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学术出版中的志愿者

已有 731 次阅读 2021-9-15 15:26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Haseeb Irfanullah          译者:田峥峥          校译:贺琳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1/07/21/lets-talk-about-the-volunteers-in-scholarly-publishing/


早在1998年,我就发表了第一篇经同行评审的文章,但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成为同行评审员。2005年我为《美国植物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做了第一次审稿,那已经是我在利物浦大学完成博士学位的一年后,并且已经发表了几篇博士研究的文章。2006年,我第一次加入编辑部,当时《孟加拉植物分类学杂志》(Bangladesh Journal of Plant Taxonomy)设立了一个新的执行编辑岗位。2009年,我开始通过国际科技出版物提供网络(International Network for the Availability of Scientific PublicationsINASP)的AuthorAID项目(主要为中低收入国家的研究人员免费提供支持)指导年轻研究人员。2011年,INASP和孟加拉国科学院(Bangladesh Academy of SciencesBAS)为孟加拉国研究人员组织了关于研究交流的培训——这是我设计和主持的首次活动。

尽管我一直对学术交流充满热情,但我从未把它当成一种职业。为了使自己和家人免受新一轮疫情的影响,我呆在孟加拉国的家中,此时,我开始思考:学术出版中个人的志愿服务究竟是怎样的?

 

我们想象有一份正在为期刊起草的手稿,我们可能会看到围绕它展开的第一组志愿活动。除了在朋友或同事的帮助下分析数据集或绘制出更好的图表外,早期研究人员还经常把他们的手稿草稿拿给同行或所在机构的资深同事看,让他们来评判该手稿的质量,这些非合作作者向年轻同事提供建议则是出于善意或学术责任。许多研究指导计划也促进了类似的互动,但其形式更正式一些——AuthorAID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约13250名学员和850名导师,他们大多来自世界的南端,且分散于广泛的学科,而Gobeshona青年研究员计划(Gobeshona Young Researcher Program)则专注于孟加拉国的气候变化研究。

一旦稿件被提交给期刊,我们将看到第二组志愿活动。许多期刊的主编、管理编辑、执行编辑、栏目编辑和助理编辑都是志愿者,编委会成员也是如此。他们提供服务可能是因为觉得有责任帮助指导他们所在领域的文章,因为这与期刊声望有关,或是因为这个职位是对他们学术水平的认可,抑或仅仅是出于利他主义,或者是以上原因的组合。

匿名的同行评审员,作为期刊出版系统中最无私的志愿者,也受到类似动机的驱动。当然,在他们脑海中,可能存在着一种潜意识交易。由于各学科都是封闭的系统,学者们审阅他人稿件的同时,也期望他们在发表自己的稿件时,某个地方的某个人也能为他们做同样的事情。这就是我为什么把同行评审看作是“善报”的一个例子。

当然,“开放”同行评审的概念给以往匿名同行评审带来了新视角(随着我们对强权话语意识的增强,期刊现在正努力取消“盲审”一词),这与最近预印本服务器的兴起和正在进行的开放科学运动相吻合。过去几年内,许多期刊鼓励提交注册报告(Registered Reports,实质上是一份研究计划,内容包括研究问题、研究设计和方法论、以及详细的结果分析计划,注册报告的提交是为了方便同行评审员对研究的提前把关,从而有效保证最终研究结果和研究结论的客观性及准确性),采用两阶段的同行评审制度,在数据收集之前增加对研究设计的同行评审。这些例子都显示了同行评审相关志愿服务的多样化趋势。

文章发表后,有三种不同但相关的志愿服务路径构成了第三组志愿服务。在第一条路径中,感兴趣的研究人员自愿通过社交媒体传播新文章,这确实增强了新出版物的影响力。出于个人请求,作者通过电子邮件或社交媒体与世界各地的同事和研究人员分享他们发表的文章,否则非期刊订阅者可能无法获得这些文章,这就形成了另一条路径。当作者在其新稿件中引用一篇原创文章,并提高了原创文章作者以及发表文章的期刊的声誉时,又出现了一条路径。

第四组志愿服务可在与学术出版相关的学会中看到。虽然个人或其组织需要支付费用才能成为这些学会的成员,但他们自愿代表这些学会参与许多活动。例如,除了作为学术出版协会(Society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SSP)的成员外,SSP成员还可以在13个不同的委员会中任职。此外,SSP导师计划(SSP Mentorship Program)促进协会成员作为导师自愿向被指导者提供专业建议。

SSP组织的许多会议、培训课程和网络研讨会经常要求其成员和非成员参与者支付额外费用,以负担活动成本和组织运行费用。但是,作为更广泛学术产业的一部分,主持人、顾问、演讲者和小组成员都是自愿提供时间、技能和知识的。非组织性的学术出版活动,如一年一度的“从研究者到读者”会议(Researcher to Reader Conference),也会向其志愿咨询委员会成员寻求建议和支持。

作为第五组志愿服务,许多期刊出版商得到了实习生、研究生或短期志愿研究员的支持。学术出版基金会、索引机构、其他众多商业和非营利实体,包括初创企业,它们分别支持着学术出版的不同方面——从帮助作者检查稿件语言到改进期刊工作流程,再到创造机会提高期刊知名度——同时还会与身担不同职能的志愿者合作(例如分布在五大洲12个国家的15AuthorAID干事)。

第六组包括学术博客、杂志和播客,因为这些都是由撰稿人和嘉宾自愿参与推动的。例如,学术厨房(The Scholarly KitchenTSK),除了其志愿参与的“厨师”和编辑外,长期以来一直受益于其杰出的特邀作者,他们撰写了一些极有影响力的帖子。对TSK帖子发表评论的读者也通过发起或加入对话而做出了宝贵贡献。同样,通过自愿参与社交媒体上的众多讨论,研究人员和期刊出版专业人员也将讨论向前推进,由此往往能对一个问题提供360度全方位的视角。

第七组,也是最后一组,可能是我们通过参与不同机构对学术交流进行的研究和评估而做出的自愿贡献。当我们填写在线调查问卷或回答访谈问题时,我们帮助研究人员或项目人员对某一问题产生新的理解或确定新的方向,这些反过来又被转化为关于研究交流新的组织战略、计划和项目。

 

现在我想知道,如果对所有这些自愿贡献进行估值与货币化,目前257亿美元的学术出版产业会是什么样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304313.html

上一篇:后疫情时代的学术交流:开放、高效
下一篇:一家出版商统治行业?学术交流与科学研究界的整合趋势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0 2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