比做豆腐要简单太多,可是我们没有时间照顾和等着豆子长成豆芽。

人逼急了会激发聪明才智,饿急了脸皮会变厚。每当盘中无物的时候,我会在院子里游荡,看到认识的干部就会上去搭讪,三句话就要绕到人家的菜地上,接下来的结果就是人家主动开口问是不是又没有菜吃了,回答当然是Yes, 然后就拿着冬瓜或者的辣椒回来了。《看病难在墨脱》中那位得了阑尾炎的女老师就是我经常搭讪的对象。

脸皮厚就算了,在墨脱认识我的人也不多,更何况认识我的那两位,比我也好不到那儿去。更严重的问题是道德水准下降,遵纪守法的观念淡漠。我向各位网友坦白,在墨脱期间我及其同行的考察队员做过一些违法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事情。比如在德阳沟(参见《德阳沟纪行》),为了完成考察任务,射杀过羚牛。虽然不我扣动的扳机(我也没有那个本事)但是我参与了密谋的全部过程,至少算得上一个从犯。在汗密我们吃过老乡射杀的黄羊(顺便说一句黄羊肉鲜嫩无膻味,十分上口,强烈建议搞动物科学家应该开发一下黄羊的饲养)。我们还用风格的雷管炸过雅鲁藏布江里的鱼(风格其人在《德阳沟纪行》和《墨脱的妇女》等文中均有记述)。这些“罪行”都是二十四年的事情了,弱弱地问一下熟悉法律的网友,这些个事情都已经过了追诉期了吧?我可是担惊受怕了二十四年呀。

作为植物学工作者当然也会从植物中想办法,会找点野菜下饭,比如采鱼腥草(则耳根)。那东西在墨脱可真多,遍地都是。遗憾的是我是死活吃不来这个东西。这东西对于我来说有一股臭虫捏死的味道。记得在汗密,唯一的一道菜就是豆瓣酱拌则耳根。我实在是吃不了则耳根,只有挑一点豆瓣酱吃。我记得我们向当地的老乡告诉我们一种蓼属植物可以吃,我们采来试过,口感确实不错,酸酸的,如果能够用点肉炒一炒,一定赛过腌菜炒肉。驻地附近如果有老乡杀猪,还会得到一个猪头和一副猪下水,这无疑是我们盛大节日的来临(关于猪头肉的来由参见《墨脱的狗》)。

1993年春节前,我们完成墨脱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下段的考察,从背崩转移到墨脱。这里是墨脱县政府的所在地,也就通常说的县城。当年的“县城”其实就是两排房子,用一位民工的“糙话”讲,这个县城一泡尿还撒不到头。现在从同事们带来的照片看,现在的墨脱县城已经是小有规模了。由于县政府把考察队也纳入到了吃供应的对象,春节临近的时候,我们接到通知去领“供应”,我记得那是每人半斤腊肉,两筒红绕肉罐头,几包咸菜。这么点东西,可把我们激动坏了。大年三十那天,我们磨了豆腐,做了刀削面,又用腊肉炒了刀削面。云南人春节喜欢吃炒饵块(东部叫年糕吧),在墨脱没有年糕就用刀切面代替。我记得是县上有个干部杀了一头自己养的猪,给了我们一点新鲜肉,我还做了一个水煮肉片,为自己准备了一餐“丰盛”的年夜饭。

就这样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我们用十八般武艺度过了墨脱九个多月神一般的生活。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727-1058947.html

上一篇:缅怀恩师吴征镒院士
下一篇: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一点体会(上)

17 戎可 李颖业 尤明庆 刁承泰 傅金城 迟延崑 李曙 陈楷翰 冯大诚 赵建民 杨正瓴 张晓良 forumkx zjzhaokeqin pppoe201 bebop Atrichu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5 07: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