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开放存取运动的多样性 Part 2:不同的目标

已有 426 次阅读 2017-7-2 19:37 |个人分类:STM出版|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著明出处:

作者:Rick Anderson;译者:蔡凌菲;校译:黎娇

原文链接: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7/01/24/diversity-open-access-movement-part-2-differing-goals/

上文讨论了目前在OA社群里关于开放存取(OA)的不同定义及这些不同的定义所带来的分歧。本文将探讨另一个问题:人们关于OA行为的终极目标似乎也存在着明显的认知差异。

在自然杂志(订阅刊)最新的一篇专栏文章中,阿雷德·爱德华兹(Aled Edwards)建议未来应实现“所有的科学成果都可以实时传播、零成本并且无限制使用”,“任何阻碍成果共享的障碍将不复存在”,并在文中总结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求”。罗伯特·达恩顿(Robert Darnton)却曾公开表示“对于一些以传播知识为唯一目的的非商业化期刊来说”,他们“收取适当的费用”也是可以的。达恩顿和爱德华兹都坚信自己是OA的倡导者,但是他们对OA行动最终应达到什么样的目标却意见不一。这两种观点不仅不同,更互相排斥,无法共存。

但是关于学术收费的接受度只是OA行动中诸多利益方的冲突之一。实际上,对未来OA社群的设想多种多样,而且大多数都互相排斥。现有的主流差异涉及了以下方面:


限制


限制是OA永恒的特征【英国研究理事会(Research Councils UK)】


作为一种暂时的妥协性方法,限制只在当前有效。


收费


对非营利性学术期刊的进行收费是可接受的(达恩顿)


对盈利性学术期刊的收取费同样可以接受(爱思唯尔(Elsevier),斯普林格(Springer),威利(Wiley)等既是主要的OA出版商也是主要的收费出版商)


但原则上,至少就学术期刊而言不应收取费用(阿雷德·爱德华兹,让·克劳德,开放存取仓储联合会(Confederation of Open Access Repositories))

CC认证


CC-BY或其他同等协议,在未来的OA发展中都是必不可少的。(SPARC, PLOS,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


CC-BY是未来OA的一种可能(开放存取期刊目录(Directory of Open-Access Journals),开放存取学术出版商协会(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


公共获取VS OA


公共获取是一个合理的目标(美国国会、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其他信息资源存储最终不需要CC-BY或同等认证的机构)


公共获取只是整个OA道路上的一个阶段(让·克劳德及每一个希望其信息资源存储最终需要CC-BY或同等认证的机构)


选择的自由


选择性将会是未来OA发展最困难的政策维度之一。现实是,许多学术和科学作者自己对于OA的认识都是模糊而混杂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OA是如何被界定的),也不甚清楚在何种程度上作者可自主决定其作品能否/如何以OA的方式被呈现。作品是否受公共资助或作者是否是公务员会不会有影响?资助机构可以在何种程度上要求所资助研究采用OA形式,OA又该包含哪些内容才能符合他们的利益?在什么情况下(如果有的话)机构性OA管理可能会违背学术自由?关于这些问题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商业期刊的说客和支持OA的机构针对“最大化作者选择”相互角力,一旦在会议或往来邮件中被提及,这个话题必然会吸引很大的关注。


启示


我们清楚地发现在OA行动的多样性中至少包含两个维度:OA定义的多样性(前一篇文章所讨论的内容)以及,关于“一个合理的学术出版前景的组成部分”这一问题的观点的多样性。实现该前景首先要思考一个重要的基础问题:这种多样性是积极的吗,它能使OA社区更加丰富多元吗?又或者这仍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我们要牢记多样性并不一定会产生冲突。不同文化背景,不同种族或者有着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们也能和谐共处——除非,其中的一个或多个群体认为没有其他的群体这个世界会更好。不幸的是(历史的悲剧已一次又一次上演),并不是所有的世界观都具有兼容性和普适性。


不提前考虑这些矛盾必然不能很好地解决它们,而假装这些矛盾不存在也就不会考虑它们。


关于OA的定义和学术社群前景的规划也是如此。有人自然而然地认为CC-BY和CC-BY-NC协议都是合法的OA选择。但认为CC-BY是唯一合法的OA选择的同时,认为CC-BY-NC也是一个合法的OA选择,在逻辑上是冲突的。同理,不能一方面倡导一个不收费的学术环境,另一方面又认为收取一些费用也是可以的。我们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是OA行动中不同的人和组织都持着互相排斥的观点,他们都认为自己是所谓的OA倡导者,并相信自己才是真理所在。


这一现状使得整个行业左右为难。模棱两可的观点和定义赋予了OA极大的包容性。但由此产生的负面影响也很明显:努力方向过于分散,分歧也越来越大。不提前考虑这些矛盾必然不能很好地解决它们,而假装这些矛盾不存在也就不会考虑它们。


但是,将OA定义和蓝图明确化无疑会失去持不同意见的参与者。


每一个希望改变世界的行动都会遇到这些挑战,问题就在于这些挑战会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被正视、被处理。是从开始就采取策略谨慎对待,还是待到问题大到无法忽视的时候再处理(很可能已经对行动产生了危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1339-1064207.html

上一篇:开放存取运动的多样性 Part 1:不同的定义
收藏 分享 举报

1 李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2 10: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