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出版商投资预印本

已有 2096 次阅读 2020-7-16 08:35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Roger C.Schonfeld & Oya Y.Rieger;  翻译:贺琳; 校译:宁莎莎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0/05/27/publishers-invest-in-preprints/


多年来,预印本社区为期刊出版系统开辟新的路径提供了一线希望,即速度和效率也许能够取代在许多人看来繁琐的编辑和同行评审的程序。最初于1991年发端于如高能物理等少部分领域的预印本,近年来已经开始在其他领域落地,包括生物医学。Ithaka S+R发布了一份预印本社区的重要发展的概述,这些社区正在努力解决一系列政策问题,因为他们正在寻求在有争议的信息环境中建立信任,并创建持久的商业战略。

Rob JohnsonAndrea Chiarelli最近研究了出版商应对预印本问题时所面临的选择。如今我们观察到,除了常见的围绕一个领域或一系列领域形成的预印本社区之外,近年来,所有的大型出版商都对预印本平台进行了投资。出版商正在将预印本仓储整合至其稿件提交的工作流程中,并采取了一种普遍的策略以夺回对预印本的控制权。

最早的预印本服务由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创设提供。“洛斯阿拉莫斯科学实验室出版了一本员工杂志《原子》(The Atom)。1974年,该杂志着重介绍了女性科学家,并选择了Julia Hardin作为封面人物。”

Springer Nature

Research Square于2018年推出,现今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预印本平台,截至2020年5月平台管理的预印本超过2万份。施普林格·自然是重要的少数投资者(minority investor),前施普林格·自然的开放获取执行官Rachel Burley是Research Square的总裁。去年,它开始了一项重要举措,管理提交给施普林格·自然精选期刊的预印本,即所谓的“In Review”服务。

In Review是一项预印本服务,使作者能够在提交论文时选择将论文在线发布。它还能够让作者和读者在论文同行评审的过程中,通过同行评审时间轴来了解稿件的状态。如果稿件未能被采用出版,相关的预印本仍然会保留在平台上,但不再关联任何期刊品牌或投稿流程信息。

施普林格·自然的目标不是在期刊网站和Research Square上的预印本站点之间提供一对一的链接。相反,预印本可以根据作者的选择存储于不同的位置。但是,对于那些Research Square上的预印本产出了在施普林格·自然平台上发表的论文时,就会有一个从预印本到终版论文(version of record)的链接。施普林格·自然的Steven Inchocoombe将此路径概括为“以论文为中心,而非以期刊为中心”。

施普林格·自然首先在其开放获取的平台(如SpringerOpen和BioMed Central)上引入In Review服务,因为据推测这些平台上的作者对该服务的接受度应该是最高的。未来,它还将推广至大部分甚至全部施普林格·自然的混合/传统出版模式的平台上。

实现这个服务的工作流程并不简单,特别是考虑到跨系统所需的互操作性。稿件提交系统是关键,作者通过该系统将论文提交给特定的期刊评审,并对编辑和同行评审过程进行管理。这些系统所支持的工作流程必须修改,以增加一个让作者选择是否将稿件作为预印本进行存储的选项。如果作者选择了预印本选项,系统必须相应地启动预印本的交存(包括稿件和其元数据)。同时这个过程必须和预印本平台上投稿的筛选机制(针对抄袭、学术伦理方面的考虑等)进行适当的互动。当稿件通过期刊的编辑和同行评审的过程,必须将更新的进度信息同步至预印本网站。最后,当论文出版后,预印本平台上将添加一个链接,如果稿件被拒绝或撤下,预印本的元数据也会以其他方式进行更新。总之,稿件提交与管理系统和预印本服务之间的前后衔接很普遍。

当前使用In Review服务的施普林格·自然期刊使用Aries/Editorial Manager作为其稿件提交平台。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因为一些观察者怀疑爱思唯尔在收购了Aries之后是否还能保持其中立性。但是,无论是经过了漫长谈判还是快速做出了决定,爱思唯尔的Aries现在支持使用施普林格·自然的Research Square进行稿件的存储而无需使用其旗下的社会科学研究网(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SSRN)。一些观察者将此看作跨出版商间的互操作性的一次有意义的胜利。

Inchcoombe很自然地将Digital Science称为“姐妹”公司,强调施普林格·自然和Digital Science的Figshare在未来一定会进行更加紧密的合作。考虑到对这种关系的质疑的声音以及Digital Science对其独立性强调的事实,从施普林格·自然方面听到对这种亲缘关系的性质的描述是有趣的。

Wiley

威利的Todd Toler明确地告诉我们:“我们非常支持预印本。”与上述施普林格·自然的服务非常相似,威利的Under Review服务使作者在其稿件被威利期刊编审的同时作为预印本存储。Under Review目前正在从年初的初步试点进一步推广,威利比预期更快地将其扩展至37种期刊(包括传统/混合期刊以及纯开放获取的期刊),以容纳更多关注流行病研究的期刊。由于这些服务,现在有超过三分之一向威利试点期刊提交的稿件以预印本的形式存储。

当作者同意提交预印本时,该预印本就会被存入威利旗下Atypon出版技术业务的Authorea协作创作平台。在该预印本上可以获得有关审稿状态和最终出版情况的信息,如果论文被拒稿,预印本的元数据就会清除与相关期刊的稿件提交过程相关的部分——这是稿件提交系统和预印本平台之间另一个相互关联之处。

由于这种工作流程的复杂性,试点项目自然会在某些方面受到限制。一开始,这项服务仅向威利的期刊提供。最终,它有可能面向所有Atypon平台的客户。有趣的是,如果出版商从Atypon转到Silverchair等平台,这些预印本是否也可以随之转移——或者它们是否会成为吸引出版商继续使用Atypon的一种粘性形式。目前,Under Review仅与一种稿件提交系统关联。威利的各大期刊使用几种稿件提交系统,目前为止,只有ScholarOne与Under Review的工作流程适配。随着施普林格·自然已经可以使用Aries在Research Square上进行交存,威利不久后应该也可以使用Aries在Authorea中交存。

Elsevier

尽管施普林格·自然和威利各自的平台Research Square和Authorea使用非常类似的投稿-整合模式,爱思唯尔在收购了SSRN后拥有了更加强大的组件。在2016年收购SSRN时,爱思唯尔不仅仅是购买一个技术平台,更重要的是拥有了一组特定领域的社区(或“研究网络”)。自收购以来,SSRN一直在继续发展这些社区,目前管理的社区已超过50个。

爱思唯尔2018年收购Aries Systems是相当重要的一步,该公司提供了一套出版流程解决方案,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上文提到的Editorial Manager,它是施普林格·自然的In Review系统的一部分。收购时SSRN的总裁Gregg Gordon在收购后的一段时间内也被委以Aries的一些职责。

正如Gordon上周向我们解释的那样:“我们从不认为预印本是已发表论文的替代品。”相反,与施普林格·自然和威利一样,爱思唯尔稳步发展其系统,将预印本和SSRN与Aries/Editorial Manager出版工作流程连接起来。

首先,爱思唯尔开发了FirstLook服务,使提交给期刊的稿件能够在SSRN上作为预印本被查看。目前约有60本期刊在使用这项服务,为它们在SSRN上的预印本创建品牌主页。细胞出版社(Cell Press)和《柳叶刀》(Lancet)(二者均为爱思唯尔出版物)已大量使用该服务,特别是流行病相关的研究。Gordon向我们强调,如果没有经过细胞出版社或《柳叶刀》编辑基本的编辑审查,任何与医学相关的内容都不会作为预印本发布。Gordon告诉我们爱思唯尔正在与其他出版商的一些期刊积极交流,向它们推出First Looks。值得关注的是接下来SSRN/FirstLook服务是否会与Aries/Editorial Manager之外的稿件提交服务整合。

FirstLook和In Review、Under Review的工作流程十分相似,即向期刊提交稿件,然后经过相对简单的编审,将其作为预印本交存同时进行后续的编辑步骤,包括同行评审。但Gordon认为FirstLook的不同之处在于预印本(及其作者)通过SSRN研究网络所体验到的社区元素。这使得作者可能会希望看到他们的成果能够得到更多具有建设性的参与,在期刊编辑过程的同时收到关于稿件的其他意见,从而在出版前对论文进行改进。目前还有一个试点项目,可以使用Aries/Editorial Manager工作流程将论文直接存入SSRN研究网络,而不需要通过期刊品牌的FirstLook页面。

同时,爱思唯尔一直在开发(但尚未发布)一种“从SSRN收录”(Ingest from SSRN)的工作流程,允许期刊编辑使用Aries / Editorial Manager在研究过程的早期阶段从SSRN上出现的研究手稿、论文集和预印本等内容中获取稿件。如果说有必要提供“垂直堆叠”稿件发现服务,是因为SSRN有一个活跃的预印本存储社区,这使得稿件在提交给期刊前就已得到关注。

SSRN正进一步与爱思唯尔的其他业务整合,例如与Mendeley、Mendeley Data、Pure和Plum进行内容交换。同时还尝试了与爱思唯尔于2017年收购作为bepress一部分的仓储服务Digital Commons进行集成。Digital Commons代表机构客户管理了大量的预印本,也许未来这些SSRN/Aries的部分整合也会延续至Digital Commons。

Taylor & Francis

如果说施普林格·自然和威利各自将预印本平台引入其论文投稿工作流程中,爱思唯尔正在建立论文投稿与其SSRN预印本社区之间的双向流动,T&F自2020年1月收购F1000 Research(以下简称F1000)起似乎一直在关注更大程度地改变其编辑流程的可能性。

F1000从各方面提供了上述其他出版商正试图在现有系统上临时配备的工作流程。正如F1000的Liz Allen向我们解释的那样,他们希望改变出版模式并为此做好了准备,因为它们并不打算重新调整旧系统。F1000可能因其出版后“开放式同行评审”模式和对资助者(如惠康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爱尔兰卫生研究署和最近的欧盟委员会)特定入口的强调而受到最多的关注。但是,就我们当前的目的而言,F1000最大的特点在于提供了一个优雅的出版流程,从投稿到预印本,从审稿到出版。一旦作者提交稿件并经过了基本的编辑审查,例如抄袭,其他人可能看作“预印本”的版本就会被“出版”,同行评审的过程就会启动。随着(开放式)同行评审的提交,作者有机会对论文进行修改。

F1000模式与其他平台采取的方法不尽相同。他们(暂时)还没有在开放式同行评审方面采取任何行动,同时他们很谨慎地解除被拒或被撤下的稿件的预印本与期刊投稿工作流程间的关联,以便其可以向其他期刊投稿。不过,这个基本的F1000工作流程似乎是T&F其余平台发展的方向。

考虑到这点,我们有理由作出预期:F1000可能代表了T&F希望其旗下其他更多传统的出版项目所采取的工作流程模式。F1000已经被其他出版商(如Emerald Publishing)用作开放出版工作流程的基础。值得关注的是,随着时间推移,T&F是否会将F1000的技术栈或其中的元素而不只是工作流程引入更大规模的使用。T&F购买的不仅是F1000的开放获取服务,还有可能在未来取代Atypon/Literatum、ScholarOne和Aries的技术栈,这种观点可能比一些人所认识到的更加值得思考。

Others

许多其他出版商也在经营预印本服务,其中大多数是试图建立预印本社区的学会,目前看起来还未与任何出版工作流程相关联。例如:

● IEEE运营的TechRxiv,包括电子工程、计算机科学和相关领域的技术研究;

 美国化学学会(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ACS)、英国皇家化学学会(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RSC)、日本化学会(Chemical Society of Japan)、中国化学学会(Chinese Chemical Society,CCS)和德国化学学会(German Chemical Society,GDCh)运营的ChemRxiv;

 美国地球物理联盟(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AGU)(与Atypon和Wiley合作)运营地球和空间科学开放档案(Earth and Space Science Open Archive,ESSOAr);

 美国政治科学协会(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APSA)(与剑桥大学出版社合作)运营的APSA Preprints。

附属于一个学会或一个联盟学会团体的预印本社区在扩大社区的学者网络元素方面有一定的逻辑。

此外,正如爱思唯尔对SSRN设想的那样,其他几家出版商也看到了将预印本用于论文发现的可能性。赛吉(SAGE)运营着一项名为Advance的预印本服务,专注于人文社会科学研究。Advance在Figshare平台上运行(其他预印本服务也是如此,包括几个学会的预印本服务)。论文一旦被批准发布在Advance上,就可以由作者选择投稿至赛吉的期刊。类似的,eLife最近也推出了一项服务,提交给bioRxiv的论文将被评审以确定是否能够在eLife上发表并在bioRxiv网站上接收公开评论。赛吉和eLife的例子都表明出版商正在将预印本服务看作论文发现的平台。

Observations

预印本并非都是积极的影响,一些观察者对预印本并无偏好,尤其是Kent Anderson在过去的一年里频频在会议和他的博客“The Geyser”上抨击预印本。他提出了一系列关于预印本对科学交流的文化和实践的破坏的论点。主要的出版商似乎并不同意:最重要的出版商纷纷支持预印本,并且各个主要的出版商都已经进行了大量投资。

当然,出版商对预印本有不同的想法,或是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但很显然,在充满挑战的系统环境中,最大的商业出版商都在努力扩展其出版流程以纳入预印本。

他们似乎有两方面的目标。首先,他们似乎会利用预印本来表明他们加快了学术交流的速度,而不影响同行评审程序及其所需的时间。他们不会因为从投稿到发表的时间线而遭受批评,而是可以辩称他们在论文提交后几天就发布了预印本,因为现在他们使用自己的服务发布预印本,而不是独立的第三方。他们还可以向质疑者证明编辑和同行评审过程的确切价值。

然而,也许更重要的是,他们正在将预印本纳入其出版工作流程,这使得他们有机会强调终版论文及其完整性的重要性。而且这将使他们能够最大限度从整体上地控制研究工作流程,包括数据集、协议以及研究和出版过程中的其他人工成果。如果成功的话,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版商将看到其下不受管理的最终出版物的预印本会越来越少,而更多的预印本将会在他们控制的服务和工作流程中。

作为引入这些工作流程的副产品,未来出版商可能会引入比现有的一些预印本服务更有效、更一致的质量控制层。对于学者和公众来说,这可能是出版商参与所带来的好处。鉴于只有50%~70%的预印本最终能在同行评审后的期刊上发表,因此,可以观察出版商是否会继续专注于他们希望发表的文章的早期版本,或者他们是否会扩展到他们所出版的其他格式类型的早期版本,如短论文或案例报告。

同时,出版商的参与伴随着不小的投资。除了购买或搭建预印本平台的费用外,工作流程和由此产生的平台整合方面的也花费高昂。一些主要的出版商正在着手改变现有的稿件管理系统,以实现与预印本服务关联的工作流程。T&F似乎采取了不同的路径,设想通过扩大F1000平台的规模以发现更多的灵活性。预印本平台的竞争态势将持续地引人关注,尤其考虑到爱思唯尔收购了Aries。

尽管出版商在预印本上花费不菲,但提供预印本业务的出版商是否能看到任何实质性的收入机会还尚不明晰,但这是一个加强工作流程控制和捍卫终版论文的机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42217.html

上一篇:问学者们:永久性的改变?
下一篇:寻求可持续性:开放存取时代的出版模式

1 高友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09: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