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开放存取,学术自由和强制力之谱

已有 1322 次阅读 2019-2-16 22:04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RICK ANDERSON;译者:刘欣怡;校译:陈铭

来源: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8/11/05/open-access-academic-freedom-and-the-spectrum-of-coercive-power/

根据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发布的声明,学术自由包括“完全的出版自由”,而我认为机构、资助方以及政府的开放存取(open accessOA)任务已经给学术自由带来了困扰。你无法在非常具体和严格的出版机制中,享受“出版活动的完全自由”,特别是这种出版模式还要求你让渡一部分重要权利。

过去当我提出这些问题时,我经常被问及(通常是那些强烈支持机构、资助方和政府开放存取的人提问),对于期刊或出版商要求作者让渡一部分权利以换取出版服务这种现象,是否有同样的担忧。毕竟在这两种情况下,作者都被要求放弃对自己作品的控制权,以换得他们想要的东西。当期刊出版商需要版权转让时,他们难道不是和资助方以“创作共享署名”(Creative Commons licenseCC)协议要求开放存取出版物一样具有强制性吗?这个问题通常出现在推特(Twitter)和在线评论线程这些相对受限制的论坛中,在这种论坛中,要有效地回答如此复杂的问题可能非常困难。因此,我试图在这篇文章中阐释我的看法,我认为这个非常重要。

首先要记住最关键的一件事是,在处理一般的强制和自由问题时,我们不是一分为二地处理。对于作者来说,目前没有一个提供完美自由或绝对约束的方案,即使在最自由的情况下,学术作者通常仍会被同行们期望在高质量的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一点,他们的职业生涯就会受到阻碍。即使在最受限制的情况下,作者仍然对于出版位置享有一定程度的选择权。所以这不是在绝对自由和完全强制之间的简单选择,问题是如何最好地平衡学术自由的传统和各种机构对作者施加要求的权力,以换取就业、资金或出版服务等方面的考虑。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不同阵营的权利确实会发生冲突,这种挑战归根结底就是试图在个人的合法权利和集体利益的义务——或者至少是那些对作者赋权的人所理解的“集体利益”——之间找到权利的平衡点。

要记住的第二件事是,当谈到学术自由时,我们并不是在讲作者法律层面的权利,而是一种文化传统。其实在美国并不存在学术自由的法律权利;相反,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理解是,学者必须拥有言论和教学的自由,他们能够不受制度限制地发表学术观点和学术发现。当涉及到对作者自由的制度约束时,问题并非“这些约束合法吗?”。相反,问题是,作为一个学术和科学团体,我们如何才能接受这些限制?可接受性的一个重要标准是该政策的强制程度;另一个是他们所提供的公共利益的量度(作为接受该强制性要求的回报)。

这就引出了第三个重要的因素:对作者的强制要求并不是孤立发生的,限制作者自由选择的政策是为了给他人创造更多的利益。比如期刊和出版商要求作者让渡版权,我的看法是这种做有利于期刊的出版商——因为在某些情况下,他们是营利实体,靠版权所有权获取商业利益;而在其他情况下他们又是非营利实体,就像学习或专业协会,旨在为成员实现机构效益。对于资助方和政府来说,约束作者的学术自由是为了给公众提供净利益。而高校通常把意愿强加给作者是为了实现制度效益(例如掌握可申请专利的发明带来的利益)和公共利益。

因此,假设自由和限制共存于一个频谱中,那在这个频谱内,我们又该在什么节点实施不同的强制性政策呢?

认为的最常见的5种可能约束作者权利的对象,我在这里按它们能力的升序列出:

期刊:“如果你想在该期刊发表文章,你必须让渡该文章的版权”。单个期刊对作者的限制能力相对较小,因为如果作者不接受该期刊的条约,他/完全能够向其他期刊投稿。当然,他/她所在领域提出类似要求的期刊越多,这种竞争力就越弱。这样就把我们带入了另一种情境中,即期刊在强制性上升了一步。

出版商:“如果你想要在我们任意一本期刊上发表文章,你就必须让渡该文章的版权”。一家出版社控制的期刊越多,以及它的期刊越受欢迎,那它就越有能力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作者。

资助方:“如果你接受我们的钱用于你的研究,你就必须按照X方式发表文章”。对于科研人员来说,资助方往往控制着比出版方更重要的事情:他们研究首先需要的资金。由于资助方都控制着一种重要的资源,而且资助方的数量比期刊(甚至是出版商)少得多,所以每个资助方都可以对作者施加比任何期刊或出版商都大得多的强制权力,而且他们在行使这一权力方面也越来越大胆:例如,盖茨基金会和福特基金会现在都要求其资助的作者将其专有版权的特权转让给公众,而S计划将禁止资助的作者在现有的约85%的期刊上发表文章。

雇主:“只要你在我们机构工作,你就必须按照X方式发表文章”。雇佣研究人员的机构拥有比资助方更大的权力,因为它们直接控制着作者的生计。将一种特定的出版模式作为就业要求是一种特别强大的约束工具——主要原因是,在学术就业环境紧张的情况下,作者几乎没有选择雇主的自由。然而,这种情况很复杂,因为学院和大学的教员通常受到晋升和任期方面的自我管理,并同时建立和执行评判他们的出版标准。换句话说,当涉及到出版行为时,“你必须以……的方式出版”意味着什么,是教员们自己决定的,这大大复杂化了强制性的问题。

政府:“如果你作为我们国家的公民或常驻者生产学术成果,你就必须按照X方式发表”。在所有这些实体中,政府显然对作者享有最大的权力,因为它们不仅提供了许多就业场所和研究资金;他们还行使着任何社会中最高的强制性权力:国家的权力。据我所知,除了政府资助机构之外,这种强制力还没有在学术出版领域得到运用:换句话说,在付费网站发表自己的研究实际上并不违法,即使该研究是由公共资助的。(虽然政府在审查学者和科学家方面很长一段时间了,而且我们最近在中国和美国都看到了特别令人震惊的例子。)但随着政府对作者出版行为的监管越来越多,这种可能性变得不那么遥远和抽象。在这种背景下,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几个星期前,欧洲“S计划”的创造者还在美国努力说服美国政府采取类似的计划。

综上所述,自由和强制是频谱现象。不同的机构实体有不同的能力迫使作者做他们想让作者做的事情。人们担心那些对作者拥有巨大权力的实体(出资人、雇主、政府)的强制性行为,并不是说人们不担心那些对作者拥有较小权力的实体(期刊、出版商)的强制性行为。事实上,我确实担心出版商需要版权转的问题;我认为这些要求是不必要的,而且我认为如果期刊以许可证的方式发表文章而不是要求版权转让,情况会好得多。但这些问题之间的区别仍然很重要,这些区别的现实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我们在上述哪些机构中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强制作者、限制他们“出版完全自由”的倾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162543.html

上一篇:亲爱的读者,你在阅读吗?
下一篇:混合现实(MR)、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在学术出版的应用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07: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