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如果我的AI写了这篇文章,我能拥有版权吗?

已有 911 次阅读 2020-4-30 14:44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TODD A CARPENTER          译者:张慧     校译:宁莎莎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20/02/12/if-my-ai-wrote-this-post-could-i-own-the-copyright/


每一项新技术都对知识产权所有权的概念提出了挑战。当美国宪法通过后,版权首次被引入立法时,作品的版权延伸到地图、图表和书籍,有效期仅为14年。随着时间的推移,版权覆盖范围的扩大是断断续续地向前推进的,偶尔还会明显受到美国最高法院的影响。19世纪后期,摄影作品被纳入版权保护范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最初摄影发明时,人们认为照片的输出只是一个化学过程,缺乏绘画等活动的独创性,因此不具有版权。这一点在1884年最高法院审理SaronyBurrow-Giles平版印刷公司一案中被推翻。该判决认为,事实上,照片是作者独创性智力构想的代表,可能受到版权保护。

随着一项新技术——人工智能(AI)的出现,我们正处在另一个转折点,而有关类似知识产权边界的问题也日益凸显。这可能对出版业和科学界产生深远影响,它们正成为人工智能系统培训数据的关键来源。对出版商本身而言也是如此,它们可能会依赖人工智能来创作、管理和参与新内容。

上周,版权局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简称WIPO)联合举办了名为“人工智能时代的版权”的峰会。该会议吸引了一批重量级的演讲者和专家组成员,其中包括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美国版权局局长玛丽亚·斯特朗(Maria Strong)、美国专利商标局局长安德烈·扬库(Andrei Iancu)、作家协会执行董事玛丽·拉森伯格(Mary Rasenberger)、RIAA的首席技术官大卫·休斯(David Hughes)以及英国知识产权局(UKIPO)版权和知识产权执法司司长罗斯.林奇(Ros Lynch)等等。这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版权局主办的第二次会议,第一次会议于去年秋天在日内瓦举行。这两次会议是与WIPO正在进行的公众咨询同时举行的,以寻求有关人工智能和知识产权相关政策问题的意见。在人工智能和知识产权问题交汇之际,该文件草案旨在帮助界定知识产权政策制定者可能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征求意见稿的截止日期为2020214日,星期五。

在这个讨论中有许多有趣的话题。首先是创造和培训一个类似人工智能系统的过程。当前绝大多数的人工智能系统需要接受有关真实世界的信息作为输入数据的培训,以使人工智能能够识别模式并确定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否,如果是的话,这些内容(大部分都有版权保护)在训练人工智能方面的作用是否应该得到承认?在知识产权领域,人工智能的培训能否被视为一项变革性的工作?在当天的讨论中,一些人认为机器对内容的使用与人类的阅读更为相似,而其他人则认为该过程与嘻哈音乐中最常见的采样更为相似。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询问是否有某种方法可以将一本小说创作追溯到原始输入文件的某个元素。

在我看来,这似乎从根本上误解了机器学习技术,到底是什么让这些问题更加令人担忧。在最新的案例中,机器学习算法不会简单地照搬输入的最佳汇编,而是基于训练生成新的结果。一些人认为,通过将人工智能暴露在内容世界以衍生出新方法,就像人类在发展自己的声音时接触艺术、阅读和文化风格一样。有些人担心,机器阅读只是一种在没有适当补偿的情况下摄取和利用作者作品的方式,尤其是在机器在原有作品基础上生成新作品的情况下。在论坛上讨论的一个例子是The Next Rembrandt作品。这项工作由微软(Microsoft)、荷兰国际集团(ING)、代尔夫特理工大学(TU Delft)、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和伦勃朗博物馆(Museum Het Rembrandthuis)牵头,试图在对伦勃朗数十幅原创作品进行全面人工智能分析的基础上,创作出一幅新的三维绘画。一位演讲者将人工智能在这个案例中的工作比作伪造者的工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我们想通过版权保护来获得特权,尽管应该注意的是,伪造作品本身仍然是作品,而且确实得到了版权的好处。

另一个有趣的话题是从一个奇怪的方向开始的,其论点来自于现在著名的猴子自拍照。2011年,一位自然摄影师把相机放在三脚架上,一只濒临灭绝的印尼黑冠猴被镜头里的映照出的影像吸引了,拍下了成百上千张自己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被摄影师选中了,并被英国媒体报道。其他网站,如维基百科和Techdirt在他们的网站上复制了这张照片,摄影师以侵犯版权为由起诉寻求赔偿,善待动物组织(PETA为了维护动物的权益,则将摄影师告上了法庭2018年,第九巡回上诉法院(Ninth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最终驳回了这名摄影师对照片版权的主张。

20141222日,美国版权局发布了《美国版权局实践汇编》,其中指出:“只有人类创作的作品才能获得美国法律的版权保护,其中不包括动物或机器在未经人类干预的情况下创作的照片和艺术作品”,因为版权法仅限于‘作者的独创性智力构想’,如果版权局认定作品不是人创作的,它将拒绝登记版权。本局不登记由自然、动物或植物自然生成的作品。”尚待广泛解释的是人类干预的作用。在人工智能的情况下,论点是这样的,在算法的设计、训练和算法后的策划中都有人工干预。

反观当时在移动创作中被称为神秘的美丽的谷歌AlphaGo,人类的聪明才智似乎并没有参与确切的动作,也没有涉及到最终的策略。但我要谨慎一点,我并不是要把传统意义上的创造力归功于应该在某种程度上享有特权的机器或某些更高的智力。恰恰相反,有一个讨论已久的思维实验表明,如果无数的猴子随机打字达到足够长的时间,它们将重现威廉·莎士比亚的完整作品。如今的挑战是,机器实际上可以以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速度“打字”,而且这种方式的随机程度甚至比思维实验中的猴子还要低。

人工智能文本生成的速度,以及由此产生的每一个可能有意义的文本组合的版权主张,是否会从本质上阻止人类进行内容创作?随着工具的扩展,以及处理和可用存储速度的提高,这样的世界并不令人难以理解。现在有许多文本生成机器人,你可以使用它们来生成计算机科学论文、新闻文章甚至书籍。去年冬天,非营利的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OpenAI(也许是在虚张声势地做广告)说他们的GPT-2软件非常好,以至于他们担心它可能被滥用,因此拒绝发布它。然而,他们在秋季克服了这种恐惧,并最终进行了发布。这些基本的人工智能文本生成工具生成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毫无意义的内容,但是它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GPT-2工具就是证明。然而,即使是在一个简单的人工智能中,如果你搜索足够长的时间,也会发现一些引人入胜的东西。

就是这样,作者珍妮尔·谢恩(Janelle Shane)为她的书《你看起来像个东西,我爱你:人工智能是如何工作的,为什么它让世界变得更奇怪》取了标题。她在开发和测试一个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以查看它是否能想出约会搭讪语,其中这句最佳的话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显然拥有这本书的版权,然而,从一台机器中提取出的一件事物是否是可以获得版权的呢?当然,从最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它可以算作是管理,但仅仅在海滩上挑选一枚贝壳并不算作是贝壳收藏的管理,而一枚贝壳作为自然行为的产物,是不具备版权的。人们可能会拿走一些贝壳,并要求对这些贝壳的收藏拥有版权,因为收藏的管理行为有一定的价值(尽管这是有争议的,请参阅《美国版权局实践汇编》第312.3)

因此,如果机器中无限的Mechanical Turks创造出下一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这可以获得版权吗?从论坛期间分享的观点来看,工业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版权局的律师似乎确实希望这样做。对于在中国生产内容的人工智能系统拥有者而言,这一观点受到鼓舞,是一次令人震惊的法律胜利。今年1月,中国深圳一家法院做出了对科技公司腾讯有利的判决,裁定人工智能生成的财务报告文章享有版权保护。紧接着,欧盟又做出了另一项与此相反的决定:欧盟专利局(EU Patent office)拒绝了两项专利,因为它们是由机器创造的。创建新专利的DABUS软件背后的团队试图辩称,机器不应被视为工具,而应被视为创造者。虽然最初的主张被驳回了,但很明显,与其他许多案件一样,最初案件背后的人将再次尝试在机器工作中主张知识产权。

这些案例表明,在我们对创造者是什么的普通法理解上,似乎存在着越来越大的分歧。如果法律结构仍然固定在假定只有人类的知识工作才能得到保护的前提下,那么投资在人工智能上的数十亿美元可能不会被知识产权所有权所涵盖,而这笔钱管理着我们与世界之间越来越多的数字交互。在这里,区分算法的创建和这些算法的输出之间的区别是很重要的。就像其他形式的软件一样,机器学习工具的创建当然可以作为过程获得专利。区别在于输出,如果输出确实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一种形式,那么输出就超出了算法创建者的控制范围。

我的感觉是,在一个由将知识产权扩展到机器输出方面拥有既得利益的律师推动的过程中,并在数十亿美元的技术投资的支持下,过去的先例将受到谴责,机器工作将根据我们的知识产权规定进行特殊处理。尽管随着机器学习和应用程序的发展,它们将进一步超出人类理解的范围,并且仍然有人会说,系统的设计者以某种方式知道机器会产生这样的结果,因此他们应该被授予输出的所有权。

随着人工智能越来越深入地研究人类之间的互动,我们希望深刻地反思,是什么使人类的创造力和独创性与正在全世界普及的机器工作有所不同。制定知识产权法是为了奖励具有创新思想的作品,并在保护期后将其传播到公共领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在多大程度上奖励或不赞同机器作品,特别是与传统的人类作品相比?我希望我们会更珍惜人类的智力成果,而不是算法的机械加工,即使它们被巧妙地呈现了出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30989.html

上一篇:印度与掠夺性期刊的斗争:对Bhushan Patwardhan教授的一次采访
下一篇:人文学科领域的开放同行评议

1 黄河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5 19: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