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定价下行压力的后果

已有 1412 次阅读 2019-12-30 11:20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ANGELA COCHRAN;   译者:王心雨;   校译:宁莎莎;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9/10/01/ramifications-of-the-downward-pressure-on-pricing/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即学术出版物的定价存在着下行压力。

当我们讨论学术交流应该采用哪种商业模式时,有一部分讨论是围绕着专业运作的出版方式存在哪些成本。与其去争论怎样才算合适的利润率或盈余,以及将这些盈余用于何种活动,我们不如反观那些复杂的数字,探讨一下“出版商附加值”这一关键问题,试想在未来,这些出版商提供的服务或进行的活动将不复存在,因为大家都在竞相降低成本。

无论期刊的商业模式如何,价格下行的压力已成为既定的事实。是的,S计划限制文章处理费用(APCs)的意图目前正在助长一些成本投机;但我们也看到压力保持较低的同比订阅价格上涨,尽管事实上需要出版商提供更多的服务,有更多的内容需要审查,也许还需要制作。

开放获取(OA)期刊也未能幸免于对定价策略的批评。OA运动的主要目的是使更多的内容可以被所有人自由访问并自由重用。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地方,即如果经过更好地组织,OA将会比现在更快、更广泛地被采用。OA的覆盖范围有多广、如何获取财政支持,并取得长期可持续等问题仍缺乏共识或明确的答案,意味着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被人们所忽视。

大型的商业出版商能够轻松地以一定价格为那些想要开放获取的人推出OA选项,这应该不足为奇。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其实制作及传播学问是要花钱的。起初,人们会担心全面转向OA出版模式,并不会减少投入到出版流程中的资金,而仅仅是将其资金原封不减地转移,事实证明这一担心是正确的。

定价的下行压力让出版商颇为担忧,而“出版商附加值”一词的出现则被用来抨击出版商的这一忧虑。我确实认为有理由去质疑,出版商究竟有哪些行为有助于学术内容增值?

对于发表一篇期刊论文所需的成本,我不会列出详细的清单。但我想重点谈谈无论是OA还是付费期刊都存在的隐形成本,并且请你想象一下,如果这些出版流程不再存在,会发生什么?

同行评议

在过去的几年里,同行评议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作者抱怨评审存在偏见和评议过程之长。评审们抱怨论文质量不合格,并且作者们懒得修改。读者则抱怨不合格的论文却通过了评审。编辑们抱怨,投稿的论文数量大幅增长,但能以高质量进行同行评议的评审数量却远远不够。

只有当你将期刊打印出来放桌面上时,重重的发出砰的一声,你才能发现期刊本身正在变厚。此外,随着出版商放松了对在线论文的页数限制,论文篇幅变得越来越长。但这里面存在着肮脏的小秘密。即我们仍然要为生产的服务付费,比如复印、标记和按页排版——即使我们并没有把期刊打印出来。

确实,我们不能低估投稿率的大幅提高对期刊的影响:

• 需要更多的编辑

• 需要更多的审稿人

• 需要更多的员工

• 所有的稿件都要花钱,即使是那些被拒的稿

对于所有拒稿率高于录用率的期刊来说,拒稿的成本是很高的。OA期刊亦是如此。一个有竞争力的APC还必须补贴与被拒稿和放弃发表的论文有关的费用。那笔费用的多少取决于期刊的录用率。

学术期刊为了检测学术不端行为以应对外界对文章质量的关注,采用了新的审稿步骤,如相似性检查、EQUATOR检查表、利益冲突检查、过度自我引用检测、撤回文章的引用检测等。期刊开始要求来稿需遵守数据可用性和FAIR数据原则,所有的这些措施都有利于科学和可再现性,而这些步骤都需要人力的投入。

即使是在提交系统中检查评审身份的ORCiD服务,也是出版过程的重要步骤,用于确保同行评议过程的双盲和完整性,避免作者冒充评审以欺骗系统的行为出现。

学术期刊也在使用取证软件来审查图片和图像,以确保它们不是捏造的。

进行这些检测非常耗时,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而且也不是完美的。越来越多欺骗系统的工具不断出现,且更加精明。每当检测发出危险信号时,更加详细的调查就会展开。通常会先对作者进行问询,这同样需要期刊的工作人员和编辑凭借专业知识,耗费时间来恰当地传达检测到的问题和需要的解决方案。这一过程会需要几天,有时是几周的时间,通过一系列来回的邮件来确定作者是否犯了一个可以改正的无心之过,或者是否应该被拒稿。当然,这一过程并不会停留于拒稿。有时会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可能会涉及到其他期刊和作者所在的机构。

人们期望同行评审能够发现学术不端或无心之错。有人认为这一过程是快速且廉价,但实际上,这需要对编辑和工具进行专门培训,或成为需要付费的会员。因为新的欺诈方法不断出现,需要持续不断地对编辑进行道德培训。每一次高调的撤回稿件都会改变流程,并导致其他期刊工作人员和编辑的议论纷纷。

这一流程虽不是完美的,但绝不会变得简单,而且只会变得更复杂。专业人士的工作是发现学术不端的行为,保护公共安全,当知道有废除同行评审的呼声时,他们难免会生气。每当出现质疑编辑们每周40多个小时的工作是否能增加学术价值的博客文章出现时,我不得不去与编辑协调员们周旋,更糟的是这一文章发表在主流新闻上。

降低成本就可能意味着不再将资源投入这些活动。更糟糕的是,由于绝大多数作者和读者,一是看不到我们在做的这些事情,二是看不到无形的价值,所有他们可能会主观臆断地认为应该停止这些活动。我相信这些活动对整个学术界是有价值的,但是如果支付费用是一个问题,那么研究机构可能需要在论文发表或期刊提交之前多加一个初稿审查过程。

除了需要控制具体的质量细节之外,推进同行评审也是一项繁重的任务。已经有人呼吁在预印版平台上发布稿件,并期待由学者们自发地进行同行评审。但是对学术内容进行公开的评论从来都不受欢迎,我怀疑这一办法还能否奏效。

同行评审的便利依靠的是期刊的工作人员,由编辑邀请评审人员、跟进评审过程并成功获得评审的机制,如果没有他们,那么这一过程将不会那么便利。

在讨论期刊的出版成本时,我们听到最多的说法是同行评审不需要花钱,因为评审人员没有得到报酬。显然,出版商在传达编辑们的幕后工作时做得不够好。大多数的作家是不愿意做幕后的工作的,除非他们是期刊的编辑,因为那会占用他们写作的时间。然而,在呼吁取消对同行评审的资助或直接舍弃这一过程之前,必须充分探讨这样做可能产生的后果。

产品

从同行评审的角度来看,期刊的生产过程也常常被认为是不必要的,其价值被严重低估了;然而,内容的传播和消费高度依赖于生产。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互操作性,对内容进行标记和标准化对于内容的拓展发现非常重要。

如果没有格式化引用并且缺少所需的信息,Crossref引用链接就不能很好地工作。非结构化的、不完整的和标记不好的参考引用对学术界没有用处。要解决这个问题,有两种选择:要么让作者承担提供完整参考文献的责任,要么让期刊出钱让其他人来做这件事。

期刊也正在采取措施以使内容越来越便于机器可读,并可用于文本和数据挖掘。用户希望能够以友好的格式挖掘内容。

最后,有人会说排版只是为了印刷;然而,读者阅读学术文章时使用最多的格式仍然是PDF,尽管HTML的使用也一直在稳步增加。但用户调查显示,读者喜欢用PDF抓取并粘贴到文件夹中供以后阅读,而用HTML进行搜索和发现。只制作一种格式会更省时,也会减少开支。也就是说,当有超过半数的用户使用PDF格式,那么大多数出版商都不愿意舍弃PDF

内容优化

出版商和数字平台供应商正在投资开发新的功能,比如当用户点击某个图案即可访问创建该图案的代码和数据。这一功能对用户越来越有用。其他功能也受到用户的高度评价,如正文内引用标记、高质量的窗口推荐部件、注释和共享功能。用户想要的功能源源不断。然而,我总会反问——图书馆和机构会为此买单吗?使用着资助APCs基金的作者会认为这些功能是值得他们买单的吗?

当我们看到添加到产品里的功能越来越多时,我不得不问:

问题一:我们添加这个功能是正确的吗?是必须付出的成本吗?

• 合规COUNTER的使用情况统计

• 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规定

• KBARTMARC格式的元数据提要

问题二:我们可以提高价格以平摊新功能的费用吗?

• 交互式方程

• 数据托管

• 嵌入式代码

问题三:为了保持竞争力,我们需要这样做吗?

• 数据分析工具

• 分类功能

• 谷歌搜索引擎优化(SEO

这些问题都很难回答。

发现

学术出版与上传PDF文件是不同的。丰富且适当标记的元数据、分类标准、谷歌搜索引擎优化和便捷式XML比文章标题是否大写要重要千倍;然而,用户是看不见这些过程的。确保内容正确地出现在Web of Science上比想象中的要困难得多。谷歌学术也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纠正一个错误,即使这个错误原因在他们。PubMed对内容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而作者们常常并不知道这些工作的,直到某项工作出了差错。

联网并不容易。出版商与接收元数据提要的合作伙伴有几十个元数据协议,一些合作伙伴创建自己的元数据,另一些合作伙伴则抓取站点。在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人为这些元数据付款。它被视为经商和营销活动的成本。

经过专门元数据处理培训的人员需求越来越大。你可能会耗费整整一周的时间试图找出为什么一组DOI(数字对象标识符)不能正确解析。这是小型出版商面临的新员工问题之一。1012年前不存在的职位,如今对企业来说却是基础岗位。这些都是非常专业的围绕着技术问题的技能。换句话说,这和奶奶那一辈人的编辑部不一样了。

并非所有的出版商都是平等的

在这里,我们开始看到大型商业出版商与小型商业出版商或非营利出版商之间商业模式的根本转变。价格的全面下行压力不会平均分摊给这些出版商。以下是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1. 大型出版商将能够根据庞大的工作量同供应商协商得到更低的价格,而较小的出版商则难以获得供应商的关注。

2. 尽管大型出版商有资源管理多个“海外”的供应商,但较小的出版商可能需要“国内”供应商帮助管理海外合作伙伴,这就增加了费用。

3. 某些情况下,大型出版商正在削减一些服务,从而降低了现有服务的水平。例如,一些出版商不再使用版面编辑,导致供应商不再雇佣版面编辑,最终迫使每个出版商都放弃使用版面编辑。

4. 小型出版商想继续提供被大型出版商所放弃的服务,不得不转而寻求精品服务提供商,但是这些精品服务的提供商的数量也越来越少了。

5. 商业出版商现在正在收购以前的出版商不会寻求的服务供应商。

6. 令人担忧的是,小型独立出版商还需要面对开放获取市场所增加的APCs。同样,大型出版商具有规模经济的优势,也可以接受比小型出版商更低的APCs

这就是我要提醒大家的地方——让三到四家商业出版商垄断整个期刊市场对(除了拥有这些出版商的股东外)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尤其是图书馆。

所有的这些回到基本的问题上来:

1. 人们对出版商的期望有所改变吗?

2. 我们还在做一些没有价值的事情吗?

3. 期刊是不是太多了?论文是不是太多了?

4. 如果切换到开放科学(OA)模式的成本要高于订阅模式呢?

5. 如果机构几乎完全为OA付费,那么OA期刊和平台是否需要达到与订阅期刊相同的服务标准(COUNTER合规、存档、元数据报告、控股报告等)?

人人都知道,这些都是有代价的。我希望通过突出这些被算入“出版商附加值”的活动,来与所有利益相关者认真展开对话。

我承认,并不是所有的出版商都能提供相同水平的服务。但据我的经验,自出版、社会期刊、由非盈利出版商管理的期刊,甚至是那些规模较小的盈利性出版商,都试图将“成品质量”作为一个有竞争力的卖点。如果支付这些服务费用的读者宁愿以最低的价格换取同行的简单评价和一份整理后的pdf文档清单。那么为了公共安全和科学的完整性,其他一些机构将需要收拾残局。

综上,也许,是我们没有问对问题。也许我们应该就“它”到底是什么达成一致,而不是争论成本应该是多少,或者谁应该为此买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212024.html

上一篇:OA模式迈进之阻碍
下一篇:开放获取的未来,APCs不是唯一出路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1 16: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