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Richard Poynder谈开放存取和开放存取运动

已有 506 次阅读 2020-2-29 20:17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学者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Rick Anderson; 译者:贺琳; 校译:宁莎莎;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9/11/25/the-tyranny-of-unintended-consequences-richard-poynder-on-open-access-and-the-open-access-movement/


一周前,著名的学术交流生态系统观察者Richard Poynder在他的博客“开放与封闭?”(Open and Shut? 通常被认为是关于学术交流必读的信源)发表了有关开放存取(open access,OA)和开放存取运动的现状和未来前景的广泛评论。题为“开放存取:即将到来的胜利会被攫取吗?”(Open Access: Could Defeat Be Snatched from the Jaws of Victory?)的文章是关于学术交流的未来的持续讨论中重要的贡献。

在我总结和回应他在这份话题广泛且直言不讳的权威性文件中提出的一些观点之前,我应该指出在前文中所提到对OA本身与OA运动做出区分是重要的。OA出版模式的体系结构和寻求推广这种模式的全球社会运动都是复杂而多方面的,其中一种的优缺点并不一定与另一种相对应。这种差异的重要性在Poynder的文章和我的回应(希望如此)中多次被强调。

两个基本观点

在我看来,Poynder在他的分析中提出了两个基本观点,并用一句话很好地概括了,在此可以直接引用:

第一:

我们都重新发现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件事。提供免费的内容和服务不可避免地需要从其他某处获取某种形式的收入。

有趣的是,这并不是一个有争议的主张。当OA的倡导者提到不可避免的成本问题时,通常会得到缺乏耐心的急切回应:“OA当然不是免费的,我们明白。”但是Poynder指出,在运动的早期,“OA倡导者几乎没有考虑过如何为他们所要求的免费在线内容和服务提供资金。”他举了许多早期的倡议言论的例子,这些说法暴露了对成本分配缺乏考虑的问题,或对提供这种出版服务的实际成本持有天真的看法,这反映了一种致命的威胁——当一些人天真地将出版商的职责概括为“免费获得内容并将其出售给大众以获取巨额利润”时,这种威胁就再一次地得到证明。

从arXiv到PLOS再到知识解锁项目(Knowledge Unlatched)这些严肃的开放出版计划,都清楚地共同反应了这种特点的不严肃性。从外部看系统总是比内在实际的操作更简单也更便宜,学术出版也不例外。

Poynder在他的第二个基本观点花费了大量时间,同时也是迄今为止更具争议的一点:

这一主张可能会使大多数参与至OA和开放学术运动中的人最为震惊。但是Poynder更深入地对他的论断进行了论证,并指出一种(仅仅)在免费和开放的信息共享环境中才能蓬勃发展的现象。正如Poynder指出的那样,“互联网自由分享的本质精神导致网络公司设计出现在看来是具有欺骗性和掠夺性的商业模式。”

显然,在此他说的不是掠夺性/欺骗性期刊的问题,而是在讨论基于“用户即产品”的商业模式的Facebook和Google。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自报纸和杂志出现起——更不要提免费的电视广播,“用户即产品”的现象就已经存在,它依赖于一种能够免费地人为获取内容的商业模式来吸引消费者,从而代表向承担了大部分出版或广播费用的广告商来赢得关注。这与印刷广播时代时的主要区别在于规模与效益:在在线互联网时代,收集信息消费者的有用数据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简单、更高效——这完全归功于互联网彻底的开放性。

未期后果与意外结果

不过从更广义的层面上来说,当Poynder说“开放从任何层面来说都绝不是一件好事情,”他既是说不可避免的未期后果的出现,其中一些必然是负面的,同时他也是指某些预期成果不可避免的失败。他认为OA倡导者未能预料到的结果包括:

1.开放和在线的世界在消除了旧有的任务和成本的同时也创造了新的任务和成本。

2.传统出版商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将会“使得他们维持并……增强他们的能力。”

3.研究者不愿意接受绿色OA。(在这方面,Poynder特别指出“物理学家并不典型”,他们纷纷拥抱预印本的在线发行模式,但这是物理学长期基于印刷本的实践的自然延伸。尽管此处指出的预印本发行还远远没有达到大多数金色或绿色OA的定义,当然也不涉及通常作为开放存取运动中绿色OA仓储的首要选择——机构仓储。)

4.研究者及其所在的研究机构继续依赖现成的评估工具,如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IF)。(在这方面,Poynder分享了一个值得留意的统计数据:“伯克利超过90%的大学教员认为当他们在选择期刊时,高影响因子仍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标准。”与此同时,大家也必然想知道这些教员对于加州大学近期决定取消其各学科最高影响因子期刊的存取的看法。这种对于影响因子的依赖是否明智是一个重要的,但显然也是充满分歧的问题。)

5.无法追溯的预印本的潜在危害,比如说,制药公司在已知记者和其他人可能认为其“已出版”并进行引用的情况下将其发布——被彻底揭穿但仍旧广泛引用的“手机与脑癌”研究(仍然可在bioRxiv*上获取)只是这种危害的一个较为极端的例子。(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预印本也存在着潜在而重要的公众和学术价值。)

6.用“位置墙”(geowalls)代替“付费墙”(paywalls)的可能性。(这是普遍观点“纳税人应享有其资助的研究的成果的获取途径”的自然结果,尽管这是意料之外的。)

转折点?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尽管存在上述所有问题,但是Poynder认为两项近来的发展使OA倡导者相信“已经达到了转折点,战争已经胜利。”首先是图书馆员对变革性协议持续增长的热情(正如我们所见,比如说,爱思唯尔与加州大学系统的失败谈判以及与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成功谈判)。第二点则是政府和资助者制定“更具强制性的授权来迫使研究者接受OA”的缓慢增长趋势。

然而Poynder怀疑这一“转折点”是虚幻的,他看到了这场OA之争的结局最终更可能是失败而不是胜利的许多原因。他概述了OA最终实现普及所面临的几大严峻挑战。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劝阻OA的倡导者,而是去帮助他们“预见潜在的问题并尝试缓和它们”。他指出的部分潜在问题是内生的(产生于OA自身,在其各种形式之中),一些则是外部的(由其他社会和地缘政治动态造成)。它们包括:

1.撤退/反运动。虽然许多倡导者认为开放存取从道德层面来说是迫切的,政府资助者却倾向于从潜在的经济利益的角度看待OA。但是如果OA不能够产生预期的经济效益,政府的支持可能会迅速减少。(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在学术界内,OA的道德必要性这一观点也很难说是被普遍接受。)自然,OA期刊也会根据作者或资助者的撤退而从开放回到封闭——已经有许多这样的例子了。隐私问题,对自由信息管理不善或恶意应用程序(如对用户痕迹的偷窃与交易)的担忧,开放存取和开放数据有可能导致人工智能危险的失控发展,以及研究人员对其他人滥用其努力生产出来的数据的担忧也可能致使他们的反对。同时人们也开始是担心用以支持免费提供内容访问的研究资金被重新分配。

2.天真的想法。Poynder认为从一开始,似乎刻意地忽视潜在的未期后果就成了OA运动的一个标志。实际上,即使在今天(许多这些后果已经变得非常明显)尝试讨论着这些后果也被学术界看作是“散布恐慌”而不予理会。这些后果包括:

l  APC模式导致出现掠夺性期刊出版的问题;

l  OA授权遭致的研究者的反对;

l  坚持知识共享许可证不仅在作者中遭到抵制,还会产生其意料不到的知识产权后果;

l  OA可能致使图书馆经费减少。

结论

Richard Poynder长达84页的完整文件非常值得花时间和精力去阅读并消化。他不仅对开放存取本身的现状进行了精准甚至通常是尖锐的分析,他还将他对于OA以及致力于促进OA的运动的现状和可能的未来的分析置于广泛的地缘政治和经济的背景之下。

译者注:译文有删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21099.html

上一篇:开放正在占领世界:源代码和科学的共同点
下一篇:历史学家对S计划的回应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1 15: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