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zcyzm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cyzm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博文

科学网助我进入“无我之境”(科网十年)

已有 3476 次阅读 2017-11-16 09:50 |个人分类:青椒|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前言:

       很早以前就想写这篇博文,但是阴差阳错,一直拖到现在。

       没事的时候看看科学网已经成为一个基本习惯,从科学网学到太多的东西,也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志不同道不合的对手(后者与前者一样可贵,通过定义反义词来定义自己也是很有效的方式)。

       前些日子有个科学网十年庆祝活动,正赶上我休博,没有凑上热闹,今天补上。

*********

正文:

       毫无疑问的,我本人是一个怀疑主义者,绝无坚定的信念,并且也并不以之为耻。对于某些大家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大多持保留的态度,这方面比较有代表性的博文包括《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带研究生三年的几点体会》。


值得一提的是,我本人的天性并非继承自家庭。我的老娘有着绝对的“玉碎”品质,与我的做事风格完全相反。文革中,姥爷在操场上被红卫兵批斗,红卫兵逼着我老娘与姥爷划清界限,问她以后要走什么路。在文革那样的环境下,当时读初中的老娘给出的回答居然是“我爸走哪条路我就走哪条路”。我老娘做事情大多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我遇事时首先想到的是狡兔三窟见风使舵......惭愧。


       因为没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做事的效率其实是比较低的,走了不少弯路。我在科学网写的不少东西都暴露出天然的矛盾,比如《忍不忍心见又一位青年才俊沉沦?》,《学校对学生是不是狠了点?》。这些问题很多时候我也搞不清楚该究竟如何去面对,或者如何去解释,只是发表一些看法。发表这些看法,很多时候只是希望理清楚自己的思路,告诉自己如何去应对,而并非想要教育或者影响别人。

*********

       本人所发表的博文,还有一些被认为是比较邪恶的,最主要的原因的是本人就职于西交利物浦大学,一个学费8万8的(贵族私立三本)高校,而本人的不少博文表示赞成西浦的制度。大家对我博文的不满意是可以理解,就连本人的合作伙伴也从不给我留面子,直接说西浦就是来赚钱的。我个人对这些关于赚钱的说法倒并不在意。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是不是提供了有质量的服务,如果它提供了你想要的,赚钱是应该的,也是最正常不过的。

       但是,大家依然有意见,受攻击的博文也不少(比如《也说大学学费贵不贵:好好掰扯掰扯》)。网上的人身攻击就是骂你或者损你两句,其实也没经济损失。我开始也挺恼火,但现在已经慢慢毫不在意了。是的,本文开头所说“无我之境”说的就是这件事。谁在网上骂我我也不上火。好像网上的我和真实世界中的我是撕裂的。比如某位同学说我“屁股决定脑袋,昧着良心”,而我的回答竟然是:“可以这么说”。(见博文《国内全英文授课的问题以及个人看法》),展示出本人脸皮之厚;而且,如前所述,本人并不以之为耻。

       本质上,我对那些评论毫不在意。我那样回答只是想结束与这些人的对话。我自己其实感觉不到丝毫的攻击。物理世界中的我通过科学网来审视自己,重新探索认识这个世界;而科学网上那个注册ID,只不过是一个媒介,丢人也只是丢ID的人,与现实世界的我无关。

       另一方面,我个人其实也在刻意的切断科学网中那个ID与我周边现实世界的联系。我从不在微信朋友圈和学校散布我在科学网的博文。我希望科学网对我而言停留在纯粹的虚拟世界里,这样,我才能通过与科学网的互动尽可能客观的看待自己。(当然了,这里所谓“客观”,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个人主观世界所认可的“客观”,想要完全跳出自己的认知世界做到完全中立是永远不可能的。)

********

       记忆中,西方哲学著作中有本我、自我、真我、超我等等不同的我。而东方著作似乎更倾向于“无我”。考虑到东西方做事的风格不同,前者(本我、自我、真我、超我)很可能就是后者(无我)的离散化和具体化。而科学网,对我而言就是促使“我”的精神世界不断演化(evolve)的修炼之所。

       祝科学网,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

后记: 欠了一屁股的债了,得集中精力好好干活一段时间了。下面休博半年。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2469-1085453.html

上一篇:西浦9:世界著名高校的门槛
下一篇:西交利物浦大学要招聘一名生物信息学教师

11 武夷山 罗汉江 刘洋 史晓雷 刘建彬 黄仁勇 李颖业 蒋新正 彭真明 张晓良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05: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